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零一章 背叛

第一百零一章 背叛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四五个兄弟,还有被张斗踹飞半天爬不起来的猴子,高奇亮额头的青筋暴起就要找张斗拼命。

    但他身边剩余的锦衣卫却将自家这位六太保紧紧的抱住,刚才那些火铳太吓人。一转眼刚才还和自己等人有说有笑的兄弟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要是继续动手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出这间屋子。

    高奇亮被手下抱住,头脑也冷静了下来。他从张斗的眼中没有看到丝毫情绪的波动,眼前死的这几个人就好像几只蚂蚁一样。

    他的心也不由的后怕,如果刚才不是几个手下抱住了自己。那么自己肯定会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下,他就搞不明白了,为何横行天下的锦衣卫到了长生岛就不管用了呢?

    再看到躺在房屋一角呻吟的猴子,他心中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的厌烦。都是这该死的混蛋,要不是他的冲动,自己这些兄弟就不会死。

    他有些后悔收了猴子200两银子,带这小子出来发财了。为了区区200两就葬送了自己5个最得利的手下,他肠子都悔青了。

    他盯着张斗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斗笑了,不紧不慢的说道:“自从咱们第一次见面就是你们锦衣卫不停的针对我张斗,现在反倒问张某想怎么样?难道你们锦衣卫认为这天下都是你们的奴才不成?”最后一句张斗是声色俱厉的说道。

    “啊!”六太保高奇亮才回想起来,还真是如张斗所说一见面就是他们在一直的挑事。别说是张斗这样的领军大将,就是一个寻常的书生都不会答应。

    到底问题出在哪呢?是因为登州钱川的事?也许有一些吧!但绝对不能达到这种程度,对了!是猴子这小子,一直就是猴子这小子在找张斗的麻烦。

    而自己等人先入为主的认为张斗嚣张跋扈,所以双方的仇怨才会越结越深。想到这里,他看向猴子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了。在墙角呻吟的猴子,发现六太保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高奇亮向张斗一拱手说道:“此事都是我张奇亮管教不严,才让张参将误会。阿巴泰的事我们兄弟不参与了,告辞!”

    说完就要带人离去,但是一句“慢着!”听得所有锦衣卫心头一跳,张斗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只听见张斗说道:“阿巴泰张斗可以交给你们,但是战功奏折张某一个字都不会改!”张斗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张斗的话,锦衣卫的眼睛就亮了。本以为一个差事泡汤了,可谁知又失而复得。这其中的滋味只有失去过的人才能体会,高奇亮疑惑的说道:“真的将阿巴泰给高某?”

    “没错!张斗只能镇守长生岛,根本就不能离开太长的时间,不交给你们交给谁啊?”张斗说道。

    虽然现在他们打退了女真人的进攻,但是皇太极正在复州虎视眈眈。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带人杀个回马枪,所以张斗只能坐镇长生岛。将阿巴泰交给锦衣卫也是无奈之举,毕竟他们是专业干这个的。

    张斗不知道,因为他那800首级朝堂上都吵翻了天。东林党人的方从哲得到孙承宗的书信,知道这个张斗根本就不是他们一路的,所以就想把这件事压下去。

    但是袁可立竟然把公文一式两份,一份送到内阁,另一份直接送到司礼监。

    魏忠贤拿到这封战报乐得手舞足蹈,张大斗可是当初他搬倒王东的利器。首辅叶向高的倒台也是这件事发挥的作用,他急忙找出袁可立至少的密奏急急忙忙去见了天启皇帝。

    朱由校听闻他追封的文峰县男不但还活着,还手刃的老奴二子代善,最近又灭了800东虏女真,不由得高兴的跳了起来。

    多少年了,大明终于打赢了女真一回。他当时就激动的要到太庙告诉大明的列祖列宗皇帝,他朱由校终于打败了东虏女真,从辽东抢回了第一块土地。

    但是朱由校的举动被魏忠贤给拦住了,因为现在的张大斗就是一个死人。已经追封爵位的人怎么能公之于众,那样不是告诉天下人皇帝陛下弄错了嘛!

    一直以来皇帝陛下英明神武,根本就不会犯错。所以错的只能是臣子,只能是百姓。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难住了朱由校,张斗立下大功不得不赏,而张斗的身份又是一个大问题。

    一时为难的朱由校就找来内阁几位大学士商议。首辅方从哲一听到张斗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件事压不住了,少年天子一心想做件大事来证明他朱由校是明君。

    而张斗的战功正好又捎到皇帝的痒处,自己等人要强行压下去无疑会在皇帝那里留下嫉贤妒能的印象。

    所以老奸巨猾的方从哲就给朱由校出了个主意,首先给张斗升官是肯定的,他以前只是义民的身份,破格提拔为一个五品的守备。现在直接提拔为正三品的参将,也算是皇恩浩荡了。

    再赐给一件黄金甲以示恩宠,想必张斗一定会感恩戴德。最后才是方从哲的杀招,调孙元化进京。

    孙元化是袁可立一手提拔起来的,是袁可立的亲信。有他在张斗身边,长生岛就永远是登莱袁可立的,他们东林党人根本就不能染指。

    现在将孙元化升官,丢进工部给一个员外郎任谁也挑不出毛病。但是任谁进入工部那个大染缸,要么被通化变质,要么被排挤干掉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这时再安插一个东林党的人进入长生岛去做县令,大明以文御武是朱元璋定下的国策,到时张斗还不任由他们东林党拿捏啊!

    方从哲这个建议一提出来就得到朱由校的同意,本来他还想招张斗进京看一看这员猛将。但被方从哲一说才意识到长生岛的凶险,此事也就作罢。

    意犹未尽的朱由校还交待的魏忠贤不可亏待了张斗,尽量满足张斗的要求,争取再打几个胜仗给他朱由校涨涨脸。

    一听到要给张斗银子魏忠贤的老脸就垮了下来,一个孙承宗就快吧天启的内帑给掏空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银子给长生岛啊!

    口袋空空的魏忠贤只能使出拖字决,最好能拖到朝廷的秋税进京再想办法从户部捞银子了。

    同时还对长生岛监军曹化淳交待了,尽量满足张斗的要求。如果因为他办砸了差事,魏忠贤就要拿曹化淳顶缸。

    高奇亮站在船尾楼上心中就是一阵的激动,就在他的脚下关押的可是大明的重犯阿巴泰。只要自己能安全的把人带回去,定能飞黄腾达步步高升。

    这时猴子一瘸一拐的走了上来,说道:“六爷!还吃午饭了!”高奇亮却是没给这小子好脸色,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走下了尾楼。

    而他却没有注意到猴子那双怨毒的眼睛。

    那天从张斗那回到客栈,高奇亮跟其他的锦衣卫对着猴子就是一顿毒打。要不是现在高奇亮人手奇缺,宰了这小子的心都有了。

    到了尾楼内高奇亮就对锦衣卫说道:“把酒都撤了吧!这趟差事绝对不能出差错,等回到京城我请各位兄弟喝个痛快!再有半天就能在天津靠港,到了陆地上兄弟们可都要打起精神来!”

    其他人也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都拿起碗筷吃饭。

    正吃到一半,一众锦衣卫都歪歪斜斜的栽倒在地。就连吃的很少的高奇亮也是一阵的天旋地转,他惊恐的看着饭桌喊道:“饭菜有毒?”

    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没错六太保!蒙汗药的量还不少!”

    “猴子!你竟然敢背叛锦衣卫?”高奇亮惊恐的说道。

    只见猴子手里拎着把带血的匕首一下一个的捅进锦衣卫的心窝,“答对了!老子早就受够你们的鸟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就把匕首捅进高奇亮的心窝,然后猴子大踏步的走出船舱直奔那些水手而去。

    在他的身的一瞬间,高奇亮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