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十八章 打脸

第七十八章 打脸

    西尔泰看着自己的甲兵陷入明军的重围中他的心中一阵的焦急,再这样下去他的甲兵就会全军覆没。

    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他看着远处那杆高大的张字大旗,认出了旗下那个让他们恨之入骨的明将。

    西尔泰在马上怒吼一声:“八旗的勇士们,随爷杀明狗!”

    西尔泰没有去理会已经陷入重围的甲兵,而是带着身边最精锐的50白甲兵向着张斗杀了过去。

    如果他能杀掉张斗这个明军的主将,还能有翻盘的可能。此刻的西尔泰眼中已经没有就别人,瞳孔里都是张斗的身影。

    张斗的身边一直就留有最精锐的长兴军老兵守护,见到女真人的白甲兵竟然向他们冲过来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在张斗的一声令下,护卫中迅速的分出50火铳手站成了三段击的阵列。他们可不是前方那些新兵菜鸟,看着就这么傻乎乎冲过来的女真人,这些老兵都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女真人一进入60步的射程,老兵们就打响了手中的火铳。他们火铳可比菜鸟们打得准多了,三段击打完一轮时,还能在马上冲锋的白甲兵已经不足20人。

    但是西尔泰的噩梦还没有结束,老兵的装弹速度丝毫没有受到白甲兵冲锋的影响。每个人都从容不迫的装弹,然后瞄准、射击,仿佛刚才他们击中的就是一头头奔跑的猪。

    西尔泰最后也没能接近张斗,他还没冲到30步的距离就被打死在冲锋的路上。三颗铅弹同时命中了他,胸腹的两颗几乎把他的内脏搅得稀巴烂。

    命中脖子的那个铅弹几乎把他的头颅从身上打飞,只剩下一点皮肉还连在肩膀上。

    看着满地的建奴尸体,战胜的长兴军一阵的欢呼。很多新兵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凶神恶煞般的建奴就这么轻易的被他们全歼。

    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为自己是长兴军中的一员而自豪,以后走在大街上也可以挺胸抬头的对人说道:“老子堂堂正正的杀光了建奴!”

    看着兴奋中的士兵,张斗知道长兴军成了!

    登州巡抚衙门,袁可立坐在书案后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听着面前两个人不停的刮躁。

    这两人已经但他的巡抚衙门快半个月了,每天都准时到他这里一个时辰的刮躁。

    说的全是一样的车轱辘话,无非让他以大局为重,让他把长生岛的明军归到蓟辽统一指挥。

    今天这俩人又来了,袁可立实在是忍无可忍。他打心底里厌烦面前的两人,争功劳争的这么不要脸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礼卿!不是我等非要长生岛的管辖权,而是那守备张斗实在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这样的人怎么能放任他在长生岛这么重要的位置呢?此人心术不正、品行不端,万一日后要是投靠建奴,那就对礼卿大大的不利了,下官以为还是把他撤换掉为好!”

    袁可立冷笑的看着说话的熊廷弼,心说:正戏终于来了,在自己这耗了这么多天,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不用问袁可立都能猜到,肯定是孙承宗见到长生岛位置重要,想要伸手去摘桃子,结果被张斗给顶了回来。这两人不甘失败,又跑到自己这里来搬弄是非,自己要是信了他们的鬼话那才是瞎了眼呢!

    看着唾沫横飞的熊廷弼,袁可立说道:“飞白啊!张斗此人本官还是了解的,虽然人年轻了些。但是此人还是有真才实学,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张斗能文能武确实是驻守长生岛的不二人选!”

    听到袁可立这么夸奖张斗,袁崇焕心里就是一阵的不痛快。凭什么那个武夫会得到这种夸奖,他袁崇焕才是天纵之才。这些荣耀和夸奖都应该送给他才对,那个武夫凭什么能凌驾在他之上。

    想到这里他出言道:“巡抚大人!那张斗驻守长生岛已经二月有余,他深受皇恩却不思进取。每日徒耗粮饷无算却没有寸功,试问这样的人真的就是大人说的能文能武?”

    “这个!……”袁可立被袁崇焕给噎得一时语塞,他的心里不由得恼怒起来。

    建奴可不是流民说杀就能杀的,就凭张斗的那500兵加上新招募的辽民守住长生岛就是大功一件。

    如若再要求张斗有所建树那就是强人所难了,现在袁崇焕却拿着这件事说事,这不是在说他袁可立识人不明,打他袁可立的脸吗?

    看着脸色阴沉下来的袁可立,熊廷弼赶紧出来打圆场。

    “礼卿,不必在意元素的话语。元素也是一番好意,还请礼卿不要介怀!”熊廷弼说道。

    熊廷弼的话却没有让袁崇焕收敛,他继续说道:“想那张斗定是把朝廷给他的粮饷都卖给商人了,袁某在岛上不过是教训一个商人,就被大人的爱将打杀10多名护卫。大人的这位爱将还真是尽忠职守啊!”

    听着袁崇焕阴阳怪气的话,袁可立再也压不住怒火。他不由得拍案而起,说道:“孙阁老督师辽东,每年耗饷数百万却不知又有几何的战果呢?”

    听到有人怒斥自己的老师孙承中,袁崇焕顿时黑脸就涨的通红。他也起身怒吼道:“大胆!孙阁老岂是你个巡抚可以随意评论的!”

    袁可立的话可是戳到了袁崇焕的伤口,他和老师每年都要耗银百万两来修筑屯堡城池。

    这种做法广受朝廷的诟病,他们这不是在打仗,根本就是在用银子砸人。

    大明本就不堪的财政已经让他们师徒折腾的见底了,如果在这么下去大明只能靠借贷度日。

    所以袁崇焕才要把长生岛拿到手,在辽东的腹地偷袭建奴。至少也要做出点动静给朝廷看看,他们师徒不是只会花银子砸人的败家子儿。

    袁可立不屑的看了袁崇焕一眼说道:“本官不能妄议孙阁老,那你个小小的县令就可以在老夫面前指手画脚吗?”

    袁可立再最后给了袁崇焕一记完美的重击。他明确的告诉袁崇焕,你不过是个七品的县令,根本就没有资格在他这个二品的封疆大吏面前刮躁。

    “你!~……”脸红脖子粗的袁崇焕被气得直翻白眼,自从他跟随老师孙承宗以来,还从未受到过如此的羞辱。

    即使他为人倨傲,但是一般人都是看在孙承宗孙阁老的面子上让他三分。今日被袁可立当面训斥,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正当他要说狠话找面子的时候,从外面飞奔进来一个侍从。

    这人边走边喊:“老爷!老爷!大捷!辽东大捷!张斗守备全歼金州西尔泰800甲兵,缴获兵器铠甲无算!!!”

    听到这人的喊话,袁崇焕的脸上一片的惨白。他这里刚刚指责张斗毫无作为,马上就被张斗一个嘴巴给抽了回来。

    袁可立听到报信之人的喊声,不由得哈哈大笑!

    “张斗当真能文能武,真乃一员猛将!不知袁大人可有异议?”

    袁崇焕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此刻他已经没脸在登州待下去了,脸已经被打肿,不走还被别人继续抽吗?

    他来到巡抚衙门大门的时候就看见了运送战利品的大车,看着那堆的高高的建奴首级,袁崇焕的心里就是疯狂的嫉妒。

    “张斗小儿,且让你嚣张一会!我袁崇焕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站在大明权利的顶峰,到时就是你这武夫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