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九十二章 50亩永业田

第九十二章 50亩永业田

    感谢l599xl打赏的200起点币,感谢武装采矿车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所有给诚子投推荐票的书友,亲们的支持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马宝见到女真人被潮水般的人群淹没,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转身对着已经摇摇欲坠的长兴军喊道:“兄弟们!咱们赢了!”

    “赢了!”

    “万胜!”

    ……

    活下来的长兴军喜极而泣,刚才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看到女真人被愤怒的百姓淹没,摇摇欲坠的他们再也坚持不住了,一个个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下,拼命的呼吸空气。

    马宝咧开大嘴笑出声来:“哈哈!!活着真好!”

    李光春来到马宝的身前,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说道:“兄弟辛苦了,李某来的有些晚!”

    “不晚!不晚!刚刚好!你怎么带着百姓来了?”马宝连声说不晚,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原来龙王庙这边一燃起狼烟,长兴沟那边就得知了消息。但是北信口打得正激烈,张斗也没有多余的兵力派过来,所以孙元化就派李光春组织民壮前来支援。

    李光春废了好大劲才组织起来500民壮交给那个世袭守备林海川,可谁知那个怂货刚到龙王庙附近就遇到逃跑的商人。这货一听说有上千的建奴,立马就逃了。

    等到孙元化得知消息时,都已经是申时了。愤怒下的孙元化当时就急了,身边无人的他只能自带工坊区的匠人们来龙王庙增援。路上不断的有对建奴仇深似海的百姓加入,等到了这里正赶上郑一官带队炮击刘镇海的船队。

    百姓们一见到建奴的船跑了,士气大振。在李光春的带领下,一下子就把女真人给淹没在人海里。

    战斗了一个下午的女真人也是疲惫不堪,哪里能抵挡得住百姓们疯狂的攻击。瞬间就被百姓砸成肉泥,死的不能再死了。

    听完李光春的话,马宝是愤怒异常。大骂林海川是个废物,长生岛要是交到这种人的手里,根本就是自绝生路。

    也不知道朝廷是怎么想的,怎么派出这么个废物来长生岛。

    打扫完战场的秦石,来到棱堡见到张斗就是一个熊抱。

    “大哥!咱们赢了!”

    张斗也很高兴,但他又担心龙王庙的安全说道:“龙王庙那里怎么样了?”

    “放心吧!大哥!有马宝那小子在,龙王庙出不了事。再说孙大人已经派出民壮去支援那小子,肯定能坚持到我派出去的援军!”秦石兴奋的说道。

    “大哥!怪不得女真人经常几百人就敢冲数千人的大阵,这些骑兵还真好用。咱们才练了这群新兵不到一个月,就能杀得建奴片甲不留。”秦石说道。

    这些骑兵正是张斗的杀手锏。辽东根本就不缺马,长生岛陆续收购到不少的战马。上次在上官沟那一战又缴获了很多,所以张斗就练出了300骑兵交给秦石率领。

    女真人要是老实的攻打棱堡,张斗就利用棱堡把女真人的力量消耗在棱堡下。如果女真人不去攻打棱堡,而是要进入长生岛腹地。那么他布置在南北信口间的千人队就要拖住女真人,再有秦石的骑兵关键时刻给予女真人致命一击。

    好在心高气傲的阿巴泰,没有绕过棱堡的打算。他在棱堡下撞了个头破血流,把手里的精锐都葬送在棱堡。

    当张斗安排的千人队出现的时候,阿巴泰的人已经绝望。秦石的骑兵队登场时,女真人彻底的放弃了抵抗,他们纷纷逃走。

    秦石也体会到了骑在马上,从敌人背后劈砍的快感。

    “大哥!登岛的女真将领是老奴第七子阿巴泰。这小子在咱们出击前就受伤逃跑了,没能抓到他真是可惜”秦石郁闷的说道。

    张斗笑着说道:“无妨!等到咱们打到盛京,看这小子还能往哪逃!”

    此刻的阿巴泰正像条死狗一样躺在沙滩上,嘴里正在不断的往外吐着海水,不时一条小鱼就从他的嘴里吐出。

    范宽一边用绳子把阿巴泰捆起来,一边对赵小四说道:“你小子啥时候能长点心呀!还敢提出来要阿巴泰这位爷的一半财产,咱们要是回去了肯定会死的很惨!”

    赵小四一边给阿巴泰推着肚子,一边反驳道:“这不是老汗王定下的规矩吗?他怎么会不给,再说他不是答应了嘛!只要咱们去盛京就把贝勒府给咱们一半!”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傻啊?那么明显骗鬼的话你都听不出来?咱们要是把阿巴泰送回去,都不用过夜就得掉脑袋!”范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见到赵小四还想分辩就说道。

    “挡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你小子倒好直接去要钱,人家不杀你杀谁?阿巴泰当时要是大骂你小子一顿,咱们把他送回去没准还能有条活路。但他一个贝勒至于对咱们那么客气吗?”

    赵小四只是缺少与人交往的经验,但他却并不傻。他仔细回忆了下当时阿巴泰的表情,忽然就愣住了。阿巴泰虽然嘴上说的客气,可他眼中的恨意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赵小四用手指着阿巴泰说道:“范叔!他真的可能恩将仇报?”

    “不是可能,是一定的!咱们汉人在他们女真人眼里就是奴才,就是会说话的大牲口。他们不会正眼看咱们的,捏死你我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的容易,为什么还要把白花花的银子给咱们。”范宽说道。

    赵小四算是明白自己又惹祸了,他小声的说道:“范叔咱们以后怎么办啊?”

    范宽拍了拍阿巴泰的身体说道:“小子!以后能不能吃香的喝辣的享福,就全靠这位贝勒爷了!”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海岸边的皇太极看着渐渐静下来的长生岛,说道:“传令下去,连夜拔营起寨,退回复州城!”

    一个哥什哈犹豫了下,小声的说道:“爷!阿巴泰贝勒还在岛上呢!”

    皇太极目光深邃的看向这个哥什哈,看得这人一个激灵。赶紧跪下磕头,请求皇太极原谅他的无礼。

    “起来吧!夜深了阿巴泰还没有回来,他已经凶多吉少。咱们只剩下这点人马,也不能再威胁到长生岛。搞不好还会像朗格那样被张大斗偷袭,既然什么也做不了还是早些退去为好。”皇太极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给什么人解释。

    他手下的哥什哈再不敢多说一句话,转头去准备拔营的事了。

    张斗听到夜不收汇报,说对岸的皇太极拔营撤走微微一愣。他在心里暗暗的称赞,皇太极真是个人物。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根本就不给他劫营夜袭的机会。不亏是一手建立大清,为女真人打下300年江山的人物。

    到了伤兵营,张斗就看到满地的血水,还有没精打采的伤兵。一间房里还不断的有惨叫声传来,一会们打开了,一个被锯断退的士兵奄奄一息的躺在担架上,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流淌而下。

    张斗走了过去,所有的伤兵都发现张斗的到来,挣扎着起身要给张斗见礼。

    他摆摆手说道:“兄弟们都是好样的,是张斗对不起你们!”说着,张斗对着全体伤兵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众伤兵连忙挣扎爬起来给张斗见礼,那个断腿的士兵说道:“大人!您可别这么说。你可以问问大伙,跟着将军打建奴是最过瘾的事。”

    说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腿,叹了口气说道:“将军!小的是在长兴军待不下去了,下辈子小的还给您当兵,还跟着您杀建奴!”说完眼泪就说着他年轻的脸颊流淌。

    “谁说你要下辈子给老子当兵,老子没同意你想当逃兵吗?”张斗看着伤兵说道。

    那个伤兵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斗说道:“将军!小的这个废人还能留在长兴军吗?”

    “你摸摸自己的心,他还是热的吗?只要你的心未冷,你就是我张斗的兵。虽然你不能上阵杀敌,但是还能做个训练新兵的教官吧!还能把你杀建奴的经验传授给新兵吧!”张斗的话让伤兵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张斗继续说道:“日后老子还要屯田,你们要是不想在长兴军待着了,还可以帮老子管理屯田,到时一人50亩永业田,做个富家翁也不错!”

    这句话向个惊雷在伤兵们的耳边炸响,“50亩永业田,这不是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