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十章 怎么又是自己

第十章 怎么又是自己

    第十章怎么又是自己

    这伙人嚣张无比,还要把那三个大号的食盒装满。看那食盒的大小,装下10斤羊肉一点问题没有,三个食盒就是三十斤。

    白文轩就是再能吃,也吃不下这么多的羊肉吧!一看这里面就是有猫腻,但是那伙人毕竟是白文轩的亲兵,伙兵实在是不敢得罪他们。

    但是如果给了他们三盒羊肉,那么剩下的这些羊肉肯定不够每人一碗。万一张斗怪罪下来他们也难做,所以一个伙兵小心的说道。

    “白哥!三个食盒也太多了,装满就不够兄弟们分的了,要不小的给您先装一个?如果分完还有剩余的小的肯定都给您,您看怎么样?”

    那个姓白的亲兵一听就不干了,他抡起巴掌就打了过去。那个伙兵没有防备,当场就被他打倒在地。

    “你他吗活腻歪了?居然让白把总吃剩饭,今天不好好的教训你一下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说着他一挥手,其余的亲兵冲上来就对那个伙兵拳打脚踢起来。

    这个姓白的亲兵,却把手伸向了肉桶中的勺子。口中还骂骂咧咧的道:“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吃你们的羊肉是瞧得起你们。别TM的不知道好歹,惹毛了老子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就在他的手要碰到勺柄的时候,一支大手猛然间抓住了他的手腕。他被吓了一跳,随后就破口大骂。

    “那个不开眼的敢来管闲事!信不信爷爷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不给爷爷松~~~手”

    他的手字的音量减了下去,那些殴打伙兵的白文轩亲兵也停下了手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怎么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到要见识见识!”

    出手的正是张斗,上午训练完毕他也和其它士兵一样排队打饭。这就是后世当兵留下来的习惯,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权,可以凌驾在士兵们的身上。

    其他的士兵想给张斗让出位置来先打饭,张斗没有同意。他老老实实的排队,就看见了刚才这一幕。

    当下他就来到前排出手抓住了伸向肉桶的爪子。

    这个亲兵显然没有想到张斗会在这里排队,在他的印象里,张斗要是能让亲兵二狗子来给他打饭就算是平易近人了。

    所以他完全可以仗着白文轩的名头在这里狐假虎威的捞点肉吃。他都想好了,到时候拿着一盒去孝敬白文轩,他们自己还能落下两盒。

    完全可以吃个痛快,可谁知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张斗。看着张斗那张怒气值爆表的脸,他是真的怕了,就在昨天他还看见了这位把总就用一只手就差点捏断了白文轩的脚脖子。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手腕子会比白文轩的脚脖子更加结实。这货一看是张斗刚想开口求饶,就觉得自己的手腕子一痛。

    接着就再也感受不到手的存在了,只剩下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子上传来。当即他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那声音听得剩余的亲兵头皮就是一麻。

    这几个亲兵连忙跪下磕头求饶,“把总大人饶命啊!小的一时昏了头,才跟着姓白的来捞点肉吃。看在白把总的份上,您就饶了小的们这一次吧!”

    张斗看着跪在地下的几人,心里一阵的腻歪。这群人就是前锋营的害群之马,不把他们清理出去,一旦发生苦战,这些人就是不安定因数。

    张斗可不想因为这几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的汤,当下他就下令。

    “这几人无故缺席操练,还抢夺他人的吃食,擅自对袍泽大打出手,所以本将命令将他们没人重责30军棍,即可执行!”

    张斗的命令一下,白文轩的亲兵立刻哀嚎一片。30军棍可不是像影视剧里那些人一样打完了还跟没事人一样还能活蹦乱跳的出外打仗。

    如果这30棍子要是打实了,绝对能要了人的性命。就算是手下留情也足可以让人在床上躺上一个月下不了地,现在张斗要对这些人下手,那些普通的士兵各个是拍手称快。

    这帮人仗着是白文轩的亲兵,平日里没有的欺负同僚。现在看到这几个人倒霉,这些普通的士兵一个个都端着大碗,盛上一碗羊肉,蹲在行刑的地方看热闹。

    很快这几个亲兵就被扒掉了裤子被人按在地下准备行刑,就连断掉手的白姓亲兵也不例外。

    第一棍子刚刚打下,就听见有人高喊:“等等!!等等再打!”来人一边一瘸一拐的跑来,一边喊道。

    负责行刑的士兵把头看向了张斗,发现张斗没有任何表示,就没有再理会喊话之人继续打了起来。

    趴在地上挨棍子的白文轩的亲兵一听这个声音,眼泪都流了下来。他们知道白把总来救他们了,今天这顿棍子应该是不用挨了。

    可随后他们就懵圈了,行刑的士兵并没有停手,还是一棍子一棍子的打了下来。他们仿佛没有听见白文轩的叫喊一样还在继续的打着。

    “停手!你们这群混蛋!快停手,没听见白把总让你们停手吗?”地下的亲兵声嘶力竭的喊道。

    张斗只是淡淡的看了白文轩一眼,从牙缝里蹦出了两个字。

    “继续!”

    这下子负责行刑的士兵心里有底了,他们不在停手,一下一下的打了起来。

    等白文轩一瘸一拐的来到近前,30军棍已经都打完一多半了。他就听见一旁负责计数的士兵在查道:“23、24、21、22”嗯?

    他仔细一看,负责计数的正是二狗子。当时他鼻子都快气歪了,他冲到二狗子身前,怒吼道:“你小子怎么查的数?还能往回查?”

    二狗子不慌不忙的说道:“副把总大人!小的没读过书,胆子还小。您这一喊,小的万一要是忘记了刚才查到哪了,还得从头查怎么办!”

    地上趴着挨打的亲兵一听差点没晕过去,心说:这小子也太坏了,这是要玩死人的节奏吗?

    白文轩气哼哼的松开抓住二狗子的手,就在一旁盯着二狗子不说话。接下来二狗子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规规矩矩的查完了30军棍。

    这时地下的几人早已昏死过去,就刚才那一会。别说30军棍了50军棍都得出去,这些人以后就算是养好了,人也废了。

    白文轩看着自己的亲兵躺在地下的惨状,他转身怒视着张斗。

    “张大斗!你一定要和我过不去吗?”白文轩此刻凶相毕露,双目中射出阴冷的目光。

    张斗毫不躲闪的与他对视,“白副把总!本将没有同任何人过不去,这些人违反军规就要受到处罚,白副把总对比可有异议?”他把副字咬的极重,听得白文轩脸上的肌肉都是一阵的抖动。

    过了好一会,白文轩才从嘴里蹦出来几个字。

    “没有异议!”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再没有看那些亲兵们一眼。临走时还撂下了,“咱们走着瞧的狠话!”

    张斗却并不在意,他觉得这支明军能不能挺过10几天后的浑河血战还两说呢!怎么会在意白文轩的威胁。

    当夜,陈策的大账中就传出来一个人的哭诉声。

    “舅舅!那张大斗嚣张至极,他把您给我的亲兵都给打废了。这哪是打亲兵啊!简直就是在打您的脸!”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文轩不要着急,慢慢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文轩当然不会说自己的不对,他添油加醋的把张斗的嚣张跋扈描述了一遍。又说是张斗故意找茬把他的亲兵给打残废了,这货后来还把自己的脚脖子让陈策瞧了瞧

    “好胆!张大斗小儿竟敢如此嚣张。文轩尽管放心,三日后定当为你出气!”

    日子就在张斗紧张的准备和训练中渡过了三天,这几天白文轩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出现在前锋营里。

    秦石倒是来找了张斗几次,每次来还带上几只处理好的肥羊。他们二人还非常的投缘,每次都能喝得非常的尽兴,就连二人的亲兵也成了朋友。

    如今的浙兵和白杆兵还是敌对的状态,只有张斗和秦石成为了其中的异类,还相处的非常愉快。

    今天又是到了五日一操的日子。这一天的早上照例得进行点卯。

    张斗还和上次一样穿戴整齐,带到大账。人刚到齐,就听见上座的陈策一拍桌子。

    “张斗何在!”

    艹!怎么又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