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十五章 隔一杀一

第四十五章 隔一杀一

    张斗带人着悄悄的接近了码头,这里的防卫非常的松懈。每个人都知道已经打赢了海商,剩下的事就是大人和海商之间的谈判了。

    所以这些水手都非常的放松,一个个的回到船舱喝酒玩乐睡大觉去了。就连值夜的人都很少,只是在岸边的沙滩上燃起一团篝火,有十几个人正在那里边烤火边喝酒聊天。

    马宝也跟着张斗摸到了烤火的人近前,他从腰间摘下一个二尺长的圆筒。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皮囊里拿出一根钢针,他把钢针放进圆筒里,拿到嘴边对准了远处正在喝酒聊天的水手。

    他们用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吹箭,钢针上都有麻药,中箭的人瞬间就会失去知觉,任由对手摆布。几乎无声无息,防不胜防。

    “兄弟!你说这次打赢了这群海商,咱们能分到很多银子吧?”一个水手问道。

    “别做梦了!分银子?你想什么呢?白花花的银子有的是,但那都是将军大人的。咱们这样的大头兵能分到几两卖命钱就不错了!”又一个士兵说道。

    “怎么会?我都听说了,这群海商可是富得流油。将军肯定能敲出来不少的银子,只要将军从手指头缝里漏出点来,就够咱们兄弟分的了。”刚才那个士兵说道。

    “醒醒吧!将军的心都是黑的,他们才不会在乎咱们的死活呢!咱们不给他当兵就得去做奴隶,你又不是没看到那些奴隶的惨样。所以啊!你小子就别痴心妄想了!”一旁坐着的年级大一些的水手说道。

    就在他们争辩的时候,马宝终于听到一声蛙鸣。这是他们约定的攻击信号,当下马宝把吹箭向着水手就射了过去。

    正在聊天的水中都是觉得脖子一疼,感觉就像被虫子咬了一口。当他们反应过来,从脖子上拔下钢针的时候,就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失去了知觉。

    那个年纪大的水手比较幸运,当时他的酒壶里没有酒了,他起身正要去拿酒。射向他的吹箭命中了他的肩头,由于现在的天气还是很冷,所以吹箭没有穿透他的衣服。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幸福感,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同伴,他的心里是拔凉拔凉。此刻他万分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去拿酒,自己也晕过去多好,没准还能逃过一命。

    现在就自己一个清醒的人,那些袭击者能放过自己吗?游移不定的他忽然听到“沙沙”的脚步声,他转身一看,只见从海边岩石后闪出了很多的身影。

    这些身影向着他就包围过来,这个水手一下子就跪倒地上,双手高高的举起。

    “好汉饶命!小的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听到这货胡说,张斗就是一阵的头大。

    张斗来到水手的面前,低声喝道:“闭嘴!再嚷嚷就要你人头落地!”

    这个水手一下子就闭紧了嘴巴使劲的点头,生怕张斗没看见一刀宰了他。

    “码头一共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周敦吉一共带了多少人去攻打镇子?”张斗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小的郭会新见过好汉!”郭会新先是给张斗磕了一个头,他知道礼多人不怪,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人家的心情,格外的小心回答张斗的话。

    “码头上留守的一共有78个人,我们11个被安排值夜,剩余的人都在在船上睡觉。周将军那里还有600多人,都在包围镇子。听说将军正在跟商人谈判,小的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汉人放过小的吧!”郭会新说完就是磕头如捣蒜,这货根本就没用张斗废话,就把周敦吉卖了个干净。

    夜色里,码头上人影闪动。一群人快速的分成几个小队分别爬上那些停靠在码头上的海船,他们伸手矫健,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登上那些海船。

    张斗只带了5个人上了最大的一艘海苍船,他们直接向着船尾楼摸去。刚上船的迎面就遇到一个起夜的水手,这货走到船舷旁,解开裤子就开始放水。

    “真是爽啊,!老子干了一柱香的时间,你们羡慕去吧!”这货一边放水,嘴里还小声的嘀咕,连有人走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张斗悄悄的伸出双手用力一搬他的脖子,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这货的脖子就转到身后了。

    张斗轻轻的把他放在船板上,继续向尾楼摸去。刚走到尾楼门口,从里面就出来一个水手。这货边走边说:“贺哥你真厉害,一炮就是一柱香的时间。害的兄弟等了好久,结果刚上去就完事了,下次可得让兄弟先上!”

    他说着就打开了舱门,正看见门外的张斗。他瞪大了眼睛,刚想叫嚷,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脖子。还没等这货叫出声来,就被张斗拉出了舱门,接着就是一声骨头折断的脆响,就去和他的贺哥做伴去了。

    此时船尾楼里隐约传出来男人的喘息之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还有几个男人的淫笑声。

    张斗闪身就进了尾楼,他进门就踢到了一个躺倒在地上的酒壶。“当啷”的响声惊动了里面的几个人,他们纷纷转头看向张斗。

    张斗一看自己没有了偷袭的机会,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大刀,向着最近的一人砍去。那人刚刚被张斗打扰到好事,正欲转身开骂,就见一把大刀向着他头顶劈来。

    吃惊中的他根本就没有躲开张斗的这一刀,锋利的大刀把他从头到脚劈成两半。他的尸体一下子就像两边倒去,飞溅的血水淋了张斗一身。张斗胡乱的摸了一把脸,整张脸孔都被血水给染红了。

    他张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恐怖,“畜牲们!你们的死期到了。”说完就挥刀杀向另一个水手。

    接着舱门那里又闪进几条人影,他们见到张斗冲锋在前,也是毫不犹豫的杀向手无寸铁的水手们。

    水手们毫无防备,他们衣冠不整,手里都没有武器。有的人还光着下身,看着冲过来一群带着面具的煞神,顿时就给吓傻了。

    他们尖叫着四处躲避,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思。张斗带的人都是经历多次战阵的老兵,他们对上这些四处乱逃的水手就是一阵的砍瓜切菜,只是眨眼间就把十几个水手尽数杀死。

    接着外面就传来一阵阵喊杀之声,各条海船上打成一片。张斗立刻让手下的士兵去支援其他船上的同伴,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所有的海船,好把北信口的人马接上长生岛。

    在士兵都退出去后,张斗来到那名女子的身前。他脱下外衣盖在女子赤裸的身上,看着满身青紫奄奄一息的女子,张斗说道:“欺负你的人都被我杀干净了。”

    那个女子努力的张了张嘴巴,微弱的吐出几个字:“小花谢谢恩公。”说完她就闭上眼睛,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张斗攥紧拳头,一拳打在舱壁上,发出“砰”的一声。

    这个女孩不过14-15岁,在后世正是开开心心上学的年纪。正应该享受父母的疼爱,亲人的关怀。她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都是女真人,都是周敦吉,都是这些祸害百姓的土匪兵。

    一瞬间热血涌到了张斗的头顶,他冲出船舱向正在交战的海船上跑去。暴怒的他手中根本就没有一合之将,很快那些最凶悍的水手都被杀光了,剩下的水手一看情况不好,赶紧跪地求饶。

    张斗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的50几个水手,他的怒火根本就无处发泄。而那些水手都不敢抬头,他们被张斗的目光看得有些心寒。

    看了一会,张斗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们这群人渣都砍了肯定有冤枉的,但是隔一杀一肯定有漏网之鱼。所以……割~一~杀~一~”

    张斗的话向从九幽地狱里发出,瞬间就决定了这些水手的生死。他们已经被杀怕了,根本就不敢反抗,只能跪在那里不断的磕头求饶,希望自己是活下来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