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八章 甘愿提头来见!

第二十八章 甘愿提头来见!

    第二十八章甘愿提头来见!

    努尔哈赤一直在关注明军的动向,虽然盛京城头的大将军炮在不断的轰鸣,但是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差。

    城头上的大将军炮已经有半数炸膛了,炮手已经死伤了20多人。要不是有刀斧手在后面督战,估计他们早就造反了。

    而明军的车阵却是完好无损,没有什么变化。倒不是明军的车阵有多么的坚固,而是火炮的命中率实在是太低了。

    本来明军的车阵就处在大将军炮的极限射程,这么远要保证命中率那时根本不可能的是。就是一阵风吹来,都有可能让炮弹偏向别处。

    所以命中率实在是低的可怜,偶尔命中一发也是造不成什么伤害。除非炮手运气逆天,连续的命中同一位置才有可能对车阵造成破坏。

    所以炮手们杯具了,他们死伤了一多半都没能破坏车阵,这对他们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这时候炮手也开始偷懒了,趁着刀斧手不注意就开始少装药,尽量的减少炸膛。

    至于能不能打中就不关他们的事了,所以别看打得热闹,真正命中的根本就没有几发。

    就在努尔哈赤耐心要耗尽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

    “报~~汗王!明军斩断浮桥,南岸的明军大营有拔营离去的迹象!”

    什么?努尔哈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北岸的这些明军疯了吗?他们这时在自绝生路,这是要跟自己决一死战为大军的撤离争取时间啊!

    盛京城头的火炮也停止了轰击,李永芳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报!主子爷!火炮已经太热了,必须停下来降温,不然火药倒里就会爆炸啊!真的不是奴才不用心办事啊!”

    出乎李永芳的意料,努尔哈赤没有怪罪他,反而摆了摆手让他退下。李永芳闹不清楚状况又不敢问,只好退到人群里低头不语。

    过了一会,努尔哈赤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咱们其他各旗的人都到哪了?”

    代善听见努尔哈赤问话,站了出来说道:“回阿玛!各地的甲兵最近的离盛京只有15里,马上就能到达!”

    “让他们绕道去截住明军大队,把你的正红旗甲兵留下给我钉死北岸的明军。李永芳带领汉军旗的人看守盛京,其他人跟我去会一会南岸的明军。”随着努尔哈赤命令的下达,女真各部动了起来。

    他们快速的分成两部分,正红旗的2000残兵败将留在1里远的地方监视张斗的前锋营。剩下的女真人纷纷上马,他们要绕路过河进攻明军的大部。

    张斗密切的注意女真人的动向,发现他们分兵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如果女真人真的不顾伤亡跟他们死磕,张斗相信他们坚持不到天黑就得全军覆没。

    炸药包用光的时候,就是他们败亡的时刻。好在努尔哈赤没有失去理智,没有选择跟他死磕,而是绕路去攻击南岸的明军。

    这就给了他们一丝逃生的希望。他在心里暗自替戚金他们担心,万一他们被女真人追上,包围那就凶多吉少了。

    陈策带着人正在回辽阳的路上,此刻的他意气风发。老来到了辽东还能得到这么大的功劳,上天还真有掉馅饼的好事。

    他们正在有着,忽然有夜不收来报。前方发现大量的女真骑兵,足有几千人之多。陈策不敢大意,赶忙命令队伍停下,就地扎营防备女真人偷袭。

    此刻的陈策并没有担心女真人,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跟总督袁应泰联系上了。袁应泰的3万大军现在就在他们10里远的地方扎营,所以陈策一点都不担心女真人的围攻。

    来的女真人正是努尔哈赤,他带着所有的女真甲兵一路的追赶终于把这支明军给堵住了。

    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支明军,他要打掉明人的胆气。要让明军一见到他的大军就望风而逃,而且他的孙子杜度还在这群明人的手中。

    他要抢回杜度,哪怕是一具尸体也在所不惜。爱新觉罗家族丢不起这个人,他一定要夺回杜度。

    他在追上明军后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陈策当即下令戚金指挥浙兵还击,周敦吉指挥白杆兵辅助戚金防守大营。

    戚金的车炮营比前锋营的火炮更多,他们连续不断的发射炮弹打得女真人人仰马翻。不得不下马步战,而浙兵中的火铳手也毫不示弱,几乎每铳都要打死一个女真人。

    双方的战斗一开始就进入到了白热化。女真人在付出重大伤亡才接近了车炮营,他们都提心吊胆的害怕再次遭到炸药包的袭击。

    但是他们的萨满大神似乎听到了他们虔诚的祈祷,明军竟然没有用出那种会爆炸的包裹。

    这下子女真人的勇气就上来了,他们冲上来拼命的破坏阻挡他们的偏厢车。有些女真人被火铳打中也不怕,尤在不停的破坏偏厢车。

    终于!他们的疯狂取得了战果。一辆偏厢车终于不堪劈砍,一下子就垮掉了。女真人们兴奋的嗷嗷直叫,他们挥舞着兵刃冲进了缺口。

    在外面观战的努尔哈赤也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终于成了。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只要与明军肉搏明军肯定会崩溃。

    所以他们兴冲冲的杀了进去,可他们刚进去就傻眼了。什么情况?站在他们面前的竟是上午在浑河边上杀得他们血流成河的奇怪枪兵。

    这些枪兵手中的奇怪长枪实在是太好认了,能刺、能砍、能勾还能砸的枪兵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冲在最前面的女真人看到是白杆兵,他们转身就想逃,可是后面蜂蛹跟进的女真人不知道啊!他们还在不停的往里冲,两群人在缺口处乱成了一团。

    他们乱成一团,浙兵和白杆兵可不会客气。浙兵们的虎蹲炮一次就能发出百颗碎石,向着女真人就打了过去,一阵烟雾过后,缺口出倒下了一片人。

    白杆兵上午就败得窝囊,如果没有火炮轰击大阵,他们怎么也不会输的那么惨。连正副主将都死在了浑河旁,鳖着一肚子怒火的他们挺着白杆就冲了上去,见人就是一枪戳死,再重复手中刺杀的动作。

    女真人可倒了霉,他们堆积在缺口处进不来也出不去,成了活靶子。这下子明军杀得那叫一个痛快。

    后方观战的努尔哈赤看了一会觉得不对劲,他刚要派兵向缺口处增援,就看见女真人如潮水般退了下来。

    他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已经攻进敌阵还能被打出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正当他要杀人立威的时候,一个甲喇章京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报!~~~汗王,前方2里外出现明军,奴才不敢恋战,赶紧回来请汗王定夺!”这人说完就跪在地下,体如筛糠抖个不停。

    努尔哈赤被来人气乐了,什么不敢恋战,分明是被明军吓破了胆子,逃了回来。还有脸说是来请自己定夺?“雅松啊!你执掌正白旗甲喇有3年了吧!”努尔哈赤平缓的话语听得雅松一个激灵。

    他不敢抬头,低声答到:“主子,奴才16岁就跟着您,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请您念在奴才鞍前马后的份上,饶了奴才这回吧!”

    “我能饶你!大金的军法可容不得你!来人,将这个胆小怕死,临阵脱逃的雅松斩首示众!”

    在雅松的求饶声中,不一会雅松的人头就被端上来。这下所有的女真将领都害怕了,这可是甲喇章京啊!说斩就斩了,太吓人了!

    日落时分,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盛京城外的原野上喊杀震天,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大地,与天边的晚霞交相辉映,形成了独特的对比。

    远处得地平线上,尘土飞扬,一看就是有大队的骑兵在快速的接近。

    努尔哈赤看得一皱眉,他的手下甲兵都在围攻明军车阵。一时间还真抽不出人手来抵挡明人的援军,他正考虑要不要自己带着亲卫白甲兵顶上去的时候,一个人来到他的马前。

    “阿玛!雅松是儿子的属下,儿子御下不严,已至让明军接近。儿子愿意带领亲卫摆牙喇前去杀散明军!”说话的正是正白旗旗主皇太极。

    努尔哈赤看了看这个儿子,在众多的儿子中他本来非常看好皇太极。这个儿子有勇有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唯一让他不满的是这个儿子十分的迷恋汉人的文化。

    整天身边都会跟着一些汉人,长此以往他担心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会毁在皇太极的手里。

    所以他对确立皇太极为他的继承人还心有疑虑,看着皇太极主动请战,不由说道:“老八啊!你的亲卫摆牙喇才800人,而来的明军足有3000之多,后面还有他们的大队人马3万人,你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阿玛!明军如眼前这般难缠的肯定不多,儿子相信来的明军肯定是一群乌合之众。儿子愿立军令状,如不能破敌甘愿提头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