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八十章 阴毒

    为篝火贩子加更第二章

    张斗焦急的等了10天,女真人终于动了。他们从复州城一出来张斗就得到了消息,当得知皇太极竟然带了20几门千斤佛郎机的时候,张斗也露出吃惊的神色。

    随后他就明白了,原来皇太极这多日的等待就是在等这些笨重的家伙。

    “什么?千斤佛郎机竟然有20门这么多?也不知道跟咱们长生岛出产的6磅炮相比孰优孰劣!”孙元化到没有什么害怕,相反还有跃跃欲试的样子。

    张斗倒是很清楚千斤佛郎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女真人还没有自己铸造大炮的能力。他们用的火炮都是从明军手里缴获的,所以女真人用的就是大明铸造的火炮。

    大明铸造的佛郎机火炮是仿造澳门葡萄牙人的样式,由于大明的铸造工艺没有葡萄牙人的先进,所以铸造出的火炮经常炸膛。

    为了能让火炮正常的使用,所以大明的匠人只能加厚火炮的厚度。这样铸造出来的火炮不论射程,还是火炮的威力都远远没有原版佛郎机火炮的威力。

    所以再张斗看来,这些火炮顶多也就和他们铸造出来的3磅火炮要强点有限,肯定不如6磅炮的威力巨大。这样看来炮战自己不一定会输给皇太极,只要打掉了皇太极手上的火炮,那么女真人就是没牙的老虎,根本就伤害不到长生岛。

    皇太极和阿巴泰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在北信口扎下了万人的大营,除了他们带领的5000甲兵还有从各地抽调来的汉军旗的人马。

    这些人就是攻打长生岛的炮灰,死的再多女真人也不心疼。反正辽东的汉人多得是,只要给这些汉人一口饭吃就能招募到为他们卖命的汉人。

    黄昏时分,皇太极和阿巴泰两人一同站在北信口的土坡上用千里镜观察对面明军的堡垒。当皇太极看到这个奇形怪状的堡垒第一眼,就陷入了沉思。

    没错!这个堡垒在皇太极看来就是奇形怪状。整个堡垒看上去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呈现出六边形状。每个凸起的部位都有着密密麻麻的射击孔,一看就是防御的利器。

    “这个奇形怪状的堡垒还真是个麻烦啊!”皇太极喃喃自语的说道。

    “老八!我看你还是多虑了,就那不到2丈的堡墙能有什么用。我大金的勇士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拿下这座华而不实的堡垒,明人就会弄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根本就是驴屎蛋~表面光!”阿巴泰看到棱堡那低矮的堡墙就开始嘲讽道。

    “七哥不可大意!那张大斗也是个人物,就连二哥都栽到了他的手里,咱们可不能大意啊!”皇太极看到满不在乎的阿巴泰,不由得出言提醒道。

    阿巴泰一脸不屑的看着皇太极说道:“明日进攻长生岛,老八你就在后方指挥那些火炮。至于攻打这奇形怪状的堡垒,就交给七哥我吧!哈哈!!”

    本来阿巴泰对于努尔哈赤把此次出征的主帅交给他弟弟皇太极心里就是老大的不愿意,这时一听到皇太极竟然有些忌惮那个低矮的堡垒不由得大喜过望,赶紧把皇太极排出在攻击长生岛之外。

    这样他就能独享攻下长生岛的大功了,到时他就是为二哥代善报仇的勇士,一定能在阿玛努尔哈赤那里获得不少的加分。

    他见到皇太极还要说什么,就把大手一挥。说道:“老八你不必说了,阿玛既然让你指挥大军作战就必须留在中军指挥全局。冲锋陷阵这样危险的任务就交给七哥我好了,就这么定了。”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阿巴泰远去的背影,皇太极的心里总有一股阴影挥散不去。看着在日落下的棱堡,他的目光里充满了警惕。

    孙元化也在棱堡上同张斗观察对岸的敌情,当看到对岸万余人的大营时,不由得唏嘘道:“贤侄!你用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修这个棱堡,为什么不修得再高一些。这可是关系到整个长生岛的安全,怎么能偷工减料呢?”

    张斗一阵的无语,他心道:这又不是修城墙,越高大就越好。

    当下给孙元化解释道:“世叔!棱堡上需要布置大量的火炮,如果把堡墙修得太高大,不用敌人攻打,光是开炮的反震之力就能震塌堡墙。所以这么高的堡墙已经是极限了,不能修得再高了!”

    孙元化听了也是点了点头,又说道:“就凭棱堡内的600士兵能守得住吗?要不要再多派点人马?”

    “世叔!咱们的人马本就不多,需要在南北信口的棱堡派人驻防。有得在龙王庙码头安排人手,而小侄的手里总得要留些人手来应付战事的变化。再说棱堡就那么大,人放多了也没有地方不是!”张斗知道孙元化这是关心则乱,长生岛毕竟是他执政的第一个地方,孙元化不容有失,所以才会如此的患得患失。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张斗可是记得非常的清楚。就是在康麻子那个时代,俄罗斯只派出了800人防守雅克萨城。就是这800人,让康麻子先后动用1万多人的大军攻打数月无果。

    最后只能采取围困的办法,直到城里发生瘟疫,俄罗斯的士兵所剩无几的情况下才投降撤退。可见棱堡的防御事多么的强悍,张斗不认为他的士兵会比老毛子的火枪兵差。所以600人防守棱堡足够了!

    张斗和孙元化行走在北信口的棱堡中,与见到的每一个士兵都打着招呼。亲切的问候士兵们在这里缺不缺东西,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就是这样简单的话语,却让这些朴实的新兵感动的热泪盈眶。一个士兵激动的说道:“大人!小的烂命一条,只要能多杀几个建奴就是死了也值得!”

    “胡说!杀建奴是正确的,但是你也要给老子活着。老子还指望你们杀更多的建奴,最终摘下老奴的脑袋!”张斗佯怒的说道。

    他的话听得所有士兵心里暖烘烘的,都觉得有这样一个将军是他们这些士兵的福气。女真人?不过是建奴罢了!新金那一战可是全歼了800建奴。

    建奴也不过如此,这是所有长兴军士兵的想法。而且那些参加了新金那一战的士兵可都是分到了大把的银子,啥事没有活蹦乱跳的都分到了50两。

    那些受伤的更是有80两之多,至于战死的更是高达150两银子。有这么多的烧埋银子,就算把命卖给大人又有何妨?至少能用自己一条烂命换来全家人过上好日子,那也是值了。

    就算那些战死无后的士兵,大人也在岛上的孤儿中选出一个来过继给战死的士兵,不至于让战死之人断了香火。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长兴军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求战热情,他们反倒希望建奴快点来进攻了。

    茫茫的大海上,几条官船缓缓的向着山海关进发。穿上的袁崇焕心情是郁闷滴,表情是忧郁滴,心理阴影的面积是巨大滴。

    此次去长生岛本来想着可以空手套白狼收服张斗这员猛将,还能凭白在辽东多出一块飞地。可谁想装×不成反倒是被张斗狠狠的打了脸,带去的护卫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带回来。就连祖行都被张斗干掉了,他回去怎么和祖大寿交待啊!

    这时熊廷弼靠了过来,“元素还在为长生岛的事烦恼吗?”

    嗯!心情不佳的袁崇焕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元素不必忧心此事,只要我等回去把那张斗嚣张跋扈,孙元化昏庸无能,袁可立百般维护武夫的事一说,朝中大臣肯定会站在咱们一边。到时即使奈何不了张斗小儿和袁可立,至少也能把孙元化拿下。到时再换上咱们的人,嘿嘿!!!”还没说完,熊廷弼就嘿嘿的笑了起来。

    袁崇焕听到熊廷弼的计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飞白所言极是!到时再在辽东勋贵武将里面宣传张斗偷袭杀害祖行,那就更完美了。到时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都对长生岛喊打喊杀,那时”

    现在的袁崇焕只要听到张斗倒霉他就高兴,一想到张斗被群臣攻击的焦头烂额他的心里就是一阵的畅快。他的暗道:张斗啊!张斗!你再能打又怎么样?你战功再高又能怎么样?你能抵挡住百官的众口吗?等你小儿走投无路之时就是我袁崇焕报仇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