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六十九章 风信子的营地

六百六十九章 风信子的营地

    六百六十九章 风信子的营地

    赢了风信子很解气,但对夏飞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如何收服这团队,让他们为自己卖命,这才是夏飞今次来到失落之地的主要目地。

    就在夏飞准备亮出怀柔政策,一举说服这群伪装者的时候,警报声接二连三响起!

    最开始只有一个人接到警报,几秒钟之后每个人手腕上的终端机都响了!

    “似乎风信子遇到了麻烦,我们怎么办?”赛斯趴在夏飞耳边沉声问道。

    “这些人对我有用,关键时刻要出手保住他们,先静观其变看看再说。”夏飞低声道。

    赛斯卷起袖子,拍着胸口向夏飞保证,夏飞没搭理他,对于忠诚誓言夏飞从来就不感冒,关键还要看行动,说的天花乱坠只能证明一个人口才不错,不能证明其他任何事。

    “牧羊人来了!”

    “趁我们全都不在基地,那些卑鄙的家伙竟然偷袭!”

    “还愣在这干什么,快回去吧!”

    看过终端机上传来的信息,人群变的慌乱起来。

    失落之地有两大伪装种族,牧羊一族和紫血一族。

    老话说同行是冤家,伪装两族彼此相处很不融洽,械斗也是经常发生,你捅我一刀子,我打你一闷棍,这类事情多少年来从未中断过。

    风信子作为紫血一族最顶尖的团队,这些年攻城略地,成为紫血洛基一族复兴的关键,二十几年来拿下了不少原本属于牧羊人的客户,一时风头无俩。

    牧羊人节节败退,生意大不如过去,几乎到了没钱吃饭的困境,对自己的老冤家紫血一族简恨到了骨髓里,至于风信子更是恨得厉害。

    可惜风信子行事谨慎,成员平时分散在各处,很少像今天这样聚集在一起,牧羊人虽然侦察到风信子的居住地却一直没有机会展开行动,毕竟风信子是紫血一族的脸面所在,如果不能一次性斩草除根势必要遭到疯狂的打击报复。

    于是牧羊人暗暗等待时机到来,偏巧今天夏飞来了,阴差阳错引发了一场混斗,眼前这一百多人无一不是风信子中的精英,他们被临时召集起来对付夏飞。

    营地空虚,精英成员集中于竹林外木桥边,牧羊人认为自己的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了,只要能一举歼灭风信子,定可以极大打击紫血一族的士气。

    一场策划已久的偷袭终于展开,牧羊一族打着魁罗汉佣兵团的名义悄悄潜入,企图把风信子一举消灭!

    不得不说牧羊人其实还是很精明的,魁罗汉佣兵团乃是一支独立注册的佣兵团,成员九成以上来自牧羊一族,如果风信子被佣兵团消灭,紫血一族很难将愤怒迁就在牧羊人身上,毕竟这个佣兵团相对独立,名义上与牧羊族并没有太大关系,无论胜败,牧羊人都能从攻击风信子的计划中撇清。

    人群骚动了,大伙纷纷要求回防总部,风信子刚刚败给夏飞心乱如麻,面对总部的求援信号不知该如何应对。

    “好,我们马上组织反扑!河童,带你的人作为先锋,准备进行突击作业,其他人跟着我策应两翼!”风信子毕竟是经过大场面的,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从容发布一条条命令。

    紫血洛基与牧羊人乃是世仇,如今又冲到了自己老家,众人一边担心家人的情况一边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夏飞摇了摇头,一声冷笑道:“你们要是真的反扑回去只怕会正中牧羊人阴谋。”

    声音不大,但是在群情激奋中这个冷静的声音格外刺耳。

    “我老婆孩子都在营地!你说的倒轻巧!”

    “什么阴谋!牧羊人从来都是以凶残著称,一群典型的无脑肌肉男!”

    “无论如何营地必须救,我的全副身家都在那里呢。”

    有担心家人的,有担心财富的,还有看不起牧羊人的,一百多号精英伪装者愣是没有一个发现其中古怪,夏飞略有些失望,不过这毕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很难像夏飞这样冷眼旁观,做出迅速而冷静的分析。

    “阿飞兄弟,我们祖孙三代的命虽然输给你了,但如今基地被袭,情况万分紧急,待到我们解了基地之围一定给你一个说法!”风信子大声说道。

    夏飞双目微寒,呵斥道:“蠢货!一个死了的风信子对我有何用处?你要想死很简单,别拉上你的家人,信任你的族人为你垫背!身为团队领导者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冷静,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和一条丧家之犬有何分别!”

    话说的挺重,反而令风信子脑中多了几分明悟,人在冲动的时候好言相劝是没用的,只能加以棍棒,一棍砸醒那混沌的脑壳。

    风信子是整个团队的精神领袖,被夏飞当着所有成员的面好一番痛骂,这一棍砸的可够狠!

    “我们风信子的事情不要你来管!”

    “我支持风哥的决定,就算他让我去死也绝无二话!”

    没有人相信夏飞,众人纷纷质疑夏飞不让他们回援有不好的目地,风信子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不过在众多手下的怂恿下又开始变的热血沸腾了。

    夏飞点起一支烟,从容问道:“营地里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

    “营里都是我们的父母亲人!他们没有自保能力,多耽搁一分钟家人就会多一份危险啊!风哥,赶紧决定吧!”块头最大那汉子几乎快要哭出来,每个人心里都异常难过。

    夏飞沉声道:“很显然,牧羊人的袭击经过精心策划,一群老弱病残留守的营地居然没有被立即消灭,还能让他们将求救信号发出来?这样明显的局你们也相信?亏你们还是伪装者,做了一辈子局到头来却被一个简单的围点打援战术欺骗!”

    噌!

    众人头皮一阵发麻,夏飞说的不错,营地里只有两三百口老人和孩子,莫说是牧羊人早有布局,全力一击,就算一支普通的佣兵团也能轻而易举拿下营地,哪里会给他们留下时间发出求救信号。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牧羊人之所以围而不杀就是在等待风信子回援,而后将其一网打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风信子营地里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们回来!

    “的确有些蹊跷,营里并没有强力人物驻守,不可能挡住牧羊人的进攻。”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牧羊人屠尽亲人吧!”

    “就算是局也要回去!我老娘还在营地里呢!”

    夏飞把烟头狠狠踩灭,口中道:“愚蠢!敌人就是因为算计到这一点才敢公然围住营地,你们回去正中敌人下怀!”

    “牧羊人的目标是你们,你们不回去家人还能多活几分钟,你们要是一露面立即就会被全歼!谁要是嫌家人命长,尽管回去好了!”

    众人一阵无语,夏飞这话很难听,可是却占理,谁也无法反驳。

    “那怎么办?”

    夏飞看了一眼时间,沉声道:“两分钟了,牧羊人一旦发觉你们识破阴谋一定会屠杀干净营地,而后撤退,事到如今只有一条路。”

    “什么路?”

    “我去!”夏飞语气坚定道:“我不是紫血一族,牧羊人或许会认为我是一般访客,不会立即大开杀戒,你们召集人手留在这,等我的命令。”

    有些人天生就是领导者,越是在危急时刻这种从容不迫的气质变越发明显,夏飞说这番话的时候透着一股无法拒绝的威严,虽然他的年纪并不大,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拥有决断之心。

    “你有什么计划?”

    “见机行事。”夏飞淡淡说道。

    所谓见机行事根本就是什么计划也没有,众人一头黑线,虽然充满担忧,却也拿不出更合理的方案。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营地的位标给我!然后通知能联络的所有人!准备反击!”夏飞双眼一瞪,冷冷说道,强大的气场四散!

    ……

    风信子的本部在雪山之下,雪山奇高,山巅是冬天,山腰春天,山脚下的平原却是夏天。

    嗖~

    空间通道打开,夏飞伸了一个懒腰自通道内走出,一副人畜无伤的样子,脸上带着几分疲惫,似乎是经过长途跋涉路过此地的旅人。

    雪山脚下有一处村寨,按说风信子作为失落之地顶尖伪装者战斗团,有很多关系恶劣的敌人,自己的营地理应按照军事碉堡的思路来布置才对,可是这村寨却充满了木质建筑,防御脆弱的一塌糊涂。

    紫血洛基一族本是游牧民族,他们不相信坚固的堡垒可以抵挡外敌,最有效的方式是每隔一段时间便换个地方扎营,流动与星河各地,这也为今次遇袭埋下了伏笔。

    夏飞显得有点笨拙,迈着沉重的步伐,叼着一根香烟大大咧咧朝营地走去,目光却在悄悄观察四周。

    “营地里藏了不下一百人,雪山脚下的土丘附近三百,河里两百,树林中五百,总计一千一百多名牧羊一族战士,想必营地里的人是为了屠杀老弱妇孺而准备,真正的战斗力在四周,呈三面围攻之势。”

    “只要风信子一回来,营地里和外面这片草场便会同时展开屠杀,不用五分钟就能够把他们全数消灭,牧羊人好手段啊。”奥罗老魔沉声说道。

    夏飞略一点头,脚下步子毫不停滞,继续向营地走去,嘴里哼着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