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六十章 打人家闺女

六百六十章 打人家闺女

    六百六十章 打人家闺女

    像乌兰巴多这样的大城在失落之地并不多见,城市占地不小,高楼大厦林立,但比之法则界其他地区少了一些秩序,一座座宏伟建筑仿佛随意搭建,完全不顾阳光是否被遮挡。

    “失落之地就是这样子,由于没有政府管理,全凭着拳头说话,想要在城里建房子很简单,只要你能抢下足够的地皮,雇人开工搭建就好,除了地痞流氓会收取保护费,不需要缴纳任何税费,越是在城市里混乱的情况就越严重。”

    “普通百姓没有强势人物保护很难在城里生存,所以失落之地的城市数量并不多,大多数人更愿意生活在偏远的星球上,虽然设施不便,但至少能保全性命,在城里昨天还和你聊天的兄弟一夜之后成了干巴巴的尸体,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

    站在城外的山坡上,赛斯指着远处一座巨大的方顶建筑说道:“那就是乌兰巴多佣兵们聚集的地方,不仅商家,各大势力会雇佣战士,普通百姓出门也会雇上一两名佣兵护卫,虽说碰上强人意义不大,至少也能求个安心,在失落之地,佣兵早已经渗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密不可分。”

    夏飞点了点头,失落之地乃是由圈子里被驱逐的家族组成,并非所有人都有成为战士的能力,普通人寻求强者庇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路向西走翻过那座山便是竹林,我说的那位顶级伪装者就生活在竹林里,但愿今天他正好在家。”赛斯说道。

    夏飞用披风包裹住身体,至高两族的人也会经常到失落之地做生意,倒卖些违禁物资,如今自己被悬赏百万通缉,还是避免在人多的地方露面为好。

    “那位伪装者叫什么名字?”夏飞问道。

    “风信子。”

    “不错的名字,可惜太女性化了。”夏飞淡淡说道。

    “风信子只是他的代号,由于他实在太善于伪装了,出道三十年竟没人知道他的性别,年龄,有的只是一个名字。”赛斯解释道。

    夏飞微微一笑,“这样神奇的人物?今日我倒是要见识一番。”

    ……

    竹林青翠,笋子刚刚发出嫩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很是勾人食欲,如果豆豆在的话夏飞一定会让他做一道鲜笋炒肉片,以解口腹之欲,可惜豆豆正陪着艾薇儿,夏飞又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不太擅长做饭,再鲜嫩的竹笋也只能看看罢了。

    羊肠小径被厚厚的落叶掩埋,林中寂静,只听到鸟鸣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道路多分叉,赛斯也只是来过一次而已,没走多远竟迷了路,急得满头大汗。

    夏飞指了指太阳下山的方向道:“从这里走吧。”

    “您知道路?”赛斯惊讶问道。

    “不知道,直觉罢了。”

    赛斯无话可说,夏飞在他眼里已经是高手,可是这高手却喜欢按照直觉行事,偌大一片竹林单凭直觉连方向都难辨,何况在其中找一个人,赛斯摇了摇头,跟在夏飞身后。

    片刻后赛斯的目光变的闪亮起来,“我想起来,风信子的家就在这附近,主人,您的直觉还真准呢!”

    夏飞轻声道:“其他方向都有野兽气息,唯独这边空气异常沉静,风信子既然是高手,这些野兽也要避讳着他,所以我才决定走这条路。”

    赛斯连连点头,拍起夏飞的马屁。

    接连转过几个弯角,林中出现一道篱笆,篱笆上爬着粉色牵牛花,院门虚掩,院中有三间简陋的草房,竹子搭建,此外还有一口井,一套石头桌椅。

    “风信子大师!我是赛斯啊,十年前曾经有幸见过您一面!”

    赛斯穿门而入,里里外外寻找风信子的踪迹,他到三间草房中转了一圈,而后一脸失望的回到夏飞身边,摊开手臂道:“风信子不在,莫不是出任务去了。”

    夏飞微微一笑,目光盯着赛斯,“大师不愧是一流伪装者,神乎其技。”

    “主人,您说什么呢,我是赛斯啊,这才一会的功夫您怎么就不认识我了?”赛斯惊慌失措道。

    “你是谁我不知道,但你不是赛斯。”夏飞点起一支烟,淡淡说道。

    “我真的是赛斯,您不是嫌我有口气让我带上面具和空气净化罩么,我这就摘下来!”赛斯有点急了,他一把扯下面具,露出一口大黄板牙,那口气,差点熏得竹子弯倒在地上。

    “这回您总该信了吧,我真的是赛斯,风信子不在家,咱们是继续等他还是怎样?”赛斯问道。

    夏飞摇了摇头,从空间戒指里缓缓拽出一把暗红色短刃,血玲珑!

    “赛斯,你既然是我的奴隶就应该做好随时死去的觉悟,我现在突然很想杀死你。”夏飞一边笑一边说道。

    “主人!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以至于您要突然杀死我,我…我不甘心!”赛斯向后退了两步,依靠着篱笆,脸色惨白看着夏飞。

    夏飞也不说话,目光中夹杂着几分杀气,缓缓靠了上去。

    “您要是杀了我谁带您找风信子,我不信!我不相信主人您会是这样一个绝情的人!”赛斯愤怒的嘶吼道,双拳攥紧,目光死死盯着夏飞。

    夏飞耸了耸肩,“你最好相信,我杀人从来不讲理由。”

    赛斯还是不信,认为这是夏飞对自己的考验,索性挺起胸,横眉冷对。

    嗖~

    暗红色短刃直刺赛斯胸前!

    刀光一闪即至,赛斯彻底惊呆了,他原以为夏飞是考验自己,是开玩笑,可惜他并不了解夏飞,夏飞从来不会拿杀人取命的事情开玩笑,既然他说要杀死赛斯,那就是真的下杀手!

    疑惑,震惊,恐惧!

    无以复加的恐惧刹那间令赛斯的瞳孔放大,那刀锋不偏不倚正朝着自己咽喉刺来!

    不讲道理,完全不讲道理!

    就算夏飞觉得赛斯不是本人,那也犯不着真的下杀手吧!

    事到如今赛斯连哭也哭不出来了,身体疾速下坠,赛斯使出了遁地之术!物质法则中隐匿身形的战技!

    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弧度,夏飞确信眼前这人绝不可能是赛斯!因为赛斯最骄傲的岩之守护并没有升起防御!

    守护系战士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守护异能,法则具有自主意识!能够主动配合主人进攻或者防御,这样危机时刻赛斯的岩之守护不开启,反倒是动用物质法则逃遁,只能说明他绝不是赛斯!

    “诡术!”

    假赛斯半截身子没入土壤,眼看将逃,可惜夏飞的诡术比他逃逸的速度还要快!

    轰隆隆~

    脚尖一勾,夏飞单脚踢开土壤,直接将赛斯从泥土中踢飞了!整个人横在空中!

    双脚一点地面,夏飞整个人腾空而起,单手成刀劈在赛斯胸前!

    这一击的力道并不大,可是夏飞的手掌却像是碰到了两只小笼包,软软的,还蛮有弹性,手感非常古怪。

    砰!

    赛斯从空中跌落,昨日刚刚下雨,地上有一滩污泥,只见他闷哼一声,一头扎进泥泞中,来了一个狗啃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啪~

    人从空中落下,夏飞抓住赛斯衣领,一把将他从泥泞中抓起来,像是提着一只小鸡一般举在空中。

    再看时,一脸臭泥的赛斯身形忽然缩小了许多,手脚也变的越来越细长,就像个半大孩子,皮肤细腻而光滑,呈现出淡淡的紫色,那熏人的臭气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芬芳,夹杂着泥泞的腥臭,味道无比怪异。

    “小女孩?”夏飞大吃一惊,赛斯露出真容后竟是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姑娘,两只小手慌忙去抹脸上的污渍,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瞳孔也是紫色的,一种神秘而怪异的颜色。

    距离很近,小女孩呼气如兰,哪里还有半分赛斯那种恶臭!

    “遭了。”夏飞心说不好,无论如何欺负女孩子总是不对的,何况人家还那么小,方才一不小心触及她胸部,发育状况被夏飞摸的一清二楚。

    小姑娘眼见要哭,夏飞急忙把她放下,琢磨着说点什么宽心的话,这时候毛球却忽然气鼓鼓跳了出来。

    毛球这厮自从身体又变小了之后很不受夏飞待见,整日躲在夏飞怀里睡大觉,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夏飞正与敌人交战,毛球当场就急了。

    和自己的主人交手不算,还打扰毛球大人睡觉,毛球最大的两样忌讳都被这姑娘给占了,毛球是圣兽,他哪懂什么叫怜香惜玉,跳出来对着那姑娘就是一番狂吼!

    嗷嗷嗷嗷~

    毛球再小也是圣兽,那声音吹的小姑娘一头秀发像过电一般竖起来,整个竹林都能清楚听闻毛球在嘶吼。

    夏飞急忙一把堵住毛球嘴巴,可惜为时已晚。

    小姑娘已经被毛球给吓傻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花生米大小一个可爱的球,发起怒来竟是如此恐怖!

    眨巴几下动人的大眼,小姑娘终于嚎啕大哭起来,那声音撕心裂肺,搅得夏飞很不安。

    “你怎么那么不讲理,人家和你开玩笑,你竟然真的要杀我。”

    “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坏蛋坏蛋坏蛋坏蛋!”

    “爹!叔叔!你们在哪啊!!有坏人欺负女儿!你们到底管不管啊!”

    嗖~

    茅舍中一个黑影闪身来到小姑娘身旁,一把护住她,这是一个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眉毛像山水画一般浓重,虽然惧怕得不得了,依然摆出小大人的姿态,保护那姑娘。

    夏飞一头黑线,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奥罗老魔咽了一口吐沫,幸灾乐祸道:“哈哈,你把风信子他闺女给打了?这下准有好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