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十章 小鸡仔似的身体

第五十章 小鸡仔似的身体

    清晨的第一率阳光照在登州港上,只见在码头上竟然停靠大大小小数百艘船只。尽管天色上早,但是码头上还是多出了很多忙碌的身影。

    尽管他们衣衫褴褛,但他们还是奋力的搬动货物,快速的装船。郑一官来到张斗的身后说道:“张将军,啊不!是张掌柜的起得真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咱们的海船还得让登莱水师的船检查下才能停靠在登州港。”

    “哦?”张斗来了兴趣,这不就是大明版的海关吗?“郑兄!不知道登莱水师检查海船是个什么章程啊?”

    郑一官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把手向远处一指,张斗顺着郑一官手指的方向看去,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只见远处竟然来了一艘轮船,没错!就是轮船,虽然这艘轮船小了些,只有两丈来长。但是在船舷两侧正在转动的大轮子还是非常的醒目,张斗指着轮船说道:“郑兄!这是轮船?”

    “张兄!只不过是车船而,没有什么大惊下怪的。此船乃南齐祖冲之所造,到现在已经有千年之久。它以力士在内用脚踏板让轮子转动,所以这种船灵活且速度极快。适合在港口这样的环境中穿行。”郑一官介绍完车船,那条小船已经来到了郑一官的坐船附近。

    只见那条小船灵活的靠上这条大福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翻身就跳了上来。一见面他就笑了起来,拱手说道:“郑掌柜的这次又发财了吧!哈哈!”说完这人就哈哈笑了起来。

    郑一官赶紧回礼,“哪里哪里!郑某不过是小本生意,不敢跟王将军比,您这次又升官了?”

    “郑掌柜的说笑了,某家升官可离不开你卖给咱的好货,下次再有这样的好货可要多想着兄弟啊!”说完二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张斗含笑不语,原来上次的首级都被郑一官这小子卖到了登莱。怪不得他能从这里弄出去那么多的铁料、粮食,感情还是自己的功劳。

    想明白的张斗就是一阵的苦笑,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弱小呢?想要发展就离不开这些商人的支持,长生岛孤悬海外,周围还有建奴环视,就注定了它的发展离不开商人。

    郑一官笑着递过去一锭银子,“王将军!郑某还是来贩运些货物,这点意思您拿去请兄弟们喝茶。”

    那人接过银子,在手里掂量了下笑道:“郑掌柜总是这么客气,没说的,放行!”说完他就回自己的车船,快速的远去了。

    张斗在一旁看完了整个检查过程,他用手指着远去的车船说道:“这就完了?”

    郑一官翻了个白眼说道:“张兄还希望他们登船仔细检查吗?”

    “某不是那个意思,这个检查难道就是来收银子的?这也太草率了吧!万一有建奴混进来怎么办?”张斗说道。

    “混进来有啥奇怪的?”郑一官反问道。“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的海船是给建奴运送各种货物,就连水师的战船也不是没有给建奴送过东西,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张斗仔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现在海运发达,只要把货物往船上一装,谁知道你是到哪卸货啊!就是你把货物运到美洲去,也没人管啊!自己就在长生岛,能不能……。

    踏上登州的土地,张斗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旅游者。他用一个现代人的眼光仔细的打量了这座府城,如果不看角落里的那些饥民,这里完全就是一个繁华的都市。

    街道上摆摊的小贩,挑扁担的货郎,还有推着小车卖小吃的商贩,应有尽有。就连张斗这个后世逛过步行街的人看得眼睛都不够用了,更不要说身后跟着的马宝了。

    按照张斗的想法,这次来登州他一个人就行。但是他的这个决定遭到了全体长兴军的反对,经过一番商量张斗还是带上了马宝。

    二狗子因为没有跟张斗去登州郁闷了好久,虽然他被提拔当了百户。但是他还是喜欢待在张斗的身边,用他的话说,“将军就不是个自己能照顾自己的人!”

    马宝由于战功卓著,成为了张斗新的亲卫队长。这次就由他陪同张斗来登州,家远在四川的他见过的最大城市就是辽阳。

    那种军事堡垒根本就和这繁华的府城没有可比性,他跟在张斗的身后眼睛就不够用了。好奇的盯着每一样东西看,尤其是看到吃食口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张斗看到他的样子就是一阵的好笑,索性掏出铜钱买下吃食,让这货吃个痛快。他们边走边吃,漫无目的在登州街上瞎逛。

    张斗则是边走边在思考此行的目的,他要如何才能接近袁可立呢?人家毕竟是登莱巡抚,可不是他这个阿猫阿狗能见到的。

    正当他思考着该怎么接近袁可立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阵的吵杂之声。隐约中还能传来女孩的尖叫声,好奇的他们就走了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在路口有一个卖混沌的摊子,有一伙人正在摊子前面不停的砸着摊子。这群人边砸边骂:“老东西!你卖的东西吃坏了我家少爷的肚子,你说该怎么办吧!”

    一个老者拦在摊子前面,但是仅凭他一个人拦得住这人拦不住那人。他还在苦苦的哀求:“求求各位了,老汉在登州卖了11年的混沌,还从来没有吃坏别人的肚子,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这群人里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人走了上来。只见这人身材矮小,身体消瘦,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老汉身后的姑娘。

    “老头!我爹可是鲁王府的管事,你卖的混沌不干净,吃坏了我的肚子那就是谋害朝廷命官,是重罪!你说怎么办吧!”他的话一出口引起一片哗然。

    鲁王府那可是皇亲国戚高高在上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他们这样平头百姓可以企及的。这老汉被他们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老汉听到鲁王府三个字都傻掉了,他根本就不明白鲁王府为何要找他这个百姓的麻烦。

    只听这年轻人又说道:“看你的穷样也没钱赔给本公子,就用你的女儿抵债好了!”说完他就要伸手去抓那女孩。

    张斗在人群里听得直咧嘴,这出怎么这么像白毛女啊!还拿人家女儿抵债,自己来大明还真的长见识了,“我爸是李刚”还有这种玩法。

    那老汉瞬间就明白了这华服公子的用意,他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年轻人的面前说道:“我做的东西吃坏了你的肚子,你抓我好了!”

    眼看美人就要到手却被老汉挡住了去路,他抬起一脚就踢在老汉的胸口上,口中还骂骂咧咧的说道:“老东西!滚开!谁稀罕你这个老狗!”

    老汉被这一脚踢的极重,他仰面摔倒竟然爬不起来。他只能向着女儿喊道:“翠花!快跑!”

    本来那女孩想上来查看老汉的伤情,听到老汉的声音,她转身就跑。但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跑的过4-5个壮汉。

    眨眼间,她就被堵了回来。那年轻人淫笑着走了上去,伸手就要去摸女孩的脸。

    地上的老者呼喊道:“各位乡亲帮帮忙吧!这畜牲要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救救老汉一家吧!”

    年轻人听完老汉的话,把三角眼一瞪看向围观的人群。“鲁王府的事你们也敢围观,再不走就送你们去吃牢饭!”他的话吓住了所有的人,尽管十分的同情老汉,但是没人想给自己找麻烦,都是纷纷的转身离去。

    年轻人见到人群散去,不由得哈哈大笑,他对地上的老汉说道:“瞧见了没有,在山东地界上谁敢跟鲁王府做对……。”他的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竟然有两个人没有离去,反而还津津有味的看热闹。

    一个伙计打扮的还在问另一人,“掌柜的!就他那小鸡仔似的身体,抢了女人自己能行吗?不会花钱雇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