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九十章 被识破了

六百九十章 被识破了

    六百九十章 被识破了

    “要不要先下手为强?”这个念头在夏飞心中只是一闪而过。

    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夏飞确信,奎因只是在试探,赛斯全身包裹在风衣下,不敢露出自己的尊荣,换做谁都会怀疑他的动机。

    “你见过奎大人?”夏飞微微一笑对赛斯说道。

    赛斯急忙摇头,也不说话。

    “见了奎大人你怎么还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这可是很没有礼貌的。”夏飞微微一笑对赛斯说道:“奎大人不是普通人物,不会在乎你那丑相的,脱下伪装吧,让大人回忆一下是否认得你。”

    赛斯微微一怔,心中颇有顾虑但还是按照夏飞的要求把风衣脱了下来,裹在头上的面罩也解开。

    奎因先是一惊,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了,说赛斯丑明显就是在美化他,如此容貌,假设奎因见过一定不会忘记。

    一旁的吉文和乔伊也都吓了一跳,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夏飞这奴隶助手竟会是这样一副尊荣。

    “怪不得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这长相指不定得吓哭多少小朋友呢。”吉文在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夏飞指着赛斯,大大方方道:“这是我的奴隶,平时就跟在我身边做点杂活,出把子力气,人倒是挺老实,可惜样貌实在不堪,所以我平日里都是让他把自己包裹起来,就算是吓不到谁家的小媳妇,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众人哄堂大笑,凤尾石收起狰狞,悄然又回到了奎因背后,赛斯的慌张也在这笑声中被遮掩过去。

    奎因笑道:“阿飞大师倒风趣,您这位奴隶长相确实…确实让人有点担忧,阿飞大师既然能妙手回春,何不帮其把容貌改造一番。”

    夏飞摇了摇头,“一个奴隶而已,能干活就好,平时用头巾一裹,眼不见心不烦,何必费那番力气改造,再说,整容对我来说虽然没什么难度,可是那花费都够我再买好几个奴隶了,没那必要。”

    奎因连连点头,在失落之地人命贱如狗,奴隶更是便宜得很,没有谁会把奴隶的性命当回事。

    到现在奎因心中的疑惑已经去了七成,他从一开始最担心的就是赛斯,赛斯人高马大,又神神秘秘的把自己包裹起来,而夏飞只是个年轻人,在奎因看来他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随意聊了几句,奎因终于回归主题,准备让夏飞替自己诊病。

    “这次把阿飞大师请来主要是为了见一见您这样的顶级药剂师,捎带着还希望您能看看我这老伤,多少年了,只要空气湿度稍大便会发作,痛不欲生,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奎因叹了一口气说道。

    夏飞笑道:“奎大人何必客气,能够有幸与您结识是阿飞的荣幸才对,您这伤不知在何处?”

    奎因想了想,手指按动战甲上一个按钮,坚硬的合金保护层啪的一声打开,露出一撮浓密的胸毛。

    狮心王族浑身皆是金毛,奎因的身体从中间一分为二,左半边光秃秃的寸草不生!颜色灰暗,而右边却是和普通狮心族没什么两样。

    “黑暗法则!这是黑暗法则打穿身体留下的隐疾啊!”夏飞猛地一怔,高声说道。

    奎因眉头紧锁,轻描淡写的合上战甲,这套密语秋阳战甲乃是魔之一族大铸造师坎波斯的作品,功能强大,奎因并不会轻易脱下自己最大的倚仗。

    “你是人类?生活在神之一族领地,为何连着黑暗法则都知道?”

    夏飞笑的很轻松,摆出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样,“这些年至高两族的摩擦渐起,暗地里经常会有一些私斗,说实话,无论光明法则还是黑暗法则造成的创伤我都不止一次见到过,我们族里就有很多战士因为和魔之一族私斗而落下顽疾。”

    奎因琢磨夏飞的话,认为其中没什么问题,两族间的战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战斗就一定会有伤亡,夏飞作为神之一族麾下成员,见过魔之一族的法则力量也是很正常的。

    “阿飞大师既然见过这种黑暗法则击穿身体留下的伤,却不知是否有办法去除顽疾?”奎因略带些紧张问道,这伤痛已经折磨他多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康复。

    “很难。”夏飞摇着头无可奈何道:“从表面来看,造成这样大面积损伤的只能是绝顶高手,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侵袭,早已经深入肌体,想要把黑暗的力量完全清除出去,别说是我,法则界任何一位药剂师也做不到。”

    奎因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倒不怀疑夏飞这话,黑暗法则的力量如何强大,奎因很清楚,假设夏飞信誓旦旦能治愈这多年的伤痛,奎因反而无法相信。

    话锋一转,夏飞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说道:“不过我倒是有办法让伤痛的程度缓解,幸运的话发作频率将会比过去减少五成以上。”

    奎因猛地一怔,大幅度降低疼痛,还能让发作概率减少一半以上,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其实奎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夏飞彻底治愈自己,他很清楚黑暗法则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如今夏飞提出的方案远远超过奎因预期!

    “阿飞大师,您说的可是实话?”奎因急忙问道。

    夏飞目光一寒,沉声道:“把握自然是有的,只不过这需要一个较长的治疗过程,抽丝剥茧一般将你身上的黑暗力量一点点剥离,在这期间你必须完全按照我的嘱咐生活,任何辛辣的食物都不能摄取,哪怕一丁点也不成。”

    “这完全不是问题!”奎因激动地差点跳起来,盼了这么久,如今终于可以减轻伤痛,让他如何能不开心。

    要说减轻黑暗法则带来的伤痛,夏飞的确可以做到,但是他绝不会实施在奎因身上,因为他的目的不是替奎因治病,而是趁他的病要他的命!

    “施药之前我还要仔细查看一下你的伤情已经发展到何种地步,来确定药剂的分量。”夏飞说道。

    “阿飞大师请便。”奎因点了点头,卷起袖口,露出黑漆漆的左臂。

    夏飞站起身说道:“左臂不成,受伤太严重了,经络都有些破损,我需要从你的右臂入手。”

    奎因急忙又把右臂袖管卷起,笑道:“大师说的没错,左臂的确受损严重,连一点知觉都没有呢。”

    夏飞不急不缓来到奎因身旁,目光中闪现出一缕不易察觉的杀意。

    只要自己的手指接触到奎因手臂,将精神力量释放出去,强大的精神力量刹那间就能将奎因的第七脑域完全撕碎!就算神仙也就不了他!

    奥罗老魔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他虽然不甘心奎因死的这样轻松,但是对于夏飞来说,能够借助诊病的名义,兵不血刃干掉奎因也算不错的选择,毕竟真刀真枪干起来的话,夏飞赢的几率将要大打折扣。

    两根手指并拢,夏飞将精神力量集中于手指,缓缓伸出。

    大厅里变的令人窒息,每个人都各怀鬼胎,夏飞要陈奎因不备要他的命,而吉文和乔伊都在等待着夏飞治愈奎因领取丰厚的赏赐。

    突然!

    眼见夏飞就要大功告成的那一刻,他的手指距离奎因已经不足半米了,从夏飞身上发出一阵惬意的叫嚷,那声音虽然不大,却隐含着令人心惊肉跳的力量!仿佛巨龙从睡梦中醒来。

    噌~

    奎因一个激灵,身体疾速从座椅上冲起,一跃就是十几米高。

    与此同时只见毛球这厮懒洋洋的从夏飞怀里爬了出来,他还全然不知,因为自己这一嗓子破坏了夏飞准备多时的计划。

    夏飞心中那个恨啊,不早不晚,毛球只要晚醒来几秒钟,奎因就会被自己收拾了,大好时机已逝,这一回,恐怕不用强也不行。

    “圣兽碎星!”奎因眼尖,一眼认出毛球的真实身份,脸色无比冰冷,奎因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一名药剂师没可能征服堂堂圣兽,除非他是药剂师的同时也是一名等级极高的战士!”

    毛球毕竟聪明,他很快就明白自己这回又闯祸了,无可奈何吐出粉色的小舌头,重新抖擞精神,准备帮助夏飞收拾奎因,将功补过,省的又被主人埋怨。

    “我这个药剂师不是假的,但是我今天来可不是替你治病,而是要治你的命!”夏飞索性不再隐藏,高声喝道。

    噗呲~

    赛斯率先出手,没等吉文和乔伊反应过来便一刀取了他们俩项上人头!

    赛斯的胆量却确实不够,不过此时已是绝境,夏飞执意开战,赛斯就算再害怕也只能硬撑着,人在绝境中往往会爆发,或许是艰坚信夏飞一定不会输得缘故,赛斯突然来了力量,杀掉吉文和乔伊,脸色严峻的守住夏飞后盘。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索我的命?”奎因用沙哑的嗓音问道,目光中已然充满杀意!

    太古神兵凤尾石抖擞起精神,不停围绕奎因转着圈,它是犀利的武器,同时也是奎因最坚固的防御,夏飞要想收拾奎因首先要过凤尾石这一关!

    “不要再和他废话了!快杀了他,取得血燕晶!我保你立地成为一代法王!”奥罗老魔的嘶吼声很是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