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九章 咬死你

第十九章 咬死你

    第十九章咬死你!

    他们的举动别说是张斗,就是那些冲在前排的白甲兵都是看得一愣。什么情况?长枪不是只有刺吗?啥时候长枪还可以砸人了?

    马保就是白杆兵最前排中的一员,一开始女真人同他们对射他的心里也紧张起来。虽然说他加入白杆兵也有7-8年了,但是战场上弓箭可没长眼睛。

    射到谁谁倒霉,而且女真人射出的弓箭还非常的阴毒,他们专射人的面门。只要中箭基本上肯定倒地身亡,他可不想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去。

    他还要带着军功和银子回家呢!现在已经是三月了,估计家里的地已经开始耕种了吧!也不知道三年没见的儿子是不是能帮家里干活了,自家的婆娘过得是否还好。

    这一切都让马宝这个29岁的男人心中充满了思念。他打定主意,等这一战过后自己就解甲归田。

    自己凭借着多年战功,还有斩首获得的饷银,自己也能在家乡置办上几十亩地过上衣食无忧的地主生活。

    但是这一切都要先击败眼前的女真人,都是这些可恶的女真人。你们干嘛要出来捣乱,老老实实蹲在大山里造小人,生孩子多好。

    没事还能打打猎,挖点人参,掰个鹿茸多好。干嘛非得要弄得刀兵相见,自己还得费劲杀掉这些女真人,这多不好。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对面的一个女真白甲兵可没有闲着。那个白甲兵把手中的铁盾护在身前,向着马宝就撞了过来。

    马宝不屑的看着那个白甲兵,就这两下子也敢称满万不可敌?那样这么说,他们白杆兵还不得叫满千无敌了嘛!

    看着撞过来的白甲兵,马宝不慌不忙的把手中的白杆抡起来,砸向那个甲兵。

    那个甲兵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防备对方长枪突刺上面,看到对方竟然用长枪砸人,下意识的用手中的铁盾去格挡。

    枪盾相交,发出“铛”的一声响。随后又是“哗啷”一声响,一个重物直接就砸在了那个甲兵的头上。

    虽然那个甲兵带着头盔,可是却被马宝白杆上的铁环打得眼冒金星。脚下的步伐也混乱了,手中的铁盾也放低了不少。

    而马宝在砸下这一枪后,迅速的丢掉白杆,抽出腰间的大刀,向着白甲兵的头上砍去。这一刀势大力沉,那个白甲兵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就被马宝一刀砍掉了半边的脑袋,红白的液体溅了马宝一脸。

    马宝只是胡乱的用左手一抹脸,便持刀杀向另一个白甲兵。此时的战场上白杆兵同白甲兵已经战成一团,双方的人马混战在阵地的前沿杀成一片。

    白甲兵在与白杆兵交锋的一瞬间,完全落入了下风。他们非常的不适应白杆兵的打法,被白杆上的铁环砸得晕头转向。

    但是这些白甲兵凶悍无比,根本就不惧生死,仗着自己的衣甲精良同白杆兵厮杀在了一起。

    白杆兵也是毫不示弱,他们身上的盔甲虽然比白甲兵要少上一层。但是差距却不大,所以双方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

    随后正红旗的甲兵趁着白甲兵与白杆兵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也冲了上来。企图冲垮白杆兵的阵型,然而他们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明军。

    是和他们一样勇猛的白杆兵,这些白杆兵同样的死战不退,寸土必争,打得惨烈异常。

    马宝已经砍倒了两个白甲兵,此刻的他有些疲乏了。他刚躲过一把砍向他的钢刀,就被后面杀上来的甲兵一枪刺中右臂。

    他疼的哎呀一声,右手的大刀落地。可是他顺势上前一步,保住那个甲兵,同他扭打在了一起。

    扭打中马宝觉得自己的右臂已经不听使唤了,根本就用不上力气,渐渐的他落在了下风。看着眼前面露凶光的女真人,马宝觉得自己不行了。

    他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别了贤惠的妻子,别了孝顺的儿子。当他的力气渐渐消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到了。

    看着面露狞笑的女真人,他想起了那双小脚。都是这群可恨的女真人,是他们害的自己失去一切!是他们杀害了无辜的女人!

    不!自己绝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女真人一起去死。

    想到这里,他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一口咬在女真人的脖子上。那个女真甲兵看出来马宝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他没有着急,一点一点消磨马宝的气力。终于,他觉得时机到了,面前这个凶悍的明军已经没有了力气。

    他狞笑着伸出双手就要去掐马宝的脖子,突然他觉得后背一阵的发凉,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多年的征战经验告诉他,致命的危机就在眼前。他曾经多次依靠这种奇怪的感觉在战场上逃过一劫,所以他马上提高了警惕,开始向着四周打量起来。

    忽然!已经虚弱的马宝眼中出现一道精光,只见马宝猛地张开大嘴向他的脖子咬来。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光留意周围的危险了,却忽视了眼前的敌人。

    这个错误足以要了他的性命,虽然他用双手死死的抓住马宝的头发,想要把马宝拉开,但是他的举动是徒劳的。

    马宝咬住这个甲兵的脖子后,任凭这个对他踢打、拉扯。反正他就认准了一点,咬死不松口。

    马宝觉得自己好像把敌人的脖子咬掉了一块肉,但是他怕敌人没死,就用左臂搂住敌人,一口一口的向着敌人的脖子咬去。

    四周的人都被马宝给吓住了,他们都自觉的避开了马宝的位置。毕竟看了一个人在战场上抱住敌人猛吃谁都感到害怕,杀人他们都不陌生。

    但是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生吃活人还是让人看得毛骨悚然,而且被吃的人还没有死透,双腿还在不停的抖动。

    而且还隐约听见马宝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咬死你!咬死你……”

    那画面让人看了就会记住一辈子!

    此时双方渐渐的分出了胜负,睡着白甲兵的战死。其他普通甲兵渐渐的不敌白杆兵,逐渐的退了下去。

    这一战双方打得惨烈无比,正红旗出阵时的3500人,退下去的时候只剩下了不到2000人,而且那500的白甲兵几乎全军覆没。

    而白杆兵也不好受,就在刚才那一战,他们战没了差不多500白杆兵。要知道他们一共才有4000人而已,现在不过才打了两阵就损失了700余人。

    而对面的女真人至少还有3万,照这样下去,即使他们这些白杆兵拼光了也不会打下盛京城。

    这一刻的秦民屏有点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托大了。如果听从戚金的建议退兵就好了。

    他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身后只有一条浮桥。只要他敢退兵,女真人必定随后掩杀,到时搞不好就是一场大溃败。

    所以即使是白杆兵拼光了,他也得坚持下去。

    趁着女真人的退去,秦民屏赶紧下令让士兵吃点干粮,看样子女真人是不打算让他们吃饭,女真人打算用车轮战来消耗己方的体力了。

    此刻,女真人的大阵中,代善跪在努尔哈赤的马前。此刻的他再没有了任何的借口,他的三个正红旗甲喇全是彻底的惨了。

    狼狈逃回来的2000多甲兵也没有了刚出城时的斗志,一个个蔫头耷脑。他们是被这股明军给打怕了,整整500的白甲兵啊!连个泡都没冒就被斩杀殆尽。

    就这些明军,让他们再去进攻等于去送死。

    所以代善没有继续让正红旗的残兵败将去攻打明军,自己则是跪在努尔哈赤的马前请罪。

    努尔哈赤看着眼前这个二儿子,他叹了一口气。

    “非战之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