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四章 同心协力

第二十四章 同心协力

    第二十四章同心协力

    看着杜度那张年轻的脸,张斗笑了。杜度啊!努尔哈赤的孙子,连一旗之兵都交给了他,可见努尔哈赤对他的喜欢。

    有了杜度在手,张斗的手里就有了一张强大的底牌。虽然这张底牌不足以让努尔哈赤放弃对明军的追杀,但是在一些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秦石听了杜度的话,神情也是一阵的恍惚。这是明军与后金开战以来抓住的最大的人物了吧!

    他吃惊的看向自己的这位兄弟,这本事、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自家白杆兵在北岸打生打死一个上午,死伤2000余人还不如张斗出击一次的功劳大,这还上哪说理去?

    张斗笑着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杜度刚说完就发现秦石的脸色变了,他赶忙解释道:“真的!汗王就是命令我们全力进攻,不让你们撤离北岸。剩下的真没有别的命令了,真的!”

    张斗不补充了一句,“真的?”

    “真的!对了!早上的时候汗王还派人把我们全部的勇士都召集到盛京来,要把明、明军全部消灭在浑河边上。”现在杜度已经彻底的屈服了,他还只是一个18岁的孩子。差点就把挂在嘴边的明狗给说了出来,幸好他反应的快给收了回去。

    刚刚的掌管了镶白旗,本次浑河之战正想着如自己父亲一般立功杀敌,成为族内的英雄。可谁知第一次大战就遭遇了白杆兵。

    他好不容易和其它各旗合力击败白杆兵,正追杀的过瘾呢!就遇上了张斗这个变态。结果还是小鲜肉一枚的杜度杯具了,五肢断了三个,一下子就成了一个残废。

    这个打击对年轻的他来说太大了,心灰意冷的他不再想成为一个英雄不再想着建功立业。他只想活命,只要能活下去,他愿意做任何事。

    张斗只是谁便一问,还真问出来一个大消息。他赶紧对秦石说道:“兄弟!赶紧过河,去和戚金副帅说,女真人集中了全部的甲兵。不可力敌,赶快撤回辽阳防守才是正理。”

    秦石答应了一声,点了点头。随后又问了一句,“兄弟!那你呢!啥时候过河?”

    张斗犹豫了下说道:“兄弟,你先走吧!我还得在这里抵挡一会,不然女真人趁势掩杀,前锋营就完了。”

    秦石看着张斗的脸,神情有些落寞。他似乎知道了张斗的选择,就在刚刚他的父亲也是这么说的,让他先走。

    他不尽有些恼怒起来,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为什么有危险总是让自己先走?

    为什么?

    为什么?

    难道自己就真的像一个懦夫?难道自己就那么贪生怕死?

    不!不能这样!自己不要一辈子逃跑!

    自己要想一个男人一样的站起来,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里,秦石转身就去安排伤兵过河的事了。同时把杜度也给陈策带过去,有了杜度陈策就有了撤兵的借口,希望明军最后的精锐能逃过全军覆没的下场吧!

    这时,女真人攻了上来。他们早已知道明军车阵的厉害,没有上来就用骑兵冲击车阵。而是用出了盾车加湿棉被作为防御,打算靠近车阵,用刀斧破坏车阵再杀进去肉搏。

    看着女真人推着盾车一点一点的接近,张斗马上命令炮手做好准备,目标建奴盾车。等到女真人的盾车进入到三百步,佛郎机炮射程的时候,张斗果断命令“开火!”

    一时间车阵间升腾起一阵阵的白烟,炮弹雨点般的砸向女真人的盾车。

    张斗的前锋营是全火器部队,有大小佛郎机12门,虎蹲炮26门。这些火炮里面以佛郎机的射速最快,他只需要20多秒就可以发射一发炮弹。

    这种速射炮有一个母铳和九个子铳组成,战前事先装好子铳的火药和弹丸。一旦开战就可以省去装弹的时间。只需要打打过的子铳取下,换上新的子铳即可,那速度完全可以用暴风骤雨来形容。

    只不过由于这个时代的工艺水平差,子铳和母铳的密封不好。在发射的时候会漏气,所以它的射程不远,只能作为辅助攻击的火炮,但是这样的火炮用来攻击步卒却是威力极大的火器。

    而虎蹲炮与其说是一种小型的火炮,不如说是大号的火枪比较合适。它的只有40斤重,长仅二尺,全身由七道铁箍紧紧捆住,防止其炸膛。

    它的射程也只有100-150步左右,一次可以发射百颗小铅弹或者2斤的铁丸一枚。是一种类似迫击炮一样的小炮,对步卒的杀伤力极大。

    所以这次对付女真人的盾车就以佛郎机为主,虎蹲炮为辅。用佛郎机打碎女真人的盾车,再用虎蹲炮杀伤盾车后的女真人。

    随着女真人的接近,前锋营的火炮打得也是越来越准。只是在前进到前锋营百步的路上,女真人就损失了30多辆盾车,而盾车后的女真人也被虎蹲炮打死了不少。

    女真人顶着炮火,好不容易接近到了前锋营的百步。盾车已经损失了一半,剩下的盾车已经不足以保护后面的女真人了,剩下的女真人一窝蜂的逃了回去。

    努尔哈赤阴沉着脸看着溃逃回来的败兵,他当时就下令将最先撤退的50人斩首。现在他的怒火中烧,心里烦躁极了。

    这些败退下来的士兵撞到他的手里算倒霉,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自己心爱的孙子被明军给俘虏了过去,至今生死未知,他怎么能不着急啊!

    随后他就下令,一刻不停的轮流进攻明军的车阵。一定要把这支明军赶下浑河,夺得浮桥杀向明军在南岸的大营。

    接下来女真人就像疯了一样的进攻前锋营的车阵,整个前锋营顿时陷入到激烈的战斗之中。

    女真人在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接近了前锋营的车阵。他们呼喊着冲向了车阵,打算用手中的刀斧破坏车阵,可他们刚跳出盾车的保护就被一连串的火铳打倒在地。

    张斗的车阵里可不光有火炮,火铳兵也有140人。他们躲在车厢里面,从车厢上的射击口从容不迫的打倒一个又一个的女真人。

    马户是前锋营的一名火铳手,此刻他正在快速的装填弹丸。他把火药倒进药池和枪口,又从枪口加入铅丸,用通条捣实弹丸和火药,装好点燃的火绳。把火铳对准一个冲上来的女真人扣动扳机,然后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

    他已经干掉4个女真人了,看着不断倒在他铳口下的女真人,他的心中就是一阵的畅快。

    他觉得女真人都该死,因为一个女真人的脑袋可以领到50两银子。虽然这些银子需要将军拿大头,还得给那些炮手和杀手队、伙兵们分点,但是到手的银子也不会少于15两。

    在别的营头可没有这样的待遇,杀死一个女真人能给一两银子就不错了。这么看来还是自家将军仁义,但是今天他们遇到的女真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都不需要瞄准,大概对准方向,几乎每铳都有收获。他不禁开始为前锋营担忧起来,万一要是让女真人冲进车阵,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与他同伍的李柱问他:“驴子!今天打死几个?”

    一提起自己名字他就生气,当初也不知道老爹咋想的,怎么就给他起了个马户这样的名字呢?

    结果到现在几乎没有人叫他大名,都是以驴子称呼他。

    “柱子!你小子皮痒了是吧!老子叫马户,再叫我驴子跟你急!”马户威胁着说道。

    “行了!行了!驴子,下次不叫了。说真的,你打死几个了?”

    马户无奈的一番白眼,无力的说道:“4个,你呢?你说真么多的建奴,咱们能守住吗?”

    “够呛!尽力呗!咱们要是现在往下撤,还没等过桥呢!就得被建奴斩杀干净,所以啊!能扛到啥时候算啥时候吧!”李柱对守住浮桥一点底都没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锋营的火器也是越来越热,最后火炮已经不能用了。这时女真人疯狂的冲了上来,光靠火铳还不能阻止女真人的靠近。

    有些女真人已经冲到车阵的近前,他们已经开始顺着车厢外面的竹筐往上爬了。张斗看着越来越危机的局面,刚要下令。

    这时从浮桥方向跑过来了300多白杆兵,为首的正是秦石。他大踏步的来到吃惊状态的张斗近前,说道:“兄弟!伤兵我已经送过河了,怎么样?兄弟没来晚吧?”

    他身后的白杆兵也齐声说道:“我们愿意跟着张将军杀建奴!”

    其中还有一人右臂被吊在胸前,左臂还抱着一个血淋淋人头。他不时的就从人头上咬下一块肉,嚼几口再吐掉。

    “我马宝虽然剩下一只胳膊,但我还有一口好牙,就算是用牙咬,也能咬死几个建奴!”这人说着就把左手的人头丢出车阵,引起外面的女真人一阵的惊呼!

    “好!让咱们同心协力,消灭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