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七百零六章 天翼是妖刀?

七百零六章 天翼是妖刀?

    七百零六章 天翼是妖刀?

    这是一座隐藏在白马座闹市中的幽静园林,楼亭水榭,假山奇石,美不胜收,更有无数粉色樱花绽放,这些经过基因改良的樱花经年不败,无论春夏秋冬都会为这园子增添上一抹亮丽。

    白马座是法则界人类的大本营,包括九大家族在内,数不清的豪门大族居住于此,这座院子在当地颇有名气,谁都知道,它是向月一族家主居住的外宅,樱园。

    豪门大族年代久远,几乎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点,例如暴狼和朽木两大家族被称为顽固党,家族中人认死理,而且极其护短,飘雪与冰河两族不食人间烟火,虽然住在白马座,却不太与外人接触,族人都是那冷冰冰的性子,飘雪一族更是完全由女性组成。

    而九扇,向月,号称人类九大家族中最具浪漫气质的两族,向家除了樱园还有一座更负盛名的梅园,占地足足数千顷,梅香四溢,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家族精英。

    法则界是个人吃人的残酷世界,繁华背后隐藏了不知多少不可告人的黑色交易,向月一族浪漫是假,恐怕阴险才是真的,此时此刻,三道黑影通过樱园地下黑暗的通道进入。

    通道狭窄,阴冷而潮湿,与地面上满园春色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不是熟悉向月一族内情,没人会想到,繁华如斯的樱园竟还存在着如此黑暗的角落。

    拐了几个弯,通道开始向上,光线也变的充足起来,可以分辨出来者正是余华,他在两名向家护卫一前一后的带领下,步入樱园中一座不起眼的宅子。

    早有两位老者在等待着他,这二位穿着家中便装,一个坐在客厅正上首,另一个站在他身边,似乎是一对主仆。

    余华十万分恭敬,施礼后把今日在余家祠堂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讲来,两位老者一言不发,只是听。

    余华越说越激动,脸色也变的苍白,夏飞这一巴掌拍的可真是够狠,直接把余华从天堂揣进了地狱。

    要知道,余华距离接手自己梦寐以求的家主宝座只差了那么零点零一毫米,可就是这样一点距离都跨不过去,叫余华如何能甘心?

    台上两位老者神情越来越凝重,待到余华说完,另个人四目相接,各自点了点头,坐在上首的老者挥了挥手,那两名护卫立即又把余华原路带了回去。

    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余华心里没底,可是他又不敢违背这些大人物的意思,只好叹了一口气,再次钻进黑暗的通道中,满怀心事离开。

    房间里再无其他人,只剩下两位老者。

    向白从座位上站起来,迈开步子朝自己心爱的樱园走去,他的贴身管家向伯城紧随其后。

    向白,年龄不详,据说是破了五百岁的老妖怪,因为父亲姓向而母亲姓白,因此被起名为向白,目前向月一族的族长,位高权重,在白马座可谓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他的管家向伯城年纪也比他小不了多少,也是向月一族老妖怪级别的存在,因为不是嫡系子孙,向伯城没有进入长老院,亦或者在家族中担任要职的资格,所以他便跟在向白身边坐了贴身管家。

    其实以向伯城的智慧和胸襟统领长老院也绰绰有余,做向白的管家实在有些屈才,不过向白一向对向伯城厚爱有加,恩惠不次于家族中任何一人,向伯城也对家主投桃报李,两个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推开门,满园樱花令向白心情立刻舒爽了几分,笑着步入园中,向白问道:“伯城,你怎么看?”

    向伯城道:“余华被人算计了,被那个叫夏飞的年轻人摆了一道,这一关只怕他是过不去了,此人对我们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向白略一点头,沿着青石板路走向碧湖中央的凉亭。

    “我看不仅是余华被算计了,连我们也被算计了才是,既然有证据却不拿出来,偏偏等到这节骨眼上才把证据散播,搞得满城风雨,这下好了,我们就是想收也收不住。”

    “当初我们真不该听了余华的一面之词,将其推上余家家主的位置,搞得现在一发不可收拾,毕竟咱们要的九夜梅他也没能拿到,真是晦气。”向白眉毛拧了起来说道。

    向伯城微微摇了一下脑袋,“家主,话也不能这么说,九夜梅没拿到也不能全怪余华,谁又能知道那个叫夏飞的年轻人会跑来捣乱,而且还有破开法则禁止的能力?”

    向白点了点头,“这点我一直很好奇,要吩咐手下人多多打探消息,尽快搞清楚夏飞为何能破开法则禁止,他究竟掌握了什么样的古怪力量。”

    “这是自然的,不过夏飞已经藏起来了,他在暗,我们在明,没那么容易找到他。”向伯城无奈道。

    向白叹了一口气,“找不到就慢慢找,至于余华我看就除去吧,还有他那两个好兄弟,余锦和余鹏,他们知道的太多了,对我们不利。”

    “家主,我们恐怕不能这样做。”

    “为何?”向白微微一怔,不解问道。

    “余华为了您可是叛出家门的,连自己家主也杀了,这在法则界是很严重的事情,就算是没能帮我们拿到九夜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假设我们把余华作为弃子扔掉,那些依附于我们的小家族恐怕就要寒心了,当初咱们在余华没能完成任务的情况下,依然信守承诺把他推上家主之位,不就是为了收拢人心吗,除去余华不难,可是除了他就会失了人心。”向伯城有条有理的分析道。

    大家族根茎繁杂,除了自己更有无数依附于向家这颗大树的小家族,一举一动往往牵涉太多利益,向伯城的分析倒也不无道理,人心这东西不像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大家族一旦失信于人,想要挽回信誉那可就难了。

    向白有些不满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道要等到余华把咱们都咬出来吗?那样的话家族利益损失更大。”

    向伯城笑道:“家主多虑了,法则界很大,以您的实力,给余华安排一个立命的所在并不难,杀了他容易,保住他同样容易。”

    向白目光深沉看向湖面,足足经过几分钟的思考方才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把余华送到远离法则界的地方去,凡是和其有关联的人,今天必须消失,做好这一切再给那个叫夏飞的年轻人平反,一切都推到余华身上,等到风波平息之后,再设法除了他。”

    向伯城猛地一怔,口气坚定道:“家主,夏飞留不得。”

    “这又是什么原因?你也看到了,这年轻人并不傻,他的录影是经过剪辑的,故意没有把向武城显露出来,为的就是让我们放他一马,我们将计就计,先稳住他,稳住这局面,再找机会把他除去,这不是很好吗?”向白大惑不解,平时他的意见和向伯城总是一致,似乎今天分歧特别多,他要杀余华向伯城不让,要稳住夏飞也不行,这究竟是怎么了?

    向伯城不慌不忙道:“我知道,家主想把夏飞留下,除了他足够精明,没有明着挑战您之外,最重要的是他破开法则禁制的能力,您很想搞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错,我的确很好奇他那一手克制法则力量的绝技,这种技巧对我们向家,对法则家任何一个家族都很重要,再说,他一个小人物,要取他性命随时可以,虽然他和几个圈子里的世家纨绔交好,能够调动法则界年轻一辈的力量,但是这些都不足为惧。”

    向伯城叹了一口气道:“夏飞心思慎密,手段毒辣,留下他必然后患无穷,一旦他成长起来,会对我们向家大大的不立。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夏飞具有天翼血脉!”

    “天翼…血脉!”向白此刻双目圆睁,仿佛吃了一只苍蝇般堵在胸口,脸色当场就青了!

    “你再说一遍!”向白一把抓住向伯城的衣领,怒不可遏,之前的风度全然不见,只剩下狂躁,彻彻底底的暴怒!

    噗通~

    向伯城直接跪了下来,请家主请罪,“余华一早就把夏飞有天翼血脉的事情告诉我,而我却瞒着您,希望能私下里尽快把他除去,以免再生事端,黑道中那一百万颗四阶本源晶石的悬赏,也是我自作主张开出的。”

    “好啊!”向白气的浑身哆嗦,张开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好你个向伯城,你真的好本事!瞒得我好惨哪!我们向家,说不定这次要被你害死!”

    向伯城,自知理亏,跪地不起,口中低声分辨道:“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假设您知道此事,必定心存顾忌,不肯对夏飞下死手,我瞒着您,也是为了家族考虑,事已至此,伯城甘愿受罚。”

    “罚个屁啊!”向白口不择言,连骂人的的话都出来了,足见天翼这两个字对他的震慑有多么大。

    “你应该知道,天翼是刀!神之一族用来杀人的妖刀!没有人敢动这把妖刀,就算是我们九大家族也不敢!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妖刀出鞘!我们向家要倒大霉的!!”向白激动的浑身冒汗,后背都湿透了。

    “走!”向白转身就走,用袖子抹着额上的汗珠。

    “去哪?”向伯城轻声问道。

    向白狠狠瞪了他一眼,“还能去哪!?去神之一族请咱们老祖宗!无论如何,夏飞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