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一千零四十一章 泰家小儿子

一千零四十一章 泰家小儿子

    夏飞之所以没死,不是因为诅咒失效,而是因为他和艾薇儿,还没有孩子!

    这个惊人的推论一出,夏飞和源全都愣住了。

    源发出比野兽还惨痛的嚎叫,口中道:“好毒的女人!我还以为到了你这一代,杀破狼总算不再遗传,结果却仅仅是推迟启动!”[]

    “杀破狼?是诅咒的名字吗?”夏飞并没有被所谓的诅咒吓到,很冷静的问。

    “是…不是。”源的回答自相矛盾,使劲摇了摇头,沮丧道:“那女人放出诅咒之后没多久,家族里就被许多怪事缠上,进过长老院的合议,你爷爷被要求远离家族,除非家族召唤他,否则永远不能回去。”

    “你太祖父和太祖母自然百般不愿意,但既然是长老院的决定,他们俩也无法反驳,只好在其他方面给你爷爷资助,包括那艘神奇的魂舰方舟号在内,至于我们拿来的那些东西,族里也不敢留,于是全都放在船上。”

    “怪就怪在《》前一天,你爷爷忽然觉得身体不适,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我们还是上路了,一路上你爷爷的病情越来越重,我们只好去拜访了一位很有名气的药剂师,也是从他那里我们知道了杀破狼,这种宇宙奇毒的名字。”

    夏飞猛地一怔,“这么说我爷爷是死于毒药,并非是什么诅咒害死了他?”

    “也不全是。”源继续说道:“杀破狼的确是毒药,但是这种毒药并不能遗传,要知道,你的家人可是无一例外全部死于杀破狼之毒,这根本就不合常理!”

    “所以我觉得你爷爷可能服用的是杀破狼变种毒药,又或者是诅咒以杀破狼的形式显现,幸好你及时发现了诅咒的根源,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诅咒是一种恐怖的精神寄托,夏飞本来并不相信有人可以强大到凭着自己的意愿令别人死亡,死亡的办法有很多种,可是夏飞的家人全部以杀破狼的形式死去,这就令夏飞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对诅咒的认识了。

    源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夏飞,他忽然发现事情到了夏飞这一代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夏飞和所有极光一族成员都不一样!他的逻辑性更强大,手段更阴险!

    “第一,我对于诅咒的推理完全可信,现在我的年龄已经过了二十四岁,而依然活的好好地,说明所谓的二十四岁必死只不过是一种障眼法。”

    “人一旦知道自己的命运,往往会自暴自弃,这首先就是一种精神摧残,其次,知道自己要死的人总想给自己留下后代,以免断子绝孙,越是这样就越是中了敌人的诡计!因为养育后代,正是诅咒发作的必要条件!”

    “第二,敌人并不知道我存在,毕竟很多事情是在另一个宇宙发生的,但是极光一族可未必,这个女人一定会暗中盯紧极光一族,一旦我回到极光,亮出身份,敌人立即就会知道诅咒失效的事情,从而痛下杀手,所以计划必须改变,我不能回到极光,至少在现阶段还不能。”

    “第三,既然我无法回到极光请求援兵,法则界之围就会永远存在,从现在起,我必须让自己变的更强大!直到我能够挑了逆鬼一族,杀到这女人的老家去!”

    听了夏飞的分析,源只剩下点头的份,这种过人的判断不是源第一次见到,却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次!

    疯狂背后隐藏着一个令人叫绝的精密思维系统,这正是夏飞能一直活到现在的重要原因。

    “对!杀到那女人的老家去!她不知道你还活着,这正是你的优势!”源神情振奋道,夏飞这套精密的逻辑推理,给了源极大信心。

    微微一笑,夏飞目光中闪出一缕寒意。

    “这个女人算计的很不错,把诅咒定在二十四岁,刚好结婚生子,同时修为和人脉又不会太强的年龄,正适合下手,可惜老子的命,恐怕比他想象中还要长!”

    ……

    泰家。

    豪华的山庄如故,只是山庄里没了主人,来往皆是手持鲜花的悼念者。

    人走茶凉,这句话当真一点也不假,别看悼念的人数异常庞大,但真心哀悼的却没有几个,绝大多数人都是来做个样子,给别人看的,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谋划如何把泰家的产业弄到手。

    日头渐渐落下,山庄里除了红矮星几位大佬派来看护庄园的护卫,显得很是冷静。

    谁也没有注意到,后山上站着一位削瘦的中年男子,脚下放着鲜花,一身的肃杀之气,显然他也是来悼念泰家灭门惨案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中年人并没有进入泰家,而是在远处山上观察。

    嗖嗖~

    两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中年人两侧,分别是一个架着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还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宏图师兄,我们俩仔细查探过了,念子没找到,但却找到了念子战斗过的痕迹,估计他很可能已经被人灭了。”那带着眼镜的年轻人不动声色道。

    一旁的壮汉点了点头,补充道:“从战斗的痕迹来看,念子当时已经被逼的使用了灭魂之光,这种群杀魂技,看来对方肯定不止一个人。”

    眼镜男子皱了皱眉,“对方手法一般,不像是专业人士出手,我还从今天来的人那里听到一些古怪的事情,据说当晚的惨案是因为内讧,有一批战士忽然发了疯,大开杀戒,不过他们把整个山庄屠杀殆尽之后,却又自杀了,这一点让人疑惑。”

    被叫做宏图的中年人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只是在听,到这会儿他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嘴巴。

    “小林,你是勘察者,我不需要内容,只要答案。”宏图阴沉着脸说道。

    眼睛男急忙点头,“是,师兄说的是,我再下去查看一番,实在不行就和彪子去城里,不过这次咱们出来可没跟师父打招呼,万一师傅怪罪下来…”

    “放心吧,有我。”中年男子目不斜视说道。

    小林和彪子无奈的再次下山,一闪身进入泰家庄园,那些所谓的护卫对他们来说就和摆设一般,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宏图哥和这家人什么关系?他居然冒着惹恼师父的风险带咱们俩出来,莫非他和这家人是亲戚?”五大三粗却有点憨气的彪子问道。

    小林把眼睛朝鼻梁上一推,笑着说道:“你可知道宏图师兄入师门之前的名字叫什么嘛?”

    “什么?”

    “泰宏图。”小林不动声色道。

    “姓泰?怪了,被灭门这家人好像也姓泰!?”

    啪~

    小林伸手在彪子头上打了一巴掌,笑道:“你个傻帽,没关系宏图师兄能把念子送到这破地方?念子虽说是被赶出了师门,但他可是正经的噬魂初阶,完全魂印!战斗力和你一个等级。”

    “这等水平的噬魂师再不济,也不至于落魄到红矮星这种地方,随便哪里不能混口饭吃?可惜啊,宏图师兄当年救过念子一命,念子为了感恩,答应宏图到他二哥家里做三年侍卫,没想这才两个月,自己倒是把命给搭了进去。”

    夏飞哪里知道,泰家还有一个排行第四的小儿子,他没有和自己的父亲兄弟一样去经商,而是走上了魂师这条道路!就连那个神秘的噬魂师,也是他一手安排在泰家的。

    “哦,原来这家人是宏图师兄的哥哥!怪不得他这么生气,带了我们匆匆赶来,不过既然是他哥哥,怎么也不见师兄进来悼念呢?”彪子疑惑道。

    轻声叹气,小林望了一眼山上的泰宏图说道:“师兄和家里早就闹翻了,去了泰字,只叫宏图,更是发下毒誓,永远也不进泰家大门。”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他这个二哥和师兄从小关系就好,师兄和全家翻脸,唯独没牵连二哥泰廷玉,据说,泰廷玉能够顺利接手泰家产业,也是师兄暗中使的绊子,弄死了自己大哥和三哥,以及自己的父亲。”

    彪子听完脸色一白,杀父弑兄这等事情让他很难接受,再看一眼山上泰宏图阴冷的眼神,彪子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可惜啊,泰家老爷子要是知道师兄能拥有两个半魂印,恐怕也就不会把师兄赶出门,自己也就不会死了。”小林自言自语道。

    沿着已经走过的足迹,小林把现场又勘察了一遍,昨夜刚下过雨,令本就扑朔迷离的灭门案更难找到头绪。

    “算了,这里没什么线索,我们还是去城里看看吧,据说事发当晚,泰宁和一个叫夏飞的人,因为一个鹤恩族**闹得不可开交,另外还有几个被泰家暗算过的家伙,嫌疑也很大,把这些家伙抓起来问话,或许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甩了甩头,小林带着彪子飞快离去,而泰宏图却依旧站在山上,不为所动,眼睛里全是杀意!

    ……

    深夜,夏飞和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住所,打开门,却没有见到恩雅,过去几天无论夏飞多晚回来,恩雅总会做好饭菜等着夏飞,夏飞吃完之后她把餐桌收拾利落,才回去睡觉。

    皱了皱眉,夏飞看着空荡荡的餐桌,若有所思。

    “哎,你今天那番话大概真的伤到恩雅了,这姑娘不会跑了吧?”源在夏飞耳边抱怨道。

    话音刚落,就听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你就是夏飞?我等你很久了。”

    ps:写的不太顺,第二更估计要晚一些了。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