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零二章 傲气的新县令

第一百零二章 傲气的新县令

    感谢书友161027105311299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才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当张斗在此见到这条官船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看着尸体满地的官船,张斗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谁呢?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救阿巴泰呢?谁又知道官船的行船路线,精准的在天津外海堵上官船呢?那些贼人又用的什么方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光船上的人呢?

    一连串的问题涌进张斗的大脑,他的脑子好像要炸开一样。呆呆的看着海船,心也飞到了大海上。

    远处跑来一个传令兵,他来到张斗身前单膝跪倒,“报!大人,新任长生岛县令到,要大人亲自去码头迎接!”

    听到新来的县令到了,张斗就是眉头一皱。在这个关头来了朝廷派来的县令,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还像孙元化一样无条件的支持自己。

    当他来到码头时就见到一条官船停靠在码头,在码头上还被铺上了大红的地毯,十几名衙役站在地毯的两侧。

    一个个舔胸叠肚趾高气扬,根本就不把码头上负责警戒的长兴军放在眼里。

    他们见到一群军将初拥一个人来到码头时,打头的一个衙役一扶腰间的钢刀大声喝道:“新任长生岛知县驾到,尔等还不跪迎!”

    听到这无力的要求,长兴军上下军将一阵的喧哗。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把长生岛的军将放在眼里。知县不过是小小的七品,竟然敢让堂堂三品的武将跪迎,这些文官还真是不把武将当人看。

    站在张斗身后的吴铁牛一个大步就来到那个衙役的身前,在衙役惊恐的尖叫中,一个硕大的巴掌就扇在他的脸上。

    飞在空中的除了那个衙役,还有一口血水和两颗大白牙。吴铁牛的这一巴掌让长兴军的上下齐声喝彩,码头上的衙役却是齐齐的向后退一步。

    他们没有想到老实如农夫一样的武将竟然敢出手伤人,一个衙役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们竟然敢殴打朝廷命官,可是要造反不成?”

    张斗上前一步说道:“本将还头一次听说衙役这种贱业也算朝廷命官?”

    再张斗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那个衙役用手指着张斗却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你的手若是不想要了,尽管指着本将!”张斗笑吟吟的说道,他的身后却传来一声声的钢刀出鞘声。

    此时从船上传出来一声大吼:“够了!”话音刚落,从官船上走下一人。这中年人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尤其那张傲气的脸,让人印象深刻。

    张斗一看来人哈哈大笑:“这不是袁大人嘛!真是好久不见,又干回县令这个老本行了!”

    袁崇焕听了张斗的话脸上肌肉一阵的跳动,他是长生岛的县令。那么按照大明以文御武的常例,他就是长生岛最高长官。

    就算张斗这个三品的武将见到他也得先给他见礼,刚才衙役不过是受他吩咐来羞辱张斗一番。

    可谁知张斗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让人出手将那个衙役打飞出去。

    就算是他计谋无双,遇到不讲理的莽汉也是有理说不清。自己再不出面手下的衙役就要被张斗吓破胆了,那时人丢的更大。

    他用手指着张斗叫到:“大明以文御武,你见到本官为何不见礼?”

    张斗不屑的看了袁崇焕一眼说道:“本将官居三品!”

    “本官是文官!”袁崇焕傲气的说道。

    “本将官居三品!”

    “本官乃二榜进士出身,是先帝钦点的进士!”袁崇焕怒道。

    “本将官居三品!”

    “本官在辽东辅佐孙阁老修屯堡,屯兵击退老奴数次进攻!”袁崇焕气急败坏的说道。

    “本将官居三品!”

    ……

    不管袁崇焕说什么,张斗就是一句“本将官居三品!”把袁崇焕气得火冒三丈,撸胳膊挽袖子就要过来跟张斗拼命。

    被衙役拉住后,他才冷静下来。但还是被张斗气得满脸通红,像头公牛一样在那呼呼的喘气。

    袁崇焕喘息一会就带着人高傲的离开码头,再也没有搭理张斗。

    但他到了长兴沟就傻眼了,这里的守军说长兴沟是军营重地不许袁崇焕进驻。

    当问起长生岛县衙在哪里的时候袁崇焕更加傻眼了,长生岛根本就没有县衙。以前的县令是张斗将军的世交,所以一直借助长兴军的营房办公。

    以袁崇焕和张斗的关系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无奈之下袁崇焕只好来到龙王庙客栈住了下来。

    接下来一个自称是李光春的人求见,当袁崇焕见到李光春的时候彻底傻眼了。李光春可不是自己来的,他带了几个人挑来了十几筐的文案。

    告知信任县令这些都是长生岛军民的文案,现在交给袁崇焕管理。而他自己已经不是县衙的人,而是加入了长兴军,成了一名把总。

    此刻的袁崇焕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他处心积虑的当上长生岛的县令。就是为了想到找张斗的麻烦,将长生岛变成自己向上晋升的阶梯。

    现在看来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长生岛根本就是一个大军营。还是张斗一手掌控的军营,他根本就插不上手。

    正当他郁闷的时候外面来报有人求见,袁崇焕对于有人求见自己感到非常的意外。当下就让衙役领那人进来,来人一进屋子就跪倒在袁崇焕的面前哭诉道:“大人救命啊!”

    长兴沟张斗正对着面前巨大的地图发呆,秦石却兴奋的在他耳边说个不停。

    “孙先生造出的燧发铳实在是太厉害了,都不用安装火绳,举手就能开火。而且威力还比老式火铳大的多,有了燧发火铳咱们再也不用担心冬日风雪太大不能开铳了。”

    张斗也点点头附和秦石,确实燧发火铳是一大进步。它省去了安装火绳的步骤,大大的加快了火铳的射击频率。

    但是长生岛还不能大量的生产燧发火铳,原因就是燧发火铳上的弹簧制造的成功率实在是太低了。成品率只有十之一二,材料已经成为制约燧发火铳装备长兴军的净瓶。

    虽然张斗开出了5000两高额的赏金,但是制造出来的弹簧还是差强人意。燧发铳只能装备张斗的亲卫队,长兴军要想全部换成燧发铳还有不少的路要走。

    他们谈话的时候,二狗子顶着个大光头走了进来,小声的说道:“大人!找到林海川那个王八蛋了!”

    在客栈的袁崇焕刚刚听林海川说阿巴泰就是被张斗劫走的时候大吃一惊,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荒唐无比。

    大明谁都有可能投降建奴,唯独张斗不可能投降。老奴的儿子和孙子都死在张斗的手里,他早已和女真人结下血海深仇,根本就不可能投降建奴。

    但是林海川却是信誓旦旦的说道:“前几天锦衣卫去找张斗的麻烦,被张斗用火铳打死了五六个。最后张斗还是同意让锦衣卫押送阿巴泰进京,完全有可能在半路劫杀锦衣卫。”

    正在袁崇焕疑惑之际,外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个衙役。他连滚带爬的跑进屋子说道:“大人!不好了!长兴军包围了客栈,马上就要杀进来了!”

    袁崇焕听完大吃一惊,难道张斗造反了?阿巴泰真是他劫走的不成?

    袁崇焕心里怎么想,脸上没有带出半分。他大踏步的来到客栈外,对着张斗怒喝道:“张斗!你带人包围客栈,莫不是要造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