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六百零六章 【星耀浮沉】

六百零六章 【星耀浮沉】

    六百零六章 【星耀浮沉】

    夏飞在编写一套程序,专门用于解读分形几何的程序,看他那一丝不苟的专注,丰子年心里却是深深的疑惑。

    啪!

    夏飞按动按钮,令人眼花缭乱的解读程序开始在终端机上运作,怪异的波形不断演化,谁也看不懂夏飞想要的结果究竟为何物,又为何要用波形来解读分形几何。

    所有人都很清楚,当程序运行完毕,夏飞将得到一个结果,无论这结果是对还是错。

    夏飞一只手托着下巴,仔细观看程序演算过程,按照他的分析,以终端机目前的计算速度答案将会在三十分钟内得到!

    丰子年皱了皱眉,悄悄从人群中退出来,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拨通电话。

    “父亲。”

    “什么事?”丰苦禅冷着脸说道。

    对于子女丰苦禅一向是苛刻的,丰子年是他最喜欢的小儿子,即使这样也很难看到父亲的笑脸,在丰子年记忆中,父亲总是高大而威严的存在。

    “有一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丰子年态度端正,完全不像是父子间深情对话,更像是下级对待上级。

    “说。”丰苦禅简单道。

    “今次人类一族初考的第一名夏飞,他很古怪。”

    “关于夏飞出自天翼的留言布司已经说过了,还有什么事?”

    “我要讲的不是流言,而是关于几何。”

    “几何?”

    “对。”丰子年重重点头,“初试中那道题您应该很清楚,夏飞是唯一交了白卷的考生,其他人都尝试解答,唯有他看了一眼试题便转身离开。”

    丰苦禅眉头紧锁,“战士不会几何这也很正常,再说,我根本也没指望有人能答上来。”

    “可是夏飞会几何。”丰子年郑重道:“不仅会,而且还是精通,您看。”

    镜头一转,显示出夏飞正在苦思答案的样子。

    “父亲,现在夏飞正在尝试解答一道非常非常复杂的分形几何,一道执法会众多委员都解答不了的题目,我相信就算最终的结果未必正确,夏飞在数学以及几何学上的造诣也一定是惊人的!”

    丰苦禅没有任何表示,示意儿子继续往下说。

    “既然他的几何功底如此深厚,可是他却不去解答考题,难道您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古怪吗?”

    “是有些古怪,普通考生没道理连尝试也不尝试。”丰苦禅沉吟片刻自言自语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有两种可能,第一,夏飞见到题目便发觉无解,所以不会浪费时间去解题。”

    “有道理。”丰苦禅道:“这样的话说明夏飞很有自知之明,而且脑袋不笨,稍微一推算就知道此题无解,第二种呢?”

    丰子年道:“第二种就比较令人震惊了,那道题究竟有没有答案,我们其实并不知道,所以才会困扰我们这么多年。”

    “如果夏飞见过这道题,而且知道答案的话…”

    丰苦禅微微一怔,旋即又恢复正常,即使一个很微小的动作也被丰子年看在眼中,说明父亲在极度惊讶!

    “假设夏飞知道答案,而他却又选择了放弃,结论只能是他不能解答!”

    “不能解答!?”

    不能解答和不会解答只有一字之差,却有着天壤之别!这一点丰家父子都很清楚。

    “如果夏飞真的把这道题解答出来,就会让我们知道结果,假设夏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结果的话,他只能为了保密而放弃考核。”

    “除了这两种可能再没有其他答案,前者证明夏飞聪颖过人,后者却会把他牵扯进那个天大的秘密,换做我,也一定会放弃的。”丰子年沉声道。

    光幕中的丰苦禅一阵沉默,事关重大,他不得不仔细考虑周详。

    “今后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此事,一切由我来处理。”丰苦禅轻声道:“记住,任何人也不许提,另外叫人暗中盯着夏飞。”

    啪!

    光幕关闭,丰子年长出一口气,也不知为何与父亲对话总是让他觉得很不安,或许是丰苦禅对自己要求太苛刻的缘故吧。

    “结果出来了!”

    “这结果也太古怪了吧?!是什么东西?”

    “波形?结果居然是波形!?”

    那边人群已然沸腾,丰子年急忙赶了过去。

    只见夏飞活动着已经僵硬的脖子和手臂,又在终端机上将最终结果拷贝下来,存在纽扣大小的一只数据储存器中,放在石台上,伸手便要取那奖品。

    “慢着,结果对错未知,需要等当事人来了再决定。”一名老者拦住夏飞的动作。

    “反正我是不信,这么复杂的分形几何解读完毕居然是波形。”

    “该不会想浑水摸鱼吧,趁着老伍德不在,取了东西逃掉。”

    “很有可能,胡子还没长齐怎么可能破解的了分形几何,简直胡闹,要知道精通几何学的艾迪强森都失败了,他能成功那才有鬼。”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冷嘲热讽,夏飞不动声色点起一支烟,轻轻道:“我说的是不算,你们更没有资格,要不你们解出一个答案来瞧瞧?”

    夏飞这话刺痛了很多人的神经,要是有能力解答谁还会等到今天?

    当即就有几位老头子脸色变青了,更有甚者气得浑身打哆嗦。

    郎顺业赶紧低下头,生怕别人知道夏飞是和自己一起来的。

    丰子年一只手捂住脸,口中喃喃道:“疯子,比天翼一族的古怪老头更甚,你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

    “哼!口出狂言!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老伍德在哪?快去把他找来。”

    说话的正是执法会六名副会长之一的木千岭,来自朽木一族,既是木家长老又是执法会的副会长,也不知是什么风把他给吹来了。

    夏飞和木浮萍那点误会木千岭也有所耳闻,他本就很不喜欢夏飞,其实整个木家除了木浮萍就没人不讨厌夏飞的,今日听了夏飞这名字木千岭便过来瞧瞧,没成想夏飞说话又很不客气,大大惹恼了木会长,他在心里早就琢磨好了一千种对付夏飞的方式。

    丰子年暗暗叫苦,调查夏飞的时候他也把和木浮萍那点误会给弄明白了,所以才会设计找人假扮明家人,试探夏飞。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夏飞和木家不对付又得罪了木千岭,这下麻烦可是不小。

    心里悔不该把夏飞带到执法会,丰子年做梦也想不到夏飞横起来居然谁的账也不买,执法会的老妖精也敢得罪!?纯粹是活腻味了。

    不一会的功夫人群让开一条路,走进来一位脸色憔悴的老者。

    一头银发乱糟糟,双目无神,执法会制服也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上面满是油星。

    “伍德。”

    “老伍德来了。”

    “这么久没见,你还好吧?”

    “哎,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这样子憔悴我们心里也很不安那。”

    众人对着乱糟糟的老头倒很尊敬,纷纷出言问候,似乎老伍德在执法会的人缘还不错。

    老伍德面带苦笑和众人还礼,一路直奔到夏飞身边,显得很急切。

    “谁解答出了这道分形几何?”离着很远老伍德问道。

    夏飞站起身,施了一礼道:“晚辈不才,解出了答案。”

    老伍德竟不顾身份一路小跑过来,激动不已道:“答案,答案是什么?”

    众人纷纷竖耳倾听,老伍德这分形几何题困扰众人已久,号称执法会不解谜题之一,无论夏飞答案正确与否,大伙都很想知道。

    目光在这些讽刺自己的老家伙身上扫过,夏飞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声道:“老人家,借一步说话。”

    “好,好,好。”伍德接连说了三个好字。

    众人很失望,夏飞是故意不让这些人听到答案,一点面子也没给老家伙们留。

    收拾起东西,夏飞和老伍德找了一个僻静的房间,外面围满了人,大伙全都是有身份的,心里再好奇也不能趴在门缝上偷听不是,只能抱着巨大的好奇等在外面。

    丰子年叹了一口气,眼神不安的扫视四周,心说:“人越来越多,千万可别把夏家那倔老头给引来了。”

    ……

    关闭房门,夏飞仔细查看了一遍,确认房间里并没有监听设备,这才坐到老伍德身边,其实他纯粹是多此一举,执法会这种神圣的地方,谁要是敢到这里监听,根本就是作死。

    “老人家,您莫要着急,我的答案有些古怪,您先听一下。”夏飞心平气和道。

    “听?”伍德微微一怔,接过夏飞递给他的耳机。

    悠扬的曲调刚一响起,老伍德那张苍老的面上便布满了泪水,伤心欲绝。

    一曲终了,老伍德紧紧抓住夏飞双手,哽咽了半天方才说道:“没错,这首曲子叫【星耀浮沉】,正是我女儿所作!”

    “我…我做梦也想不到,女儿临死前留给我的这幅分形几何竟是曲子!…”

    老伍德断断续续说了很多,原来这分形几何是老伍德唯一的女儿留给他的遗物,两年前,伍德艾伦小姐突然失踪,除了这幅图什么也没有留下,一个月后尸体被人发现,老伍德从此伤心欲绝。

    凭着直觉,老伍德认为女儿留下的分形几何图或许会是线索,于是便四处找人解读,结果却全都是失望。

    解读分形几何并不容易,抽象几何从来都是最难理解的存在,夏飞今天忽发奇想用波形的方式来解读居然成功了!得到了一首曲调悠扬的曲子。

    夏飞思考片刻道:“老人家,您仔细想一想,这曲子是您女儿何时所创,又何以往有什么不同。”

    “假设这仅仅是一首曲子,她不至于用复杂的分型几何来掩藏才对,您若是想找到答案,还需从这首曲子入手。”夏飞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