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一十七章 再踏樱园!

七百一十七章 再踏樱园!

    七百一十七章 再踏樱园!

    看着向月一族居住的千顷梅园变成了一片废墟,夏飞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豪迈之情,这世界果然强者为王!曾经无比显赫的向月一族又怎样!还不是分分钟就被天翼家族的群狼给踏平了!

    天翼家未曾谋面那位老祖宗的话在夏飞耳边响起,“什么九大家族?什么神之一族?要知道,老子可是天翼一族!”

    也只有这种性格狂妄之极的人物才能说出这番话!天翼家就是有这样的实力!

    啪!

    正想着一只手臂重重拍在夏飞的肩头,转过去一看,只见是已经杀红眼的夏步云,夏飞稍有些紧张,毕竟自己是地球人,不是什么天翼一族的成员,这其中的误会还没来得及说清楚呢。

    “你叫夏飞?”

    夏飞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天翼族长夏步云被阻止了。

    “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你现在的秒速是多少?”

    “三万。”

    噌~

    夏步云目光如刀,直直扎在夏飞身上,眉头紧锁道:“怎么这么慢!?”

    夏飞无语了,这还是第一有人嫌自己太慢,要知道这可是速度异能!所有异能中最难练的!再说,自己还带着伤呢!

    凭着三万秒速,夏飞曾经立下过战功无数,可到了天翼一族,这点速度根本就不够看!

    方才夏飞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跟上大队,等他赶到梅园,大火已经起了,夏步云这帮人踏平梅园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太丢人了!怎么对得起天翼两个字!怪不得总是跟不上队伍!你这速度法则是谁教的!?太不负责任了!等这件事情结束,你首先要进行速度法则强化训练!”夏步云脸色一沉说道。

    夏飞刚要说自己压根儿就没学过速度法则,夏步云又把他阻止了,“不用解释!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夏飞俩眼一翻,差点没被憋死,又是以后再说?天翼家人可真是够急性子的,根本不给夏飞说话的机会!

    人家要灭门总得先商量下战术策略吧,先攻打哪里,再攻打哪里,有什么难点和破绽。

    可是天翼一族倒好,一共就俩步骤,第一步把人集合起来,第二步直接跑去灭门!

    夏步云转过身,目光中一缕精光爆射!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天翼家族听令!接下来要踏平向家樱园!”

    “是!”群狼齐声暴喝,怒焰滔天!

    ……

    “报!向家梅园已经被夏步云带人踏平了!”

    “这么快!?”木旗云猛地一怔问道,多年不问家事的木老太爷今天换了一件雪色战甲,表情无比严肃。

    天翼一族和向月一族开战不仅是他们两家的危机,也是整个白马座,甚至整个法则界的危机!

    此时此刻,这场战争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不知有多少像木旗云这样隐藏在黑暗中的老妖怪注视着樱园的方向,注视着这场战争!就连至高两族那些幽暗的眼睛也在盯着!

    “已经慢了,恐怕现在天翼家的人都已经打到向家家主所在的樱园!天翼家的人速度太快了!实在太快!我们根本就盯不住!”探子有些沮丧的说道。

    “盯不住也得盯!我要知道现在战斗进行到了哪一步!分分钟都要知道!”木旗云有点不讲理说道。

    “是!”

    探子咬了咬牙下去了,心里直懊恼天翼家这帮疯子实在太快,他们可是背插双翼的天翼一族!来无影去无踪!犹如鬼魅!

    “爹!樱园是向家的家主居所,虽说向家也有两大法皇,四十几位法王,可天翼家那是一群狼啊!他们要是聪明就应该逃走!忍一时风平浪静,可是向家根本没逃!这太古怪了!”木浮萍的父亲木南尘紧张说道,他也换了一套战甲,收起平日里优雅的打扮。

    朽木一族的消息显然没有龙腾武馆灵通,他们还不知道向家最强的法皇,向金城已经返回族里了。

    木旗云脸色阴沉,“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地方。”

    木南尘继续说道:“这次天翼家只动了法王级以上战斗力,还有少数几名医者,并没有进行全族动员,这是合乎情理的,毕竟在这种高等级战斗中,普通战士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来多少都是死!”

    “而向家却动员到了每一个人!他们这是不守规矩的行为,可能是要采取人海战术,活活困死天翼家的精英!而且一旦传出去天翼家连等级很低的战士都杀这消息,会被整个圈子不耻!”

    “九大家族相互间关系紧密,多有通婚,大家都有亲戚,一旦天翼家族大开杀戒!最终形成的局面将会是九大家族对天翼这把妖刀!我们木家也会被迫和天翼这群疯子开战的!向家真是太阴险了,把我们八家也算计上了!就算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雪和冰河两族不会趟这浑水,那也是六大家族啊!波及数千万人口!”

    躲在门外偷听的木浮萍只觉得一阵眩晕,父亲说的都是实话,家族庞大,私底下都是亲戚,一旦天翼疯狂杀戮,势必引起整个法则界的强力反弹!那可就危险了!

    与木南尘害怕木家被迫要面对天翼家的疯子不同,木浮萍是在担心夏飞!

    “向家真是疯了!试图拉我们下水!无论如何,我们木家能不招惹天翼家的疯子,就坚决不能去招惹!就算几大家族联合对付天翼,那也要付出极惨痛代价的!这帮人全都是妖孽,根本无法理喻!”木旗云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木南尘道:“南尘,你的推理有进步。”

    木南尘稍有得意,不过紧接着木旗云又说道:“但是,你想的太简单了,第一,牺牲百万族人逼着我们这些大族动手,这一计太毒,不像是向白的主意,更像是向金城这老狐狸惯用的招数。第二,就算向家能把其他大族拉下水,最终灭了天翼,咱们也不会放过他们向家,所以这一计向月一族不到最后不会使出来,他们之所以留在樱园而不撤离,一定有自己的后招!”

    “还有后招?向家这些人真是毒辣!向金城这老狐狸一直躲在向白背后,好不容易把他盼走了,去了神之一族,临走还出这么个坏主意,恐怕别人不知道向家最厉害的钉子其实是他!”性格豪爽的木承大声说道,显得很懊恼,只是他并不知道,向家最厉害的法皇向金城,并没有走。

    十几位木家顶梁柱均有些丧气,空气中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木浮萍听到这再也忍不住了,慌慌张张跑进了议事大厅,疾声说道:“爷爷!我们木家能不能别和夏飞为敌,他被人陷害,好不容易才认祖归宗啊!天翼家再厉害,也挡不住法则界所有大家全部与他们为敌!”

    木旗云先是一怔,随即露出苦笑,宝贝孙女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萍儿,爷爷承认你的眼光不错,可惜天翼家的人,就算了吧。”

    木浮萍感觉爷爷好像知道夏飞身世之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先他可是很支持木浮萍的,还和她一起去了蛇岛呢,更亲自到执法会施压,要求执法会还夏飞一个公道。

    “民意不可违啊,如果向家执意用自己百万人口的性命,绑架民意,到时候整个法则界都是除去天翼的声音,那样我们木家就算再不想,也只能和天翼开战了。”木旗云的话很沉重,在座的木家长老一个个面如死灰。

    天翼家外号封魔妖刀!这把刀不仅仅会杀人,而且神魔通杀!

    法则界就没人想和这把妖刀为敌!

    “回去吧,这件事爷爷无论如何也答应不了。”木旗云脸色难看,对孙女说道。

    木浮萍很惊讶,自己这辈子求爷爷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被拒绝了!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

    “来人!把浮萍小姐关起来!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见!”

    木旗云背过脸去,痛心疾首道。

    他知道木浮萍的性子,如果由着她的话肯定会去夏飞那里,把情况告知,木旗云心里再不忍,为了庞大的朽木一族,他也只能这样做!

    木浮萍眼睛睁大,傻傻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为何他会这样对自己。

    就在这时候,木家的探子又来了!神色比上一次还要紧张!

    “报!天翼家的人已经到了樱园!正在攻打法则大幕!”

    咯噔!

    木旗云心里一阵抽搐,脸色苍白道:“这么快!?”

    紧接着木旗云又自嘲的笑了起来,“瞧我说什么呢,人家可是天翼!”

    ……

    轰隆隆!

    爆炸声铺天盖地!夏家三十六大法王两大法皇一齐发动攻击!对准向月一族的法则守护天幕!

    淡白色天幕如同金钟罩,把占地数百顷的樱园团团围住,如今在天翼家族这群疯子的合力围攻下,哪怕是守护家族的法则大幕也有些支撑不住了!摇摇欲坠!

    噌!

    夏飞又是最后一个赶到,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惊!

    只见一个个黑影如同闪电,狂叫着撞向法则大幕!

    天翼一族全都是速度法则掌握者,从无例外!

    他们先是拉开点距离,然后突然加速!以接近光的速度扑过去!用手里的兵器直直砸上去!

    很快!

    非常快!

    非常非常快!

    夏飞不知道他们的秒速是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总之自己这双修炼过兽灵法典的眼睛,根本就看不清!

    看到的,只有残影!数不清的残影!

    无法想象!三十八个人的影子居然会有几千条之多!

    那是因为前面的残影还未完全消失,新的影像又映入眼帘!

    咬了咬牙!

    夏飞准备用混沌法则一举打破这道法则禁制!毕竟混沌法则就是为了逆转别人的法则而生!

    轰隆隆!

    夏飞才刚刚决定,那边眼镜法皇夏天就一拳把向家天幕砸成粉碎!

    天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天翼家要做的事情,区区法则禁止根本当不住!

    噌噌噌!

    一群眼睛血红的疯子,瞬间杀入向月一族在白马座最后的据点!樱园!

    此时距离梅园被踏平,仅仅过了两分钟!

    ps:前天晚上,交了稿子九儿便去一哥们家帮忙,这哥们当了十几年兵,家里实在没什么朋友,所以便托到了九儿这里,一直忙到夜里十一二点,大伙说休息一下,九儿不敢睡,怕耽误第二天的稿子,于是连夜码字,一直到早上五点多,又是贴对子放鞭炮啥的。

    再然后接新娘子,摆酒席,酒席完了还得撤酒席,忙的找不到北。

    一直到下午四点,居然还有三桌客人没走,已然喝大了,九儿只好跟哥们告了假,回家继续码字,这才没耽误两章上传。

    两天一宿整个没睡,结果交了稿子又失眠了!一个在二院工作的哥们,连夜开了安眠药给九儿送来,还说九儿这是神经衰弱,得吃点灵芝啥的。

    说实话,九儿不是个喜欢诉苦的人,但凡能撑就撑了,没那么多矫情。

    大伙说九儿昨天写的不好,九儿写这些也不是在辩解,不好就是不好,没啥好说的,九儿道歉。

    假设昨天要是单单喝喜酒,九儿一定不去,因为没那时间,中国婚礼也就那么回事,从头到尾假惺惺的,最后全都喝趴下了完事,第二天一群人头疼。

    但是,像昨个那种被找去帮忙不同,九儿没吃啥,也没喝啥,一滴也没喝,忙得跟三孙子似的,可是哥们和我很铁,有那个情意在,帮忙是必需的,这是九儿做人的原则。

    唠叨完这些是晚上八点多,吃点东西就打算睡了,有安眠药,不怕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