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八十四章 小子,跳!

第八十四章 小子,跳!

    阿巴泰当即下令再次让汉军旗登船渡海,随即就又有汉军旗呼喊着登上小船向着长生岛划去。这次他们的信心更足了,都希望快点登上长生岛。

    这次后面的汉军旗是看明白了,只要快点划船,那座古怪堡垒上的火炮根本就不能把他们全部留在海上。

    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成功的冲上了长生岛,至于谁会成为那倒霉的三分之一那就凭天由命了。

    他们比刚才下水的劲头更足了,因为就在刚才。贝勒爷阿巴泰主子也说了,只要攻上长生岛就让士兵们十天不封刀。

    那可是十天啊!他们可都听说了,长生岛上商贾云集。岛上的金银堆积如山,只要随便划拉一点就够他们这样的苦哈哈一生受用不尽。

    但是当他们划到一半的时候,从海上出现了一片帆影。十几条奇怪的帆船以一种超快的速度冲向了他们。

    他们在距离汉军旗小船一里远的地方整齐的转向,把测舷那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海面上的小船。

    这些快船的转向十分的灵活,把海面上的汉军旗吓得亡魂皆冒。棱堡毕竟是在较远的地方,不能每次都命中高速划行的小船。

    可是这些要命的快船就完全不一样了,看这些快速速度奇快,转向灵活,完全可以跟随他们一起前进,不断的轰击汉军旗的小船。

    这就要了汉军旗的老命了,仅仅是一轮炮击就打掉了十几条小船,平均每条快船都有收获。

    这些快船在打完一轮后就绕道另一侧,他们用另一侧的火炮继续射击。这下好了,连装药的时间都节省了。如此往复,几轮下来,汉军旗伤亡惨重,百余条船只上岸了不到十条。

    九成的损失一下子就吓住了汉军旗,第一次的三成损失也许还能让一些胆大的人拼一把。但是九成的损失,就是再大胆子的人也不会去赌那九死一生的机会。

    阿巴泰也呆呆的站在岸边,看着登上那对岸寥寥无几汉军旗,他的心里升起无限的怒火。“张大斗小儿,吾必杀之!”

    现在的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刚才第一次相对轻松的登岛就是张斗故意放他们上去的。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登岛的那一千多汉军旗就是张大斗口中的菜,他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而自己还傻乎乎的继续往岛上派兵,这下他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岛上的一千多汉军旗就是张斗的诱饵,他要攻打长生岛那就得冒着付出重大伤亡继续登岛。

    如果放弃已经等到的一千多汉军旗也就失去了攻打长生岛的机会,阿巴泰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变了好久,才下定决心。他在心里呼喊道:只要再让他送上岛2000人,哪怕是1000人,他都能拿下那座可恶的棱堡。

    只要占领了棱堡,他就能用棱堡的火炮轻易的赶跑这些烦人的快船。好久他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传令下去,继-续-登-岛!”

    随着这道命令的下达,整个汉军旗的区域一片的哗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军的二号人物竟然不顾他们的死活,让他们去赌那九死一生的机会。

    他们这些人刚刚迟疑的表现,就让女真人亮出了屠刀。看着手持雪亮钢刀女真甲兵的出现,汉军旗的人都闭上了嘴巴,默默地登船。

    此刻的他们才深深的体会到,自己不过是女真人的奴才。是和普通货物没多大区别的奴才,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牺牲掉他们所有人,那些女真老爷也不会皱下眉头。

    就在大家都登上小船的时候,一个年轻的身影死死的抱住岸边一个女真人的大腿不停的哭嚎!

    “老爷!奴才可是您的包衣啊!奴才这几年为您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主子爷需要奴才啊!”他本来就是抱住女真甲兵的包衣奴才。

    今次攻打长生岛,他的主子已经许诺。只要他立下战功就给他抬籍入旗,这位可是抱着升官发财的心思来到长生岛。

    如今却要他去搏那就死一生的机会,他又怎么心甘情愿的去死。就在这个甲兵一犹豫的时候,旁边的白甲兵就提着大刀走了过来。

    那个甲兵一狠心,抬脚就踢倒了这个奴才。怒喝道:“这里是战场,只有军令,没有主子!你若再不登船,休怪爷的钢刀无情!”

    看着自己家老爷冷血的脸,他无奈之下磨磨蹭蹭的走向小船。这货刚走出没有几步就被后面追上的白甲兵一刀砍翻在地,那个甲兵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

    白甲兵扫视了汉军旗一眼,冷冷的说道:“大金需要你们这些奴才的时候到了,再磨磨蹭蹭的就是心向明狗对大金不满,对大金不满的人就要处死!”

    凶狠的话语加上血淋淋的钢刀吓住了所有的汉军旗,他们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向长生岛发动了决死冲锋。

    看着又有数百汉军旗登上长生岛,阿巴泰当即下令,“下次咱们也过去吧!”

    他手下的哥什哈当即吓得面色惨白,连忙跪下恳求道:“主子不可!您乃是万金之躯,怎么亲冒矢石登岛。像登岛这样危险的事,奴才代劳即可!”

    阿巴泰微笑的看了下这个忠心的哥什哈说道:“无妨!下次让已经登岛的奴才佯攻下棱堡即可,到时再让剩余的泥堪去缠住那些快船,定可平安登岛!”

    见到那个哥什哈还要再劝,他把脸一沉说道:“我意已决,下去准备吧!”

    哥什哈们无奈,只能“嗻!”的答应一声下去准备了。

    范宽和赵小四也在此次登岛的船上,一上船赵小四就不停的颤抖。刚才在后面他可是瞧的一清二楚,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运气会好的逆天,成为九死一生中的一员。

    “范叔!咱们能平安上岛吗?”赵小四忐忑的问道。

    “能!一会你跟紧老子!千万不要犹豫!”范宽给了赵小四一个坚定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范宽的眼神,赵小四的心里一下子就有底了。

    随着号角声传来,又一次死亡渡海开始了。此次渡海的人数格外多,足有小船150艘。而一直就在沙滩上当鸵鸟的汉军旗也像打了鸡血般冲向了棱堡,弄得长兴军紧张不已。

    海上长兴军的快船也没有之前进攻打的那么顺利,在渡海的一开始就有几十条小船疯狂的冲向了他们。

    这些小船根本就不顾自身的伤亡,拼命的冲向快船。他们似乎是要和这些快船同归于尽般,面对着打过来的炮弹根本就不管不顾。

    棱堡上的张斗看着女真人的疯狂冷笑了一声说到:“女真人拼命了!此次登岛的恐怕有大人物!”

    听到大人物三个字,所有长兴军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看着他们跃跃欲试的神情,张斗笑了,他大声的命令道:“让鸟船不必全力拦截女真人,让他们注意自身的安全,放女真人过来!”

    随着棱堡上空彩旗飞扬,海面上的快船一下子就散开了。他们灵活的在海上游走,轻易的躲开汉军旗小船的攻击,再回手轻轻几炮将追击他们的小船送入海底。

    范宽和赵小四就在攻击快船的行列中,他们奋力的划动手中的船桨,快速的向着一条快船冲去。

    一颗炮弹向他们打来,赵小四清晰的看见飞来的铁球。但他却根本不能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炮弹击中了他前面的一个人的身体。

    鲜血和内脏一下子糊满了他的全身,腥臭的血液熏得赵小四几欲昏厥。就在他发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范宽的声音,“小子!你没事吧!”

    “范叔!小子没事!血都是别人的!”就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又一发炮弹向他们打来。听着那带着啸音的炮弹,赵小四猛然听见范宽的声音:“小子,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