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七十六章 血统之谜

六百七十六章 血统之谜

    六百七十六章 血统之谜

    “系统说我的血统测定为四星。”

    说完这话夏飞忽然发现奥罗老魔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怪异,像是在看一只妖怪。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四星级血统很差劲吗?”夏飞皱了皱眉问道。

    奥罗老魔深呼一口气,尽量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震惊。

    “系统原话是怎么说的?”

    夏飞回忆了一下说道:“第七脑域百分之百开启,符合第一启动要求。”

    “血统测定四星级,符合第二启动要求。”

    “感知,智力,毅力,记忆力,魅力,综合系数28,评定三星级,符合第三启动要求。”

    “三大定律测试完毕,传承星球进入启动状态,预计两分十四秒后完全开启。”

    “说完这些我就被莫名其妙的送到传承星球了,挣扎了一整年才回来。”夏飞耸了耸肩说道,他的记忆力还不错,将原话完整复述了一遍。

    奥罗老魔沉默了,眉毛一跳一跳的,甚是有趣。

    片刻后奥罗又问了问关于传承星球的情况。

    原本夏飞是不能和外人说起的,因为在传承星球他被植入了基因锁,一旦把传承星球的秘密告诉外人,立即便会七窍流血而死,不过夏飞现在已经是法则战士了,基因锁也随之解除。

    说起来夏飞被送入传承星球绝对是个意外事件,建立那处传承星球的家族早已经消亡,按照道理,得到进入传承星球的机会对战士们是莫大的好处,不仅能锤炼身体而且还能学习法则入门。

    可惜夏飞到了那里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不得不靠着自己一路从险境拼杀出来,最后得到的只是辅助异能操纵而已。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正是这段孤独的,惊险的经历,让夏飞变的更成熟,更坚定。

    似乎夏飞这辈子注定要做一个叛逆者,走那些长满荒草的,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连去个传承星球也要搞得与众不同,估计这世上一个人跑去传承星球,又一个人跑出来的,也只有夏飞自己了。

    奥罗听完夏飞的故事拍着大腿狂笑不止,“有趣,真是有趣,你所说的传承星球我们狮心族也有,只不过名字不太一样而已,我们的战士进去之后要在专门教师的领导下一点点学习,可你倒好,合着你去传承星球是去打架的,而且一打就是一整年!”

    夏飞撇了撇嘴,“那个星球已经荒废了,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的辅助异能操纵是怎么来的?”

    “打到最后传承星球几乎已经没有敌人了,系统判定合格,给我的奖赏。”夏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一个人,在没有任何人指点和帮助的情况下,打通了一个传承星球?”奥罗老魔眨了眨眼睛问道。

    “或许是吧。”夏飞没有使用肯定的语气,他在那一年的时间里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战斗,不停的战斗,其他一无所知。

    “怪不得你这年纪便有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这和你曾经的经历有关,一个人打通传承星球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虽然没人教给你法则基础,却积累了别人没有的经验。”奥罗老魔沉吟道。

    “那四星级血统又是怎么回事?”夏飞问道。

    “你的老家叫什么来着?”

    “地球。”

    “地球上有很多高等级异能战士吗?”奥罗盯着夏飞,目光灼热。

    “没有高等级的,就连初级异能者也少的可怜。”夏飞如实答道。

    奥罗哈哈大笑,“这就对了,你自己也说那传承星球是废弃的,所以三大定律测定也有可能出错。”

    “你的意思是系统错误?”

    “一定是系统错误。”奥罗老魔肯定道。

    “何以见得?”

    “我简单和你一说就明白了,我们狮心族整体算是二星级血统,王族由于血脉特殊,算是三星级,如果地球真的有四星级血统,只怕早就法王满天飞了!”奥罗老魔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说道。

    对于狮心王族的血统奥罗还是很有自信的,假设夏飞说自己具有三星级血统,奥罗很可能就相信了,毕竟夏飞的潜力就摆在那里,做不得假。

    至于四星级血统奥罗万万不能相信,倒不是说法则界没有四星血统,只是那些存在全都是妖怪!

    无论怎样奥罗就是不愿意相信血统测定的真实性,夏飞思考片刻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狮心王族才三星血统,地球怎么可能是四星。”

    “其实我才不在乎什么几星级血统。”夏飞站起身目视前方,“因为我就是我,我也只想做我自己!”

    声音不大,豪气云天!

    奥罗老魔双目射出明亮的光泽,夏飞的身影骤然间高大了起来。

    ……

    风信子的家里气氛有点尴尬。

    夏飞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牧羊族大头领科林,众人为之振奋,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就有些看不懂了,因为夏飞做完这些紧接着便利用空间罗盘走掉了!

    夏飞救了风信子的族人,杀了风信子的敌人,这可是天大的人情,可他为什么又一声不响走了呢?

    这一点风信子想不通,赛斯更想不通,自己转眼间就成了无主的奴隶,更可悲的是身上禁止并未解除,还是个奴隶的身份。

    赛斯闷闷不乐的在客房休息,事到如今他除了等待夏飞回来也做不了别的,夏飞一天不回来他就要等一天,一年不回来就要等一年!

    风信子和父亲水獭坐在书房里,谈论着和夏飞有关的事情,夏飞杀了科林,剩下的事情就简单许多,大队人马一冲,便将科林带来的一千多牧羊族战士杀的落花流水,以及小的代价全歼对手。

    那些临时请来的援军都已经离开,紫血洛基一族派来了新的卫队,毕竟风信子是紫血一族的脸面,要是他们出了问题整个紫血一族都会受到影响。

    凡是来帮忙的,无论是雇佣军团还是个人,都从风信子这里得了赏金,当然,赏金只是次要的,风信子的友谊才是这些人最看重的东西,日后若是真的有需要风信子出面的事情,风信子绝不会拒绝这些帮助过自己的朋友。

    “我昨晚又失眠了。”水獭两只手捏着太阳穴说道。

    风信子微微一怔,急忙关切的递上一杯茶,“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担心?”

    水獭接过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叹气道:“还不是因为阿飞,所有过来的援军咱们都感谢过了,只有他这人情咱们还不起啊。”

    风信子一阵苦笑,“是啊,要不是阿飞兄弟,族里三百多口老弱妇孺只怕这会全都在阴曹地府了,这个人情的确够重的。”

    “何止如此,你别忘了,真假局是咱们输了,还欠着阿飞三条人命呢。”

    一说这话风信子和水獭同时发出叹息,打不过夏飞倒罢了,真假局也输给他,这可是二十五年来风信子第一次惨白,成员无不唉声叹气。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商量,阿飞要是回来,这人情究竟该怎么还。”水獭向后一仰,摸着胡须说道。

    这时候儿媳妇茯苓端着水果盘子送进来,正好听见水獭的话,于是放下盘子说道:“爹爹说的的确是个问题,您可能不知道,族里那些老者,妇人和孩子们对阿飞的印象好着呢,包括樱子也是,这几天樱子都坐在门口等阿飞回来。”

    “我觉得阿飞这人挺讲义气的,人也优秀,当时说赌命估计只是一句气话,咱们好好报答人家就是,他应该不会真的找咱们索命,万万不要再出别的差错。”

    茯苓一边说一边瞄了一眼风信子,她怕的是风信子一不做二不休,找人把夏飞给杀了,那样倒是轻快,不用担心夏飞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可是族里那些被夏飞救的老人和孩子绝不会答应。

    特别是那些老家伙,个个都是紫血一族元老,要是怪罪起来只怕风信子一家很难在失落之地继续立足。

    风信子一皱眉头,“你这说的什么话,我风信子在失落之地这么多年,什么时候不讲原则来着?阿飞既然对咱们有恩,报答那是理所应当的,我这不正和父亲商量嘛。”

    水獭也明白茯苓的意思,开口道:“没错,我们就是再商量如何感谢人家的问题。”

    假设夏飞只是硬逼着风信子为自己工作,这些人或许会接手但却绝不会一心一意。

    如今这情况就大大不同了,夏飞出手救了族里老少三百多口,不要自己开口风信子就已经在琢磨着该怎么报答他,巴不得赶紧还上这天大的人情,真干起来必定尽心尽力,效果要远远好于夏飞出钱聘请,或者用赌局压迫。

    御人之道讲究恩威并重,救人是恩,赢了风信子是威,二者相交方能产生最好的化学效果。

    茯苓放下水果并没有走,而是在一旁坐了下来。

    “风哥,父亲,关于如何报恩我倒是有个主意。”

    “哦,那你说说看,我们当如何报人家出手相助的恩情呢?”水獭急忙问道,他正为此事愁得睡不着觉,一听茯苓有主意便想要听一听。

    “您看,阿飞来找咱们,还不是为了让咱们出手,帮他去圈子里摆下一局,咱们现在答应他,竭尽全力替他布下妙局就是。”茯苓轻声道。

    “这个当然是必须的,就算阿飞不提我也会主动请缨,无论他有何需要咱们都得帮他做到,但是这样只能抵消他救了咱们族人这份情,我,小风,樱子,这三条命还是输给了人家啊。”水獭老头颇有顾虑说道。

    茯苓呵呵一笑,指着门外的樱子,只见樱子姑娘正坐在马扎上双手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风信子猛地一怔,当即就明白了夫人的想法,急声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樱子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