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六章 冲阵

    第十六章冲阵

    巴彦看到自己的老对头倒霉,心里头乐开了花。当下他跪下接令,“主子放心!奴才保证一战就消灭过河的明军,如果不能取胜,奴才愿意提头来见!”

    “好!”代善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鼓励巴彦几句就离开了。自始自终都没有再看朗格一眼,朗格知道自己这个甲喇章京是要做到头了。

    能不能保住位置就要看接下来主子的心情了,没精打采的他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本阵。

    张斗天没亮就起来开始准备,他先是让士兵把准备好的竹筐搬到车上。又让人检查一遍火药是否正常,再派人去查看浑河水流是否湍急。

    他刚准备好一切,有人来报~戚副帅来了。

    张斗赶紧到营门迎接戚金的到来,只见戚金带着几辆大车已经进入到了前锋营。见到张斗他的脸上才露出少于的笑容!

    “大斗啊!这件事你干的有些鲁莽了,老夫知道你立功心切。但是那白杆兵可不是好相与的,他们肯定不信任你。到时候无论打赢打输你都得不到功劳,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听了戚金语重心长的话语,张斗的心里暖暖的,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关心自己的人。

    当下张斗就说道:“戚叔!昨夜的话已经说到那个份上,小侄怎么的也不能灭了自家的名头。那样会让陈策瞧不起,会让白杆兵瞧不起,最后就连小侄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所以小侄只能上了,让戚叔担心了。”

    “老夫明白你的心意,都是陈策这老匹夫。如若不是他从中作梗,咱们也许就已经撤兵了,根本就不用在这里跟建奴死磕。”

    说到这里,戚金毫不掩饰对陈策的厌烦。一个刚上任就要抢夺下属兵权的大帅怎么能让手下的军将高兴呢!

    “那老匹夫为难你的事,老夫早已听说了。你出战在即,老夫去给你讨要来所欠的饷银和火药。哎!老夫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戚金没等张斗说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戚金能帮他要回来欠响,张斗非常意外。仔细的想一下,他也就释然了。自己出战在即,如果不给补齐欠响,那样自己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不出战。

    为了能让自己顺利出战,这个陈策还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但是你就这么肯定小爷会死在浑河北岸?等着吧!小爷看你最后能落个什么下场!

    前锋营的士兵再得到了欠响后,士气提高了很多。他们都摩拳擦掌的想要跟女真人干一场,看看女真人是不是传说中的满万不可敌!

    随着时间的推移,浑河上的浮桥已经搭建完毕。白杆兵率先过河了,张斗也紧随其后过了浑河。

    他刚过河就被叫到白杆兵的中军听令。果不出张斗的预料,白杆兵果然不信任他。让张斗去看守浮桥,还美其名曰保护大军的退路。任务非常重要,是出于对张斗的信任才让他保护全军的后路。

    秦石到是给张斗说了不少的好话,但是被他老子把眼一瞪,就吓得不敢说话了。张斗对于这个任务但是很坦然的就接受了,他一点也没有觉得委屈,得令就回去准备了。

    他回到自己的前锋营就下令沿浮桥布置防御阵地,又命令手下的士兵从车上卸下竹筐,挖去浑河边上的沙土撞入筐中。

    再把装满沙土的竹筐放在偏厢车外侧的毛竹上,这下他命人改造偏厢车时长出车厢的毛竹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虽然士兵们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偏厢车的外侧堆上一筐筐的沙土。那些沙土又松又软根本就起不到什么防御的作用啊?

    但是出于对军令的服从,他们还是照做了。

    白杆兵们刚刚摆开阵势,女真人就有了动作。只见盛京城门大开,从里面出来了一队队的骑兵。

    这些骑兵一个个身体强壮,眼光锐利,一看就是多年征战的老兵。他们出来的人数大概有3万人左右,基本上算是倾巢而出了。

    不多时,从女真人的队伍里就分出1500人的甲兵,向着白杆兵就攻了上来。虽然这些女真人被称为甲兵,但是他们穿的可不全是铁甲。

    现在女真人的后金可不是皇太极手中的大清,他们穷得叮当烂响。哪里有银子去置办铁甲,加上大明对女真的铁器禁运,女真人的铠甲就更不够了。

    冲在最前面的200左右的骑兵才是身披铁甲,后面的人大多是皮甲和棉甲。就这还是萨尔浒之战让努尔哈赤缴获颇丰,不然把努尔哈赤卖了也凑不齐6万的铠甲。

    而他们对面的白杆兵可不一样,白杆兵们都是身穿铁甲,外面还有一层棉甲。可以说是刀枪不入,而他们手中的白杆和大明普通士兵的长枪并不一样。

    首先白杆长一丈三尺,差不多有后世的三米五左右,是非常长的兵刃。而且他的枪头前面是枪尖,一面是一个带刃的钩子另一面是一个铁环。

    作战时可刺、可砍,一侧的铁环还可以当做锤子用来砸人,进攻的手段非常丰富。而他们每人的腰间还有一口大刀,一旦被敌人近身,他们丢掉白杆一样可以抽刀杀敌。

    还有就是他们队伍中的弩箭犀利,一点也不缺乏远攻的手段。这也是秦民屏以4000人敢于硬憾女真3万铁骑的底气之所在。

    巴彦可没与白杆兵交过手,他把白杆兵当成普通的明军了。在他的印象里,只要女真人的铁骑一冲锋,明军自然而然的就溃散了。

    临来的时候主子也交待了,要他务必一战破敌。所以他也就懒得去对比面前这支明军与其他明军的不同。

    带着甲兵就开始冲阵,巴彦信心满满的带着甲兵向着白杆兵的正面就冲了上去,根本就没有一点停留。也没有射几轮重箭,再他看来只要一次猛冲,剩下的就是在后面追杀明军了。

    他都想好了,只要明军的阵势一破。他也不着急斩杀明军,只要夺取浮桥就好。但是没有退路的明军肯定会被他赶下浑河,到那时候,冰冷刺骨的浑河水就会要了明军的命。

    一想到明军的尸体会铺满整个河面,他的心里的火就会燃烧的更加旺盛。所以他带人就这么直接的撞了上去,就像一支飞蛾冲向了熊熊大火。

    张斗站在偏厢车的顶上,举目看向战场。他看到女真人派出了一千多骑兵来攻击己方的阵列,他的心也紧张了几分。毕竟女真人的凶名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一仗一仗的打出来的。

    他密切的关注着女真人的骑兵,算计着如果自己面对这样的攻击应该怎么应对。当女真人的骑兵距离白杆兵还有50步的时候,秦民屏下令全军做好了防箭的准备。

    可是让张斗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女真人竟然没有射箭,就这么直直的撞了上来。当时张斗就有些脑子不够用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真八旗?传说中的满万不可敌?这不是一群傻子嘛!他们就没看见阵列前方那一排排白杆?

    还是今天女真人集体磕药了?满脑子的不清醒?

    管他呢!既然女真人就这么送人头过来,白杆兵不笑纳也对不起女真人的客气。接下来他就看到前排的白杆兵拒马,挡住女真人的冲阵。

    巴彦带领手下旗丁冲到白杆兵阵前50步的时候并没有下令射箭,他觉得以1500骑兵冲4000多人的步卒根本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他要的是干净利落的胜利,所以他继续带人向前冲。当他距离明军只剩下20步的时候,要是普通的明军就已经崩溃逃跑了。

    可是眼前这些拿着奇形怪状长枪的明军并没有逃跑,反而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他们。这时候巴彦感觉出了一丝的不对,但是已经到了20步的距离,想要退走已经晚了,就算是前面有座刀山他也得硬着头皮冲上去。

    这时明军的阵列中射出了一排排的弩箭,这些弩箭的力道奇大。就连最前面身穿铁甲的勇士都不能抵挡,随着一声声的惨叫。他周围的女真人有不少都被弩箭射中,纷纷落马。

    巴彦此刻的心中有些后悔了,这些死去的甲兵可都是他的甲兵。都是他巴彦的丁口财富,就这样白白的牺牲在浑河边上有点太不值了。

    他觉得自己大意了,怎么就没有先射出两轮重箭,打乱一下明军阵型呢!看着明军那丝毫不乱的大阵,长枪如林的白杆,他肠子都悔青了。

    看这架势,就算他能冲垮这些长枪兵的阵列。也得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哎!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当下巴彦稍稍的控制了一下战马的速度,让自己手下的旗丁超越自己,用血肉之躯为大军撞开一条通道。

    当女真人的战马离白杆兵的阵列还有10步的时候,他们胯下的战马开始有了这迟疑。毕竟战马也不是傻子,谁愿意往寒光闪闪的枪头上撞啊!

    多亏马背上的女真人骑术精湛,他们纷纷的把靴子后面的马刺狠狠的扎入战马的身体。战马在吃痛之下再也顾不得眼前的枪头,不管不顾的就撞了上去。

    一场铁于肉的较量正式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