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五章 代价

    第十五章代价

    巴彦根本就没有理会老者的惊异,他的一刀轻易的就斩飞了老者的头颅。那个老者的头颅在地下滚出老远,上面还是一副惊恐诧异的表情。

    巴彦的手下旗丁见到自己的主子做出了表率,纷纷的抽出钢刀,向着跪在地下的汉人砍去。

    看着那些被自己手下杀死的汉人,巴彦心中一阵的鄙视。满院子的几十个汉人,都在逃跑求饶,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于反抗。

    这让巴彦没有了屠杀汉人的情绪,他心说:汉人就是胆小懦弱的牛羊,只要他们女真人有需要,尽管从汉人身上取就是了。

    汉人白白控制着南方那个花花世界,只要再等几年,他一定会马踏汉人的京城。生擒汉人的皇帝献给大汗,自己一定会做到的,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他们杀光了院子里的男人,就冲进了后院,开始发泄他们的兽欲。

    这家人的小女儿成为了巴彦的专属禁脔,巴彦看着那张被吓得惨白的小脸,他开心极了。他早就想见识下汉人女子的小脚了,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在那个女人身上发泄了一夜兽欲的他,亲手把那双让他欲罢不能的小脚砍了下来。他要把这双小脚留下作为永久的纪念,至于那个女人的死活谁在乎呢!

    朗格不像巴彦这么暴力,他不喜欢血腥的场面,那样会让他兴趣全无。他也找到了一个商贾之家,当他带人踹开大门的时候同样发现了院子里摆满了各种财物。

    朗格没有像巴彦那样大开杀戒,他把这院子里的几十号人都赶到院子了。然后扒光了男人的衣服,把这些汉人的男子都赶紧了一间柴房,再让人用铁钉将柴房钉死。

    做完这一切,他才笑呵呵的对着剩下的女人们说道,那些被关在柴房中的男人什么时候能被放出来,就要她们能不能让自己这群人满意了。

    不然那些男人就会被冻死、渴死、饿死,随后他就把目标喵向了一个抱着几个月大孩子的少妇。

    他伸手就抢过来了孩子,把孩子就放在了院子里的石头凳子上,然后拉着少妇进了房间。少妇为了能早点把孩子要回来,尽心尽力的伺候了朗格一夜。这一夜的朗格舒服极了,这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夜晚。

    第二天她就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不过是被人用汤碗盛上来的,孩子已经被人丢进锅里煮熟了,少妇当场就疯掉了。

    她不明白,自己已经完全的按照那个女真人的要求做了,为什么还是没有换回孩子的一条性命。

    她当然不知道人是不能跟野兽做交易的,对待野兽没有道理可讲,只有把它们打疼、打死才能换来和平安定。

    这样的杀戮在盛京城进行了一天一夜才结束,由于提前封刀引起了女真人的不满。当他们听说城外有一只明军到来,这些人都怒了。

    就是这群明军打扰了他们的狂欢盛宴,他们要让这群明军付出代价。

    努尔哈赤没有轻敌,他派出了人手去召集所有的八旗甲兵到盛京集合。他要在盛京同明军决一死战,要把大明的敢战之兵通通的消灭干净。

    他要打得大明的军队听见他努尔哈赤的大名就闻风丧胆,不敢与他交战。所以这次他要集中全部的兵力,一次性的把大明给打怕。

    三月的盛京天气还是十分的寒冷,虽然浑河已经解冻。但是水还是冷得可怕,这样的温度人如果下水,不超过半个时辰肯定会被冻死。

    十五日的清晨,太阳刚刚在地平线上升起。浑河南岸的明军大营动了,一队队士兵走出军营,来到浑河边上开始搭建浮桥。

    这些士兵的动作很快,他们很快就在浑河上搭建起一座浮桥。随后一队队士兵走上浮桥,踏上了浑河的北岸。

    整个过程明军没有受到任何的骚扰,女真人就好像没有看见明军的行动一样,根本就没有理睬明军。

    这让急于立功的周敦吉不由得心花怒放,他第一个过了浑河,就在浑河南岸开始列队迎接女真人的挑战。

    城内的努尔哈赤早就得到禀报,明军正在搭建浮桥。他采用了二贝勒代善的建议,决定半渡而击。

    所以即使明军过河了千余人,他也没有下令出击。当他看到明军过河的人数已经达到一半的时候,终于命令全军出城迎敌。

    当他带人接近明军的时候,不由得疑惑了。对面的明军似乎没有打算全军浑河,而是派出了一多半的人马过河与自己交战。

    而剩余的3000来人的明军,竟然在南岸加固营寨。挖壕沟,设拒马,一副死守不出的样子。

    他有点搞不明白明军到底想要干什么了,明明只有7000人为何还要分兵对敌。难道明军的主将就这么自信?就相信能以4000多人的兵马击败他努尔哈赤?

    尽管他心中疑惑,但是还是接受了明军就是分兵了的事实。

    既然明军分兵了,他就要抓住机会各个击破。

    此刻的代善脸色通红,一向算无遗策的他竟然让明军给耍了。他还盘算着半渡而击呢!结果明军过河办数的人马就不动了,这哪里是半渡而击啊,看上去就像他们故意放明军过河一样。

    这样他以足智多谋出名的二大贝勒的脸往哪搁,恼羞成怒的他第一个上前请战。

    “阿玛!儿子失算了,没想到明军竟然如此的狡猾,只过河了一半的人马。儿子愿意亲领一甲喇的甲兵进攻明军,如果不能取胜,儿子甘愿受军法处置?”

    他是真的急了,计策失误的他要是再让别人把击破明军的首功给抢了去,那么他将彻底的失去努尔哈赤支持,沦为普通贝勒中的一员。

    努尔哈赤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亲自领兵冲阵就不必了,你让正红旗出兵一个甲喇前去试探下明军的底细。切记不可轻敌大意!”

    代善点头称是,但是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瞧得上明军。他们刚赢得了萨尔浒之战的胜利,士气正旺,对阵明军心里充满了信心。

    他回到自己的正红旗就宣布了要派一个甲喇的甲兵破敌,他没有如努尔哈赤要求的那般命令甲兵进行试探性的进攻。

    在他看来一个甲喇的甲兵足以击败万人的明军,他们女真的勇士都是以一当十的猛士,可不是大明那些乞丐兵可以比的。

    他要求务必一战破敌,打出正红旗的威风出来。

    他的命令刚一宣布,就跳出来两员大将请战。

    朗格说道:“贝勒爷!奴才朗格愿为先锋,为主子生擒明狗的主将!”

    巴彦虽然被朗格抢了先,却毫不示弱的说道:“贝勒爷!冲锋陷阵还得是看奴才巴彦的,就朗格那娘们一样打仗的方法根本就不能一战解决明狗!”

    朗格被巴彦的一番抢白,气得脸色通红。

    “巴彦你给老子说清楚,谁是娘们。老子这个叫谋略,你这个脑袋里装的都是浆糊的蠢货,才是只知道往前冲的蛮牛!”

    巴彦听到朗格说他是蛮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老子打仗就像蛮牛一样的勇猛怎么了?谋略那时主子爷的事,老子听从主子爷的就好。不像你,一天的脑袋里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

    朗格彻底让巴彦给气到了,他激动的双手发抖,嘴唇哆嗦。好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再看到巴彦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伸手就拔出了腰间的钢刀,“巴彦!你欺人太甚,今天我朗格要与你决一死战!”说着就要同巴彦决斗。

    巴彦看朗格拔出了钢刀,他不慌不忙的向代善说道:“主子爷!您看到了吧!这个朗格太嚣张了,在爷的面前竟然敢拔刀子。”

    听了巴彦的话,朗格彻底的清醒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三言两语就被巴彦气得失去理智了,在贝勒爷面前拔刀,那可是重罪。

    当下他赶紧丢掉手中的刀子,跪在地下连连的磕头。

    “爷!奴才一时被巴彦气昏了头,还请主子宽恕奴才这一次吧!”

    看着跪在地下的朗格,代善冷“哼”了一声,说道:“朗格!你越来越放肆了,等打完了这一仗再找你算账!”

    随后他又对巴彦说道:“巴彦!这次就让你的甲喇去攻击明军好了,记住!爷不要拖拖拉拉的,要一战而胜,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