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八十二章 脑域堵塞(四千大章)

六百八十二章 脑域堵塞(四千大章)

    六百八十二章 脑域堵塞(四千大章)

    鲁乾再也不能淡定了,他黑着脸走出帐篷,定睛一瞧,只见夏飞帐外还有几名伤者迟迟不愿离开,伤号很多,鲁乾帐外早已排起长长的队伍,继续等待的话也不知何日才能轮到自己,所以纷纷求助于夏飞。

    “各位,你们还是先请鲁大师诊治吧,如果是鲁大师无力医治,你们再来找我不迟。”夏飞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酸梅汁,和颜悦色对伤号们说道。

    尽管很不爽,但是谁都知道药剂师乃是大人物,也没人敢于反驳夏飞,只好悻悻的回了家,等待鲁乾医治的话今天肯定是没戏了,排队的人都还多得很呢。

    鲁乾阴沉着脸来到夏飞帐外,单手一指那写有‘包治天下百病’的牌子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飞微微一笑,“这是法则界常用的语法,难道鲁大师看不懂吗?”

    鲁乾鼻子里冷哼一声,“这世上就没人能包治天下百病!!就算我的师父陈自强大师也不敢这么说!”

    声音极大,排队的人还有那些卫兵纷纷探过脑袋来观瞧,两位尊贵的药剂师闹别扭可不常见,大伙都想看看热闹。

    夏飞摇了摇头,不以为意道:“这牌子是我挂出来的,算是我给大伙的承诺,你的师父怎样与我有什么关系?鲁大师,我劝你不要动不动就把师父抬出来吓人,谁也不是被吓大的。”

    “好好好…”鲁乾气的浑身哆嗦,单手指着夏飞,接连说了几个好字,“就算你真的能包治天下百病,那你为何迟迟不开诊!还把人朝我这边推!?”

    夏飞无奈的摊开手臂,“这样难道不好吗?大头领吉文可是说过要给钱的,你诊治的病号越多,收益越丰厚,再说,你能解决的伤者何须我动手,等你鲁大师无能为力的时候,才是在下出马之时。”

    从始至终夏飞都是和颜悦色与鲁乾交涉,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可是鲁乾却越想越觉得生气,夏飞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让鲁乾先瞧病只是为了照顾他生意,杀鸡焉用牛刀,大从一开始夏飞就没打算和鲁乾正面竞争,因为他不配!

    看着鲁乾几欲气疯的模样夏飞嘴角显露出淡淡的笑意,路旁有一只木桶,鲁乾一脚踢了上去,木桶一连滚出十几米才停下,鲁乾则铁青着脸,一瘸一拐的走回帐篷,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方才一不小心把脚趾给扭了。

    赛斯趴在夏飞耳边疑惑问道:“主人,您这样做是为什么呢?这位可是陈自强大师的徒弟,咱们犯不着与他冲突吧?”

    陈自强的名号在失落之地还是很有分量的,倒不是说这名号称神医的顶级药剂师有多强,而是他能够调动的力量堪称恐怖!

    失落之地这些大大小小的佣兵团很多都受过陈神医恩惠,只要他一声令下,大批战士顷刻便会赶来,哪怕是再强大的战士也要卖陈神医几分面子。

    夏飞不以为意道:“是这姓鲁的先挑起事端,再说咱们这次还有别的目地,做事一定要高调,怎么高调怎么来,要不然的话很难把那毒蛇给引出来,你就放心好了,我做事有分寸,先累累鲁乾这傻小子再说。”

    ……

    鲁乾发飙了,说实话这位药剂师大人真的算不上聪明,遇到这种情况拍拍屁股走人就是,反正吉文也不敢拦着,这样一来夏飞的如意算盘也就落了空,只能一个个的为炎魔一族伤号诊治。

    可是鲁大师的决定却完全相反,他决定尽快治好所有伤者,夏飞不是要专门诊断自己解决不了的病情吗?鲁乾偏偏不打算给夏飞露脸的机会。

    凡事都讲究一个衬托,鲁乾的突然出现让夏飞发现了机会,假设按照寻常路数勾引奎因露面很有难度,但有了鲁乾事情就变的微妙起来。

    鲁乾是陈自强的徒弟,甭管他真才实学如何,有这个名号顶着谁也不能小瞧他,假设夏飞一举将其干翻在地,自然而然会让人们把夏飞和鲁乾的师父陈自强联系起来,认为夏飞和陈神医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这件事要是传进奎因的耳朵里,不怕他不动心。

    “下一个!”鲁乾沉声说道,肚子里憋火的他下手极快,额上渗出的汗水他也来不及擦,眼睛犹在喷火,令那些前来问诊的病号大气也不敢喘。

    好在这些伤号大多都是受的外伤,对一名药剂师来说没什么难度,哪怕是鲁乾这样学艺不精的二手药剂师也足以应对,一天下来还真没遇到什么疑难杂症。

    只见一名炎魔妇人牵着自己儿子小心翼翼步入帐篷,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什么病情?”鲁乾阴沉着脸问道。

    “没…没病。”妇人小声说道。

    鲁乾好悬没当场昏过去,怒气冲冲道:“没病来捣什么乱!卫兵,把人给我撵出去!”

    两名卫兵一左一右架起这妇人便要朝外扔,妇人当时就急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嫂子,您这是干什么,赶紧回去吧。”这妇人的丈夫前不久在那场赛斯引发的冲突中阵亡了,一名卫兵显然是认得她,心里有些不落忍,看不得妇人可怜兮兮的模样,于是开口说了一句。

    在荒蛮的失落之地,一个妇人如果没了男人依靠,结局通常不会太好,等待她们母子的结局不是被驱逐出部落,便是嫁给那些猫三狗子的家伙做小。

    “鲁大师,我求求您了,帮我家斯图尔特开启第七脑域吧!他都十六了,无论怎么修炼就是无法开启脑域,他要是无法成为一名战士,我们就要被赶出部落了。”

    鲁乾微微一怔,用眼睛看了看那少年,虽然他今年已经十六了,但是身材极度瘦小,不过一米来高,更像个孩子。

    “从几岁开始修炼星尘决?”鲁乾将一只手搭在少年手臂上问道。

    妇人一看鲁乾上手了,急忙擦去眼泪说道:“六岁,孩子他爹就是一名战士,打从斯图尔特很小就开始教他练功了。”

    “十年不开?”鲁乾面色严峻起来,沉声问道:“服用过基因优化液没有?”

    “用过,用过的,为了那一小瓶药水我们全家没日没夜工作,每天只吃一顿饭,可惜还是没起作用。”

    一缕精神力量被鲁乾释放出来,直达少年脑域,那妇人在一旁焦急的等待消息,鲁乾眉毛每一次跳动都领她揪心不已,围观那些百姓也纷纷翘首以盼。

    片刻后,鲁乾放下斯图尔特的手臂,眉头紧锁。

    “不行了,要是没服用过基因优化液倒还有希望,可惜那药物强度不够,不仅没能破开壁垒反而形成了淤积,这就像是一条大河上建了水坝,服用优化液是为了炸开水坝,把水放出来,结果水坝倒掉又淤积了河道,如今这情况就是神仙也没得救。”

    “回去吧,你儿子这辈子再没希望成为战士了。”鲁乾叹了一口气说道。

    少年死命攥起拳头,手指甲掐进手心里,流出一缕鲜血,母亲更是嚎啕大哭。

    那些围观的群众,卫兵纷纷叹息,都为斯图尔特母子的遭遇表示同情。

    其实鲁乾并不是第一个判斯图尔特死刑的药剂师,炎魔部落虽然荒僻,但每隔一两年总会有药剂师过来开诊,鲁乾只不过是把过去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而已。

    突然,鲁乾灵机一动对那母子说道:“隔壁的药剂师阿飞或许会有办法。”

    “真的吗?阿飞大师能治好我儿子的脑域堵塞!?”妇人浑身一颤,慌慌张张问道。

    鲁乾一脸坏笑,奸诈道:“那当然了,你没看人家帐篷外挂着牌子呢,‘包治天下百病!’。”

    “正好我也有些累了,今天的坐诊到此结束,大家回吧,明天再来,我要带斯图尔特母子到阿飞大师那里走一遭,看看这位神医是怎么样妙手回春。”

    鲁乾大笑着说道,一天的疲惫全都消散,心中等不及要看夏飞的笑话,一想起夏飞出丑的样子,鲁乾便打心眼里高兴,他甚至已经打算好要当众烧毁夏飞那块‘包治天下百病’的牌子,给夏飞一个大大的教训。

    ……

    “什么!?你再说一遍!?”鲁乾瞪大了眼睛问道。

    夏飞微微一笑,重复道:“我说这少年的病情完全可以治。”

    这下炎魔部落可炸开了锅,那些今天没能排上号的病人没有散去,而是到了夏飞的帐篷外围观,想看看包治天下百病的阿飞大师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强。

    斯图尔特这情况许多人都知道,多少年了,前后几位药剂师全都判了他死刑,如今夏飞却口口声声说斯图尔特淤积的第七脑域还有的治?这也太令人震惊了!

    “他这可是死於,加之年岁已大,脑域都快要结成一个整体,我且问,你打算怎么治!?”鲁乾一万个不服气,高声喝问道。

    夏飞压根儿没搭理他,手指在空间戒指表面飞快划过,不一会的功夫十几位药材便到了桌子上。

    鲁乾只觉得脸上发烧,同是药剂师,哪有问人家处方的道理,这根本就不合规矩。

    但凡药剂师配药之时大都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学去,不过夏飞调配药剂并没有避讳鲁乾的意思,鲁乾索性厚着脸皮躲在一旁观看。

    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药剂师怕处方传出去不假,可是夏飞却没有任何顾忌,调用极端药性的手法绝不是眼睛能够看出来,每一个步骤都有讲究,就连兑药的时机,药液的流速也有其奥妙。

    假设鲁乾依着葫芦画瓢,不仅没办法调配出合格药剂,反而会搞出毒药!到那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说来也巧,夏飞自己就是脑域损伤的受害者,所以在第七脑域修复一途,夏飞花费的心血远远要超过其他领域,连逆天的六翼天使型基因优化液都被夏飞研究出来了,足见其用功之深。

    少年斯图尔特的脑域是死於,加之后来乱用药物导致脑域彻底封闭,对夏飞来说这样的症状虽然不太容易治疗,但也不是全无办法。

    令人眼花缭乱的药剂调配工作只用了几分钟完成,夏飞的手法俨然大家风范,就连鲁乾也不得不承认,夏飞的每一个步骤和动作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没有常年累月的功底,决计做不到。

    一瓶透明状液体被夏飞交给斯图尔特。

    “喝了它,味道可能会有点苦,而且药液发作的时候会全身冰冷,你只要坚持过这一关,脑域堵塞便会清除。”夏飞淡淡说道。

    少年重重点头,看了一眼充满期待的母亲,眼神决绝。

    鲁乾目光阴冷而犀利,以他不算太强的药理修为也看出来了,夏飞用了好几味虎狼之药,而且性情相冲突。

    “这瓶药根本就是毒药!”鲁乾在心里大声疾呼道。

    咕咚咕咚,少年斯图尔特一扬脖子,一整瓶药剂全都被灌下去,药剂很苦,他磕碜着脸伸出了舌头。

    桌上有一碗酸梅汁,斯图尔特伸出手便要取来喝下。

    “不能喝,火梅果的酸性会抵消药性,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坚持!”夏飞严厉制止了他。

    斯图尔特脸上渐渐变的红润起来,无比痛苦的两只手抓住喉咙,几秒钟之后脸色又变的苍白,嘴唇发紫,浑身止不住的哆嗦起来。

    其实这药剂已经被夏飞改良了许多,回忆起几年前,夏飞刚开始学习药理,那时候鬼影给出的方子可要比现在还难喝,造成的痛苦还要严重,曾经不止一次夏飞都快被这痛苦折磨疯了。

    没办法,极限调配的药剂总是这样惨烈,就像是刮骨疗伤,最大的痛苦也带来了最好的疗效,这正是夏飞手法的绝妙之处。

    噗通!

    斯图尔特毕竟年纪不大,身体素质也是一般,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口吐白沫。

    人群看待夏飞的眼神开始不友善起来,母亲直接扑在地上抱起儿子,大喊着他的名字。

    早已等待多时的鲁乾来了精神,噌的一下从人群中跳出来,单手指着夏飞的鼻子,大喝道:“炎魔一族的乡亲们,这人是骗子!他给斯图尔特喝的根本就是毒药!”

    “什么?毒药!”

    “你究竟是不是药剂师!?”

    “人家孤儿寡母已经够苦了,你为何还要这样歹毒!”

    百姓们从来都是最容易糊弄的群体,经鲁乾这么一鼓动,炎魔一族的男女老幼纷纷用不善的目光怒目而视,更有甚者取下那块包治天下百病的牌子,当场砸了个粉碎!

    一时间群情激奋,矛头全都指向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