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十三章 爷叫杜度

第二十三章 爷叫杜度

    第二十三章爷叫杜度

    虽然牛录章京感觉到了不妙,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来得及转身,还没等跑来呢!就听见了“轰!”的一声巨响。

    接着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像被人能的推了一把,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一直飞出4-5步远,才跌倒在地。

    趴在地上的他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被震碎了,他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哇!哇!”吐出两口鲜血,带有血沫子的鲜血中还夹杂了一些碎小的肉块。

    随着鲜血的吐出,这个牛录章京觉得浑身的力气也随着鲜血吐出体外。他无力的翻过身,仰面向天。

    虽然中午的太阳是那么的刺眼,可他却没有闭上眼睛,还在贪婪的看着太阳。他是多么希望再次看到这样的太阳,但是一切都晚了。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伸出双手的他希望再一次的拥抱阳光。可是在伸出手的瞬间就失去了力气,无力的垂了下去。

    这声爆炸把战场上的人都惊呆了,他们都吃惊的看着爆炸的地方。原本那里还有十几个弓箭手的,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有几个人已经被炸得千疮百孔,还有一个缺了一条腿的甲兵坐在地下哀嚎。最惨的一个被飞溅的石子打碎了脑袋,只剩下3个幸运的家伙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像傻掉了一般。

    张斗借着炸药包的威力,一下子干掉了对他威胁最大的弓箭手。趁着女真人发愣的机会,他对着前锋营的士兵喊道:“撤!”

    这下子所有人都如梦方醒,除了那三个呆傻的女真人,其他人都动了起来。前锋营的士兵快速的后撤,女真人在紧追不舍。

    张斗看到这里,命令道:“第一杀手队投掷炸药包!”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第一杀手队的14个人纷纷从背后去下炸药包,点燃丢向女真人。

    女真人可是刚刚见识过炸药包的威力,他们纷纷后撤,生怕自己被炸死。虽然他们及时后撤了,但是一些追的太近的女真人没有逃过这一劫。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就在女真人追击的队伍里腾起一团团白烟。接着各种东西飞上了天空,包括几个女真人。

    他们惨叫着摔向远处,眼看着活不成了。地下被炸药包洗礼过的女真人也不好过,他们一个个东倒西歪,目光呆滞,很多人的身上还有大小不一的血洞,正在向外冒着鲜血。

    这下子他们知道怕了,根本就不敢靠上来。只是远远的跟在后面,像是在欢送张斗回营。张斗看着狼狈的女真人,心里得意极了。

    他心道:女真人也不咋样嘛!区区几个炸药包就把他们吓成那个熊样,这可真是炸药在手,天下我有啊!哇咔咔!!!

    他还没有得意多久,就听见一阵的马蹄声从后面传来。张斗回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有百余骑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来不及多想的张斗赶紧下令,“第二杀手队投掷炸药包!”

    女真人的马队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他们的近前。尽管第二杀手队的动作已经很快了,但是炸药包的投掷还是迟了一些。

    只是炸死了二十几骑人马,剩下的骑兵毫不减速的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看着冲过来的战马,张斗的心里一阵的发苦。一般情况下,1名骑兵能抵得上3名步兵。而凶悍的女真人战斗力还要更强上一些,而他现在只有不到60名前锋营的士兵而已。

    面对着70-80的骑兵的冲杀,要想生还难度还不是一般的大呀!

    张斗知道自己不能跑了,如果让骑兵从背后砍杀步卒,那样自己就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为今之计只有放手一搏才能杀出一条生路。

    张斗看着冲过来的女真骑兵,大声的下令道:“各个杀手队!准备迎敌!”

    随着骑兵越来越近,张斗的手中都充满了汗水。其他的几个杀手队的士兵也一样紧张的看着那些飞驰而来的骑兵,生死成败就看这一回了。

    张斗站在整个对于的最前面,他看着这些骑兵,集中精神准备好了迎接他们的撞击。

    正在这么个时候,前锋营阵地两侧车上的火炮响了。只听见“轰!轰!”之声不绝于耳,几颗炙热的铁球向着那些骑兵打去。

    这下子女真人的骑兵的后半段乱了套,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张斗一行人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已经进入到了前锋营火炮的射程,前锋营正面的火炮不敢开火,怕伤到张斗。

    但侧面的火炮就没有这种顾虑了他们纷纷开火,轰向女真人的马队。在两侧交叉火力覆盖下,还能正常冲锋的女真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这些骑兵还有点怕了,生怕明军不管不顾的开炮,都有点犹豫,不自觉的放慢了马速。

    自家主将遇险,前锋营的士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纷纷开火,支援张斗。虽然只有几发炮弹,但是对于女真人心里的震慑还是满大的。

    女真人刚才在主子的带领下追得太急了,忘记了早已进入明军的射程。但这时候想逃跑也晚了,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来。

    张斗见女真人战马的冲势一缓,当下不再由于,大吼一声:“杀”就冲向了那些骑兵。他身后的那些杀手队见到自家将军冲了上去。也跟着冲锋,一时间到也打出几分气势。

    张斗冲在最前面,他飞快的接近了第一个骑兵。在那个女真人目瞪口呆中抡起手中的狼牙棒,砸在战马的胸口。

    他这下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那个女真人叫人带吗都飞了起来,向后砸在另一匹战马上才停了下来。

    接着女真人的第二匹战马就到了,马上的骑手挥刀就向张斗的头上斩去。

    张斗没有向外躲闪,反而向着战马撞了上去。马上的女真人没有预料到张斗居然用身体撞战马,一愣神叫就让张斗撞到他的一条腿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人的腿瞬间就被撞断,战马在向前跑出几步后也摔倒在地,把他另一条腿也给砸断了。

    这人被战马压在身下,发出了凄厉的喊叫。而剩下的女真人竟然丢下张斗不顾,向着那个女真人冲了过去。

    最让人吃惊的是,那些冲到前锋营杀手队近前的女真人还强行拨马回来救援被压在地上的人。

    “嗯?”自己好像网到大鱼了,不然女真人不会是这样的表现。想到这里,张斗向着地上的女真人杀去。

    其他的女真人见到张斗这个煞神向着自家主子杀了过去,吓得魂飞天外,他们纷纷的挡在张斗的面前,希望可以阻止张斗的靠近。

    但是失去速度的女真骑兵如何是张斗的对手,只是几下就被张斗砸翻了十几个。剩下的骑兵也被后面赶上来的杀手队给包围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被战马压住的女真人了。

    张斗上前一把将他的前胸抓住,从战马下拉出来,就像拖着小鸡一样向前锋营赶去。这个女真人看着张斗竟然就这样的在地下拖着自己,眼中闪出一抹狠色。

    他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向着张斗的腰间扎去。此刻的张斗正在高兴呢!自己今天不但掩护白杆兵过河与浙兵汇合,还抓了一条大鱼。

    他正想着一会要不要也过河与大部队汇合呢!就听见二狗子的惊呼,“将军!小心!”此刻的张斗眼角出现了一抹寒光,向着他的腰间扎去。

    张斗只能撒手,尽力的侧身。还好,被他拖在手里的女真人只是冲忙间发力,根本就没有多少力道,尖刀划破了张斗的铠甲,在张斗的腰间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二狗子从后面冲上,一脚就踢飞了尖刀,然后又是一脚踏在那名女真人的手腕上。“咔嚓!”一声,这名女真人惨叫一声就昏了过去。

    二狗子还要继续殴打这名俘虏,却被张斗给制止了。“二狗子!先别打了,赶紧退回去要紧。”

    接下来他们一行人顺利的退回了车阵中,这次出去的四个杀手队战死了8个人,剩下的人几乎人人带伤。

    但他们的付出却换来了秦石一行500余的白杆兵,还有200多的伤兵。可以说前锋营的第一战大获全胜!

    这时他们抓住的俘虏也醒了过来,他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大家听不懂的话破口大骂。

    其实不用搞清楚,张斗都能猜到这货在说什么。看着他那激动的神情,也不是什么好话!

    张斗笑吟吟的来到他的近前,那个俘虏认出了张斗,紧张的往后挪了挪。由于只剩下了一只完好的手臂,根本就没有挪出多远。

    “我知道你听得懂汉话,也会说汉话!你可以不说,但是那样我就要让我兄弟来跟你沟通,听明白了吗?”张斗说着还指了指一旁的秦石。

    秦石半天之内就失去了父亲和疼爱他的叔叔,如今的他眼珠子都是红红的,看见女真人恨不得上去咬下一块肉来。

    如今听张斗这么一说,眼睛瞬间就当初两道寒光,吓得那个俘虏一伸脖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但是点完头他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明军自己听得懂汉话了嘛?

    张斗看见他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你叫什么?”

    那个俘虏犹豫了一下,又看到秦石那凶恶的眼神,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了,

    “爷叫杜度!”说完发现张斗一脸的迷茫,又加了一句。

    “褚英的儿子,镶白旗固山额真贝勒杜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