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五百八十八章 夏飞的血脉(三更完毕,求月票支持!)

五百八十八章 夏飞的血脉(三更完毕,求月票支持!)

    五百八十八章 夏飞的血脉(三更完毕,求月票支持!)

    “你说那个叫夏飞的考生,可能是天翼一族血脉?”布司沉声问道。

    丰子年微微一笑,“有那么点感觉,您还记得执法委员会里有位颇古怪的老头夏宗海么?”

    “记得,老顽固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主儿,典型的天翼血统。”布司答道,听口气天翼一族在圈子里风评似乎不算太好。

    丰子年道:“那天我偷偷跑去看考核,发现夏飞发飙的时候带着股不太一样的气势,和执法会夏宗海老头颇有几分相似,于是就怀疑起了夏飞的出身。”

    “同样姓夏,同样的气势,似乎也太巧合了点吧,至于究竟是不是天翼一族我可说不好,反正那股蛮横劲像足了天翼家的人。”

    布司身子向后一靠,思考片刻。

    “夏飞的履历我看了,来自联盟一个叫地球的小星球,要是天翼血脉的话没理由不住在白马座,更没理由跑去小小余家。”布司自言自语说道。

    丰子年耸了耸肩,“布司叔叔,天翼一族的秉性您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人最不讲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一家老小全都是疯子,完全不能够以常理来推断。”

    布司一头黑线道:“你说的也是,天翼在圈子里不算大族,但却非常麻烦,绝不能以常理度之,万一夏飞真的是天翼族人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两个人一阵沉默,似乎天翼家族这名号让布司产生了犹豫,这就不太寻常了,堂堂龙腾武馆连九大家族也不怕,却对一个不属于九大家族的天翼如此慎重,也不知是何原因。

    “子年,这件事你可曾告诉你父亲?”布司问道。

    丰子年摇了摇头,“他的事情那么多,不能确定的东西怎么好打扰他呢。”

    点了点头,布司沉声道:“那依你看今天这局面该如何应对?”

    丰子年道:“聂英前辈一时冲动,违背了武馆规则,这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了的,反倒是夏飞使手段驱动异兽没人知道,假设您处理聂英前辈而不处罚夏飞,凭着聂老的性格可不会服气,处理了夏飞却不处理聂老,若是让天翼族人知道只会更麻烦。”

    布司频频点头,对丰子年的话深表赞同。

    “要不您干脆就把这一页当做白纸翻过去得了。”

    “翻过去?”

    “对啊,第四轮考核作废,谁也不追究,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布司一声长叹,“倒还真是个办法。”

    丰子年继续说道:“至于夏飞是不是天翼族人也不用去理会,日后考核中严加管理就是,别再发生今天这局面,一切便都好说。”

    站起身,布司拍了拍丰子年的肩膀,“不错,越来越有你母亲的聪明劲了,就照你说的办吧。”

    ……

    又是个清晨,夏飞悄悄收拾行装离开余家。

    迫不得已杀了家主余江的朋友,夏飞并没有太多抱怨,就算被老太爷怪罪也比曝露出狮心王奥罗好的多。

    有人走自然就会有人来,夏飞去了白马座而更多的人却正在从四面八方向余家汇集,昨夜的凶案没有在族里引起太大风波,家主余江也没有任何表态,看起来余华让夏飞迅速离开的决定似乎有些过于谨慎了。

    白马座,一间很不起眼的客栈,夏飞坐在窗口借着阳光仔细观察血玲珑。

    吸收了一名法尊的精血,血玲珑变的更加晶莹剔透,鲜红欲滴的样子,阳光下显得很是靓丽。

    “我想晒会太阳。”狮心王奥罗说道。

    夏飞白了他一眼,“我劝您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戒指里吧,昨晚上看星星结果看出一大坨麻烦,要是因此暴露,对你对我都不是什么好事情,要不是余华替我遮掩,后果恐怕会很糟糕。”

    奥罗皱着眉说道:“那人的隐身术很巧妙,我只顾着想事情没能发觉,下次一定会注意到。”

    “还有下次?”夏飞没好气的说道。

    收起血玲珑,夏飞走上街,一路来到龙腾武馆。

    “夏飞,你这两天去哪里了?”远远地卢迪就迎了上来,他的脸色并不算好,带着几分懊恼。

    “第四轮的结果被取消了,所有人的成绩归零,你也没有被处罚。”

    夏飞点了点头,这结果倒是出乎自己预料,不过能继续参加龙腾会对夏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也知道龙腾武馆强大,想要有朝一日晋升神之一族,甚至接近宇宙之门,龙腾武馆无疑是夏飞的第一选择,是一条近路。

    “你倒没什么,可惜我那得来不易的满分啊,被硬生生取消了。”卢迪颇为懊恼的说道:“我还跟家里狠狠吹嘘了一番,要是被老头子知道那该如何是好?”

    夏飞没有理会卢迪的唠叨,什么得来不易,满分还不是夏飞送他的,居然被这家伙认定是自己运气。

    第四轮虽然取消了但暗考的分数却照常发放,夏飞的成绩显示为二十分,虽然不高但毕竟不在是负分,摆脱了成绩倒数第一的尴尬。

    看过通知和***夏飞便打算离开,自己把余江的朋友杀了,余华让夏飞最近低调一点,夏飞牢记于心。

    突然间七八名二十几岁的青年挡在夏飞身前,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他们胸前都挂着铭牌,上面写着一个明字,看来是九大家族中明海一族的人。

    耸了耸肩,夏飞打算绕两步走开,毕竟余华刚交代自己要低调,他可不想招惹什么是非。

    可是这几位见夏飞绕行又挡在夏飞对面,好像在故意找茬。

    夏飞没有动,目光冷冷在这几个年轻人身上扫过,记下他们的样子。

    对面几个明家年轻人让开一条道,一名满脸雀斑的家伙从人群中穿过,大摇大摆走到夏飞跟前。

    夏飞身边的卢迪号称花花公子,一身昂贵的丝质手工套装鲜亮异常,腰上别着紫金小蟒,手腕上是猫眼石的链子,走在路上时常引起少女们注视的目光。

    跟对面这位雀斑男子一比卢迪的光芒当即黯淡了许多,猫眼石链子也不再惹人瞩目,紫金小蟒甚至显得有些寒碜。

    至于平日里一贯朴素的夏飞就更加不沾边了,雀斑男那一身的珠光宝气,贵妇人见了他也要嫉妒的吐血,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单单左手上那枚苦墨金纹翠的戒指,价值便不下万枚四阶晶石!

    亏得他出身在明海一族,假设是什么小门小户家的公子哥,只怕早被人惦记上了。

    “你就是夏飞?”雀斑青年倒背着手,阴阳怪气问道。

    夏飞轻轻点头,他从来都有一种很光棍的气质,即便是穿着最廉价的运动服站在富贵公子身前也不会有哪怕一丝的不自然。

    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另对面富有的青年十分恼火,他觉得穷人都应该感到自卑,可偏偏夏飞这穷人一点没有觉悟,嘴角还挂着轻蔑,似乎没把他看在眼里。

    “木家浮萍小姐和你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你识趣的话就离她远点。”雀斑男人强忍住对夏飞的厌恶说道。

    “木浮萍?”夏飞反问。

    “你竟然直呼浮萍小姐的名字?”雀斑男懊恼道。

    “名字如果不能称呼,那还取它做什么?”

    “你!”

    雀斑男很懊恼,但随即又强忍下来,他一再告诉自己注意风度,毕竟是九大家族中人,决不能和夏飞这样的小人物生气。

    “总之你记住,浮萍小姐是九大家族的人,远不是你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接近,余家?只要我打一个招呼,就算余家家主也要向我低头!看清楚我胸前的牌子吧!”

    说罢,雀斑男恨恨的转头就走,今天很奇怪,无论出身,财富自己都要压过夏飞一大头,可是在夏飞面前他却觉得自己其实才是乞丐,尤其夏飞那种谁都不在乎的气质,仿佛从一出生就被印在骨子里,其他人很难模仿。

    “我忘了。”夏飞淡淡说道。

    雀斑男铁青着脸转过头,不可思议的望着夏飞。

    “你再说一遍?”

    “你刚才交代的事情,我忘了。”夏飞一字一句说道。

    周围的人群发出一连串唏嘘和轻笑,在龙腾武馆门前看***的考生人数不少,这些来自小家族的战士们见了九大家族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喘,可是夏飞却用一种最轻蔑的态度在反驳,赚足了眼球。

    心地善良的会替夏飞担心,更多的则是在幸灾乐祸,惹恼了九大家族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特别是夏飞这样没什么后台小人物。

    鬼影一只手捂住脸,叹了一口气,他很了解,夏飞的性子就像弹簧,越压越强,那股子抹不掉的倔强此刻又开始发作了。

    远处有一名白衣少年目光闪亮,他正是丰子年,龙腾武馆馆主的小儿子,丰子年似乎对夏飞表现出的气质非常满意,口中自言自语道:“像,真是太像了。”

    人群的嬉笑声非常刺耳,在雀斑男听来无疑是一种嘲笑。

    唰!

    一把银色小刀握在手中,刀锋指着夏飞咽喉,雀斑男咽了一口吐沫,沉声道:“再说一遍就死!”

    夏飞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张开了嘴巴,于此同时左手轻轻靠上自己的空间戒指。

    “不要!他是九大家族的人!”鬼影一声惊呼。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只要夏飞一出手,必定是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