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一千零六十八章 有人暗害?

一千零六十八章 有人暗害?

    一千零六十八章 有人暗害?

    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大的危险,夏飞的魂阵效果很不错,闹鬼事件之后没人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庞大的别院里人来人往,大伙都在忙着把东西向外搬。

    夏飞和小槐,景萧,他们站在一起,目送这帮泼皮离开,夏飞面带微笑,小槐和景萧却在一直挽留,当然了,这只是表面工作,其实他们巴不得这些无赖全部滚蛋呢。

    小槐望向夏飞的眼神充满感激,好一个闹鬼的招式,不动一刀一枪,便甩掉了极光一族的大麻烦,而且还是把包袱直接扔给敌人!

    夏飞微微一笑,对着小槐做了一个不要声张的手势,小槐赶紧点头,示意自己永远也不会出卖夏飞。

    “其实极光一族也不是没有自己的优点,至少族人还是可以信赖的,只是他们处世的方式我实在不能苟同,这年头我不去算计别人,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夏飞耸了耸肩在心里说道。

    源其实是认同夏飞这种睚眦必报个性的,只是他也不愿意说老东家的坏话,只好当做没有听见。

    这时候,只见萧北望急匆匆走了过来,着急道:“住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呢?你们为何不挽留他们?”

    小槐道:“我们试过了,可我们越是挽留,他们就走到越快。”

    萧北望叹了一口气,无言以对。

    夏飞不想和自己这位老好人的太爷爷有什么牵扯,于是转身想街上走,准备趁这空逛一逛,毕竟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夏飞的好奇心再次发作了。

    “这位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又要到那里去?”萧北望一伸手拦住了他,夏飞微微一怔,距离很近,萧北望身上传来的波动似乎有些混乱,好像是有伤!?

    夏飞微微一笑,施礼道:“晚辈夏飞,就住在这别院里。”

    “哦,你也打算搬走吗?”

    “那倒不至于,住的挺好的,何必在搬来搬去呢,再说这些人声称别院闹鬼,我却没觉得哪里不对劲,或许是他们夸张了吧。”夏飞淡淡说道。

    景萧老爷子也说道:“是,我和夏飞的感觉一样,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意外情况,莫非这些人…”

    萧北望微微一怔,他听出景萧的意思了,他在怀疑是这些泼皮无赖故意搬走,放出极光一族别院闹鬼的消息,如此一来这座别院恐怕就要废弃了,再也没有人敢住进来。

    “老景,不要乱说话,我们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怎么会针对我们呢?”

    夏飞相当无语,看来自己这个太爷爷还不是一般的天真,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还看不出来这些人是一伙的。

    皱了皱眉,夏飞经过仔细的观察,发现萧北望身上果然有些不同,似乎是被人伤了灵魂,虽然不算严重,但若是长期不治疗恐怕会积下旧伤。

    想了一想,夏飞道:“老人家,您叫住我可还有别的事情?”

    萧北望尴尬一笑,也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夏飞和自己那个被赶出门的儿子有点像,于是心里起了几分好感,要说有事?他还真没有什么事。

    “没什么,只不过小兄弟长的和一位故人有些相似,于是触景生情,也罢,既然你依然决定住在别院,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老景,这一下子空出许多房间,就给夏飞安排个好一点的住处吧,不要委屈了人家。”萧北望轻声道。

    景萧对夏飞的印象也不错,于是连忙答应。

    这时候又有几名萧家的主事过来查看情况,几个人到一旁说话去了,本来要走的夏飞反而不走了,盯着这几个人看了又看,目光渐渐冷峻。

    “怎么回事?”源好奇问道。

    “极光一族这些人身上个个都有伤,而且还是慢性暗伤。”夏飞沉声道。

    “什么?慢性暗伤!?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源大惊失色道,他不是灵师,所以看不出其中的猫腻,但是他很相信夏飞的判断。

    “不太清楚,但是小槐和景萧这些人就没有事,奇怪。”夏飞低吟道。

    摆了摆手,夏飞悄悄将小槐叫到一旁。

    “你平日住在哪里?”夏飞问道。

    小槐猛地一怔,脸直接就红了,支支吾吾说道:“我有个女朋友,她家最近没什么人,所以…”

    夏飞呵呵一笑道:“有女朋友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何必害羞呢,什么时候领出来让我见见,一起吃个饭。”

    小槐重重点头,心中对夏飞更生出几分亲切感,极光一族规矩很严,像小槐这样的少年没成亲之前跑出去和女朋友同居是被禁止的,而夏飞不仅不斥责他,反而加以鼓励,令小槐很受鼓舞。

    “你和你女朋友同居多久了?”夏飞问道。

    噌~

    小槐的脸直接就紫了,大声道:“不是同居!我都是睡沙发的!”

    夏飞又是一阵无语,弄了半天还是个好孩子,跑到人家家里只是为了照顾女朋友,看他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恐怕连人家的小手还没拉过呢。

    “这个月初四开始,到今天正好五天了。”小槐小声说道:“拜托,别告诉我娘。”

    ……

    夏飞了解完情况也没了上街闲逛的心思,而是直接到了极光一族的主要院落。

    像极光这样有传承有历史的家族不可能只有一处院子,眼下这座正是家族嫡系和主要人物的居所,对整个家族运转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沿着街道一直走,夏飞时不时会贴近墙壁,用脚踩一踩地上的泥土,偶尔还会用小刀扒开土壤看一看。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源急切问道。

    夏飞点了点头,口中道:“对方是灵师,在院子外布了一个很阴险的梭型飞魂阵,这种阵**能不强,却胜在隐蔽,通过日积月累,慢慢侵蚀一个人的灵魂,萧北望他们身上的轻伤就是这么来的,幸亏发现得早,假设再过几个月,魂伤入骨,那就麻烦了。”

    源急忙道:“既然已经知道是有人下暗招,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拆了这个破阵吧!”

    夏飞摇了摇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把这个作怪的灵师弄死,早晚他还要出幺蛾子,我看暂时还是不要动这个阵为好,以免打草惊蛇。”

    “再说,对方已经将魂器融掉了,想要破阵非常麻烦。”夏飞指了指脚下说道。

    源定睛一看,此处明显又被人挖掘过的痕迹,但是却没有任何魂器在其中,这说明此处是一个死阵!对方根本就没打算将魂器再次收回来,而是直接将魂器和地表融合了。

    “死阵!这可怎么办那?”源忧心道。

    夏飞不以为然道:“不打紧,只要有趁手的东西,我就能把这死阵给转成活阵,那个布下死阵的家伙一定会再次来查看,到时候就可以动手,抓住他。”

    ……

    夏飞忽然发现事情很复杂,居然还有一名灵师,在暗中对极光一族出手。

    这也正是灵师可怕的地方,很多人因为得罪了灵师,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相比较战士们的一位冲杀,灵师的手段可谓千变万化,更令人防不胜防。

    幸好这魂阵刚刚启用没两天,极光一族老少们还未受到什么伤害,夏飞现在要做的正是将这魂阵改变一下,从原先的死阵,变成生阵。

    “我就纳闷了,极光一族这种个性,是怎么在危机四伏的宇宙中生存下来的?”夏飞一边前往天宝行,一边在心里叹气道。

    在夏飞看来,想要生存就必须不择手段,只有像天翼那样心狠手辣的角色,才能活得更久,一群老好人居然在比法则界还毒辣的阿尔法宇宙生存世世代代,这简直就是奇迹。

    第二次来到天宝行,夏飞可谓是熟门熟路了,不过这次他却被带到了后院,无比安静的所在。

    夏飞在院子里坐下,很快宝秀竹和吉良便赶到了。

    今天一早,极光一族别院里发生的一切便传到了宝秀竹耳朵了,昨天夏飞刚买了几件基础魂器,今天院子里便出事,任是谁也会不由自主朝夏飞身上猜。

    一名灵师的价值宝秀竹很清楚,对于正在争夺家族控制权的她来说,要是有灵师在背后助力,会对自己有天大的帮助。

    宝秀竹正发愁怎么和夏飞攀上关系,夏飞自己便找上门来了,商人家的姑娘向来不矫情,知道利益取舍,所以宝姑娘干脆亲自出面,想要探一探夏飞的虚实。

    介绍已毕,吉良道:“夏飞兄弟,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不知您这次又有什么需要?”

    夏飞将早已准备好的清单交给吉良,吉良接过一看,微微皱起眉,随即又将这张单子递给了宝秀竹。

    宝秀竹看完微微一笑,“照单子准备吧。”

    “好,我去去就来。”

    说罢,吉良去准备夏飞要的东西,也给夏飞和宝秀竹创造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夏飞点起一支烟,不消说,这位一定就是上次给自己递名片的宝家小姐了,不过夏飞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只顾着在心里盘算如何反戈一击。

    要知道,这可是夏飞头一次对垒一名灵师,如果说战士之间的战斗是惨烈的,那么灵师之间要是真的动了手,那可就不仅仅是惨烈的问题了,而是步步危机!

    “我叫宝秀竹,这是我的名片。”宝秀竹倒是挺大方,将上次被夏飞扔掉的那张名片又送了回来,甚至连上边的污渍也都还在。

    !#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