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一章 有本事你整点四岁的

第五十一章 有本事你整点四岁的

    感谢都是不是哥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140602231610592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161225084043807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各位的票票,亲们的支持就是诚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马宝的话威力太大了,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啊!那年轻人被气得浑身颤抖,他对着张斗咆哮道:“敢管我张二风的闲事,你们真是活腻味了,给我往死里打!”

    他的手下听到命令刚要冲上来,张斗大喝一声“慢!”。这句话向炸雷一样吓住了冲过来的几人,他们搞不清楚状况,纷纷回头看向张二风。

    就在大家都搞不清楚张斗要干什么的时候,张斗说话了。“你有没有一个弟弟?”

    这个问题问得张二风是一头雾水,自己为什么要有弟弟?这还有什么讲究吗?

    “你有弟弟就可以叫张三风了,你们家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哈哈!!”张斗的话听得张二风一头的雾水。

    他对手下说道:“别听这疯汉胡说八道!赶紧给我打!”

    那几个打手不再停留,快速的冲了过来。都没用张斗出手,马宝瞬间就冲了出去。

    他对迎面打过来的拳头根本就不躲不闪,用自己的胸口硬接对方一拳。而自己的拳头却结结实实的打在那打手的鼻子上,一下子就把那打手的鼻子砸扁。

    那个打手哀嚎一声,捂着鼻子倒了下去。第二个打手被马宝的出手下了一跳,他还没见过这种搏命的打法。他犹豫的时候,马宝的第二拳就到了他的眼前。他赶忙把头一偏躲开了这一拳,还没等他高兴呢,肚子上就挨了一脚。

    这脚直接把他踢出一丈多远,这货捂着肚子在地下打滚不停的哀嚎。剩下的3个打手被马宝给吓到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凶悍的打法。

    但是主子的话又不能不听,他们留下一个人跟马宝对峙。剩下的两人直奔张斗而来,马宝看着冲向张斗的两人,他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

    张斗已经被长兴军公认为第一高手,不论是兵器还是拳脚,几乎没有一合之敌,这两人攻向张斗就是找死。

    果不其然,大家还都没看清楚情况呢!只听见两声惨叫,那两个打手都躺在地下捂着腿不停的哀嚎,只见他们的小腿都呈现出诡异的弯曲。

    只是一个照面,就被人废掉了四个手下,张二风也有些怕了。但他强自镇定,色厉内荏的吼道:“我爹可是鲁王府的管事,你们敢动我?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早早离去的好!”

    张斗笑眯眯的来到他的身前说道:“如果我非要管呢?”他一步步走到张二风的面前,张二风被他的气势吓得频频倒退。

    “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别过来啊!你……”他还没说完,就被张斗一巴掌扇在脸上。张二风被张斗打得原地转了三圈,他的脸瞬间就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接着一张口吐出三颗白色的大牙。

    “杀人了!”挨打的张二风尖叫出声,他顾不得什么公子的风度了。转身就要逃走,他怕了。他横行霸道的资本就是顶着鲁王府的招牌,一旦有人无视这块牌子,那么他就要倒霉了。

    他刚转身,就觉得脖领子被人抓住了。他拼命的向前跑也没有挣脱,反而被对方一下子拉倒在地。坐在地上的张二风再没有任何的顾及,他张开大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下子可把在场的众人都给弄懵了,请么情况?大男人竟然被打哭了,刚才强抢女人的劲头哪去了?这还是那个横行霸道的鲁王府管事的公子嘛!

    就连张斗都失去了继续教训他的兴趣,“赶紧赔偿人家银子滚蛋,看见你就烦!”

    听到张斗的话,张二风如释重负,他飞快的从身上掏出一个锦囊。还要往外数银子,结果被张斗一把抢了过来,随手丢给老汉。

    “拿着吧!先去别处躲躲,别被恶人报复了。”在看着老汉离去后,张斗就带着马宝快步的离开了,在他们看不见的身后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

    张斗带着马宝又溜达了一会登州城,觉的有些饿了,就来到自家酒楼。

    刚一进门,门口的小伙计就迎了上来。“二位客官!您是打尖啊!还是住店?”

    “先打尖,后住店!”张斗答到。

    “好勒!二位客官楼上请!”说完他还向着楼上喊道:“楼上两位了!”

    张斗带着马宝上到二楼,又一个伙计迎了上来,把张斗引到靠近窗边的一张桌子旁,飞快的用肩头的白毛巾擦了又擦桌椅,请张斗二人坐下。

    “二位客官要吃点什么?”笑伙计问道。

    “你们店里拿手的菜先来几个,好酒来两壶!”张斗也不知道点些什么,但是影视剧里大侠都是这么点菜,张斗也就跟着学了。

    那小活计听了,立刻眉开眼笑的转身下楼准备去了。不一会,四个菜两壶酒就摆在桌子上。

    在他们没看见的楼下正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张斗二人,不一会从远处来了几个身穿飞鱼服的人。

    他们快步来到酒楼下,问道:“人还在里面吗?”

    张二风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钱哥!小弟这次可是被那杀才欺负惨了,你可要为小弟出气啊!”

    “不就是对付两个杀才嘛!今天肯定得让张老弟出气!”那个钱姓的锦衣卫说道。

    “那就太好了!晚上天香楼,小弟做东,钱哥一定要赏脸啊!”张二风说道。

    “没说的!我钱川办事你就放心吧!肯定收拾的那两个小子服服帖帖的!”说完,钱川就进了酒楼。

    这个钱川就是登莱锦衣卫千户所的百户,他为人贪婪,没少干敲诈勒索的勾当。

    但他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所以几年下来,他在登州城也混出来一个钱串子的外号。

    今天他正在百户所翻阅各个商铺送来孝敬的账簿,就被张二风这小子给拉了出来。

    当他听说打人的不过是两个身手不错的客商,他的心里就有底了。收拾客商是他最喜欢干的事,不但没有尾巴,油水还特别的足。所以他听到是客商,高高兴兴的带着10个锦衣卫就出发了。

    他们一进酒楼,整个一楼就是一片的安静。掌柜的赶忙跑了出来:“钱爷!这个月的孝敬小的已经给您送去了,您……。”

    “没你们的事!今天是来抓捕要犯,你们老实待着便是!”他说完就直奔二楼而去。

    掌柜的听到钱川的话,心里一阵的发苦。你在这一抓要犯,自己今天的生意全是毁了,再打坏点东西,没准好几天又白干了。

    此时钱川已经上了二楼,他一上二楼就看到了张斗两人。多年的锦衣卫生涯告诉他,这两人都不好惹。他能从张斗二人身上闻到一股血腥之气,这是他在那些多年的掌刑之人身上才闻得到的气息。

    这两个人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血腥之气,他们到底杀了多少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暗自哀叹!张老二的银子还真不好赚呐!

    他隐晦的向着一个手下打了个手势,那个手下心领神会的转身下楼去了。

    他们的到来引起张斗的注意,当看到这群锦衣卫的时候张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二风的报复到了。因为他们在登州只得罪了这么一个人而已,他们不由自主的把手摸向了身后的包裹。

    那里可是有长兴军最新做出来的手榴弹,虽然是以竹筒作为外壳,但是它的杀伤力可不容小觑。

    看到那两人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钱川就知道今天的事没法轻易摆平了。

    “二位!有人告你们当街伤人,现在请二位跟我们回去说清楚吧!”钱川还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他想把张斗二人骗回锦衣卫的百户所,只要到了那里,这俩人就插翅难飞了。

    “哈哈哈!!!”张斗仰天一阵大笑。“这种骗三岁娃娃的手段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有本事你整点四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