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五十七章 秒速八十万的攻击

七百五十七章 秒速八十万的攻击

    七百五十七章 秒速八十万的攻击

    ps: 坏消息是九儿昏头了,前一章明明应该是七百五十六,结果却被九儿搞成了五百七十六,只好跟大伙诚挚道歉!求大家原谅。

    好像消息是点滴的数量已经从四瓶减少到三瓶,但症状仍未好转,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九儿恨不得一天打上三十瓶,只要能一次性治愈就好。

    今日六千完成,九儿要睡了,实在有些扛不住。

    明日继续保持,但是更新时间,恕九儿实在无能为力。

    求大伙推荐票支持啊!

    或许因为大家全是女孩子,又同时身处险境的关系,小雨,月歌,秋蝉,三位佳人乍一见面便生出一种无法解释的信任和好感,就连一向性子冷淡的秋蝉也朝着月歌略略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善京和善都嘴角流下口水两行,可爱,妩媚,冰纯,三位美女随便拿出一个都是世上一等一的人物,罗加在一起更是美艳不可方物,但凡是个生理正常的男子都会为之心动。

    小雨望着天鸟家二位战士不堪的形象心中懊恼,于是冷冷哼了一声,沉声道:“星河飘雪,姐妹共济。你们可是要与我飘雪为敌?”

    不疼不痒的一句话却令对面善家兄弟脸色大变,就连月歌也微微皱起了眉。

    飘雪一族全都是女性成员组成,自称姐妹共济会,族下之人基本上没有血缘关系,绝大多数都是收养自宇宙各地的孤苦女子,当然了,也有像小雨这样被迫加入的例子,只是数量不算太多,也基本无人知晓罢了。

    小雨所说的正是飘雪一族在法则界无人不知的令词,一语道出自己和秋蝉来自姐妹共济会,来自飘雪一族的高贵身份。

    “飘雪家的!”善家兄弟同时低呼道,身子不由自主的飘出去一百多米,四目相对,两个人飞快消失在茫茫战场之上,头也不敢回。

    天鸟一族虽然底子也算不错,但哪里能和白马座那些大家族相比,一听见飘雪二字心中先胆怯了七分,天翼一族和向月一族的纷争刚刚结束,两家动辄便放出几十位法王强者的实力令这些小家族无比恐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豪门的底蕴不容置疑,那一战不仅打出了天翼家的威风,更是让世人目睹了自己和豪门之间的天差地别,这节骨眼上,善家一个小家族,哪里敢去触动堂堂飘雪一族的门人。

    月歌转过身,向着小雨和秋蝉施礼致谢,她忽然发现小雨和秋蝉的战甲都有些污浊了,似乎之前与人战斗过。

    “你们这一路从南方来,那边的情况如何?”月歌好奇问道。

    小雨轻轻摇头道:“很不乐观,到处都在厮杀,北方呢?”

    月歌叹气道:“和你说的情况差不多,战场十分混乱,有些战士组成一个个小团体,专门攻击落单的战士,抢夺他们手里的财物,似乎这些人到太古神魔战场,为的不是寻找古人遗留之物,而是为了抢夺同伴。”

    三位姑娘均有些丧气,就算月歌这样不羁的性格也被战场的混乱吓到了,这根本就是一场赤裸裸的烧杀抢掠,哪里有寻宝说起来那么浪漫。

    秋蝉远远看向西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太古战场很大,无边无际的大,一眼根本望不到头,几千上万名战士停留在战场上根本就不显眼。

    “小姐,您在看什么呢?”小雨好奇问道。

    秋蝉淡淡说道:“西边好像有强者出世了,力量十分强大,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小雨猛地一怔,她很清楚秋蝉的实力,如果连秋蝉都自认为不敌,那么对手的等级至少要在法王顶峰,甚至是法皇!要知道,秋蝉的意识里,她的战斗力是和小雨叠加之后,两个人互为配合多年,一个主攻一个主防,相映得彰。

    “那我们往东边去吧,避开那些太强的人物。”小雨提议道。

    秋蝉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表示,别看她是主人,其实更多时候还是由小雨来做主,秋蝉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子也实在难以担当起领袖的责任。

    “一起去吗?”小雨问月歌道。

    月歌本就是个开朗的姑娘,当即微笑道:“好啊,我叫月歌,你们呢?”

    “我叫小雨,这位是秋蝉小姐。”

    “小雨?”月歌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好像在哪听说过。”

    战场上,三位姑娘小心翼翼朝着东方缓慢前进,月歌用自己的幻境法则撑起一层伪装,小雨的紫晶守护悄然隐藏在四方,只有秋蝉不为所动,时不时回头看向西方,眸子里满是忧虑。

    嗷嗷嗷!

    一声嘶吼自西北角遥遥传来,声音无比凄厉!

    ……

    太古战场开启第一天,是混乱的一天,小雨,秋蝉,月歌,三位姑娘不经意相识,组成了一个互为依靠的小团体,艰难在无数强者的夹缝中求生,仿佛一叶扁舟置身***,风雨飘摇。

    夏飞哪里知道这些,此时他正在目光专注的对付眼前太古神兵,散星菊。

    仿佛在地上扎根,散星菊在受到孔雀蓝的试探性攻击之后立即变的无比巨大,由一株菊花,变成了一株岑天古树。

    密密麻麻的花瓣仿佛星辰,数也数不清,更奇妙的是,这些星状花斑还在不停运动,就好像是星河在快速流转,看得人眼晕。

    嗖~

    孔雀蓝从不知什么叫做放弃,又一次对散星菊展开试探性进攻,四根草叶试图将其包围,再用他最擅长的绞杀一举征服!

    哗哗哗哗~

    星光四溢,锋利如刀,散星菊这些快速旋转地花瓣拥有无法想象的锋利,飞快在孔雀蓝的枝叶上留下一道道伤痕,绿色草叶纷飞,孔雀蓝长长的枝叶在被快速切断,就算他疯狂生长也跟不上散星菊破坏的速度,不得已,夏飞只好再次收回孔雀蓝,站在一旁愁眉不展。

    “好强的防御力,就算是收服九夜梅的时候也没见如此困难。”夏飞有些懊恼道。

    奥罗老魔耸了耸肩,“九夜梅排行云海七木第六名,散星菊排名第四,等级不同难度当然也不同,再说,散星菊的特性是能量攻击,你看他的星状花瓣,其实全都是能量体所组成,无论进攻和防御,都堪称一流,属性相对均衡。”

    夏飞点了点头,他早就注意到这些花瓣的不一样,别的植物开出是花,而散星菊开出的却是能量结晶!

    目光微寒,夏飞沉声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散星菊一定也是如此!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找到罢了!”

    “再来!”夏飞打起精神,新一轮较量展开!

    ……

    主控制室,黑白二神发疯似地在寻找系统漏洞,希望找到一个既不会惊动那些老家伙,又能够把自己两大宠物神兽送入太古战场的裂隙。

    想法是很好,行动是艰难的,毕竟这套系统建于太古年代,如何被设立,用了何种原理早已经无可考证,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二位却连一点头绪也没有。

    无意间瞥了一眼光幕,老白皱着眉沉声道:“你看,斯泽斯尼已经显示出超强的号召力,身边聚齐了四位魔族战士,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完成对战场的绝对控制,到时候将会是神之一族战士们的灭顶之灾!”

    老黑顺着兄弟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一位身材臃肿的战士一马当先,带领着四名魔族战士在战场大摇大摆前进。

    唰~

    肥胖的手掌轻轻一扬!闪电般迅速的法则攻击突然发出!

    远处一名神之一族的战士还没来得及逃跑便被击中后背,噗通一声跌落在地上。

    “哈哈!又有猎物了!”

    斯泽斯尼身边四名跟班急忙跑过去,对着那奄奄一息的神族战士一顿拳打脚踢,好一阵非人的折磨之后方才一刀切断对方咽喉,此时,鲜血早已流淌遍这片黑色的土地。

    “您看!这是他的空间戒指和兵器。”四名喽啰手举着战利品来到斯泽斯尼身边邀功,斯泽斯尼却连看都没看一眼,骄傲的仰起头,继续前进,搞得几个喽啰很有些尴尬,但是谁也不敢多说哪怕一个字,毕竟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闪电手斯泽斯尼,玄珠一族的精英战士,如今又刚刚晋级法皇,风头无俩。

    “好快速的攻击!他甚至不屑与用自己的雾隐法则伪装。”老白忧心冲冲道:“攻击瞬间,秒速只怕有五十万!没人能躲得过如此快速而又毫无征兆的进攻。”

    老黑咬了咬牙,摇头道:“不是五十万,而是破了八十万。”

    老白猛地一怔,再次盯着光幕看过去,虽然他们哥俩总喜欢吵吵闹闹,但是老白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哥哥的眼力的确要强一些,他说有八十万秒速,那一定就是八十万!几乎是夏飞最快移动速度的七倍!

    “别愣着了,抓紧干活吧,我可不想眼睁睁看着神之一族的后生们被杀干净。”老黑埋下头,继续工作,口气阴沉道:“丑话先讲在头里,真要是看不下去我可是一定会出手的,到时候你可别再埋怨又被我拖累。”

    老白微微一怔,他知道自己哥哥性格有多么倔强,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一声苦笑,老白只好摇着脑袋走到老黑身边,手上运转如飞。

    ……

    四天了,小雨淘气的两只马尾散落,一只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结果却带出一抹脏兮兮的黑色。

    秋蝉急忙用手绢轻轻擦干净小雨的脸,似乎很有几分心痛。

    就连一向以女强人自居的月歌也很不轻松,胸口不短起伏着,咬紧牙,香汗淋漓。

    “都怪我,幻境法则居然被人识破了。”月歌瞄了一眼地上两具尸体,沉声道,随着时间推移,单独行动的战士逐渐被消灭干净,月歌她们遇到的全都是一个个战斗团体,人数多少不一,战斗力不可小窥。

    小雨急忙摇头道:“要不是月歌姐姐的幻境法则,我们一路上恐怕早就和好几拨敌人遭遇了,这些人里面有会洞察法则的战士,被看穿怎么能怨你呢。”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月歌越来越喜欢可爱的小雨,她简直就是人见人爱的存在,任是谁都想在她俊俏的脸蛋上掐一把。

    不过对于秋蝉,月歌却很不喜欢,小雨一口一个小姐叫着她,十分恭敬,可是关键时刻秋蝉根本就不出手,站在一旁冷眼观瞧,要不然单凭这两个水平一般的敌人,怎么会搞得月歌和小雨十分狼狈。

    月歌掐起腰,从怀里摸出两只黄瓜,其中一只递给小雨,另一支则被她狠狠咬了一大口,对着秋蝉怒目而视。

    秋蝉一脸单纯的样子,搞得月歌就是想生气也发不出火来。

    突然,就在月歌琢磨着怎么教训秋蝉一番的时候,只见秋蝉那张冰纯之极的脸上,带过一抹隐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