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三十五章 最憋屈的死亡

七百三十五章 最憋屈的死亡

    七百三十五章 最憋屈的死亡

    “别人都是光明正大进入,唯独向武城,他被向月自家人关在一只厚实的金属大箱里,那可不像是装人的箱子,更像是装载野兽!”夏午沉声说道。

    夏步云猛地一怔,问道:“关在箱子里?把一个人关在箱子里?这也太奇怪了吧?”

    夏午道:“更奇怪的是,从箱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十分凄惨,似乎向武城已经发狂了!”

    众人皆感疑惑,他们早就猜到,向月一族会做睡死挣扎,可是谁也没料到,向武城竟会变的这么古怪,如今的向武城究竟处于何种状态,恐怕只有等到对战开始的那一刻了。

    摆了摆手,夏步云示意夏午离开。

    休息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夏天毕竟是修禅的,危机面前展现出极好的休养,侧过头,双目紧闭,仿佛没有听说向月家的巨变一样。

    夏步云和夏飞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但心里都是装满了忧虑。

    ……

    战舰上人数越来越多,各大家族派来的代表纷纷抵达,人数多少不一,像冰河,飘雪,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家族只来了几个人,而和向月一族素来交好的九扇一族则来了二十几人之多,而且个个都是精英。

    战舰上有许多房间,被分配给每个家族,方便他们观战。

    靠近舰尾的一个房间里,两名小姑娘并排而坐,正是小雨和秋蝉,小雨的眼睛不停望向窗外显得很担忧。

    秋蝉很冷淡的问道:“你在担心夏飞?”

    “嗯。”小雨重重点头道:“夏飞哥哥的对手是五级法皇向金城,他们俩差距太大了,所以…”

    秋蝉很理解小雨的心情,可她就是那么个冷淡的性子,似乎所有一切都只是浮云,不会被她记挂在心里。

    “你担心也没用,我听母亲说,如果顺利的话,向月家这一次输定了,天翼家的夏步云和夏天,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根本轮不到夏飞出场,战斗就会终结。”秋蝉轻声说道。

    小雨迷茫中轻轻点头,“但愿是这样吧,要不然,夏飞哥哥可就麻烦了,真没想到,他居然是天翼一族的人。”

    秋蝉疑惑道:“这样不好吗?天翼一族很强大,夏飞至少在法则界有了靠山。”

    小雨撅起了嘴巴,没有说话,秋蝉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性格哪里知道小雨的心思,如今小雨已经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了,而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夏飞已经是强大的天翼一族成员,而自己却是飘雪家的侍女,身份天差地别,而且飘雪又是一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怪异家族,族里的姑娘终生不得嫁人…

    秋蝉以为是小雨想念夏飞,于是说道:“天翼家的人也在这船上,你可以去和你的夏飞哥哥见一面。”

    小雨摇了摇头,“不要,至少现在不要,大战在即,我怎么好干扰他的思维呢,还是以后再说吧。”

    “哦,这样子啊,你说的也对,战斗时候总要保持心态平稳,你想的很周到。”秋蝉平平淡淡说道。

    ……

    “快看!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大伙纷纷从房间里走出来,凑到舷窗跟前,而那些真正的大人物则是躲在房间里,他们的房间视角比大厅还要好,不用和其他人挤在一起。

    只见两道光一闪而过,法皇夏步云和大法王余华出现在荒野中。

    众人纷纷摇头,这第一战实在没什么可看的,余华哪里是夏步云的对手,整艘战舰,数百名各大家族的精英,只有一个人敢说赢得了夏步云,那就是大法皇,丰苦禅!

    整个白马座,也就只有丰苦禅是高人一等大七阶大法皇!天翼替神之一族办事,所以丰苦禅不用受到规则的制约,可以从容的留在法则界。

    剩下的法皇强者,就算是五级修为,即将问鼎神之一族的向金城也不敢说稳赢,毕竟谁都清楚,天翼一族那妖孽的速度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无坚不摧!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天下家族,又唯天翼者最神速!

    所以,天翼家的战士们远不是同等级对手所能够挑战的,区区七级大法王余华挑战二级法皇夏步云?简直以卵击石!

    ……

    荒野上有风,冷风萧萧卷起黄沙飞扬,余华的心情更显沉重。

    对面的可是法皇夏步云,天翼家最强的战士!就连再乐观的人也不认为余华有机会逃生,何况向月一族早已把他当做弃子,让他应战夏步云,压根儿就没考虑让他继续活下去。

    撇了撇嘴,余华看向空中的战舰,目光充满恨意。

    这时夏步云忽然开口说道:“夏飞让我给你捎句话。”

    余华微微一怔,随即好奇的看向夏步云。

    “夏飞说,他没有机会亲自杀死你,不过他却会很好的照顾余小北。”

    余华脸色大变,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众人只道余华没有结婚,更没有儿子,就连余华身边最亲近的余鹏余锦两兄弟也不知道,余小北其实是余华的儿子!

    当年余华和余小北的母亲私通,生下了他!

    天翼的力量恐怖如斯,夏天出手,硬是把这惊人的内幕给挖了出来!

    夏飞说要替余华照顾余小北,很显然这是要杀死他!让余华绝后!

    余华彻底绝望了,他用阴沉的目光看向那艘高高在上的战舰,他仿佛看见夏飞正在以更加阴险的眼神盯着自己!

    呲牙必报!这从来就是夏飞的性格!

    哪怕是死也不能消除夏飞的愤怒,对敌人怜悯就是对自己残忍!斩草除根!夏飞要给余华最深刻!最致命的打击!

    “好狠!好狠啊!”余华铁青着脸,自言自语念叨着。

    夏步云微微一笑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希望…”

    余华刚要说出自己临终前的愿望,夏步云却在这时刻突然出手!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噌~

    身影如电,夏步云转眼间出现在余华后方,而余华却被刀锋抹了脖子,由于速度实在太快,此时此刻他虽然感到死神已至,却仍旧留有几分清明。

    “夏飞还说了,无论你有什么希望,他都不想听!你都要死!”夏步云收起右手割喉小刀,沉声道。

    绝望!

    无比的绝望!

    不想听还问?原来夏飞让夏步云问余华的临终愿望,就是为了让他看到希望,然后被杀死!

    一股气憋在胸口出不来,余华没有想到,夏飞竟然比他想的还要狠!哪怕是死也不肯放过自己!

    好残忍的手段!好阴险的风格!

    余华大怒,气血翻腾!

    砰!

    血脉暴涨刚好又冲开了伤口,只见一股血流如泉涌般喷出!

    这就是招惹了夏飞的下场!

    七阶大法王余华,以一种无比憋屈的方式,告别人世间!

    ……

    站在舷窗跟前,目送余华损命,夏飞嘴角勾起一抹略显邪恶的弧度,对于自己的敌人夏飞可没有半分同情,要不然,古铜教习,短发姑娘朱莉,这些冤魂又该到哪里去喊冤?

    整艘战舰,几百位各大家族的精英都感到很无趣,毕竟这第一战毫无精彩可言,就连天翼家的战士们也没有发出任何欢呼,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夏天拿出眼镜布擦了擦自己的金丝眼镜,转身向外走,口中说道:“轮到我了,也不知向武城那厮是不是真的变成了野兽。”

    “保重!”夏飞脱口而出,这句话明显含着担忧,听起来很有些古怪。

    夏天微微一怔,随即笑着说道:“别担心,咱们天翼家的人,从里就是善茬子,我也不是。”

    说罢,夏天仰着头走了,准备进入战场!

    ……

    很快,向月一族三阶法皇向武城,对战天翼一族初阶法皇夏天的战役,即将展开!

    只见又是两团光影一闪而过,出现在荒野上的是夏天还有一口巨大的箱子,长宽高各有三米,厚重的合金制成。

    “这是怎么会事?向月一族派了一只箱子出战?”

    也不知是谁家的战士开了一个轻狂的玩笑,除了他自己,在场没人能笑的出来,将他尴尬的晾在一边。

    事出反常必为妖!

    但凡有经验的战士都清楚这一点,向月是九大家族之一,弄出一个巨大的铁箱,一定藏有古怪!

    众人呼吸变得急促,心跳加速,直直盯着战场上的情况,猜测着箱子里会不会突然蹦出一个魔鬼!

    夏天目光微寒,谨慎的守住自己这方,盯着对面的铁箱。

    野兽一般的喘息声从箱中传来,似乎里面的真的有一只狂躁的野兽,正血红着眼睛,紧盯夏天!

    不愧是天翼一族的法皇强者!尽管夏天带着挺斯文的眼睛,却根本无法阻挡他骨子里的骄傲和疯癫!

    单手突然指向那金属柜,夏天一言不发,目光冷峻!一股比这怪物更加疯狂,更加骇人的气势磅礴爆发!

    这是挑衅!面对箱子里怪物的杀意,夏天报以比他更强的杀气!

    嘭~

    只听一声巨响!

    箱子里的向金城果然安奈不住性子,破开沉重的铁箱,出现在世人面前!

    黄沙过后,人们见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怪物!

    这哪里还是向武城?根本就是一只魔鬼!

    所有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料到,堂堂向月法皇,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战舰之上,向金城两只手贴着舷窗,低声自言自语道:“兄弟,为了向月一族,委屈你了…”

    声音悲壮,几欲流泪!

    突然,向金城的气质陡然一变!

    从双目中迸射出滚滚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