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三十四章 野兽向武城!

七百三十四章 野兽向武城!

    七百三十四章 野兽向武城!

    清晨,夏飞终于走出风园内库,神情略微有些疲惫。

    薄雾尚未消散,此时的风园却已经忙碌起来,没有人说话,天翼家的精英战士们默默汇聚于后花园,大伙收起各自的兴趣爱好,找到一个角落,闭目养神。

    夏莽在擦拭着一把双刃长蛇刀,不停的擦,一遍又一遍,哪怕这把刀已经光可鉴人,却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夏飞知道,他其实是在缓解心中的紧张情绪。

    看到夏飞进入后花园,众人朝夏飞点头示意,还是没有说话,风园就在这种沉闷的安静中,渐渐进入一种大战前的蓄势待发状态,压抑,坚定。

    “他们好像还有别的心事?”奥罗老魔微微一怔,对夏飞说道:“这里的空气太压抑了,我几乎都能闻到血腥味。”

    夏飞同意奥罗的说法,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手指不停的在自己空间戒指上抚摸。

    奥罗微微一笑,“不用紧张,今天的主力是夏步云和夏天,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再说,你的准备工作可谓充分,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夏飞摇了摇头,“今日一战将会决定天翼和向月两大家族的命运,再多准备也是不够。”

    顿了一顿,夏飞又说道:“你看这些家族精英的态度,很不寻常,我估计这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这一战,会是更大一场战役的导火索,也未可知。”

    奥罗老魔没有说什么,天翼家的人今天的确古怪,按说又不是他们出战,完全用不着如此紧张才对。

    约莫五分钟之后,夏步云书房的门被推开,他和夏天两个人显然已经开过碰头会了,决定了某些其他人所无法了解的事情。

    目光在自家精英身上扫过,落到夏飞身上的时候夏步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五爷守家,其他人全都跟我走!”夏步云抬起头,轻轻挥了挥手说道。

    夏飞猛地一怔,上次在丰水阁可是说好的,对决只有当事人参加,对其他人保密,而夏步云却要带上夏家全部三十六大法王!这明显是有悖规则的!

    皱了皱眉,夏飞跟随着自家战士们默默进入侧园,时空之门的位置……

    ……

    嗖嗖嗖~

    夏家群狼穿门而过,只见这里是一艘漂浮在空中的战舰,透过巨大的落地舷窗,可以清楚看到战舰下方是一颗荒寂的星球,万里焦土,寸草不生,想必就是今日的战场了。

    朝着自家战士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留在这里,夏步云和夏飞,夏天一起沿着长长的回廊前进,一扇自动门打开,三人沉默着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颇为豪华,柔软的沙发座椅令人昏昏欲睡,隔壁是浴室,桌子上早已摆上茶点,瓜果,显然是早就有人准备好的。

    三人坐定,夏飞有些好奇的问道:“家主,今日不是说不让外人观战么?”

    夏步云望向窗外,沉声道:“昨晚你在内库的时候,规则已经改了,向月一族提出要其他大族观战,以确保公平公正,上边已经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现在这艘战舰就是龙腾丰家临时安排的观战船,除了我们,还有十几个白马座大家族,挟着自家精英汇聚于此。”

    夏飞没有说什么,临战之前突然改规则,只怕是向月又有了别的诡计,并非什么好事。

    法皇夏天抬了抬眼镜,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夏飞说道:“对了,你拜托我打听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你那位叫古铜的朋友早已被余华杀死,连同他的家人合计一十四口。”

    “另外你原先在余家负责管理的虎啸园也已经废弃,几名员工连同他们的家人,就算是虎啸园饲养的异兽也无一幸免,另外不知为何,余华还杀了一个叫郝平的商人以及一个叫朱莉的姑娘,哎,总之,余家所有和你有过交集的人,全都被余华暗中除掉了。”

    夏飞脸色变的很难看,古铜是把自己领入门的导师,在别人最看不起自己的时候,是他毅然站了出来,这份恩情怎么能忘?

    那些虎啸园的兄弟在夏飞手底下混饭吃,也算是自己亲信,可是虎啸园那几头异兽又找谁惹谁了?居然也被余华灭口!?

    还有郝平,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商人,只因为帮夏飞兑换过几次晶石,卖给过夏飞一点杂物,结果就被牵连。

    最可怜的是朱莉,一个长相平平留着短发的姑娘,大概是在联盟见过夏飞的缘故,朱莉经常趁着夏飞上训练课的时候趴在窗外偷瞧,眼神里带着几分崇拜,可是从始至终两个人连一句话也没说过,这也没能逃脱余华的大清洗!?

    夏飞铁青着脸,攥紧了拳头,余华的手段令人心寒,所有一切都只是假象,他从骨子里就是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夏天轻轻点头,沉声道:“你在蛇岛撞见余华和向月家的人围攻余家,没有选择和余华站在一起,如今看来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假设你当时向他妥协,今天的下场也会和那些无辜身亡的人一样。”

    夏飞转过脸去,余华过去的确对夏飞不错,可是当夏飞看到余华在蛇岛帅人围攻与老太爷那一幕,夏飞当即就明白了,这是个无法信任的人,就算自己站在余华一边,勉强保全性命,回过头也必定被灭口,所以他才毫无犹豫站在了余华的对立面。

    “今天要是让我碰上余华,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夏飞捏着拳头,自言自语道,每一个字都饱含杀意!

    夏步云和夏天同时摇了摇头,“你没机会碰上余华的,因为你的对手是向金城。”

    夏飞猛地一怔,原来对战的次序早已经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选定,夏飞对阵向金城,这位向月一族最强的法皇!

    这根本就是天翼一族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如此一来,无论夏天还是夏步云,他们对余华和向武城都有着绝对把握!根本就轮不到夏飞出场,这场战斗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不过夏飞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兴奋,看看夏步云和夏天以及众多天翼精英今天的表现就知道了,这样的签对天翼来说无疑最佳,可他们却在一夜之间态度大变!这其中分明有蹊跷!

    “何时抽签决定的?”夏飞问道。

    “也是昨夜,龙腾丰家突然通知抽签,当时你在内库,也就没有告诉你。”夏天沉声说道:“抽签的结果是你对向金城,我对向武城,家主对余华。”

    夏飞沉默不语,神色显得很凝重,夏步云和夏天相对而视,一同盯着夏飞。

    “你想到了什么?”夏天好奇问道。

    夏飞咬了咬牙说道:“阴谋。”

    两大法皇均是一怔,好奇问道:“这明显是一个对咱们有利的局面,你为何会想到阴谋呢?”

    夏飞阴沉着脸说道:“早不变晚不变,偏偏等到决战前夜才改变规则,而且抽签的顺序对我们太有利了,谁都知道,你们二位的战斗力远超余华或者向武城。”

    “如果这件事情按照正常的路线发展下去,结果肯定是家主杀了余华,夏天前辈杀了向武城,我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战斗结束,向月被迫离开白马座。”

    “可是。”夏飞加重了语气,“事出反常必为妖!决战前夜临时改变规则已是蹊跷,又抽出一个上上签,这不对劲,很不对劲!我虽然猜不透向月一族的阴谋是什么,但是,他们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手段。”

    夏步云和夏天同时点头,满意的看着夏飞。

    “家主,我就说咱们天翼新来的夏飞不简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嗅出阴谋的味道,思维慎密,逻辑超群啊。”夏天露出了笑容说道。

    夏步云也是会心一笑道:“能把夏老实搞的如此凄惨,手段自然是有的,夏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把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了咱们家老祖宗,你知道他老人家是怎么说的吗?”

    夏飞摇了摇头,侧耳倾听。

    “他老人家说,什么阴谋阳谋,天翼家的拳头就是道理,他们不讲道理,咱们也不讲道理,他们讲道理,咱们还是不讲道理!一旦发现阴谋,就给我往死里打!”夏步云笑着把老祖宗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夏飞忽然发现,这个不曾谋面的老祖宗还挺可爱,一个不讲理道破玄机,别管向月一族密谋着什么,只要天翼继续这样蛮横下去,继续这样不讲道理下去,谁也奈何不得!

    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天翼家就是那不讲理也不要命的!

    ……

    距离战斗开始还有些时间,观战的豪门代表陆续登舰,夏步云和夏天也开始闭目养神,唯独夏飞心里的疑惑却是一点也不曾减少。

    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让夏飞无法冷静,向月一族的动作太古怪了,令人琢磨不透。

    夏飞对向金城和夏步云对余华,这两场都没什么问题,毕竟实力的差距太大,结局早已注定。

    唯一的问题就是眼镜法皇夏天和向武城之间的较量,他们俩按说在等级上是向武城略高一点,可是夏天有着天翼一族传承的超级速度,实战中反而是向武城要略逊一筹。

    看了看闭目养神,安静如斯的夏天,夏飞在心里自言自语道:“难道向武城这一个月间有了突飞猛进,有绝对的把握击败夏天?”

    正想着,有人来敲休息室的门,打开一看来的是大法王夏午,他神色有些紧张,低声在夏步云耳边说道:“家主,向月家的人已经来了,别人都很正常,唯独向武城有些古怪。”

    众人一怔,同时问道:“哪里古怪?”

    夏午咬了咬牙,沉声道:“别人都是光明正大进入,唯独向武城,他被向月自家人关在一只厚实的金属大箱里,那可不像是装人的箱子,更像是装载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