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六章 张大斗抓住了谁?

第二十六章 张大斗抓住了谁?

    第二十六章张大斗抓住了谁?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不仅是张斗就连远处观战的努尔哈赤也不由的叫了声“好!”,这十几炮没有白费,终于命中了一发。

    张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让女真人的炮火摧毁了车阵,那么他的一切安排就要付之东流了。

    到那时候他张斗除了被努尔哈赤赶下浑河,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就连在明军车阵不远处的马甲兵也做好了准备,只要车阵一破,他们就要马踏明军,定要报刚才那一箭之仇。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辆偏厢车上,之间那颗炮弹打在了车厢外的沙土筐上。把土筐都打得碎裂开来,土筐中潮湿的沙土被炮弹的动能砸的四处乱飞。

    但也就是仅此而已,炮弹在穿过两层土筐后失去了动能,砸偏厢车的厢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就再无声音了。

    张斗听见车厢被击中后,就紧张起来。他快步的跑到被击中的车厢,还亲自到车厢里面检查一下,发现厢板完好无损,连个裂痕都没有才放下心来。

    他这里放心的淡定了,外面的女真人可傻眼了。他们呆呆的望向车阵发现那里不过是腾起了一堆沙土,再没有动静。

    说好的击破车阵呢?说好的车毁人亡呢?说好的马踏明军呢?怎么都没了?明军的车阵难道都是精铁打造不成?不然怎么能扛得住大将军炮的轰击!

    本来努尔哈赤见到明军的车阵被集中,还高兴的“哈哈!”大笑,一个劲的夸奖李永芳办事得利,记大功一件芸芸。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他懵圈了,什么情况?明军不应该是车阵破碎,狼狈逃窜的吗?被大将军击中怎么会安然无恙?

    他刚才说过的话,就像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此刻的努尔哈赤恼羞成怒,他怒吼道:“把李永芳这个狗奴才给我找来!”

    李永芳在看到火炮没有摧毁明军的车阵那一刻就知道坏了,他不过是条狗。立功固然能得到主子赏赐,万一要是失败了,主子不介意吃顿狗肉。

    所以他见到火炮失效就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心里骂道:让你嘴贱!让你欠抽!但是狠抽自己也解决不了问题,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改如何把自己的责任减到最小。

    当他战战兢兢的来到努尔哈赤的马前,“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汗王容秉啊!”他连哭带嚎的叫唤听得努尔哈赤一阵的心烦。

    “赶快说说,大将军炮为什么没有奈何明军的车阵。”努尔哈赤阴沉着脸说道。

    “回主子爷!大将军炮的最大射程不到10里,而明军的车阵距离城头10里有余。奴才刚才害怕打不到明军车阵,已经让炮手多装了一成火药。这样才勉强打的到明军,所以火炮的威力难免不足……”

    李永芳赶紧夸大其词,猛吹火药装的如何如何多,他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监督炮手开炮芸芸。

    正在这时,盛京城头上一声巨响。接着有两个炮手被抛到空中,城头上随之就传来人的惨叫之声。

    这门的火炮炸膛来得太及时了,这声炸膛救了李永芳的命。

    努尔哈赤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永芳,“如果把城头的火炮卸下,在做到射程内需要多长时间?”

    李永芳听的一缩脖子,心说:我的爷!您的脑洞开得也太大了,一门大将军的3000多斤。

    这样从城头弄下来还行,但是要拉上战场那就是痴人说梦了。但是面对努尔哈赤的问话,他又不能不回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回主子爷的话,大将军炮运下城头到没什么,多找些人半个时辰就能办到。不过嘛……”他一沉吟。

    努尔哈赤怒了,“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主子爷息怒!大将军炮每门都是重达3000斤,要想运到战场必须修一条坚固的路。而且上面还要铺上厚木板,防止火炮陷进地面,这样一来花费的时间可就长了。”李永芳说完就低下头,不敢再看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听到需要修一条路就是一皱眉,那得需要多长时间啊!一天?还是两天?那时候明军早都大军云集盛京了,这个方法绝不可行!

    他思考了一会,最后一咬牙做出了个决定~继续炮击明军车阵。他还就不信了,明军的车阵能挡住一发炮弹,还能挡住所有的炮弹吗?

    这个决定让李永芳如蒙大赦,他慌忙的跑回了盛京城头。一到盛京城头李永芳就抖起来了,完全不是刚才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爷告诉你们这群泥堪?今天不把明军车阵轰碎就绝不停炮,直到把最后一门火炮都打光为止,你们这群泥堪看着办吧!”说完,这货就躲了起来,他怕啊!万一哪门炮在他的眼皮底下炸膛了,他的小命就交待了。

    盛京城头的炮手有心不干这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的活,但是看到那些手持钢刀的女真人,他们顿时就萎了。

    开炮有可能送命,但是不开炮马上送命。这个轻重炮手们还是分得清楚的,他们咬着牙奋力的推动大将军炮复位、装药、点火,再复位如此往复的闯鬼门关。

    此时浑河南岸的浙兵大营已经吵成了一锅粥。自从白杆兵败退回了南岸,陈策的大帐就没有一刻消停过。

    由于白杆兵的主帅秦民屏和副帅秦邦屏都战死在了浑河北岸,秦石也自愿断后就在了北岸和张斗共同把守浮桥,抗力女真人。

    此刻周敦吉反而成了白杆兵的最高级的将领,这时他再没有了立功赎罪的想法。现在的他已经被女真人给吓到了,看着身边的亲兵一个一个的死在女真人的刀下,还有那轰鸣的火炮把他身边的士兵打成血雾,他就怂了。

    他现在成了赞同撤军的一方,而戚金却是坚决反对撤军。因为他还有个前锋营就在浑河北岸,承受着女真人的猛攻。

    而陈策却是犹豫不决,如果要是没有同女真人开战直接撤离,那他顶多就是救援不及时,根本就没有多大的责任。

    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他们现在已经是战败了一阵。这样回去的话,那就是战败逃跑,他一世的英明可就要晚节不保。

    而且就在刚才他还得到了一个消息,总督袁应泰已经带领3万多大军就在50里开在的地方向着这里挺进。

    这个消息让陈策留下坚守待援的信心大增!

    “戚副帅!现在建奴大炮猛轰前锋营的车阵,又有数万铁骑在侧虎视眈眈。张大斗根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现在咱们留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不如早些去和其它援军汇合,再来消灭建奴来得实在!”周敦吉是被火炮打怕了,一听见火炮他的推就哆嗦。

    “周把总此言差矣!前方将士正在浴血奋战,我等不能上前帮忙,反而要弃他们而去,这是一个为将者应该做的吗?如此谁还能尽忠报国,还不如早早的回家种田来的更加实在!”戚金毫不留情的反驳了回去。

    二人在去留的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

    正当他犹豫不决之际,外面跑进来一个传令兵。单膝跪倒在陈策的面前:“报!大帅,前方张把总有重要军情汇报。”

    陈策一听就来了精神,“快让报信之人进来!”

    不一会从外面进来一个白杆兵的伤兵,他到大帐立刻单膝跪倒,口中说道:“小的马英七见过大帅!”

    陈策看着这个伤兵问道:“你有何紧急军情赶紧报来?”

    “大帅!为了接应我们这些伤兵入营,张把总亲自带领杀手队出击。得胜归来时抓住了一个建奴的将领,这个将领就是老奴的孙子镶白旗固山额真杜度。”

    伤兵刚讲到这里就被陈策给打断了,“你说什么?张大斗抓住了谁?”他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连说话的音量也不由自主的高上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