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二十四章 接受挑战

七百二十四章 接受挑战

    七百二十四章 接受挑战

    很显然,神之一族已经不愿意看到向月一族和天翼一族继续这样缠斗下去,但是他们又无力阻止双方的仇视,天翼已经放出话来,法则界有向月没天翼,有天翼没向月,无论如何,两大家族一定有一方要从此退出白马座,退出法则界。

    鉴于天翼家的态度如此强硬,神之一族的大人物只好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两名当事人和家族中法皇强者展开一场三对三的较量,胜者为王。

    双方各有两名法皇强者,当事人自然就是夏飞和余华了,每一方都是两大法皇一名法王,看似公平,其实却埋藏着极大隐患。

    夏飞已经亲眼看到过,向金城有一种特殊的法门,可以将两大法则力量融合于一身,达到短时间内战斗力翻倍的效果!他本就是五级法皇,等级远远高于天翼一族的任何一名战士,别看天翼的翼杀阵,群狼战术很厉害,若是单打独斗,没人有把握赢得了向金城。

    夏飞正想着,那边向金城忽然问道:“为何要放到一个月之后?我们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目光杀气凛然,向金城很清楚,自己这一方有绝对优势,所以巴不得早早进行对决,免得夜长梦多。

    夏步云不动声色,左手藏在袖子里轻轻拨弄一只通讯器,似乎在聆听来自遥远神之一族的声音。

    看似是一场白马座的风波,其实这场骚动早已经蔓延到了宇宙的巅峰,牵动无数强者的神经,关于如何决断,已经不是夏步云这白马座的家主所能够决定,全要看老祖宗的意思。

    丰苦禅冷哼一声道:“我说过了,这是上面的决定,你们向家要是有什么不满,大可以自己找上去,何必问我!?”

    向金城吃了一个憋,脸色一白不再说话了,愤愤的扭过头去,目光不时在夏飞身上扫过,对于这位事件的始作俑者,打伤了自己兄弟的人,向金城恨之入骨。

    余华则显得很无奈,转眼间夏飞进了天翼一族,反倒是自己成了在座所有人中唯一的小人物,命运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微微一笑,夏步云将手从袖子里收回,脸上挂着一种无法解释的轻松,“我们天翼一族同意上面的解决方案。”

    夏天微微一怔,随即皱紧了眉,傻子也能看出来自己这方处于弱势,这场较量并不公平,先不说自己和夏步云等级要低于向家两兄弟,夏飞更是刚刚认祖归宗,天翼家的绝学速度法则,夏飞并未掌握,就算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也无法拉近双方的差距,自己这方竭力准备,向月一族又何尝不是如此,也不知道老祖宗处于何种原因才答应这不公平的较量?

    向金城目光狠厉在天翼家人身上扫过,沉声道:“我们向月,也同意!”

    丰苦禅如释重负,轻轻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丰水阁就不留各位了,一个月后,我会派人去请诸位。”

    “不过我可有言在先,这件事仅限于在座的人知道,倘若扩散出去,上边追究下来,那可就不是我丰苦禅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答应替此事保密,毕竟这场对决涉及了两个在法则界生命远扬的豪门,关系重大,传出去很可能会引发整个白马座的动荡。

    ……

    夏飞有些忧虑的迈出客厅,自己毕竟不是什么天翼家族的人,需得找个机会跟夏步云说明才是,只可惜夏家人个个都是狂热的急性子,一直都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夏飞兄!”

    夏飞抬头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两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物,一胖一瘦,正是丰子年和郎顺业,龙腾丰家和暴狼一族的嫡孙,自己在白马座为数不多的朋友。

    夏步云头也不回头说道:“给你十分钟叙旧,风园见。”

    说罢,夏步云和夏天领着老管家顾立扬长而去。

    夏飞紧走两步上前,冲着丰子年和郎顺业施了一礼道:“大恩不言谢,这次夏飞却必须谢谢二位鼎力相助,若不然,我这会儿恐怕还躲在某个不知明的阴暗角落里呢。”

    他们俩的所作所为,夏飞已经通过风信子和月歌的汇报知晓了,挑动整个白马座的纨绔闹上街头,丰子年和郎顺业做的比夏飞想象中还要好很多,在这人情淡薄的法则界,能这样鼎力相助,足见他们俩是值得信任之人。

    郎顺业笑的很开心,大巴掌在夏飞肩头啪啪啪连拍了好几掌,“你瞒的我和子年好苦啊,既然是天翼家的人为何不早说呢,憋着受这份腌臜气,不是我大狼不开眼,说真的,你们夏家真狠那!比传说中还要狠!就这么把向月一族的两大园子给踏平了!这气魄我们郎家可比不了,家里的老家伙一个个唏嘘不已,我这辈子还从没见他们这样紧张过呢!”

    郎顺业说的很夸张,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显然是被天翼一族的杀戮果决给震慑了。

    丰子年在一旁苦笑,他还曾经想帮了夏飞这一回,让他感激涕零,然后把夏飞收在身边做自己的左膀右臂呢,毕竟总有一天丰子年是要继承龙腾的,身边没有亲信可不成,就像自己的父亲身边有布司一样。

    可惜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夏飞是堂堂天翼家的人,把天翼家的人收在身边?这件事如今想起来简直可笑之极,毕竟天翼一族那可是不输与龙腾的存在。

    夏飞表现的很真诚,对丰子年和郎顺业谢了又谢。

    这世上雪中送炭的人不多,他们明知夏飞只是个小人物,还肯如此出力,情谊难得,当然了,夏飞并不知道丰子年还有着深层次的考虑,法则界最大的永远是利益,像郎顺业这样另类的存在并不多,他也因为这种性格被排除在暴狼一族的继承人之外。

    叹了一口气,丰子年道:“其实木家浮萍小姐这次也出了很大力气,我和大狼与你交好,出力是应该的,你也用不着一再道谢,倒是该想想怎么报答浮萍小姐,为了你,连木家那老妖精都出动了。”

    一提这事,郎顺业当即来了精神,大笑着说道:“可不是嘛,你既然是天翼家的人,和木浮萍也算门当户对,我看啊,木浮萍这丫头虽然有点小任性,也没啥不好的,你干脆把她收了得了。”

    夏飞一阵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郎顺业这乱点鸳鸯谱的习惯令他很不舒服。

    ……

    夏飞留在丰水阁外和丰子年,郎顺业叙旧,夏步云和夏天两位天翼一族的法皇强者却早早回到了风园。

    家族精英还在气势汹汹的等待消息,准备等家主回来一举踏平樱园,夏步云简单说了两句,便让大伙在风园继续待命。

    一听不打了,天翼家的精英们都是老大不乐意,不过却并没有提出异议,谁都清楚,对手是九大家族之一,上面的压力很大,这种时刻天翼一族必须表现的比过去更团结,绝不能给自家老祖宗们添心事,他们也相信,天翼家的规矩绝不会被打破,暂时偃旗息鼓一定是有原因的。

    “五爷,这段时间就麻烦您留在风园吧。”夏步云很客气的说道。

    顾立急忙点头答应,假设不是因为自己这待罪的身子让老祖宗有了顾虑,只怕向月一族此刻已经被从白马座赶出去了,这种时刻,自己当然要听从家主的安排。

    稍稍安抚了一下家族精英,夏步云和夏天走进风园内一间书房,关上门议事。

    “家主,老祖宗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咱们家明明已经占了上风,这时候收手对我们并不利,再说,这三对三的战局我们可不是有完全的把握。”夏天神情严肃说道。

    夏步云微微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些老祖宗都有考虑,神之一族发生了什么,咱们是不会知道的,我猜测上边一定是给了老祖宗巨大的压力,别忘了,五爷可是待罪的身子,而且据老祖宗说,他的案子还不轻呢,假设想要保全五爷,这是唯一的方案,要不然就得和上边翻脸了。”

    夏天微微一怔,自言自语道:“您的意思是咱们要想保五爷,就必须冒一次险,让向家的人输的心服口服,这样就算神之一族也没什么好说的?”

    夏步云沉声道:“就是如此,老祖宗意思是让咱们多加把劲,无论如何也要把五爷保下来,哪怕是三对三的时候吃点小亏。”

    夏天顿生一股豪迈,别看顾立并不姓夏,但他却是天翼家的一份子,要想服众,就要拿出天翼一族的底气,堵住所有人的嘴!

    夏步云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今天开始你我就要闭关了,为一个月后的决战做准备。”

    “那夏飞呢?”夏天问道。

    夏步云笑道:“让他去凌风阁,跟老实爷爷学一个月吧,临阵磨枪不亮也光,虽说到时候主要还是看我们兄弟的本事,但夏飞的修行也不能落下,他既然能凭着一己之力砍翻法皇向武城,说不定到时候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夏天微微一怔,“去跟老实爷爷?他能受得了吗?”

    “你还有更好的主意?”夏步云反问道。

    夏天摇了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似乎这位叫夏老实的老者曾经给法皇夏天带来不小的阴影,以至于一提起这名字,夏天就唏嘘不已。

    “也只好如此了,是福是祸就看夏飞的运气吧。”夏天耸了耸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