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六十一章 风信子一家

六百六十一章 风信子一家

    六百六十一章 风信子一家

    小姑娘哭得很伤心,倒不是因为夏飞出手太重,而是因为心中憋闷,伪装术被夏飞识破不说,还被夏飞很不留情面的扔进泥潭中,搞得一脸臭泥,姑娘的自尊心大受损伤。

    “哈哈,看来这是风信子的女儿,你求人家办事还把人家女儿给打了,这下准有好戏看。”奥罗老魔幸灾乐祸道。

    夏飞摇了摇头,眼角撇向三间草房内,又仔细看了看那浓眉大眼的少年。

    “没那么简单,从刚才开始我们就已经被风信子的伪装欺骗了。”夏飞眉头紧锁道:“院落是假的,竹林是假的,人也是假的!”

    护在少女身前的少年猛地一怔,因为此时此刻夏飞的目光忽然犀利起来。

    奥罗老魔不可思议道:“你是怎么察觉的,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夏飞低声道:“这是幻术,伪装术再加上高超演技的组合,与其说这里是竹林,还不如说是一个舞台,巨大的舞台!”

    奥罗情不自禁哼了一声,自己虽然没了修为,但眼力还在,夏飞能够洞察到赛斯非是本人已经足够令奥罗震惊,如今夏飞又提出所有一切都不真实,如果真如夏飞所说,那他的洞察力和分析力得有多高水平!?

    向前进了一步,夏飞来到那对少年少女身旁,少年依旧紧紧护住身后少女,目光惊疑不定,而那少女一边抹去泪水和泥泞,一边好奇的打量这夏飞以及夏飞肩头花生米大小的毛球,单纯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兴奋。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老话,叫做再一再二不可再三,我今日是诚心实意来请风信子大师,如果您不愿意相帮直说就是,在下绝不会为难您,何必如此遮掩欺骗呢,再说,您的这些手法虽然高明,却蒙骗不了我这双眼睛。”

    夏飞说的很诚恳,少年浓眉一扬,沉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师父不在家,你欺负我师妹分明就是恶客登门,反倒怪责我们蒙骗你,这是何道理?”

    夏飞手腕一抬,将一条很精致的苏绣手绢交到那姑娘手中,手法娴熟飘忽,就看着一张薄薄的真丝布片落叶般飘至,小姑娘一把接过手绢,带着满腹委屈的擦起了眼泪,心里有对夏飞这令手绢漂浮的伎俩感到好奇和有趣。

    “若不是小姐扮作赛斯蒙骗我再先,何至于如此。”夏飞轻声道:“无论如何欺负小姑娘总是不对的,我在这向小姐道歉。”

    说罢夏飞微微一弯腰,致以歉意,那姑娘却不满的嘟囔了起来,“我都十四了!谁说我小!”

    少年目光犀利瞥了一眼身后的小女孩,姑娘连忙闭紧嘴巴,不再言语,这一幕落在夏飞眼中,更坐实了自己的判断。

    “小姐年幼喜欢嬉戏,我自然不好说什么,可是大师您乃是一代大家,也跟着欺骗在下就说不过去了吧?有失您高手身份。”夏飞淡淡说道。

    “谁欺骗你了,师妹是和你闹着玩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都欺骗你?”少年理直气壮道。

    夏飞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不屑,看来他是拿定了注意死扛到底,认为夏飞不可能看穿一切。

    夏飞轻轻摇头,“大师既然要证据,那就请看吧。”

    双拳攥紧,夏飞在空中抡出两道弧线,而后合在一处。

    “崩裂!”

    砰!

    空气中肉眼无法察觉的法则力量在扩散,仿佛狂风舞过,竹林被吹的东倒西歪,三间草房应声而塌!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周围的环境随着夏飞这一击而改变,竹林躺下后显露出另外一个院落,青色琉璃瓦遮头,粉白色墙壁整洁如新,院墙用鹅卵石点缀,好不优雅。

    脚下一蹬地面,夏飞闪电般冲了出去,从倒塌的茅屋中一手一个带出二人,一个是被用迷药迷晕的赛斯,另一个是陌生人,铁青着脸,下巴上是稀稀拉拉的胡子茬。

    嗖~

    夏飞将那小胡子仍在少年少女身旁,“大师要证据,不知道这证据够不够。”

    少年额头上浮起几道和年龄不相称的皱纹,放眼看,幻境破了,伪装也破了,躲在暗处的帮手被夏飞揪了出来,作为一名伪装者,一名顶级伪装者,被人识破真相无疑是一种屈辱!

    少女停止哭泣,看着夏飞,小嘴撅着。

    憋了半天,少女气鼓鼓的说道:“你不讲理!哪有你这麽粗暴的人!”

    夏飞不动声色道:“是你们欺客在先,我这奴隶可没得罪你们,兴冲冲的带我来拜会大师,结果却被人下了药。”

    说罢,夏飞将一瓶调配好的药剂放在赛斯面前,让他闻了一闻。

    赛斯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来,看了看周围,老脸涨得通红道:“一不小心…就…”

    “不用解释了,这不是你的错。”夏飞摆了摆手说道。

    这时对面那少年忽然哈哈大笑,声音不再稚嫩,而是略带沙哑。

    “好手段,二十年了,我这掩人耳目的茅屋还是第一次被识破。”

    砰~

    青烟突然升起,将少年少女还有那小胡子笼罩其中,待到烟雾散尽,只见竹林中出现三人,一个身着鹅黄长裙的姑娘,模样没怎么变,只是脸上的泥污不再,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额头上还弯了一个月牙形的刘海,双臂抱怀,气哼哼的看着夏飞。

    另外二人乃是一对中年夫妇,相貌平淡至极,夏飞明白,这还是风信子的伪装,作为顶尖伪装者,风信子夫妇似乎很不愿意以真面目见人。

    夏飞也没点破,由着他们。

    “赛斯,一晃十年没见,别来无恙?”风信子笑着迎了上去,似乎对夏飞拆穿其伪装已经释怀。

    一阵寒暄,赛斯把夏飞介绍给风信子,至于为何成了夏飞的奴隶则被他一语带过。

    伪装的家园已然倒下,风信子只好带着夏飞进了自己真正的家。

    待到进入之后风信子的夫人在外面略一布置,家园又被清脆的竹林包围,从外面看不到一丝痕迹,就连那三间草房也被重新立起来。

    不愧是伪装大师,手法之快,布局之精妙令人匪夷所思,假设再有人误入风信子地盘,绝无法找到他家的真正所在。

    分宾主落座,夫人送来竹叶茶和点心。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风信子问道。

    赛斯也不知道夏飞真名,只好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叫我阿飞好了。”夏飞轻声道。

    阿飞乃是古龙大师笔下一名剑客,快剑无双,独步天下,夏飞如今正被黑白两道通缉,不宜报出真实姓名,于是便借了阿飞的名字一用。

    “阁下想必就是久负盛名的伪装大师风信子了吧,久仰,久仰。”夏飞一边说一边偷瞄他的手掌,只见他的左手果然少了小拇指,印证了赛斯曾经说过的话,风信子二十五年前曾经失手过一次,而后再无败绩。

    就算再高的高手偶尔也会失手,强大如奥罗老魔不也一样被关在三元光谱法则禁制中,一关就是数万年,关键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连栽两次跟斗。

    假设一名战士总是一帆风顺绝不是什么好事情,极容易骄傲浮躁,风信子一败之后再无败绩,说明他是聪明人,很好的吸取了之前的教训,终成一代大师。

    风信子呵呵一笑,“不瞒你说,其实风信子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群人,我只不过是被大伙推举出来代表而已。”

    夏飞点头道:“方才小姐惊慌下叫了父亲,又叫了叔叔,想必那些叔叔们此刻也在不远的地方吧?”

    风信子微微一笑,“我们伪装者一行讲究无处不在,你的问题我还真没办法回答。”

    夏飞道:“那是自然,您的手法在下已经领教过,的确很高明。”

    风信子脸色一白,明明是夏飞拆穿了自己伪装,一提起来脸上很有些挂不住。

    “来,阿飞兄弟,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妻子茯苓,还有我的女儿樱子。”风信子话锋一转把老婆孩子介绍给夏飞。

    对于风信子和他妻子夏飞没有多看,反正都是假面目,记住相貌也没用,倒是樱子姑娘绝对是真容,此刻她正在拿一块绿豆糕撒气,一口咬下大半,歪着脑袋,也不搭理夏飞。

    很没有营养的寒暄过后,风信子问道:“阿飞兄弟,方才你是怎么看出樱子的伪装?不是我自夸,樱儿从小便极有天赋,又得了我们夫妻俩真传,打从七岁开始,你还是第一个识破她的。”

    樱子姑娘一听说到自己,竖起耳朵仔细去听,小眼眨了又眨。

    夏飞道:“昨日下了雨,土壤泥泞,赛斯身高体胖,一脚踩下去有坑。”

    樱子突然站起来,指着夏飞道:“你胡说,我们伪装者怎么可能不注意这些细节,方才我已经模仿的很像了!”

    夏飞微微一笑,“可惜啊,樱子姑娘模仿的脚印很像,却忽略了一个细节,人的角弓中间并不是平整的,除非扁平足,否则不会是一脚下去脚印四齐,略带些凹凸才对。”

    “而且赛斯的左腿受过伤,脚印偏向外则一点点,由于腿上有伤,他的步点经常有偏差,一步五十厘米,下一步就可能是四十九厘米。”

    风信子一家听呆了,小小的脚印和步点模仿,竟会有这么多玄机!夏飞的观察能力也实在是太惊人了!

    “其实这些细节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樱子小姐是个小姑娘家,不像赛斯是个粗野大汉,走路时候双腿微微有些想要夹紧的意思,大腿内收肌无法完全放松。”

    噌~

    樱子小脸当即就红了,她还是雏,双腿微微有些并拢完全是出于女孩子天生的自我保护,毕竟男女构造不同,高手从女孩子走路便可以分辨出对方是否还是处女,也是一样的道理。

    五大三粗的赛斯走路时像处女一样夹腿,这样巨大的破绽当然不会被夏飞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