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八章 卖田

    第八章卖田

    张斗来到了大车旁,随手拿起一张羊皮仔细的看了下。还真别说,这老头的手艺真不是盖的。

    羊皮一点破损都没有,每一张都是完整的羊皮,绝对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张斗看到这么完美的羊皮心中就是一阵激动,自己的计划有向前迈进了一步。

    在羊皮的旁边还摆放了几个大筐,里面装着被肢解的羊肉。还有个大筐里面装的是羊下货,都已经被洗的干干净净。

    张斗看了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让二狗付了银子就回到了军营。并且告诉老者,今后只要他们不出征,每天都送这么多的羊来。

    在安排火兵将羊皮硝好,别弄得干裂不能用之后,张斗命人把羊肉抬到了校场上。

    羊肉一出,谁与争锋。那些本来已经累成狗的士兵都欢呼雀跃起来。这年头,只有过年才能吃顿肉打打牙祭。

    就算是地主家里都不可能大块肉天天随便吃,这下子所有人都乐疯了,都在称赞张斗爱兵如子,是难得的好将军,一定要为将军效死芸芸。

    张斗没有想到就是简单的一顿羊肉就把这群朴实的汉子给收买了,他不知道的是。在明军中除非打仗,不然连吃饱饭都是奢望。

    午饭时,张斗看着大快朵颐的士兵,心里为这些士兵默哀三分钟。他在心里暗笑:现在你们感谢自己,等到明天操练的时候就该骂自己了吧!

    等到吃完午饭,张斗宣布了每天训练的内容。士兵们听到每日都要训练,脸色顿时苦了下来。

    都是暗自嘀咕,这顿肉还真不是那么好吃的,每日都要训练,这是要练死人的节奏吗?

    当听到张斗的训练计划的时候他们傻眼了,早上卯时起床5里地的跑圈。然后是一个时辰的队列训练。

    午饭后是一个时辰的站军姿训练,最后是鸳鸯阵近身格杀的练习。这一套下来,就是好人都得练屁了,更不要说每天如此了。但是一想到香喷喷的羊肉在自己的嘴里打转,他们的口水顿时逆流成河。

    张二狗听到张斗的这个决定脸色越发的苦了,今天这20只羊可是足足花了60两银子。就这样还是那老者给打了折扣的。

    要是这么的吃下去,不出半个月就能把张斗给吃穷了。到时候张斗吃西北风,他们也会跟着倒霉。

    他小心的提醒张斗,“将军!今天这顿肉可是花了快百两银子,这么消耗下去咱们可撑不过半个月。”

    张斗听完沉思了一会,说道:“那可不行!”

    二狗还以为张斗回心转意了,刚要说几句将军英明之类的话。

    接着张斗又开口了,“得想办法弄点银子,怎么的也得撑过半个月。还有咱们火药也太少了,还得去武备库那里弄点。”

    他的话听得张二狗一翻白眼,得!自己刚才是白劝了,自己家将军怎么受伤醒来后就这么败家呢!

    他堵气的说道:“要银子还不容易,把您祖上传下来的200亩良田卖了不就行了!反正您也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留不留着都没用!”

    天可怜见,他这是堵气说的气话,没想到张斗还真上心了。

    “二狗你说我家里还有良田?”

    张二狗觉察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机械的点了点头。

    “我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张斗问道。

    张二狗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说咱们家的地能值多钱银子?”张斗又问道。

    “值多少银子也不能卖啊!将军,那可是您祖上传下来的,那可是要留给子孙后代的祖产可是万万动不得啊!”张二狗可是真的急了,他尽管只是张斗的亲兵,但是几年相处下来,二人和亲兄弟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听说张斗要便卖祖田,他可是真么急了。华夏人都土地的热爱超出任何人的想象,他们觉得只有土地才能永久的传给子孙后代,所以祖田不可轻动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

    要是有人卖掉祖田,那就是败家子。会受到所有人唾骂,被人瞧不起的。所以二狗子极力的阻止张斗卖祖田的决定,他不能看着张斗再这么疯魔下去。

    祖田不祖田的对于张斗这个后世人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后世的所有土地都是国家的,华夏人还不是照样的活着。

    现在的一切都应该为半月后的浑河决战让路,到时要是自己战死了,一切都是别人的。祖田不祖田的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他还是耐心的给二狗子解释。

    毕竟卖祖田这事还得二狗子出面,他一个后世人还真不懂这里面的道道。

    张斗把二狗子拉到了僻静无人之处才悠悠的说道:“你以为我就真么想卖点祖田吗?”

    他的话听得二狗子一愣,难道自家将军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哎!我得到最可靠的消息,半月后咱们就要去盛京同建奴的数万大军决战。”这个消息把二狗子当场就给震傻了。

    张斗接着说道:“这一战凶险万分,咱们要是胜了还好。万一要是战败了,面对数万的建奴骑兵,咱们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所以我才破釜沉舟,全力一战。胜了自然会有大笔的封赏下来,到时一切都会有的。败了,那就要是皆休!”

    最后张斗终于说服二狗子去卖他那200亩的祖田了,而他又要为接下来的决战做准备了,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

    胜了!还有机会。败了,万事皆休!

    下午的时候张斗开始教导士兵站军姿,这是对意志力的考验,几乎每个后世华夏的军人都要经过的一道坎。

    军姿站不好,就不配称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军人。所以午后的一个时辰,张斗都在对这群士兵进行亲切的教导。

    额!准确的说是,他手持一根竹杖。发现有动作不标准的士兵即可就是一下子,竹杖长短刚好,打在身上非常的疼,还不会打坏士兵。真是居家旅行,打架斗殴的必备良器。

    一直训练了一个时辰,张斗才叫了停。在安排了各个伍长带领鸳鸯阵的练习后,张斗带着二狗又一次的前往武备库。

    这次的前往武备库张斗是信心十足,怀里揣着条子的人就是不一样。有了这张条子他就能剩下大笔的银子,还能再多买点火药。

    等他兴冲冲地到了武备库就傻眼了,武备库的主事就用了两个字就给他顶了回来,没药。额!是没火药。拿谁的条子都没用,没有就是没有!

    张斗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堂堂辽东的重地怎么可能没有火药呢?这不是开玩乐嘛!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还请这位大人帮帮忙了!”张斗说着,不留痕迹的把一个五两重的银子递了过去。

    “真的没有!”武备库主事收下了银子,口气不再像刚才那么生硬了。但是还是一口咬定没有多余的火药给张斗,张斗无奈又是一个五两重的银子递了过去。

    这次那位主事态度终于有了一些松动,“不瞒你说,新到的火药真的很短缺,根本就不够分的。所以呢!”

    张斗一听就明白,又是两块银子递了过去,这回这位主事终于答应了。不过新火药确实不多,只能让张斗领走300斤。

    而陈年的老火药倒是有不少,可以让张斗随便拿。不过他跟张斗说明了,老火药因为存放的时间太久,大多都不太好用,哑火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出了问题不要来找他们。

    张斗一听就乐了,因为火药没有制作成颗粒,所以在运输和存放过程中。由于硫磺、硝石、木炭的比重不同,容易出现他们自然分离的情况,所以才会发生哑火的状况。

    这个很好解决,只要拿回去重新搅拌一下,再制造成颗粒火药就OK了。所以他对于是不是新火药无所谓,当即乐呵呵的出银子买下了能拉走的火药。

    上面用了一个买字,没错!明朝的武备库的官员基本上把武备库的东西当成了他们的私产。就算你有公文而没有孝敬的银子那么你拿到的东西肯定是破烂货,所以去武备库领东西基本上就是跟买差不多。

    张斗走后,一个身影就来到了武备库。

    “王主事辛苦了,陈总兵那里我自会去如实的禀报的!”

    “白将军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这次下官给那张斗的全是在武备库存放多年的火药,拿出去肯定打不响!这件事还请白将军在总兵大人那里多多美言!”

    “一定!一定!哈哈!!”

    两个猥亵的声音在屋内一阵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