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章 一块羊肉

第五章 一块羊肉

    第五章一块羊肉

    秦石听到这话,他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面对张斗红果果的鄙视,他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得开口说道:“张兄说笑了,一顿酒而已,秦某人还请得起,张兄请!”

    说着秦石就一侧身,向着一旁的一家酒楼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张斗也不客气,哈哈!!的笑了两声,大踏步的走进了酒楼。

    二人选了一张最大的桌子坐下,其他人分别站在二人的身后,戒备的看着对方。

    秦石一落座就向着店小二喊道:“店家!好酒好肉尽管上!先来一支羊腿,要六分熟。”

    他这一点菜忽然让张斗有点熟悉的感觉,后世张斗和朋友去撸串也是这么喊的:老板,大串啤酒使劲的上,大腰子六分熟先来10串!

    一瞬间张斗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从前,但他有看到了对面的秦石,有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太荒谬了。

    既然已经穿过来,就已经是回不去了,还是珍惜眼前,想想怎么才能活下来才是真的!

    不多时,店家就把一坛子好酒搬了上来,同时上桌的还有一支带着血丝的六分熟羊腿。

    秦石也不说话,他打开酒坛子先给自己倒满,又给张斗倒了一碗。接下来他从腰间“噌”的一下,拔出了一把牛耳尖刀。

    这把到一看就是经心打造的宝刀,刀身窄而薄。从侧面看比一张纸也厚不了多少,看上去就是锋利无力。

    秦石突然牛耳拔出尖刀让对面的张二狗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不自主的就要去拔腰间的戚家刀。

    他的手刚一动,就被张斗给按住了。张斗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他只是好奇的看着秦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只见秦石抓过盘子,抬手就切下一大块带着血的羊肉。就这么用尖刀挑着来到张斗面前,他双手做抱拳状把刀子往张斗的嘴边一送。

    “张兄!兄弟往日多有得罪,今日特意敬张兄鲜肉一块。请!!!”

    秦石说完,张二狗就紧张的看向张斗。他心说:将军哎!您可别答应啊!万一这小子要是使坏,在您张口吃肉的时候把尖刀向前一送。那么明年今日小的只能给您烧纸了,您可千万别答应啊!

    其他的白杆兵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斗,用尖刀吃肉,刀柄还是在与自己有仇的人手里,这还真的考验人的胆量。

    张斗的脸上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变化,还是刚才那样和煦的笑容。见到用尖刀挑着肉走过来的秦石,他只是站起身来,“那么张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就张开了嘴巴。

    张二狗很是为自家将军捏了一把汗,此刻的他急得不行。心说:我的个将军呐!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呢!万一秦石那小子使什么手段,您还不是自讨苦吃嘛!

    不提张二狗的着急,秦石看到张斗竟然真的要吃他手中的这块肉,也有些意外。本来他想如果张斗要是怂了,他也就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那样自己即能削了张大斗的面子,又能为前些日子被张大斗揍的手下出气。可谁知张斗竟然面不改色的接下了他的大招,这就有些让他难做了。

    就这么把尖刀往前一捅弄死张斗他是不敢的,上次的群殴事件最后还是他们主动认怂才让朝廷轻轻的揭过,就这样他们还赔了张斗千两白银。

    但是要是就这么让张斗轻轻松松的吃到肉,他的心里又是万分的不甘。那样自己的这番谋划不到没有打击到张斗,还让人家大出了风头,这是秦石万分的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秦石就想把尖刀猛然加速向张斗的嘴里刺去,在要伤到张斗的瞬间再收回来。这样能吓张斗一跳,万一张斗要是怕了,不论闪身躲避还是后退的话,那样他的面子就找回来了。

    打定主意的秦石,把手中的尖刀向着张斗的嘴里送去在将要入嘴的时候他猛然发力,快速的向张斗的嘴里插去。

    张斗早料到秦石根本就没有杀他的想法,不提别的,就是这火并友军的罪名他秦石也担当不起,更不要说还有可能连累他们家的长辈。

    所以张斗可以放心大胆的吃秦石的这块看似吓人的这块肉。但是,就在肉将要入嘴的时候,秦石的尖刀猛然加速,这让张斗的瞳孔猛然一缩。

    躲闪和后退都不是张斗的风格,军人有困难就要勇敢的面对。强者当逆流而上,而弱者则随波逐流。

    张斗当然要做强者,所以尽管吃惊秦石的大胆,也没有闪躲和后退。而是用力的闭上嘴巴,用牙齿死死的咬住了刀尖。

    秦石只打算吓唬一下张斗,他只是稍稍的向前一点,就要把尖刀收回来。可是就在他要把尖刀收回来的时候,忽然被张斗给咬住了。

    他往回收刀没有成功,手中的尖刀还险些脱手。这让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猛吸了一口气,双手用力使劲的往回收刀。

    张斗在咬住尖刀的刹那就发现秦石并没有继续向前送刀,而是要把尖刀收回去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要让自己出丑,那自己也不是白给的。他就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牙齿上死死的咬住刀尖不松口。

    二人一时间就将在了原地,酒楼内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凝固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二人。

    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秦石往后连续的倒退两步才收住身形。他收住身形的第一件事就是低头看下手中的宝刀。

    这把刀可是他父亲秦民屏送给他的15岁时的生日礼物,平时秦石万分的珍惜。不要说拿来捅人了,就是平时吃肉他都舍不得用这把宝刀。

    现在这把宝刀的刀尖竟然缺了一小块,这让一直似这把宝刀如性命的秦石心疼不已。但是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让他拿宝刀去吓唬张斗来的。

    现在宝刀损伤了,你去告状说张斗的牙齿太硬,叫宝刀都咬得断?谁信啊!秦石这个郁闷就甭提了!

    反观张斗只是上身晃了一下,叫脚步都不曾移动分毫,二人刚才的比斗高下立判。秦石这一次输的心服口服,再没有和张斗正雄的心思。

    张斗也是把那块带血的羊肉在嘴里嚼了几下就吞进肚子,张口吐出了那节刀尖。

    “多谢秦兄的好肉了!味道真是不错,就是骨头没剃干净!”张斗的话立马让秦石羞臊的满脸通红。

    “刚才是兄弟的不对!我敬张兄一碗,希望张兄大人不计小人过!”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人都是崇拜强者,张斗用刚才那神乎其技的表现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都对张斗佩服万分。

    “秦兄!别让兄弟们都站着了,让他们也坐下吃罢!”张斗说完,就开始招呼白杆兵们坐下一起吃饭。

    秦石一看张斗态度和煦,不像要找麻烦的样子。加上刚才张斗胆识过人,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认可,也就开始让手下坐到旁边一桌开始吃吃喝喝。

    张斗也对身旁的张二狗说道:“二狗!你也过去吧!你今天的任务是要把这些兄弟们陪好!”

    张二狗听完张斗的话脸都绿了,那可是足足15位啊!就他自己一个?今天是要喝吐血的节奏吗?

    酒楼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张斗和秦石二人你来我往左一碗右一碗的喝了起来,喝到酣处,秦石吃了一大口羊肉说道。

    “张兄!这家酒楼的羊肉味道真是绝了,兄弟我可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羊肉。!”

    俗话说得好,酒是男人间最好的调和剂。一般的男人,只要在一起喝过酒就是朋友了。张斗和秦石俩人也不例外,前几天还是要打生打死的仇敌,几碗酒下腹就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了。

    张斗的第一碗酒一入口,他的心就有底了。这种据说是酒楼里最好的酒在张斗看来也不超过20度,和后世的鸡尾酒差不多。

    当年张斗的酒量可是在部队练出来的,部队里当兵的喝酒讲究的就是一个猛。就是喝到哇哇的大吐特吐,也要跟你拼到底。

    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是酒量再差,也得练得一斤二锅头下肚屁事没有。现在喝这种水一样的低度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啊!

    所以张斗就像个酒桶一样酒倒杯干,连个停顿都没有就干了十多碗。秦石也毫不示弱,既然武力比不上张斗,他不想在喝酒上也让张斗压着一头。

    十多碗下肚,他就有点顶不住了。喝酒也没有刚才那股豪气了,舌头都有点短了。坐到张斗的跟前,搂着张斗的脖子,一个劲的喊“大哥!”

    张斗的脸色微微有点红,离喝醉还远着呢!看到秦石的样子说道:“兄弟!这家酒楼的羊肉味道一般般了,改天兄弟给你炖点羊肉尝尝,保证你吃了这顿想下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