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七十二章 铸造大师火雨彤

七百七十二章 铸造大师火雨彤

    七百七十二章 铸造大师火雨彤

    离开老伍德家,夏飞在执法会找到了郎顺业,大中午的郎顺业却跟没睡醒一般,两眼无神,夏飞一问才知道,原来大狼兄昨夜压根儿就没回家,跑去窑子折腾了半宿,搭上钱财不说还搭上了许多精力。

    反正闲来无事,郎顺业便和夏飞离开执法会在街面上找了一家酒楼,要了几样小菜,一壶好酒。

    “哎,这次龙腾大比咱们人类一族输的可叫一个惨,被逊尼人掀翻在地,子年这都好几天没露面了,估计也是脸上无光,说起来你真应该答应他出战的,毕竟你也是人类一员,输了比试谁面子上都不好看。”郎顺业咽下一杯清酒叹气道。

    夏飞耸了耸肩,“我去了能有什么用?整个人类一族的事情又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决定的。”

    郎顺业反驳道:“多赢一局面子上也不至于太挂不住,再说,逊尼一族的战士可够嚣张,指名道姓要和你战上一战,还说什么人类一族的妖刀不过就是把破刀,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学啊。”

    夏飞微微一笑,“是不是破刀他们说了又不算,得了,你就别在这添油加醋了,龙腾武馆是不错,可我现在还没时间去,我问你,雁塔是什么地方?”

    郎顺业微微一怔,指着天空左侧说道:“雁塔是个星座啊,逊尼人的老巢所在,就如同我们人类住在白马座一样,逊尼人住在雁塔座,你还说对逊尼人没兴趣,这又问起他们的老巢,难不成你想单枪匹马去报仇!?”

    郎顺业目光闪亮,这货把夏飞当成无脑英雄了,还单枪匹马跑人家的地盘去报仇,夏飞只觉得好笑。

    “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夏飞笑着拍了一把郎顺业肩膀道:“我和逊尼人有什么仇?再说,就算有仇我也早就报了,哪能留到今天。”

    郎顺业有些失望的摇晃着大脑袋说道:“我还以为你们天翼一族生气了,想找机会教训一下狂妄的逊尼人呢,哎,白马座有名有姓的大家族全都很看重这场和逊尼人的比试,也就你们家没参与其中。”

    “我就纳闷了,你们家的人怎么就那么古怪,为了任何一个家族成员能把法则界搅得天翻地覆,可是这种牵扯到整个人类一族的大是大非却又无动于衷。”

    夏飞无言以对,此时此刻天翼一族根本就没人,几乎所有人都走了,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说到自由散漫,天翼一族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绝对是法则界极端另类的存在。

    “再过半个月,雁塔星座是不是有个集会?”夏飞调转话题问道。

    郎顺业低下头掐指一算,说道:“不错,就快到逊尼一族定下的交易日了,各大种族之间很流行这种跨族交易,我们白马座也有这样的日子,届时,整个白马座会向法则界敞开,神之一族麾下智慧种族齐聚一堂,很热闹的。”

    说到这,郎顺业的脸色明显难看起来,“不过今次人类一族刚输了比试,估计没多少人会去雁塔座。”

    夏飞可没有郎顺业那种忧国忧民的心思,平日里法则界各族交往不算频繁,夏飞作为人类一员想去别族地盘也会受到限制,能够有机会见到法则界各大种族对夏飞来说蛮有吸引力,再说,还能顺便调查一下时间法则的存在,按照夏飞的习惯,有枣没枣都要打上几杆子才成,说不定就会把什么东西给捅出来。

    当然,跟据习惯,夏飞捅出来的往往不仅是枣子,更多的还是篓子。

    “自由交易似乎很有意思,我要怎么做才能去雁塔星座呢?”夏飞问道。

    郎顺业很古怪的看向夏飞,“怎么去?兄弟,你是天翼一族的法王强者,居然问我怎么去雁塔星座?”

    夏飞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郎顺业无奈道:“这种盛会你不仅可以随便去,更可以以贵宾的身份去,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们天翼一族早就应该接到请柬了,回家问问五爷就好。”

    ……

    身份不是万能的,但有时候却很有必要,原本夏飞以为想去逊尼族的雁塔星座需要颇多周折,却不知人家早早就把请柬送到家里去了。

    对此夏飞只好苦笑,看来真正适应天翼一族的身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成。

    郎顺业下午还要在执法会当班,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和夏飞告别,夏飞拿着华黑华白给自己的纸片,去寻找那位传说中的铸造大师。

    嗖~

    无花果公司精准一百型罗盘调整好位标,把夏飞送入偏僻的荒郊野外。

    山势极高,半截在眼前,半截隐藏在云中,好一处仙气缭绕的所在。

    沿着山路而上,青石板铺就的台阶连绵不绝,蜿蜿蜒蜒,就像是一条长蛇阵。

    按照华黑华白的吩咐,夏飞没有施展速度异能,而是一步步登山,夏飞不明白为何自己要这样做,但也无可奈何,毕竟惹恼了高人那可不妙,据说,这位铸造大师秉性古怪,有很多繁琐无用的规矩。

    片刻后,夏飞出现在半山腰,他的体质远远好过常人,就算不施展异能,登个山也只是举手之劳。

    忽然,夏飞发现有位古古怪怪的小老头正蹲在路旁看自己,眯着眼睛,他的面色红润,须发乌黑,只是那对眼睛实在小的可怜,跟两颗黄豆似的,精神倒是蛮精神。

    能够悄无声息来到自己面前,足见这老头不是什么凡人,夏飞微微一笑,向着老者施了一礼道:“火雨彤前辈好。”

    老者微微一怔,疑惑道:“你是谁家的后生?认识我?”

    夏飞心中得意,在这荒郊野外遇见个道骨仙风的老头,多半就是传说中的高人了,夏飞看人一半用眼睛,另一半则是用猜的。

    反正鞠个躬又不会死人,大不了认错了跟人道歉就是,万一猜中了那可是占得先机。

    “晚辈看您道骨仙风,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于是斗胆猜测您的身份,不想竟被我猜中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夏飞这一通马屁拍下来听得奥罗老魔头皮发麻,回想起当初夏飞好像也同样拍过自己的马屁,那时候奥罗还挺得意,日后相处久了奥罗才明白,夏飞这纯粹是无利不起早,不仅马屁要拍,还要送礼呢。

    果然,不等那姓火的老头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夏飞这边早早便把礼物递了过去,奥罗心中又是一阵恶寒。

    事实证明,所谓高人其实一点也不高,这些年已经不知多少高人淹没在夏飞送的高帽子里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火雨彤脾气再怪也不好跟笑眯眯的夏飞发作,他略有些得意说道:“年轻人眼力不错,我就是火雨彤,你叫什么名字啊。”

    “晚辈夏飞。”夏飞再施一礼,恭敬道。

    火雨彤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夏飞?天翼家那个夏飞?”

    夏飞点头道:“难道前辈您认识我?”

    火雨彤一把拉过夏飞的胳膊,显得很亲热,口中道:“太认识了,凌风阁的夏老实和是我师兄。”

    夏飞一头黑线,心想这回算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夏老实和自己的关系可不妙,这件事恐怕要糟糕。

    出人意料,火雨彤对夏飞竟然很亲热,一边走一边大笑说道:“前阵子我听人说,夏老实到处花高价收购高品级本源晶石,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老小子竟被你给整了!干掉了他一仓库的储备,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夏飞顿时无语,情况很明显,夏老实和火雨彤虽然有师兄弟的名分,关系却不佳,听说夏老实吃瘪火雨彤简直比过年还高兴。

    ……

    火雨彤乃是一代铸造大师,他的居所却简朴之极,几间隐蔽与丛林深处的木屋构成了整个家,前后院居然连个仆人也没有,竟需要他自己泡茶迎客,用的茶具和茶叶更是惨不忍睹。

    看到夏飞目光疑惑,火雨彤得意道:“我可不像夏老实,整个人都掉到钱眼里去了,身为铸造师满脑子装的却是如何赚钱,哼!”

    夏飞连连点头,急忙称赞火雨彤高风亮节,有大师的风骨,火雨彤对这些话自然很受用。

    “不信,我不信。”奥罗老魔摇着脑袋说道:“法则界的金钱不同与其他,乃是精纯的本源能量,没人会不喜欢手里握着大批能量的感觉,再说他一个铸造师平日里少不得和本源晶石打交道,怎么会有不喜欢钱的道理?”

    夏飞悄悄道:“那也未必,反正他不喜欢钱对我倒是一桩好事,倘若他开价太高,我还未必就能承受得起呢,单单构建天匠零锤的原材料便已是天文数字,花费的精力更是无法用钱来衡量。”

    言谈中火雨彤把一心经商的夏老实驳的一塌糊涂,而自己则被他形容为清心寡欲的世外高人。

    话锋一转,火雨彤问起夏飞的来意。

    夏飞环顾四周,沉声道:“华黑,华白兄弟让我来的。”

    火雨彤猛地一怔,眸子里精光闪烁不定,急忙问道:“两位恩公现在还好吗?”

    夏飞道:“他们俩还好,只是免不了要东奔西走。”

    “哦!”火雨彤长出一口气,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大家点到为止才最合适,毕竟华黑华白身上还背着通缉呢,不方便讲太多。

    据说,当年华黑华白对火雨彤有救命之恩,那时候他还没有今天这样大铸造师的修为,所以黑白二神才让夏飞来找火雨彤,希望能念在当年的恩情,尝试建造天匠零锤。

    “兽灵天珠!”火雨彤听到这四个字显得很激动,目光里还带着些许狡黠,连忙伸出手道:“快!快把那神奇的珠子拿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