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一十章 追!还是不追呢?

第一百一十章 追!还是不追呢?

    感谢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l599xl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欧ye打赏100起点币,感谢孤独一方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张斗见到坡下的敌人竟然只派出了骑在矮小战马的朝鲜人出来送死,心中就是一阵的冷笑。

    女真人就是女真人,到了什么时候都改不了拿别人当炮灰的把戏。眼前这500朝鲜骑兵就是被女真人忽悠来的傻子,他们既然敢出来找死,张斗也不会介意亲手送他们一程。

    看着整队完毕的朝鲜骑兵,张斗就对着身边的胡铁牛说道:“铁牛!你说朝鲜人骑这么小的马能冲上坡顶嘛?”

    胡铁牛认真的想了下才说道:“应该能吧!他们只要在矮脚马冲锋的时候用脚尖点地借力还是可以冲上来滴!”

    他们的一问一答引得所有长兴军士兵哈哈大笑,一些人笑得肚子都疼。冲锋还得骑兵用脚蹬地借力,胡铁牛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办法。

    他们的笑话让长兴军内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冲锋中的安真旭听见坡上的明军放肆的大笑。

    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无比,他也是经历过对阵倭寇的作战,也同明军并肩战斗过。

    他印象中的明军肉搏就是战5渣,只要倭寇一与明军肉搏。除了那些少数的家丁,其他人都是不堪一击。

    在他看来这支千人的明军里,能有百人的家丁也就顶天了。而他们则是领议政金大人的家将,是朝鲜最精锐的力量。

    击破面前的明军根本就不在话下,当他听到明军的笑声感觉到了莫大的侮辱。

    安真旭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他要用明军的血来洗刷自己受到的羞辱。他定要活捉明军的将领,让他受尽人间酷刑。

    看着朝鲜骑兵操纵战马费力的冲上清水坡,长兴军在听到一声铜哨之后,迅速的站了起来。

    前排的200枪盾兵快速的组成了后世的盾墙,那黝黑的盾牌还有那寒光闪闪的枪尖吓得冲锋中的朝鲜骑兵不知觉的放慢了速度。

    接着600火铳手快速的站成了三段击的阵型,将黑洞洞的铳口对准了冲过来的骑兵,最后排的刀盾手也毫不示弱,他们背起盾牌,掏出手榴弹和火折子随时准备支援前面的战斗。

    明军的一系列动作让安真旭的心猛烈的跳动几下,他从面前这些明军里实在分辨不出来哪些是家丁,哪些又是炮灰。

    难道这些明军都是家丁?这个想法一从安真旭的脑子里冒出来就吓得他遍体生寒。如果明军的千人都是家丁他这次可真的是凶多吉少,但是他已经冲到明军阵前,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就在朝鲜骑兵冲到60步的距离,长兴军的队伍里传出了一声声开火的命令。

    顿时一排排的火铳向着敌人射出了铅弹,在60步的距离铅弹轻易的就撕碎了朝鲜人身上那可怜的棉甲。

    轻易就在他们身上开出了一个个的血洞,铅弹巨大的动能可以轻易的将骑兵从马上打倒在地上,即使没有被击中要害的骑兵也会被从后面赶上来的战马踩成肉泥。

    看着自己的手下被铅弹无情的击中,安真旭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后悔。他觉得自己真是愚蠢透顶,怎么就被女真人的几句好话骗得来当炮灰了呢!

    好在他们付出几十人的伤亡后终于熬过了火铳的打击,火铳打完一铳后连烧火棍都不如,剩下的就看他们的表演了。

    他还没得意多久就被接连不断的火铳手给吓尿了,什么情况?明人手中的火铳可以连续的发射吗?怎么打起来没玩没了!

    他们勉强冲到40步就被打崩了,300多人的伤亡直接就让后面的骑兵吓破了胆子。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命令了,只要能保住命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朝鲜骑兵一个个转身拨马就往回跑,安真旭也混在逃跑的人里。他可不想被一发廉价的铅弹击中,结束自己的一声。

    他的家里还有好几位夫人等着他回去疼爱,还有无数娇俏可人的婢女等待他去开发。

    去特木的贝勒爷吧!去特木的明军吧!安真旭大爷不玩了,你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

    老子要回家,谁敢阻拦老子就是老子不死不休的敌人。

    安真旭率领的朝鲜骑兵根本就没有跟女真人汇合,直接从一侧冲了过去,一溜烟的跑的不见踪影了。

    坡上的长兴军看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笑声更加放肆了。他们大笑着对坡下的女真人指指点点,才是一番的品头论足。气得坡下的硕托暴跳如雷,恨不得立刻带上人马杀上清水坡找张斗拼命。

    但是暴躁的所托却被阿巴泰给拦住了,硕托向着阿巴泰怒吼道:“七叔!你以前的勇猛都哪里去了?你还是我认识的七叔嘛!你的勇气呢?怎么变得如此的胆小懦弱!”

    阿巴泰却没有理会暴怒中的硕托,他等硕托平复了下心情才说道:“以前的阿巴泰那不是勇猛,是莽撞!张大斗可不是普通的明人,你看看,好好的看清楚了!”

    阿巴泰拉着硕托指着清水坡上倒地的300多朝鲜骑兵吼道:“你就算带人冲到明军的阵前还能剩下多少勇士!500?400?还是300!到时你还拿什么去拼命,咱们女真人勇士可不是用来消耗张大斗的铅弹!”

    他的一番怒吼说的硕托哑口无言,此刻的他也知道刚才自己鲁莽了。

    如果真的不管不顾的冲上去,那就真的中了明军的全套。到时他就算取胜也会是一场惨胜,更大的可能是被一颗廉价的铅弹打倒在地,成为地下一具丑陋的尸体。

    但他还是不服气的说道:“那也比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强!”

    “你!~”阿巴泰被他这个侄子给气得浑身颤抖。好一会才说道:“后撤!向北绕路!”

    “七叔!不能啊!这么走了,大金国的脸可就要丢光了!”硕托拦住阿巴泰激动的说道。

    阿巴泰无奈的指了指硕托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呢!明狗在坡上,咱们就算冲锋也会受到上坡的影响。他们不下来咱们得用多少勇士的命才能接近他们?”

    听了阿巴泰的话硕托的眼睛就亮了,对啊!他们一撤走,明军只要还想抓住阿巴泰就一定会下来追赶。

    只要明军离开清水坡,就再没有了地形上的优势。他们的战马就可以轻易的撕碎明军的阵列,到时候就是他们骑兵的天下了。

    想通了的硕托哈哈大笑,他立刻下令:全军后撤,向北绕路前进!

    张斗站在坡顶看着躁动的女真人,他的心里一阵的高兴。他不怕女真人来进攻,现在长兴军占据了地利的优势。

    只要女真人敢向坡上进攻,张斗就有信心让女真人用尸体铺满清水坡。为了让女真人上当,他还授意长兴军对女真人开始了嘲讽谩骂。

    看到女真人蠢蠢欲动,张斗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如果女真人一心想跑,他的长兴军肯定追不上4条腿的女真人。

    但是接下来女真人的行动让张斗傻眼了,女真人竟然没有进攻而是向后缓缓的退走。

    女真人什么时候转性子了,他们不是应该进攻吗?

    如果自己下清水坡进攻女真人,女真人要是杀个回马枪怎么办?

    在平地与女真人野战是个危险的主意,就算能取胜也会是一场惨胜。

    如果不追!放任阿巴泰逃走,张斗的心里又是万分的不甘。他已经拜了九十九下了,就差这最后的一哆嗦。

    追!还是不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