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九十七章 邪风古盗

七百九十七章 邪风古盗

    七百九十七章 邪风古盗

    夏飞仰起头面带微笑问道:“你们来自邪风古盗?”

    杀戮决断,毫不拖泥带水,在目睹师兄被夏飞二话不说便斩杀当场后,这胖胖的黑衣人早已失去了抗争的勇气,毕竟杀人是一回事,杀人杀的干净利索面不改色又是另外一回事,夏飞的冷酷手段令这胖子震慑不已。

    “是。”胖胖的黑衣人勉强说道,夏飞点了点头,令孔雀蓝稍稍放松,以便于他回答问题。

    “玉林青衣和万象图有什么用?这墓穴的主人又是什么人?”夏飞点起一支烟,继续问道。

    “墓穴主人名叫万山形,百年前曾是超级铸造师,拥有八级修为,并且成功进入神之一族,就算在上面也很有几分名气,是圈子里不可多得的铸造天才。”

    “可惜万山形为人张狂,做事风格毒辣,结下了很多仇家,年仅三十四岁便被人暗杀,要不然指定会成为铸造界一大宗师。”胖子哆哆嗦嗦解释道。

    或许是被夏飞吓破了胆,他的声音很低,而且并不沉稳,令夏飞听起来有些困难,只能够勉强听明白他的意思。

    夏飞微微一怔,三十四岁就成为八级铸造师?万山形果然是一介天才,至于说他手段阴毒,夏飞很相信,若不是此人极端变态,也不可能搞出如此巨大而漫长的死亡甬道,幸好自己有速度法则傍身,才能躲过重重陷阱,没受什么伤害。

    夏飞晃了晃手里的万象图和玉林青衣,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胖子咽了一口吐沫说道:“据说,万山形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强劲的实力,全赖他得了祖宗真传的万象图,万象图是一副玄奥的图形,理解它便能够在铸造师一途登峰造极。”

    “万家祖辈是出过铸造之神的,也就是满级铸造天师,这张万象图就是他老人家留下,可惜万象图深奥繁杂,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就算是万家自己,这些年也只有万山形领悟了其中真谛。”

    夏飞略一点头,原来万象图是铸造师的技巧传承,这可是好东西,既然火雨彤不知道它的存在,夏飞自然要把其据为己有了。

    “那么玉林青衣呢?”

    “那是一件防具,类似战甲,不需要等级便能够穿着,铸造师通常都没什么武力,所以这种强度很高又不需要修为支撑的战甲很受欢迎,对战士却没什么用。”

    夏飞明白了,原来火雨彤要的是一件战甲,一件不需要等级也能穿的精英战甲。

    过阵子火雨彤便要去神之一族了,想必他也知道那里凶险,所以急着搞到这套万山形生前的战甲,以便于自保,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万山形身边最有价值的可不是战甲,而是万象图!铸造天师的毕生传承!

    玉林青衣是铸造师的防具,却对夏飞没多大作用,毕竟夏飞是战士,身上这件无花果公司独角妖兽,防御程度恐怕要比玉林青衣还高。

    “现在我要问你的问题很重要。”夏飞脸色一沉问道:“你们邪风古盗,最近和什么人结了仇?”

    那些抢走时间法则的人很可能与邪风古盗有仇,所以才留下这伙盗墓贼的标志物,嫁祸于人,搞清楚邪风古盗的敌人,有助于夏飞寻找时间法则!

    “仇家?邪风古盗干的是见不得光的行当,仇家根本数不过来啊。”胖子有些着急了,掘人家祖坟,他们早就把法则界得罪干净,要说仇人,法则界全是自己的仇人。

    夏飞不动声色道:“一些特别的仇人,本身实力很不错,手段很毒辣,有可能也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仇家实在太多了,再说我们这些师兄弟都是卖命的,真正决策层是我们师父和太师父!” 黑衣胖子急的抓耳挠腮,眼珠滴流乱转。

    嗖~

    夏飞不等他说完突然原地消失,只留下毛球盯着他。

    紧接着远处通道内传来剧烈的打斗声,还有一声哀嚎!

    砰~

    一个黑影被夏飞返回后仍在地上,单脚踩住其胸膛。

    只见这是一位老者,目光精湛皮肤煞白,显然是常年不见阳光导致。

    他的右臂被夏飞整个切断,令那张本就苍白的老脸更加惨白,早已经没了人色,豆大的汗滴不住掉落。

    “法王修为,还不错。”夏飞看向那断臂的黑衣人自言自语道,夏飞如今有五级法王修为,距离大法王仅仅一步之遥,加上混沌法则和诸多法宝的力量,夏飞在同级别内根本没有对手,拿下这身处暗中的法王强者,不过是举手之劳。

    “这位想必就是你师父吧?”夏飞问道。

    胖子惊得目瞪口呆,疾声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您一定要救我啊!”

    唰~

    不等他把话说完,夏飞直接用血玲珑穿透了他的心脏,眨眼间这胖子便成了枯骨,消失无形。

    “指望师父救你还不如指望上帝,老子杀的就是你师父!”夏飞把烟头踩灭自言自语道,血玲珑顶在那断臂老者咽喉,而孔雀蓝却已经不知何时爬上了老者的肩头,虎视眈眈。

    “名字?”

    “方路。”断臂老者知道夏飞厉害,急忙咬牙答道。

    “你这师父做的可不够好,派徒弟出任务自己却又不放心,暗中跟踪,可怜这胖子临死还指望你来救他。”夏飞阴沉着脸说道:“要不是我,恐怕你也要出手取了自己徒弟性命吧?”

    方路老头脸色变了又变,事情的确如夏飞所说,万山形是阴险毒辣之人,方路不敢亲涉险境,便派了徒弟动手,而自己尾随其后,一旦得到万象图和玉林青衣便杀人夺宝,毁尸灭迹,以免这些徒弟走漏风声。

    法则界从来就是个阴险的地方,处处危机,方路如此行事其实也很正常,到了法则界之后夏飞不禁感慨,这年头好人越来越少了。

    方路咬了咬牙没有说话,夏飞微微一笑问道:“还是刚才那问题,今次换你来回答。”

    方路皱起眉沉思片刻道:“你说的或许是靠山刘家,他们家是开采和经营各类珍稀宝石的,因为靠山吃饭,所以被称为靠山刘,和我们邪风古盗有血海深仇。”

    夏飞皱了皱眉,“我要找的可不是卖石头的家伙。”

    方路顿了一顿,说道:“我们干这些见不得光的营生总需要有个名目,刘家名义上是采石商人,实际上做的却是销赃,如果有机会自己也会杀人越货。”

    夏飞点了点头,“你们邪风古盗是盗墓,靠山刘家负责销赃,本来应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为什么会有血海深仇呢?”

    “哼!我们和刘家的分成原本是四六,他们家得四成,我们六成,这可是前几年刘家仗着自己势大,硬生生把抽成提高到六!辛辛苦苦打拼最后才得四成,这让我们如何气的过?”

    “于是我们便联合了行里几大盗贼团,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销赃网络,和刘家撇清关系,直接断了他们最重要的生计,因此还发生了冲突,双方各有死伤,你说这算不算血海深仇?”

    夏飞轻声道:“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仇的确不轻。”

    目光一转,夏飞又问道:“既然你们和刘家交恶,彼此间应该多有防备,想必他们家会有你们的探子,最近这阵子刘家可曾有过大规模行动?”

    屠杀古神教数万信徒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刘家要搞出这么大动静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问清楚情况能够帮助夏飞判断。

    “没有,刘家最近很奇怪,好像突然就偃旗息鼓了,据探子回报,他们家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来去匆匆,也不和别人讲话。”

    唰~

    问明白情况,夏飞直接动手杀了方路,邪风古盗团四号人物,法王方路,死!

    “这人的话你相信吗?”奥罗老魔问道。

    夏飞摇了摇头,“所有人的话我都顶多信一半,至于方路,我只相信一成。”

    ……

    火雨彤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玉林青衣,反复在身上试穿,爱不释手。

    夏飞对此却提不起兴致,毕竟玉林青衣是给没有武力的人准备,而夏飞更喜欢自己的战甲,再说,真正重要的万象图可是被夏飞得到了,火雨彤根本就不知情。

    小心翼翼收起玉林青衣,面带欣喜对夏飞谢了又谢。

    夏飞淡淡说道:“火大师,现在所需之物已经齐了,天匠零锤几时能搭建成功。”

    “急什么,三个月后你就能见到了。”火雨彤头也不抬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道:“最多一个月。”

    火雨彤先是惊讶,随即笑了起来,“别以为你帮我取来这件宝甲便能够命令我,我说三个月就是三个月!”

    夏飞不动声色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沉声道:“万家虽然没了万山形,却依然是铸造界一大家族,如果被他们知道万山形的玉林青衣在你身上,你猜他们会怎么做?”

    这话说的有些阴险,火雨彤猛地一怔道:“你在威胁我!?”

    夏飞笑道:“不好意思,战甲上有一种功能叫做视频记录,我一不小心把刚才你拿到宝甲欣喜若狂的样子记录了下来,又一不小心存储在只有我知道的地点。”

    话锋一转,夏飞还是笑着说道:“所以,请火大师一不小心在一个月内就搭建好天匠零锤。”

    火雨彤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刚才自己实在太兴奋了,没注意被夏飞摆了一道!现在夏飞手里已经攥实了自己的把柄!

    嘴角那股近乎妖孽的笑容,令火雨彤出了一身冷汗。

    火雨彤并不是第一个被夏飞算计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历来想占夏飞便宜的人,通常下场都不太好看。

    夏飞根本不理会火雨彤的惊讶,站起身抬腿便走。

    “凡事都要付出代价的,让我夏飞替你冒险,这就是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