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八十五章 先折腾个半死

六百八十五章 先折腾个半死

    六百八十五章 先折腾个半死

    清晨,夏飞像往常一样留在野外修炼,每天中午过后才开诊并不是因为夏飞睡懒觉,而是因为他要练功,这可是一名战士最重要的事情,夏飞从来不曾懈怠。

    那些普通病号就留给鲁乾好了,夏飞只需要处理鲁乾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每天拿出一两个小时足矣。

    如果被人发现一名药剂师背地里还修炼法则力量,那绝对是轰动的场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很少有人能像夏飞这样在许多方面齐头并进。

    虽然夏飞这一次就是要大张旗鼓的闹一场,可若是被奎因发现夏飞的实力难免会起疑心,所以修炼只能偷偷摸摸的在野外进行,对拥有超级速度的夏飞来说距离从来不是问题,找到一个安静的,适合修炼的所在一点也不难,再说他还有无花果公司精准一百型罗盘,就算离开这星球去别处修炼也是轻而易举。

    嗖~

    炎魔一族的营地外,一条时空通道被打开,神医陈自强悄然出现在这荒芜的所在,跟着他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徒弟,这二位都是陈自强的得意弟子,年纪不过二十便在药理一途取得不错的成绩,将来不可限量,陈自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他俩,让他们跟在身边接受考察和培养,相比之下鲁乾可就没有这样好的待遇了。

    才大清早,气温便不下五十度,太阳就像巨大的火炉,烤的人喘不过气来。

    陈自强到底是上了年纪,一边用手绢擦拭着汗水,一边抬头看向四周。

    “师父好,二位师弟好。”早就等在一旁的鲁乾急忙走上前,深鞠一躬向师父问安。

    陈自强点了点头,用眼角瞥了一眼自己这不成器的徒弟,冷言道:“鲁乾,这里一直都是这么热吗?”

    鲁乾苦笑着说道:“回师父,这还是清晨,气温不算最高,到了中午时分当地要达到六十几度,请您跟我去帐内小坐吧,我准备了冰镇酸梅汁,给师父和师弟消暑。”

    六十几度!?

    陈自强差点没晕过去,自己这把老骨头仗着平日保养不错,又服用了不少天材地宝,身板总算硬朗,可若是气温真的达到了六十几度,就算再好的身板也未必能撑住啊。

    “这地方真是见鬼了,师父,您老人家为何要带我们来这里?”小师弟磕碜着脸,好奇问道。

    这一男一女两位徒弟都姓柯,女的稍大一点叫柯琳,男的叫柯雷,本是一对堂兄妹,柯家掌握着失落之地赫赫有名的大型佣兵团【迅风】,这二位从小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等辛苦,一到这里就抱怨开了。

    夏飞的事情陈自强并没有告诉徒弟,这也算是一种考校,让他们临阵观摩,而后找出夏飞配药中不妥之处,捎带着再把夏飞驳斥的体无完肤。

    陈神医毕竟是高人,他虽然很想看看夏飞的方子究竟有何猫腻,但并未想过要亲自出手,这等小事,让徒弟来就好了。

    “哼!”陈自强哼了一声道:“才这点苦就受不了了,为师当年刚到这失落之地,比这里严酷一千倍的地方也呆过,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耐性了。”

    柯琳和柯雷天赋很高,可惜由于出身太好的缘故韧性不是很足,这也是陈自强不满意的地方。

    甩开大步,陈自强跟着鲁乾向炎魔一族的营帐走去,决心要给两个小徒弟做出表率,让他们看看当师父的是如何在酷热下挥洒自如。

    鲁乾小心翼翼陪着他们三人到营帐,鲁乾居住的营帐和问诊的帐篷是连在一起的,彼此相通,陈自强师徒当然是被安排在居住的里间帐篷,外面毕竟人多眼杂。

    “鲁师兄,你这里难道连个空气调节器都没有吗?”柯琳姑娘接连喝了两大碗冰镇酸梅汁还觉得不过瘾,歪着脑袋问鲁乾,态度就像是使唤下人,很没礼貌。

    “小师妹,空气调节装置已经打开了,这地方的温度已经超过了空调装置的工作极限,所以效果不是很好。”鲁乾虽然不满柯琳的态度但也不敢得罪小师妹,只好陪着笑脸说道。

    空调装置都是有一定工作范围的,炎魔一族的领地实在太热,帐篷内的温度便超过五十,外边更是快能烤肉了,所以就算空调也只能勉强将温度降下一点而已。

    柯雷对鲁乾怒目而视,“你真笨啊,就不知道多弄几套空气调节装置吗?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四个!我就不信,一百个空气调节装置摆上,这温度还降不下来!?”

    柯琳一双细腻的小手扇着扇子,口中埋怨道:“就是,师父老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你就这么招待师父么?”

    鲁乾有苦难言,空气调节装置那是要花钱买的,在这荒蛮的失落之地售价极高,而且法则界的空调不用电,用的是本源晶石,一百台空调?那可是一笔极大地费用,小气巴巴的鲁乾从没想过要这样搞,心里更是恨透了这两位骄纵的师弟。

    砰!

    陈自强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汁,将空碗重重仍在桌子上,沉声道:“不要拿师父这招牌为难你师兄,师父我可没觉得热,你们要是吃不了这苦就回去好了!”

    陈神医其实也是热的要发疯,可他更不满意柯琳和柯雷的态度,决心要借这机会好好治一治他俩这娇贵的性子。

    柯琳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顿了一顿,陈自强对鲁乾说道:“还是正事要紧,那个叫阿飞的药剂师在哪里?我带他们俩过去瞧一眼。”

    鲁乾微微一怔,紧张道:“师父,您来早了,阿飞每天中午过后才到隔壁行医问诊,他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陈自强暗暗叫苦,自从看了夏飞那古怪之极的药方,神医大人已经连着四天没睡好觉,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明明是毒药,怎么到了夏飞的手里就成了治病的神药!?

    这不,一大清早陈神医就按耐不住领了徒弟赶来,结果人家要到下午才开诊。

    现在才是早上七点半,一想起要在这酷暑中撑几个小时,陈自强脑中嗡嗡作响。

    柯琳和柯雷脸色更难看,师父刚刚训斥过他们,他们俩不敢再耍横,只好用哀求的语气对鲁乾说道:“师兄,我们兄妹倒是没什么关系,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的时间宝贵,要不您让人去找找他?”

    鲁乾一想也觉得让世尊大人干等着太不像话,于是答应道:“师父您在这稍等片刻,我让人去把阿飞找来。”

    这一会儿的功夫,陈神医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浸的通透,真要这么等上几个小时绝对是一种巨大的煎熬,他无奈点了点头道:“那就找一下吧。”

    ……

    上午八点三十分,夏飞没有找到,鲁乾在前面问诊,而师父陈自强就在里面听着,时不时还会把鲁乾叫到身边,亲自指点一些不够到位的地方。

    鲁乾惊喜师父终于愿意指点自己的同时,发现他老人家已经脱去了外衣,只穿一件薄薄的衬衫。

    九点三十分,夏飞还是没有出现,陈自强神医在帐篷里眯起了眼睛,汗水不住滴落在地上,可惜在这样的酷暑下,水分是存不住的,不一会的功夫就结出一层薄薄的白色盐粒。

    十点三十分,夏飞继续不出现,陈神医眼睛已经红了,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飞扬的长寿眉无精打采耷拉着。

    十一点三十分,鲁乾已经不敢拿正眼去瞧自己师尊了,因为他这辈子就从来没见过陈神医如此狼狈,手里端着冰镇酸梅汁不停得喝,一边喝一边伸出舌头来喘粗气,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汗毛孔不流汗的!

    要知道,此时的室内气温已经超过六十,陈神医他老人家那是过了两百的年纪,哪里还能受得住这酷暑?每一秒钟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至于柯琳和柯雷兄妹,他们看向鲁乾的眼神带着绿光,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从小就长在蜜罐里的孩子,几时受过这种苦?

    说起来陈神医也是够倒霉的,他年轻时候的确是条汉子,失落之地哪里都有他留下的脚印,极端气候和艰难险阻从不曾挡住他。

    可那毕竟是当年,如今这把年纪还要演示一下当年如何吃苦耐劳,这不明显是在自己找罪受吗?

    自己受罪徒弟还不领那份情,背地里早就把师父和师兄骂了一千遍。

    一点三十分,夏飞往常这时间也该回来了,可今天不知道犯的什么邪,连影子也没见。

    空气调节装置完全失效,气温直奔七十!

    帐篷里那副惨状令人揪心,陈自强老脸磕碜的像死了亲人,紧紧咬住关,一个劲的用手指掐自己大腿,强忍着坚持。

    柯琳完全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也不顾自己是个女孩子,脱得只剩下一层薄薄轻纱,半透明的纱衣被汗水浸透之后,那饱满的胸部若隐若现,令人不禁遐想连篇,清晨梳理漂漂亮亮的发髻散开了,星眸黯淡,和个疯婆子差不多。

    三点三十分,陈自强师徒彻底崩溃了,夏飞没见着,先被这炎热的气候折腾个半死,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鲁乾小心翼翼走上前,低声道:“师父,阿飞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这人就是这样不守规矩,要不您先回去,改日再来?”

    还来!?

    陈自强一听这话鼻子差点没气歪。

    他也没了说话的力气,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穿起衣服便要离开。

    刚出门便听到远处有人喊道:“阿飞大师回来了!”

    陈自强那个气啊,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这年头只听说过有人跪在陈神医家门口求药,从没听说过还有人敢放陈老前辈鸽子!

    一不小心瞥见夏飞帐篷外那显赫的招牌,陈自强双目几欲喷火!

    “好,好,好,怪不得如此大的架子,原来是‘天下神医’!”陈自强怨气冲天冷冷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