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十四章 小宝贝,我张斗来了!

第四十四章 小宝贝,我张斗来了!

    夜色降临!羊官堡外来了一队人马,这群人骑着战马押解着一群百姓正向着羊官堡进发。

    羊官堡长不过400步,宽不过300步,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军事堡垒。

    相传为唐朝尉迟恭所督建,是守卫复州的重要海上门户。历朝历代都派兵把守这里,大金占领这里也不例外,就在这个小堡放下了1个牛录的兵力。

    自从木布带兵去追杀明军后,守卫这里的女真人就把堡门禁闭,吊桥升起,就连码头上的守卫都撤回了羊官堡。

    他们不能不小心行事,木布带走了所有的兵力,剩下的一个牛录的甲兵分散在周围的个个屯堡,一时间也召集不起来。

    所以羊官堡的女真人就集中了堡内的20多个女真人和50多个汉人包衣,全力防守羊官堡。

    他们焦急的等待木布的音讯,可是他们等了一整天也没有任何消息。有的人就提议立刻召集周围屯堡的甲兵,然后再去寻找木布大人。

    有的人则是认为木布大人对付一些乞丐兵根本就没有任何风险,肯定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根本就不用大惊小怪,再等一会木布大人必定回来。

    就在两方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有个眼尖的女真甲兵用手一指远处。“看!木布大人回来了!”

    其他人也向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来了一队人马。马上的骑士正在驱赶着一群百姓缓慢的走在路上,这些被驱赶的百姓有男有女。他们被绳子拴成一串,哭哭啼啼的走着,不时还有人跌到,引得马上的骑士哈哈大笑。

    看到这里,刚才主张等等的甲兵说道:“我就说木布大人出手肯定是手到擒来,看看这些百姓,大人回来的晚也是正常的。咱们还是赶紧下城去迎接大人吧!”

    其他人也点头称是,他们快步的走下城墙。打开堡门,站在两侧迎接木布凯旋归来。

    堡外的人群里,许连山挣扎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的跌到让他的胸口又开始了一阵的疼痛,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还对一边马上的骑士说道:“马叔!刚才我摔得像不像?”

    马宝一阵的无语,他就搞不明白了,这小子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就在刚刚的大战中,这小子竟然救了自己两次。

    尤其是被木布一刀劈在胸口,还好这小子激灵,用手中的弩挡了一下。虽然许连山用弩挡了一下大刀,但是木布的力量奇大。不但劈碎了弩,还在许连山的胸口留下了长达半尺的伤口。

    虽然伤口不深,但也是影响行动。这小子在被人包扎好了后立刻满血复活,又追在马宝的屁股后面马叔长,马叔短的说个不停。

    就连这次来诈城他也抢着要来,理由竟然是他受伤了,更加的像是俘虏。可这小子没事总爱搞事,就在刚才这货自己左脚绊右脚,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下。急得马宝差点跳下马去看看这小子怎么样了,可是这货愣是屁事没有。

    扑了扑了屁股起来,竟然还问马宝他装的像不像?马宝这个气呀,“你小子给我老实点,再这么多废话老子就给你再添一个口子!”

    “不说就不说呗!哎?马叔!你说等下咱们冲进去用刀砍建奴好呢?还是用枪扎呢?”许连山说道,

    马宝:“……。”

    当他们离堡门还有10步的时候,迎接木布的女真人发觉了不对劲。人群里怎么没有木布大人?而且还都是些不认识的生面孔?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张斗催马带着人直接杀进了堡门。一个甲兵也发觉出了不对劲,他刚要抽刀,张斗就到了他的面前。

    张斗抡起巨大的狼牙棒就砸向这个甲兵的脑袋,这个甲兵还想用大刀格挡。但是他错的非常的离谱,张斗的狼牙棒先是打折了他的大刀,又砸碎了他的头颅,最后把他的上半身几乎打烂。

    接着就是一个横扫,又是一个甲兵吐血飞了出去。只是两下,张斗就打通了进入羊官堡的道路。剩下的甲兵见到张斗如此勇猛,也都迟疑不敢上前。

    这时后面的秦石等人赶了上来,他们纷纷出手,剩余的甲兵顿时死伤一片。张斗进堡并没有停留,他纵马快速的穿堡而行来到了另一侧的堡门前。只要控制了两座堡门,羊官堡里的女真人就插翅难飞。

    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结束了,女真甲兵纷纷被杀,包衣奴才都被赶到北面的水牢关起来。而那些女真人的家眷张斗就交给愤怒的百姓处理,他是不会过问的。

    堡外码头上只有一条小船,这让一心想要得到众多战船的张斗大失所望。不过聊胜于无吧!有船总比没船要好,至少他们可以少扎一个木筏子了。

    次日一早,羊官堡就变得空荡荡的,一个活人也没有了。只是在堡墙上挂着几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光看尸体就知道这些人生前一定是遭到了非人的对待。

    张斗这里可没有优待俘虏的政策,既然女真人在汉人身上犯下累累罪恶,那么他们就应该有被汉人报复的觉悟。以德报怨不是张斗的作风,相反以直报怨才是张斗的为人准则。

    有了羊官堡的战马和牲畜,张斗的队伍行动的速度大大的加快。一些沉重的物件都被转移到了那条小船上面,虽说船不大但也能装下不少的东西。

    在刀剑的威胁下,包衣奴才中的几个水手乖乖的为张斗运送物资。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距离长生岛最近的北信口,这里距离长生岛只有3里的距离,站在岸边可以清晰的看见岛上的情况。

    他们一到这里就抓住了几个抱着木板逃到北信口的海商,从他们口中张斗得知周敦吉正带着人马攻打长生岛。

    这下子队伍里的人可炸了窝,一个个摩拳擦掌就要上岛去把周敦吉这个叛徒生吞活剥了。

    张斗看情况不好,先安抚了下众人。

    “兄弟们!我知道大家都想宰了周敦吉这个龟儿子出气,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咱们可不能暴露身份。所以火器、白杆枪都不能用,最好连话都不要说。只有你们能保证不暴露身份,大家才能行动。”

    张斗的话让大家冷静了下来,因为杀掉周敦吉而暴露身份那太不值当的了。到时周敦吉死了,还能让这么多人给他陪葬,那就太便宜这个汉奸了。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用木头制作一批面具带在脸上,只露出双眼。这样即可以不让对方认出自己的身份,还能在不小心说话的时候让声音变得不真实,让人听不出他们的口音。

    大家准备好后,张斗就带上30个兄弟出发了。他们现在只有一条小船,根本就不能把太多的人送上长生岛。一旦被周敦吉的人发现,调过来大量的战船封锁海峡,那样张斗的人马就别想再踏上长生岛一步。

    所以张斗要先去打下长生岛的码头,尽量的缴获周敦吉的战船,好让剩余的士兵上岛。

    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接近了码头。这里周敦吉留守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百人的水手。毕竟海战已经打完了,那些海商虽然船只众多,但是他们损失不起,一旦官军拼命,他们就逃跑了。

    张斗数了下码头上的海船,大一些的海苍船只有两艘,剩下的六艘都是小一些的鸟船。只要能夺下这些船,那么张斗就有守住长生岛的把握。

    他们没有把船开到码头,而是在离码头1里远的岸边停了下来。张斗带头跳进齐胸深的海中,刚进去大海的第一反应就是“真特木的凉啊!”

    虽然现在已经快五月了,但是在寒冷的辽东半岛,海水的温度还是非常的低。他们得赶紧上岸,不然都会被冻伤。

    张斗看着码头上的那些大船,“小宝贝,我张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