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一千零六十七章 阵中阵

一千零六十七章 阵中阵

    一千零六十七章阵中阵

    夏飞启动魂阵,阴冷的气质在四周蔓延,特别是位于阵中心的极光一族别院,更是突然间鬼魅降临!

    小槐惊呆了!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颤抖着对夏飞说道:“你,你是灵师!?”

    夏飞躺在青石板上,微微一笑,口中道:“休息一会吧,明日就有好戏看。”

    架设魂阵的魂器并不强大,夏飞也没打算把这些泼皮全部杀死,所以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夏飞便悄悄收起了魂器,结束阵法。

    小槐跟在夏飞身后向别院走去,看向夏飞的眼神充满崇拜,毫无疑问,夏飞是灵师,而在这阿尔法宇宙,灵师就是有权利嚣张!无需任何理由!

    仿佛一下子理解了夏飞为何会毫不在乎别人的性命,那是因为他的地位摆在那里,不过这一点小槐可想错了,就算夏飞不是灵师的时候他也没在乎过别人的性命,特别是敌人的。

    才刚清晨,别院外的大街上便热闹非凡,许许多多泼皮无赖惊恐不安的躺在路边,有的抱着头嚎叫,有的大口呕吐,都快把胆汁给吐出来了。

    其中这些都算是好的,真正受冲击严重的家伙还都在各自房间里躺着,痛苦呻吟呢。

    小槐手中攥紧了拳头,对付这些泼皮一只就是他想要做却没能做的事情,夏飞轻描淡写用几件临时拼凑起来的魂器,就令这些泼皮痛苦的快要死去,令小槐觉得很是痛快。

    “呃,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夏飞装作关切,搀扶起路边一位汉子问道,小槐看的直摇头,夏飞这灵师和传说中的可不一样,不仅下手狠,还是演技派的。

    “有鬼啊!别院里今天早上闹鬼了!”这人惊恐不安道。

    “是啊,我也看见了,今早我去厕所撒尿,忽然间整个别院阴冷了下来,耳朵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还有很多白色的鬼影在空中飘荡呢!”另外一个恢复了几分体力的家伙补充道。

    其实这都是他们的幻觉,魂阵可以击伤一个人的灵魂,而灵魂正是精神力量,当人精神涣散之后,难免会胡思乱想。

    很快,极光一族别院闹鬼的消息便传的沸沸扬扬,人类这种生物生来就喜欢以讹传讹,经过无数次放大,闹鬼事件产生了无数版本,越演越烈。

    这些泼皮全都是外星球来的,经过今早这么一折腾都不敢继续住下去了,只是他们在本地也没什么亲人,只好暂时聚集在街上,心有余悸的谈论着。

    “小槐!你可来了,别院今天早上出了大事!”景萧老头看见夏飞和小槐,于是急匆匆走了过来,脸色很难看。

    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向夏飞和小槐说明,夏飞装作大惊失色,小槐也学着夏飞的样子惊讶,夏飞观察小槐的表情,虽然他的演技不够出色,但却全情投入,令夏飞觉得小槐前途看好。

    “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景萧好奇问道。

    小槐按照早就和夏飞编好的说辞,推说两个人起的都早,在外面吃早点遇上的,景萧担心别院的事情,也没有多想。

    这时候,只听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老景!别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飞转头一看,只见远处急匆匆走来一位老者,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竟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夏飞自然不会有任何表现,将惊讶埋在心里,而这位老头看清楚夏飞却是眉头紧锁,露出三分伤感的神情。

    源激动道:“夏飞!这就是你太爷爷,萧北望!你爷爷的父亲!”

    说罢,源居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当然,他是不朽的灵魂,所谓哭泣只不过是个声音,但夏飞听的出来,这是发自内心的激动。

    耸了耸肩,夏飞转身向院子里走去,萧北望看着夏飞的身影心中好不悲凉,不由想起自己闯了祸被驱逐出家门的儿子来,一种酸酸的感觉涌上,眼睛里渐渐湿润。

    现场太乱,萧北望来不及考虑夏飞为何会和萧谷有几分相似,便紧急听取景萧和小槐的汇报。

    由于萧谷惹了大祸,萧北望早已经不再掌管家族财务大权,而是负责族里的后勤事务,向极光别院,正是他的责任,所以一大清早就赶来,询问情况。

    “夏飞,你怎么转身就走了,至少应该和你太爷爷打声招呼吧?”源有些不满说道。

    夏飞淡淡说道:“他姓萧,我姓夏,再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源知道,夏飞从来就是个爱憎分明的主儿,对于极光一族,夏飞并没有太多好感,这次出手也是自己看不下去的成分居多,没办法,他一直就是这么个性子,绝不会贸然相信任何人,哪怕是亲人。

    嗖~

    谁也没有发现,远处屋顶上一只手镯居然看完这一切后自己飞走了,就如同夏飞的妖刀寂灭可以在源的控制下独自行动一样,显然,这也是一件魂器。

    城外,浮尘老头正在不慌不忙的测量方位,找到一处位置偏移的所在,将一件魂器深深埋了下去。

    这时,缚灵控制的那只手镯已经回来,浮尘老头抓住它,重新带在自己手腕上。

    “城里那魂伤阵是谁下的?”浮尘问道。

    “夏飞。”

    “夏飞?他居然能用魂伤阵了?”浮尘微微一怔,好奇问道。

    缚灵道:“他还真就用了,而且控制的恰到好处,一万多人一个也没死,但是一个也不得好活。”

    浮尘哈哈大笑道:“果然不是一般人物,魂伤阵不强,但最难的就是控制,这小子能控制到如此细微,说明他对各种能量的掌握均属于第一流水准。”

    缚灵不以为然道:“咱们能看出这是魂阵,别人想来也能,你还让他低调呢,我看啊,他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低调。”

    缚灵这话绝对是误会,夏飞忍着没把这一万多泼皮弄死已经是天大的低调了,换做以前的夏飞,这会儿去别院收尸还差不多。

    浮尘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还好我动手比较快,魂阵马上就要完成了,就算那老妖婆找上夏飞,我也能给她挡回去。”

    原来浮尘根本没有离开,而是在城外精心布置自己的魂阵!局中局,阵中阵,夏飞哪里知道,自己布置了一个小魂阵,而浮尘却在城外布置了绝杀大阵!

    缚灵道:“至于吗?为了这阵,拼上所有的魂器,冒着和那老妖婆你死我活的风险。”

    浮尘呵呵一笑道:“我只是布阵,没说要启动啊?关键还要看夏飞的表现,假设他真的有能力,老头我就是和那老妖婆拼了,也不是不可以。”

    ……

    极光别院。

    凄惨的叫声令夏飞觉得很是悦耳,他来到房间里,手指在空间戒指上轻轻一抹,掏出了生物储存箱,这箱子里装的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冷索,你是叫这名字不是?”夏飞点起一支烟,看着地上痛苦不堪的冷索,轻声问道。

    冷索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夏飞给毁了,但是嘴巴却依旧可以说话,大脑依旧可以思考。

    经过这一天一夜,冷索真的彻底服了,见过折磨人的,没见过这么折磨人的!与其落在夏飞的手里,还不如一头撞死干脆。

    冷索连连点头,痛苦道:“冷索,小的叫冷索。”

    夏飞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这样生不如死,要么帮我去做一件事。”

    “选择前者的话我保证你会比现在痛苦一万倍,选择后者你不仅能好好活着,而且我还给你准备了一笔钱。”

    这还用选择?冷索急忙道:“小的愿意效犬马之劳!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夏飞微微一笑,开始动手接冷索身上的骨头,又给他服了两瓶药剂,虽然仍旧浑身疼痛,但冷索毕竟是可以自由活动了。

    “今天,带着你的人去冷家。”夏飞淡淡说道。

    “去冷家?”冷索身上猛地一抖索,疑惑问道:“去那干什么?”

    夏飞道:“既然极光一族的别院已经闹鬼了,你们也没办法继续住下去,而极光一族用来招待亲朋好友的院子却安全的很呢,你在极光一族怎么做的,就去冷家怎么做。”

    冷索脸上很难看,冷家也是大族,真要是掉过头去冷家闹,只怕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这时候,只听夏飞阴冷的声音传来,“我在你身上已经埋下了种子,假设你不按我说的办…”

    噌~

    冷索面色大变,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又回来了!

    ……

    冷索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出了门,几个泼皮头领当即就围了上来,询问他去了哪里。

    冷索表情痛苦别人也没觉得太意外,经过凌晨时分那一阵折腾,哪个不是吓破了胆。

    “这极光一族的别院我看是不能住了,要不咱们撤吧?”

    “是啊,我可不想把命都仍在这里。”

    “兄弟们出来三年,很多都想家了。”几位头领向冷索抱怨道,本来挺好的一个差事,有吃有喝还有钱拿,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所有人都不想在别院继续住下去了。

    冷索叹了一口气道:“兄弟们,我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冷家,也是免费招待各路好汉的所在,我们不如去那里暂时避一下风头,再商量对策。”

    这帮泼皮本来就吓破了胆,一听说有个地方也可以免费吃住,自然很愿意离开,于是乎上万人收拾行李,直奔冷家去了。

    源看到这一幕兴奋道:“夏飞,这真是好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让他们去冷家闹个鸡犬不宁吧!”

    微微一笑,夏飞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淡淡道:“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开什么玩笑?”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