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六章 见袁巡抚

第五十六章 见袁巡抚

    外面的声音听得孙元化和张斗齐齐的身子一震,差点趴在地下。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的妇人,这妇人来到书房内上一眼,下一眼,不停的打量张斗。

    张斗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犹如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动一样。此刻的他宁愿与建奴去拼命,也不愿意在这里被这妇人审视。

    最后孙元化看不下去了,使劲的咳嗽了一声,说道:“夫人!你来此何为啊?”

    张斗这时才明白,原来来的正是孙元化的夫人。刚刚把人家女儿看光了,又面对丈母娘他的心里不由得开始一阵的心虚。

    当下深深一礼,“小侄张斗见过婶婶!”

    孙夫人听完张斗的话,嫣然一笑,说道:“贤侄是哪里人士啊?”

    “啊!”张斗怎么也没有想到孙夫人竟然会问出来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老实回答到:“小子乃是山东胶州人士!”

    “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啊?可曾婚配?”孙夫人又问了两个问题。

    面对孙夫人的问话,张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能老实的答道:“小侄17岁就父母双亡!家里再无亲人,这几年一直跟着戚帅打仗,也就没有婚配”

    孙夫人点了点头,又开始了一连串的问题。把张斗问得头眩眼花,额头冷汗直冒。孙夫人太可怕了,连张斗家里小时候养的那条黄狗的名字都给问了出来。

    “夫人!我与张贤侄正在讨论学问,你还是先去休息吧!”眼看着自己的夫人没完没了的问话,孙元化忍不住出言打断了夫人。

    张斗觉得自己都要坚持不住了,还好这时孙元化果断出手。张斗不由得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孙元化则是隐蔽的点了点头。

    孙夫人则是白了孙元化一眼,说道:“女儿都17岁了,都快成老姑娘了,你这个当爹的不关心,我这个当娘的不能不管!”说完,又叮嘱了下二人早些休息才转身离去。临出去时路过张斗的身边还小声的说道:“小子!日后要是敢欺负玉秀老娘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句话的张斗就打了一个寒颤,赶紧做俯首帖耳状,恭送丈母娘离开。

    看着离去的孙夫人,孙元化和张斗齐齐的擦了下额头上把冷汗。

    二人又聊了一会,就安排张斗去客房休息了。

    次日孙府,马宝就坐在张斗的身边,对着桌子上的酒菜就是一阵的猛吃。

    口中还含糊不清的说道:“还是将军有本事!不但能甩掉那些士兵,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小的真是佩服!”

    自从昨天与张斗分头逃走,马宝顺利的就逃出了城。他一口气跑到了码头,找到了郑一官说他们在城里惹祸了,希望郑一官能出手搭救张斗。

    郑一官听闻他们惹到的竟然是锦衣卫也是直摇头,虽然他在登州还有一定的人脉。但是对上锦衣卫还是不够看,郑一官只能让马宝安心等待,他则是派出得利的人员进城打探消息。

    到了掌灯时分,报信的人回来了。说是下午全城一阵的鸡飞狗跳,满城的抓人。但是并没有听说官兵抓住了什么人,所以掌柜的要打听的人应该没有事,可能是藏起来了。

    他们焦急的等待了一个晚上,一早就有人找上门来。说是他们家侄少爷派人来接马宝过去,当说明侄少爷就是张斗后,郑一官对张斗的佩服如连绵江水滔滔不绝。

    马宝自从进了孙府就找不到北了,看什么都新鲜的他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当他吃上给他们二人准备的早餐的时候,马宝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吃下去。

    他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门外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世兄昨夜可曾休息的好?小妹特来探望!”

    马宝听着声音,将要呆呆的看着张斗,口中喃喃的说道:“将军太厉害了,啥时候也教教小的!”

    孙玉秀别看平时如普通的大家闺秀一般,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她的骨子里却是随了她的老娘,坚强倔强。

    只要是她认准了的事,谁也劝不回来。他父亲孙元化喜欢西学,最后也加入了西方的天主教。而他的三个哥哥也都跟着父亲一同加入主的怀抱,成为了天主教一员。

    她从小就受到父兄的影响,也想加入天主教。但是她的入教却受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理由就是入教需要每周都去教堂礼拜,会有损她的名节。

    但是性格刚强的她不顾父兄的反对,毅然加入了天主教。不但如此,她还时常在家里穿洋装,说洋话。最后孙元化不得不下令,让孙玉秀只能在自己的后院折腾,还禁止下人进入后院。

    由于孙玉秀经常出去教堂,与洋人接触。这也让她的终身大事受到了不小的影响,17岁还没有成亲在大明绝对是老姑娘了。为此孙元化夫妻二人操碎了心,但是孙玉秀还是我行我素,根本就不受影响。

    此次张斗被追的无处藏身,躲进了孙玉秀的闺房,闯入了少女的心扉。在孙玉秀的17年的岁月里,张斗是同她接触最亲密的男子。虽然那是在特殊情况下的接触,但是雄壮的男人气息还是熏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一颗芳心不由自主的就系在了张斗的身上,就连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竟然会对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有如此的好感。

    昨夜就是她怕张斗被老爹为难,就去找了老娘出马去帮助张斗。孙夫人在得知女儿竟然求她去帮一个男人,惊喜的不得了。

    惊的是女儿什么时候有了意中人,她这个做母亲的竟然不知道?喜的是女儿的终身大事终于有了着落,她也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

    在昨夜把张斗的祖宗八代都查了个遍,又从丈夫那里知道张斗竟然就是那位被追封文登县男爵的张大斗,她的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的担忧。

    张斗虽然身上有爵位,但那根本就见不得光,不然就是欺君大罪。而他还要在辽东死守长生岛,与建奴拼命。这样一个男人虽然他是一个英雄,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女儿嫁给这样一个武夫未必是福。

    但他们女儿的性格他们都清楚,如果他们非要强行阻止,恐怕女儿跟张斗私奔都有可能。夫妻二人商量一个晚上也没有结果,最后只能是顺其自然了。

    今天的孙玉秀显然精心打扮过,她走进屋子就让张斗看得痴了。

    “孙小姐来了!”张斗手足无措的说道。

    看到张斗紧张的样子,孙玉秀抿嘴一笑。她递给张斗一个香囊,说道:“这是小妹亲手绣的,希望世兄不要忘记在登州还有个玉秀!”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看着手中的香囊,张斗一把拉住了孙玉秀的手。他从怀里拿出来了一把短火铳,这把燧发短火铳是在代善身上找到的。上面描金画银,不像是杀人的利器,反倒是像一个艺术品。

    张斗把手铳放到孙玉秀的小手里说道:“玉秀!我也没有什么好送你的,这把火铳送你防身!”

    孙玉秀小手被张斗拉在手里,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仔细听张斗说些什么,她赶忙收回小手,推开门一溜烟的跑掉了。

    张斗正看着远去消失的背影把手中的香囊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缕青丝。青丝~情丝,他突然觉得这香囊重若千金,这是他张斗必须背负起来的责任。

    一个声音打断了沉思中的张斗,“小子!人都跑远了,该回神了!”

    惊醒过来的张斗尴尬的笑了下说道:“世叔来了!小侄张斗这厢有礼了!”

    从昨天的贤侄变成现在的小子,可以看得出孙元化心情非常的不美丽。他气哼哼的说道:“要是让老夫知道你有对不起玉秀的那一天,老夫就算粉身碎骨也要你付出代价!”

    张斗一听眼睛就亮了,老丈人和丈母娘都这么说,这事算是成了。

    “等下跟老夫去见袁巡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