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八十九章 云中城堡

六百八十九章 云中城堡

    六百八十九章 云中城堡

    夏飞望向空中,只见那是一枚黑色的,形状怪异的奇石,浑身冒着一股明黄色火焰。

    夏飞看来看去也没发现这块石头哪里像凤尾,反而更像是鲨鱼尾,分开的三角形尾鳍充满力量感,配合忽明忽暗的幽暗火苗,给人一种难以言语的震慑。

    凤尾石速度极快,在那扇水晶之门打开的刹那,这石头几乎是闪电一般的哗然而出!毫无停滞!

    炎魔部落的军师乔伊看到夏飞在盯着头顶那块怪异的石头观瞧,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奎大人的宝贝,厉害着呢!哪怕是法王级的战士也顶不住这块奇石的追索。”

    夏飞微微一怔,“这位大人叫奎?”

    乔伊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之前不告诉你是因为你还没有决定,要不要来这里替奎大人诊察伤情,待会见到这位大人,你称呼他为奎大人没错的。”

    夏飞微微一笑,点头答应,奎一定是奎因的化名,夏飞手指不由收紧,做好了随时启动的准备。

    一直跟着夏飞的赛斯在见到凤尾石之后吓得直打哆嗦,低着头,脸色惨白盯着地面,足见凤尾石曾经给他带来多么大的伤痛。

    夏飞用手轻轻拽了赛斯一下,示意他不要担心,只需跟随自己就好。

    真要是打起来的话赛斯虽然决计不是奎因的对手,可对于夏飞来说却也是个不错的帮手,有太古神兵凤尾石的奎因战斗力要远远超过一般的大法王强者,就算夏飞藏着一件又一件神兵利器,也未必就能轻松取胜。

    走入大殿,阳光经过水晶穹顶的折射而更加猛烈,空气无比干燥,奎因之所以费时费力建造这样一个居所,完全是出于个人健康的考虑,那致命的伤痛发作起来令人痛不欲生,只有在湿度最低的地方,才能够尽可能避免。

    圆形大殿宽阔,正中央有一张宽阔而舒适的座椅,带着面具的奎因就坐在那里。

    王族成员体型远比普通狮心族更高大,奎因的个头只比狮心王奥罗矮一点点而已,据说通过对狮心王族身材的考量便可以知道其潜力,奎因无疑是王族中优秀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他贪心不足,这会儿说不定早已经达到了无法想象的高度。

    身为奥罗老魔的弟子,如果不出意外生命法则一定会传承到他手中,奥罗连珍贵的凤尾石都给了他,没理由单单藏着生命法则。

    可惜奎因却太过心急了,竟然伸手去抢,抢夺姑且不算,被父亲发现之后居然动手弑父!

    这样一来算是彻底惹恼了奥罗,两个人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

    见到奎因,吉文和乔伊当即就跪倒在地,口中说着肉麻的奉承。

    夏飞没有任何表示,他此时的身份是一名顶级药剂师,要说受尊崇程度一点也不比奎因差,假设夏飞太过恭敬,反而会漏了马脚。

    倒是赛斯慌乱中差点随着吉文跪下,夏飞用凌厉的眼神制止了他,如今赛斯是夏飞的奴隶,该怎么做自然要听夏飞的,就算他再害怕奎因也不能下跪,他这一跪折的可是夏飞脸面。

    “胆小的东西,真是不争气!”夏飞在心里将赛斯骂了一通,身为一名法王,就要有法王的风骨,宁可站着死也不可跪着苟活,赛斯在胆量这一点上无疑是不足的,别说胆量奇大的夏飞,就连一名稍有傲骨的普通战士也不如。

    “守护神大人,这位就是阿飞神医了。”胖硕的吉文行礼之后艰难从地上爬起来介绍道。

    “呵呵,快请坐,老夫一惯深居简出,还得麻烦阿飞大人到我这里走一趟,真是过意不去,照理说应该是我亲自去拜访您才对。”奎因说的很客气。

    分宾主落座,奎因的居所内并没有仆人,所以军师乔伊就成了临时接待员,忙忙碌碌的端来茶水和果子摆上。

    夏飞显得很从容,并未引起奎因警觉,只是赛斯在夏飞的强令之下依然显露出七分惧色,令夏飞不禁有些担心,万一奎因发现了他的身份,自己借着给奎因瞧病的机会,利用精神力量一举冲毁其第七脑域的计划,可能就要泡汤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夏飞并不愿意和奎因正面对决,毕竟人家是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妖怪,修为,经验全都在夏飞之上,利用诊病的时机一举将其击杀,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

    凤尾石就像是一条忠心的猎犬,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之后回到奎因身边,安静的藏在他身后,这正是它的特性之一,长期与奎因接触,凤尾石如今已经有了自主意识,智商不亚于普通智慧生命。

    “阿飞大师,听闻您在炎魔部落里把神医陈自强戏弄了一番,足见您的修为是如何高深莫测,我原本还以为您会是一位垂垂老者呢,没想到却是如此年轻,令我大吃一惊。”奎因朗声说道,他戴着面具看不出面具下的面孔如何变化,但是夏飞通过对眼神的观察发现,奎因似乎还是对自己心存戒备。

    “奎大人过誉了,陈自强乃是当世神医,有六级药剂师修为,怎能拿他与在下相比较,我之所以能赢只是因为幸运罢了。”

    奎因摆了摆手,“阿飞大师此言差矣,谦虚是一种很令人欣赏的特质,可是过分谦虚就不必了吧,此时此刻,您的大名只怕在整个失落之地都传开了,却不知您师从哪位高人?又因何会来到这失落之地?”

    “试探我?”夏飞在心中自言自语道,奎因真是够小心,他迟迟不提诊病之事,而是对夏飞东打听西打听的,原来是因为心里还有戒备。

    其实这倒也正常,诊病之时夏飞需要靠近奎因,将精神力量灌入奎因身体,而奎因势必要放下所有的防御。

    如此一来便等于把自己摆上了断头台,任凭夏飞宰割,任何精明的战士在求助于药剂师的时候都必须要先详细调查一番对方背景,万一被心怀不轨之人趁机下死手,那可就麻烦了。

    夏飞一声苦笑道:“奎大人,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倒不是阿飞看不起失落之地,倘若不是无路可走,谁又会放弃好好地法则界,到这里来讨生活?至于师从更是无法谈起,这一点还请奎大人见谅。”

    奎因略一沉吟,夏飞说的都是实情,失落之地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出生在这里的遗民后代,另一种就是在法则界混不下去的叛逃者,夏飞声称自己是一名叛逃者,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过去也就说的通了。

    奎因看似不经意的又问了夏飞几个问题,夏飞心中早有答案,从容应对过去。

    奎因不住点头,心中的疑虑被一点点打消。

    不得不说夏飞的演技当真不错,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特别是那种常年受人尊敬的,高等级药剂师的气度,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

    天才大多倨傲,假设夏飞表现的太过恭谦和谨慎反而不美,如今这从容,这对答如流的气魄,才是最符合药剂师身份的行为,夏飞已经把自己全身心带入角色,力图争取一个兵不血刃拿下奎因的机会。

    “和这孽畜废什么话!?杀了他!杀了他!他有凤尾石,你有孔雀蓝,不用怕他,一定可以成功的!”打从一见到奎因,奥罗老魔便在不住的嚎叫着,非得把奎因撕成碎片才罢休,夏飞心中有自己的计较,并没有理会他。

    奥罗的愤怒直接会通过雷达系统传递给夏飞,心志稍弱的人很容易就会被奥罗的情绪所影响,好在夏飞并非是那容易动摇的人,当年面对美艳不可方物的蝶族皇妃青烟勾引,夏飞尚能不为所动,何况一只大狮子的吼叫。

    “你着急也没用,人我会替你杀了,但要用我自己的手段。”夏飞的话通过雷达系统传递给奥罗老魔,态度无比坚决,别说奥罗是一只没了爪牙的狮子,就算他和过去一样,也无法改变夏飞的初衷,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有人让夏飞改变。

    奎因轻轻点头,端起茶杯小小喝了一口,粗大的手掌掐起兰花指,像个女人一般。

    奎因的目光突然寒星四溅,冷冷盯着赛斯,太古神兵孔雀石也哗然而出,凶狠的守在大厅穹顶。

    这种态度的猛然间转变令夏飞和赛斯措手不及,刚才还在好好的谈话,怎么一眨眼态度就变了?难道他已经识破了赛斯的伪装?不可能啊?赛斯的伪装可谓精妙,不仅是容貌,就连声音气质也变的和过去大不一样,任是谁都没可能轻易看穿才对?

    刹那间,太多疑惑在夏飞心中一闪而过,他的眸子沉静如水,直直盯住赛斯,希望他不要在这关键时刻崩溃。

    赛斯同时感受到两种非比寻常的威压,一种来自奎因,那是熟悉的,带着凛冽杀气!另一种来自夏飞,仿佛一只温暖的手掌将其包容,阻止危险的信号在心中蔓延,给他以信心。

    “怕什么怕?老子就在你身边!”这是奎因从夏飞目光里解读出的信号。

    微微一怔,赛斯本是个胆小的人,这会儿却不知从哪冒出一股子力量,硬是在奎因的威压下挺住了!

    吉文和乔伊在一旁弓着腰傻笑,他们哪里知道,一场看不见的,关乎气势的对决已经在悄悄展开!

    刀锋未现,杀气已是笼罩四方!

    “你的这位助手,似乎有些眼熟啊?”奎因用阴沉的语调问道:“是否曾经见过呢?”

    噌~

    夏飞手心里冒出几滴汗水,心中沉声自问,“要不要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