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章 力降三马

第四章 力降三马

    第四章力降三马

    张斗自己充满了力量,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跳动,自己强有力的双腿在地下猛力的蹬着,觉得自己此刻比博尔特跑得都快。

    短短百步的距离,他眨眼间就和那三匹战马接近到了一起。

    当先的战马正在撒欢的奔跑,突然就看见了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生物,处于本能的它抬起前蹄就向那个生物踏了上去。

    张斗在同战马接近同时看到了向他踏来的前蹄。好一个张斗!他只是躬身向右侧一闪身,就躲过了踏过来的蹄子。

    在与战马擦身而过的瞬间,张斗用自己的左肩撞向了战马的肩颈部位。他的这个举动引得所有人的一声惊呼!

    这人居然敢用肩头去撞战马的肩头?他疯了吗?战马多重,而这个大汉又是多重,两个生物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好伐!

    就在众人的惊呼中,张斗的肩头和战马的肩头撞到了一起。张斗只是踉跄的向右挪了一步,而那匹战马却直直的向着左侧的杂货摊子撞了过去。

    这下子杂货摊子上的东西彻底散落,掉了一地。在摊主的惊呼中,战马也摔倒在地。而张斗去毫不停留,继续向着第二匹战马冲了过去。

    由于三匹战马过于的接近,张斗已经失去了撞击战马的机会,他吐气开声大吼一声“打!”,抡起右拳狠狠的打在了这匹战马的左跨上,发出一声拳肉相交的闷响。

    这下的力道非常之重,就连远一些的张二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张二狗用怜悯的目光看向那匹倒霉的战马,这下就算不是骨断筋折也能让这匹战马休息上一段时间了。

    此时的第三匹战马从张斗的身边呼啸的冲了过去,张斗脸上还是刚才那股坚毅的神情,他紧紧的抿着嘴唇,伸手转身一气呵成,飞快的抓住了这匹战马的尾巴。

    只见张斗在抓住战马的尾巴后,腾身而起,抓住马尾的手猛一发力,借助战马的力量一下子就跃上了马背。

    这匹战马被张斗的巨力拉的尾巴剧痛,它抬起前蹄,“稀溜溜!!”的长啸一声,才停下了脚步。

    而张斗已经稳稳地坐在马上,胯下的战马也觉察出了张斗的强大,老老实实的不动了。另外一匹被他撞倒的战马也狗腿的跑到张斗身边,不停的用头去噌张斗的身体,看来它是彻底的被张斗驯服了。

    坐在战马上张斗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他觉得自己就是漫威中的雷神。难道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他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豪情:大明、浑河、努尔哈赤,我张斗来了!!!

    张二狗也跑了过来,他紧张的问道:“将军!您没事吧!”

    这一刻张斗才感觉出自己肩头有些疼痛,不过不严重,还没有身上的那些伤处疼呢,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这时张斗把大手一挥,说道:“没事!本将能有什么事?区区几匹惊马而已,还奈何本将不得!”

    他的这番话引得街道上的行人一阵的感叹!

    “原来是一位将军大人呐!怪不得有如此好的本领!”路人甲说道。

    “要我说!这位大人真是力大无穷,那匹战马就被他一拳就打倒了。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有个好啊!”路人乙也说道。

    “你们说的不对!这位大人是身手灵活,他刚才使得都是巧劲,尤其最后那一个飞跃上战马才是真正的武艺高强!”路人丙说完,还竖起两根大拇指连胜的夸赞张斗。

    这时,一个中年人拉着一个小孩走了上来。他们跪倒在张斗的面前,给张斗连连的磕头。感谢张斗救了他们家的这根独苗,张斗连连摆手,大有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的派头。

    正在这么个时候,张斗看见远处跑来了三个白杆兵。他们几人跑得满头大汗,边跑边向人群里打量,一看就是在寻找什么的样子。

    这三人来到人群的外面,分开人群进到里面,就看到了张斗骑在他们的马上。还有一匹战马温顺的站在张斗身侧,而在一旁的路边还有一匹战马躺在地下嘶鸣。

    其中一人一见自家的战马伤了两匹,不由得勃然大怒,他口中骂道:“你个龟儿子的,敢伤我家将军的战马,真是活腻味了!”说着就想要上前教训下张斗。还没等他动手,后面一人就拉住了他。

    这人被同伴拉住还是非常不服气的样子,还想说几句狠话,结果被同伴在耳边低语了几句就再不做声了。

    而是用一种仇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张斗,其他的二人也不说话,他们只是看着张斗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张二狗这时就在张斗的身边,他靠近张斗,低声说道:“将军!他们就是秦石那狗贼的手下,当日被您给修理惨了,现在看见您都怕了。嘿嘿!!”说完这货还嘿嘿的笑了起来。

    张斗听完就跳下马来,他牵线战马来到那三人的近前。他的心中带着几分的怒意,这群无法无天的白杆兵还真是嚣张啊,他们的战马差点撞伤人还出口伤人,要不是还要和他们合作,张斗非得教教他们怎么做人不可。

    他强压下怒火说道:“这是你们的战马?”

    那三人听到张斗的问话,心里由不得直叫苦。他们没有看管好战马,已至战马受惊,使得多人受伤,这在他们石柱白杆兵那根本就不叫事。

    但是要是放在纪律严明的浙兵这里就是犯了军法,虽不至于砍头,但是一顿军棍是免不了的。

    加之他们本就和张斗有仇,刚才还骂了张斗,还真怕张斗借题发挥,将他们拿下。到时要是一顿军棍打下来,那打的可不是他们的屁股,是整个白杆兵的脸面。

    但是张斗问话了,他们又不能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小的们一时没有看管好战马,已至战马受惊,还请张将军见谅。”

    说完他们就忐忑不安的看着张斗,心里正在思考着对策。万一张斗要下令将他们拿下,他们就拖时间,再不就逃跑,反正不能让对方抓住。

    只要等到自家的秦将军来了就万事大吉,到时候有秦将军给他们做主就不用再怕这个张斗了。

    张斗刚要说话,人群一分从外面走进来十几个人。为首的一人身材不高,只有不到1米7的样子,比张斗要矮下半个头。

    人却长得格外的壮实,黝黑的面庞,一脸的络腮胡子。给人一种敦实的感觉,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之辈。

    他走到那三人近前,开口训斥道:“没用的东西,连几匹战马都看管不好,真是没用的废物!”

    说完,他就来到张斗的面前抱拳说道:“让张将军见笑了,本官一定把这三个家伙带回去好好的管教。至于百姓的损失,由我秦某人一力承担。”

    说着他向那三人使了个眼色,那三人心领神会的钻进人群消失不见了。

    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流看得张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拜托大哥,自己不是瞎子好伐!就你那个眼色,要是眼睛大一些,眼珠子都能掉出来,谁看不见呐!

    张二狗又神奇的出现在张斗的身后,小声的说道:“这就是偷袭您的秦石,将军不要被这厮蒙混过关!”

    张斗听了二狗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也是一抱拳,“战马嘛!难免有个受惊什么的!下次注意就是!”

    张斗的话听得秦石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张斗会轻易的就揭过此事。本来都做好硬顶张斗的准备了,结果攒足力气的一拳打不出去,差点让自己憋出个内伤。

    秦石只好再次抱拳:“多谢张将军宽宏大量,改日秦某定当摆酒与张将军一醉方休!”说完他就要转身离去。

    “秦兄且慢!”

    刚要离去的秦石不由得心里就是一跳,心说:来了。这就对了嘛!张斗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如果就这么让自己离开才是怪事了。

    他转过身来,对着张斗就是一阵的冷笑。

    “不知道张将军留下本官还有什么事相商?”他的话一说完,整个街道的空气都紧张了不少。

    那些白杆兵都靠拢在秦石的周围,一些人还把手按向了腰间的刀柄。张二狗一看这里的情形不对,也赶忙上前挡住了张斗,把手也按在刀柄上,紧张的看着对面的白杆兵。

    别看白杆兵人多,但是上次的斗殴这些人可都见识到了张斗的战斗力。那可是一个人就挡住了他们十几个人的进攻,还能游刃有余的不时的放到俩人。

    所以他们都不敢轻视张斗的战力,害怕他突然发难对他们出手。

    张斗看到这里,不由得哈哈大笑。

    “秦兄!刚才你说改天请我吃酒,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正好我也有些饿了,不知秦兄意下如何?”

    张斗说完就看着秦石,等他他的答话。

    此刻的秦石心里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没底。他到不在乎一顿酒钱,而是在考虑张斗是不是有什么后手。

    万一张斗要是使出缓兵之计,先把自己稳住再回去叫人把自己拿下。那样的话,自己这脸面可就丢大了。

    他正想着如何婉拒呢!忽听张斗又说道:“莫非秦兄是不敢请我张大斗吃酒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