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六十五章 挑了风信子

六百六十五章 挑了风信子

    六百六十五章 挑了风信子

    “你给我站住!”老者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说道。

    夏飞果真停住脚步,扭转头笑眯眯看着他,“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众人一阵无语,用询问的目光看那老者,其实他就是风信子的父亲水獭,这一出戏正是在他的策划下布置出来。

    气氛有些紧张,赛斯卷起袖子站在夏飞身边,他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感觉到事情似乎不太妙。

    水獭老头咽不下这口气方才叫住夏飞,完全是被气昏头了,真要说夏飞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局是他布的,不死兽王九甲地飞龙也是他让别人杀的,只可惜不死系异兽哪里是血玲珑的对手,夏飞没费吹灰之力便把他给做了,顺便收下珍贵的不死系材料,将来好制作爆点。

    夏飞眉毛一扬,反客为主径直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杀气。

    那些佣兵一看情形不对纷纷挡在水獭身前,到这份上任凭傻子也知道了,这些人其实是一伙的。

    所谓伪装者只是一个优雅的称呼,较真的话伪装者更应该被称为骗子,模仿其他人只是伪装者工作的一部分,更多时候他们干的都是层层布局,欺骗别人的勾当。

    “真是有趣,我今日来找风信子是为了求他出马做些事情,大小也算是客,你们不愿意接手倒罢了,反而对我做局,这究竟是什么道理?”夏飞一边走一边冷冷说道。

    赛斯知道这群人厉害,本不愿意和风信子起冲突,无奈自己已经把命卖给夏飞,只好挺起胸虎视眈眈。

    水獭老头脸色变了又变,咬牙切齿道:“是你先伤了我孙女!”

    “狗屁!”

    夏飞毫不客气骂了一句脏话,“要不是你那宝贝孙女先欺骗我,我怎么会反击?再说,我要伤谁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别说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就是你们绑在一块也不够看!”

    “狂妄!我们风信子可不是吃素的!”那名卷发中年人也怒了,大声喝道。

    嗖~

    夏飞的身影忽然原地消失,再看时夏飞已经一拳打在卷发中年人下巴上。

    咔嚓~

    下颌骨当场碎裂,几颗牙齿伴着紫色血沫子飞了出来!

    由于是自下而上的勾拳,两百多斤的汉子直接飞起来,划过一条弧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落入河中。

    噗通!

    “你们吃荤或者吃素与我何干?说我狂妄?我今日还就真狂妄一把你们又能怎样?这个世界要凭拳头说话的,觉得拳头够硬尽管放马过来!要是能活着回去一个,我跟你姓!”

    冷冷杀意四散,夏飞真生气了,毫不掩饰胸中愤怒,强大的气场刹那间将这桥,这片竹林笼罩!

    嗖嗖嗖~

    竹林中,一直在围观的那些风信子成员全都来到桥上,形成一个上百人的团体,除了风信子和夫人茯苓,二十五年未尝败绩的顶尖伪装者战斗团全数出动!

    战士们挡在最前,就连那些不太精于武艺的后勤人员也都是对着夏飞怒目而视。

    刚才夏飞那拳就是一个信号,他这是要与整个风信子为敌!

    一边是失落之地精英战斗团,一边是夏飞和赛斯。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夏飞却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目光阴沉,似乎根本没把这老老少少一百多口放在眼里。

    咬了咬牙,赛斯在心里快速盘算如果真的和风信子干起来会是什么结果,自己这个二级法王撂倒对方三十个不在话下,至于修为深不可测的夏飞赛斯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连岩之守护都挡不住夏飞,赛斯相信这些伪装者也不能。

    稍加演算赛斯便发现自己这边胜算很大,于是站到夏飞跟前,指着对方破口大骂道:“你们这群骗子竟敢挑衅我家主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再不跪下道歉小心我将你们撕碎了喂狗!”

    水獭老头面如寒霜,塞斯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是到如今只怕想不打都不成了。

    噗通~

    赛斯大表忠心暗暗得意,不成想却被夏飞直接拎起来扔出去十几米远,庞大的身躯落在木桥上,好悬没把桥面砸碎了。

    “滚开!用不着你!”夏飞毫不客气道。

    这些人不认得夏飞,却有很多人认得赛斯,知道他是一介法王,还是罕见的守护系。

    法王之尊认夏飞为主已经够惊人,可夏飞对待赛斯还如此蛮横,一提一仍直接掀翻在地,连一点点面子也不给,这还有没有天理!?

    水獭暗暗叫苦,他从小就喜欢研究异兽,也知道夏飞身边那小球乃是圣兽碎星,夏飞能随意敲打圣兽当然更不会把法王赛斯放在眼里,圈子里法王有的是,圣兽碎星却是独一无二的!

    水獭见到夏飞打毛球当时就绝了与其为敌的念头,只是不死兽王九甲地飞龙跟在自己身边已是很多年头,心中不落忍,这才喝了夏飞一嗓子,没成想自己这些徒子徒孙竟以为是他老人家决意开战,纷纷从暗处走到明处。

    “你们一起上吧。”夏飞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住脚步,冷冷说道。

    众人咬紧牙,看向水獭,就等他一声令下。

    这个命令水獭万万不敢下,他知道夏飞一旦出手绝不留活口,弄不好从今往后世上就再也没有风信子了,眼见群情激奋,水獭老头琢磨着如何能完美收场,既不与夏飞冲突,又不落自己的脸面。

    偏偏这时候,掉入河里的卷发中年人从河里冲了出来,双手举起一把开山斧,直劈夏飞!

    由于下巴被夏飞一拳捣碎,这人嘴里血肉模糊,含含糊糊的大喊着什么,似乎是想要夏飞付出代价之类。

    “不要!”水獭急忙喊道,他很清楚,现在还有缓和的余地,假设冲突加剧势必就要不死不休!

    可惜他的话还是慢了一步,只见夏飞的身影忽然消失,一把从空中将那卷发中年人抓了下来,就像是抓麻雀一样简单。

    用两根手指夹住那人咽喉,夏飞稍一用力,卷发男子便鬼哭狼嚎起来,一身的河水与紫色血水混合,不住滴落在桥上,连眼泪都下来了,就差没有尿裤子。

    见夏飞如此强势,奥罗老魔笑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招揽风信子了,除去他们,失落之地恐怕再没有更强力的队伍,你不如放他们一马,只要他们愿意合作的话。”

    夏飞皱着眉说道:“本来我也没打算难为这群靠着伪装,欺骗为生的家伙,可是他们竟然要设局下我的武器,你是前辈,应该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奥罗老魔没有说什么,战士的武器好比生命,重要性无可比拟,幸好夏飞识破他们的局,不仅没有被骗走血玲珑反而杀了不死兽王九甲地飞龙,但他们的初衷却是阴险的,犯了战士的大忌!

    撇了撇嘴,奥罗本来想劝夏飞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假设是自己,风信子一伙只怕早就已经惨遭灭门了。

    眼看情况就要一发不可收拾,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阿飞兄弟!赛斯兄弟!手下留情啊!”

    远处风信子和夫人茯苓慌慌张张跑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樱子和少年三宝。

    樱子虽然娇纵惯了但本性并不坏,脑袋也远比同龄人要聪明。

    她躲在树林里看夏飞的热闹,可是夏飞却识破了水獭的伎俩,双方还因此冲突。

    樱子知道,伪装者并不是战士,利用伪装施展骗术才是自己的强项,至于打架哪里是夏飞这种专业战士的对手。

    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而起,是樱子添油加醋才搞的水獭怒不可遏,决心要骗了夏飞兵器,给他点厉害瞧瞧,如今计划失败了,夏飞生气了,樱子这个始作俑者也慌了神,顾不得会被父母亲打骂,樱子跑回家请来了风信子和茯苓。

    “阿飞兄弟,有话好说,大家都是朋友何必搞成这样呢?”风信子急忙说道。

    夏飞一声冷笑,“我拿你们当朋友,可你们拿我又当什么?老虎不发威被你们当成是病猫,竟然想设计骗我的兵器,战士的兵器就是第二生命,这笔账你想怎么算!?”

    口中得理不饶人,可是夏飞手上却松了三分,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个计策,有可能啃下风信子这块硬骨头的计策!

    怕就怕夏飞这样疯起来不要命,理智起来分析力逆天的主儿,无论是玩文的还是玩武的,都没法占他便宜。

    风信子面色微寒,眼神古怪望向那些自己合作多年的伙伴,一眼看见父亲惊疑不定的眼神,风信子刹那间全都明白了。

    “阿飞兄弟,我是团队的头人,这件事我有责任,能不能先放下我兄弟,然后慢慢谈?”

    樱子咬了咬牙,撅起嘴巴说道:“其实这件事怪我,是我…”

    不等樱子说完夏飞直接粗暴打断了她。

    夏飞早就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他和风信子之间并不买账,但还没到要相互算计的地步,樱子一说话夏飞立即就明白,原来是这丫头从中挑拨。

    好不容易抓住风信子的小辫,夏飞正准备一举将其拿下,这时候假设樱子主动把错误揽下来夏飞就不好下狠手了,毕竟她才多大的小姑娘,夏飞总不能和个半大孩子较真吧。

    “不用再说了,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做了就是做了,想拍拍屁股不认账,哪有这样的好事!”夏飞阴沉着脸说道:“两条道由你选,要么我们按照战士的规矩来一场厮杀,我一个人对你们所有人!”

    “要么按照你们伪装者的规矩来一场真假局,也是我一个人对你们所有!既然要做,就做绝了!老子今天要你们败得心服口服!”

    众***惊失色,夏飞竟要单挑风信子!?而且是文武双挑!

    狂妄!

    无比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