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七十一章 艾伦小姐

七百七十一章 艾伦小姐

    七百七十一章 艾伦小姐

    无可否认,华黑华白的提议极具诱惑力,夏飞砰然心动,自从拿到血玲珑之后夏飞爱不释手,过去的兵器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比,什么十月飞雪,龙鳞百斩,按说都是鼎鼎大名的好家伙,可是血玲珑疯狂的吸噬硬是把这些全都比了下去。

    假设能够有机会再次启动天匠零锤合成神兵,对夏飞来说无疑意味着一个机会,尽管人工合成神兵意味着很大风险,合成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无人知晓,但也有可能会出现血玲珑这样逆天的妖刀。

    想到这夏飞点了点头,接过华黑递来的纸片,口中道:“我一定会考虑的,却不知这位铸造师靠不靠谱?”

    华黑哈哈大笑,摇着脑袋说道:“当然不靠谱,越是高端的铸造师,药剂师性格就越刁钻,我把你介绍给他认识是一回事,能不能说服他帮你又是另外一回事,要看你的运气。”

    夏飞一头黑线,天匠零锤架构复杂,怕是要耗去一名高端铸造师毕生积蓄和精力,没理由随随便便就会启动,不过到可以去试试运气,反正自己又不会失去什么。

    “好啦,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次我们兄弟能见到你总算有缘,太古战场远非我们想象中那样安全,你走后我们也会离开这里。”华黑华白笑着说道。

    夏飞问道:“那就后会有期吧,希望你们好运。”

    “你也一样。”华黑和华白兄弟一起说道:“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通过罗盘告知你,凭你想找到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

    目送夏飞离开,华黑自言自语道:“很不错的你年轻人,要不要把他也拉拢过来?”

    华白摇了摇头,“为时尚早,我们的目标在宇宙之门,或许将来夏飞会在这宇宙中拥有自己的地位,可是现在他还不足以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倒可以作为一根好苗子,先关照起来。”

    华黑呵呵一笑,“这么说你也看好他?”

    华白点头道:“看好是一回事,能不能站起来则是另外一回事,这些年夭折的天才还少吗?我只是觉得夏飞性格太独立,不喜欢依附于其他人,无论是我们还是那些老家伙,想要拉拢他都很难。”

    华黑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是啊,又是个怪异的家伙,我们也走吧,这太古战场显然被高人闯入过,不是咱们长期的居所。”

    华白显得很懊恼,但却没有说什么,哥俩居无定所的日子远还没有到尽头,这一切全都拜自己兄长所赐。

    ……

    风园。

    夏飞去的快回来也快,总的来说太古战场一行收获颇丰,既提升了修为又得到了兽灵天珠,就连黑白二神的身份也渐渐解开谜团,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拿到时间法则,这部神之一族失落的法则力量。

    “你从哪回来?”刚进门夏飞便遇到了夏宗海,此时正值白马座的清晨,夏宗海收拾停当,看样子是要去执法会。

    “哦,随便出去逛了一圈。”夏飞随口说道,至于太古战场的事情绝口不提。

    忽然,夏飞想到一件事情,转身和夏宗海一起出了门。

    “正好我也要去执法会一趟,咱们一起走吧。”夏飞说道。

    夏宗海微微一笑,“也好,你去执法会找郎家那小子?”

    夏飞点了点头,“是要找郎顺业一趟,不过我在此之前想见见老伍德。”

    夏宗海显得很疑惑,“伍德?他可不常去执法会,找他得去家里,算了,反正我闲来无事,带你去一趟吧。”

    夏飞连连说好,两个人并肩而行。

    白马座早已恢复了昔日繁华,似乎向月一族被驱逐并没有在这里造成太严重的影响。

    “知道吗,这次人类一族又输了。”夏宗海耸了耸肩膀说道。

    夏飞很好奇问道:“什么又输了?”

    夏宗海道:“你不知道?丰家那小子没找你入伙吗?”

    夏飞回忆起两个月前丰子年的确找过自己,不过却没有说是什么事情。

    “龙腾武馆每三年都会举行对抗赛,今年人类一族抽到了强大的逊尼人,丰子年到处招揽高手,结果还是败得一塌涂地,各大家族感觉脸上无光,纷纷加强了对自家年轻一辈的训导,如今的白马座可比过去冷清了不少。”

    法则界是个种族混杂的所在,并非只有人类,龙腾武馆的对抗赛便是以种族为基础,原来丰子年这么希望夏飞早早进入龙腾,是出于对抗赛的考虑。

    夏宗海耸了耸肩,“其实人类一族在整个法则界只能算中等规模的族群,丰家能把持龙腾武馆这么多年,靠的还是上面恩宠,恩宠没了,丰家也就完了,这和咱们天翼没太大关系,你没去正好,咱们家也不需要买任何人的帐。”

    夏宗海这话可谓牛气冲天,夏飞只好耸了耸肩。

    正说着便到了老伍德家门口,只见这是一个挺气派的宅子,可惜门庭冷落,显得有几分寂寥。

    “这就是老伍德家,我就不和你进去了,他自从丢了闺女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一大清早我可不想看他在那抹眼泪。”夏宗海遥遥一指说道:“晚上早点回家,我有些事要交代你。”

    两个人就此分别,夏宗海去执法会找人下棋,夏飞则敲开了老伍德家大门。

    开门的是为老者,眉头深锁,看起来满腹心事的样子,他领着夏飞来到客厅,命令丫鬟上茶,紧接着便进了内院请老伍德出来。

    左右无事夏飞站在大厅里观瞧,侧面墙壁上刚好挂着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是老伍德搂着自己孙女艾伦所照,照片上的伍德神采飞扬,比现在看起来要年轻许多。

    “眼熟么?”夏飞指着照片上的艾伦姑娘问道。

    奥罗微微一怔,自言自语道:“咦?还真是在哪见过,不过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夏飞笑道:“还记得我曾经破解过伍德一张分形几何图,结果破解出来居然是一首曲子,叫做星耀浮沉么?”

    奥罗思考片刻而后大惊失色道:“我想起来了,在太古战场我们遇到的那位姑娘可不就是她么,还有那首古怪的曲子,也正是星耀浮沉啊!”

    夏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当时夏飞只觉得曲子很熟,却忘了在哪听过,直到后来恍然大悟,此女子就是伍德的女儿,此曲就是星耀浮沉。

    伍德的女儿居然和失落的时间法则有关,夏飞不得不感慨这世界很大,同时又很小,两件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事情居然存在着某种微妙的联系。

    这时候老伍德叹着气来到客厅,见是夏飞心里先有几分亲热,毕竟是夏飞破了自己多年心结,把那张奥妙无穷的分形图解开。

    分宾主入座,夏飞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而是绕了一个弯和伍德老头谈起了他寻找女儿的结果。

    果然,夏飞这边一挑起话头,那边老伍德便开始滔滔不绝向夏飞诉苦,也难怪夏宗海过门不入,一般人还真架不住老伍德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人难免有伤心的时候,对伍德来说伤心已经是一种常态,哪怕是遇到个陌生人他也会不由自主跟人家哭诉,以解心头苦闷,更别提帮过自己的夏飞了。

    夏飞耐着性子听着,把认为有价值的信息一条条装进心里,老伍德似乎已经很久没跟别人倾诉的如此痛快了,硬是把夏飞当成了知己,无话不谈。

    ……

    接近中午时分,夏飞方才走出伍德家,要不是夏飞耍诡计脱身,老伍德非得把夏飞留个三天三夜不可。

    “似乎伍德的女儿失踪和时间法则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奥罗摇着脑袋说道,一开始他还能饶有兴趣听伍德讲述艾伦小姐的种种,时间一长奥罗老魔可就不耐烦了,毕竟听人哭诉也是很需要耐心的。

    夏飞摇了摇头,“有三个细节,第一,艾伦有极高的智商和音乐天赋,第二,艾伦喜欢神秘学,第三,艾伦出事前很多年,就开始变的行为异常,不喜欢与同龄人接触。”

    奥罗老魔疑惑道:“这些有什么关系吗?凭着三个条件能推断出什么来?”

    夏飞微微一笑,“宗教,我感觉艾伦小姐的失踪似乎和宗教有联系。”

    “宗教?”奥罗更加疑惑了,低声道:“法则力量就是圈子里最大的宗教,大伙都喜欢,除此以外没怎么听说过宗教风行。”

    夏飞道:“种种迹象表明,艾伦是天生的宗教信仰者,因为她聪明所以心里藏着许多烦恼,因为她优柔寡断,缺乏执念,所以很容易被宗教利用。”

    奥罗老魔摇起了头,“没想到你对宗教居然还有研究,连什么样的人适合加入宗教也知道,那你说哪些人永远不会信教?”

    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夏飞古怪道:“我这样的。”

    奥罗相当无语,要说夏飞化身神棍去骗别人还差不多,说夏飞被神棍欺骗,打死奥罗也不信,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夏飞这样油盐不进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