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五百八十七章 捅了点篓子

五百八十七章 捅了点篓子

    五百八十七章 捅了点篓子

    欺身近前,夏飞终于看见了那人的模样,这是名猥琐的中年人,留着两撇经过精心修整八字胡,又小又圆的眼睛正死死盯住夏飞,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到夏飞的反应会如此迅速,而且一出手就要取其性命!

    “疯雷!”

    左拳泛起一层白光,狠狠砸向对方,与此同时夏飞的右手却在划过一条弧线后将血玲珑刺向那人肋骨!

    反手为掌,那人掌心中突然聚集起闪亮的金属屑,这些金属乃是从土壤中提取,他除了拥有隐身异能外还是一名物质法则掌握者!至于刺向自己肋骨的那把暗红色三棱小刀并没有被他在意,仅仅是横开一条手臂阻挡。

    这人的反应也算迅速,要知道夏飞的攻击发出仅仅是火石电光的刹那间,他打算抵挡住夏飞正面一拳,拼着左臂受伤再挡下血玲珑,只要能避过夏飞第一轮进攻的锋芒,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砰!噗呲!

    两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夏飞的拳头打在那人金属屏蔽,后者则是血玲珑刺穿手臂!

    “不好!”

    那人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左臂当即失去了知觉!

    血玲珑刺穿左臂的刹那间不仅仅是血液大量流失,而且身体内还像是被人送入一头怪兽,怪兽沿着血管侵入身体,疯狂撕咬着内脏!

    剧烈的疼痛!

    那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一头怪兽吸噬自己的血液还钻进身体内撕咬?这简直就是双倍的折磨!

    夏飞无法知道对手的感受,但从他瞳孔瞬间的变化可以猜出来,血玲珑在复活之后恐怕不仅仅是吞噬精血那样简单!

    那人急了,拼命想要脱离,可惜血玲珑却不会放过他,就像是长了牙齿一把,死死咬住他的手臂!

    啊!

    一声惨叫,手臂在快速萎缩,就像是沙漠中干枯的树藤,皮肤弹性不再,肌肉枯死!

    求生的意志战胜了痛苦和恐惧,那人拼命挣扎,整条手臂被血玲珑撕扯了下来!现场惨不忍睹!

    夏飞猛地一怔,他明显感觉到血玲珑的变化,对手越是挣脱血玲珑咬的越紧,它就像磁铁,牢牢黏住对手,不把他身上的精血吸噬干净决不罢休!

    “难道这就是血玲珑复活之后的能力?用牵引力将敌人拖向死亡?”夏飞在心里自问道,他哪里知道,血玲珑的残忍远不止拖住对方,还会将狂野的直接咬碎敌人内脏!此刻敌人的内脏已经残缺了!即便是断开手臂挣脱血玲珑,也无法挣脱死神的追踪!

    残忍,不择手段的残忍!

    果然是阴毒无比的嗜血神兵,复活之后的血玲珑正在把自己凶残本色一步步显露出来!

    咔嚓!

    身体和手臂分离,那人的惨叫声传遍整个夜空!

    血玲珑暗红色的身体因为吸噬了血液变的鲜艳,而挂在刀锋上的手臂则像一截黑乎乎的树枝,不再有哪怕一丁点生命力!

    噗呲!

    不等那人倒下,夏飞又把血玲珑***他的心脏!

    这一次,他再也没有了逃跑的机会,两眼翻白,身躯在三秒钟之内枯萎!

    “快离开这里!会被警卫们发现的!”鬼影惊叫道。

    夏飞急忙抽出血玲珑,准备逃离犯罪现场,他还未来的及迈开脚步,一道白光忽然从背后袭来!

    “诡术!”

    夏飞强行扭动身体,双臂交叉,准备硬抗下这一击!

    光彩动人,这是典型的空间撕裂攻击,威势浩大,进攻者的实力远比夏飞要强大许多,夏飞眉头紧锁,他很不确定自己能否抗住这突然一击!

    嗖~

    夏飞已经做好了重伤的准备,可这道空间撕裂却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位置突然上升,一直冲进了云霄!

    “夏飞!怎么是你!?”对面光影一闪,余华出现在夏飞身旁。

    “好险,我差一点就把你给伤了!”余华惊讶道。

    夏飞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怪不得这一击迅猛强大,自己的速度,身法全部施展也不足以逃离,原来是大法王余华发出的。

    假设余华不在最后关头收手,后果恐怕会很严重。

    余华一眼看清地上那具已经枯萎的尸体,皱着眉问道:“这是老太爷的朋友,大法尊钱俞力,你怎么把他给杀了?老太爷知道定会怪罪下来的!”

    夏飞不说话,难道告诉余华自己杀人取命只因对方发现了魔头奥罗?

    “别慌,我自有办法。”余华轻轻拍了一把夏飞的肩膀说道。

    嗖嗖嗖嗖!

    连续十几个身影突然出现,余家的警卫部队已经赶到了,带队的竟然是余鹏。

    “夏飞,余华,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余鹏掐着腰质问道。

    ……

    “谢谢你帮我遮掩。”眼见余鹏带着人朝着错误的方向追踪而去,夏飞长出一口气说道。

    余华显得神情很凝重,“我能帮得了你一时却帮不了你一世,这人是老太爷的朋友,他老人家一定会追查下去的,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不应该杀了他。”

    眼神在地上一撇,干尸枯萎的死态令余华也感到心惊,显然在他临死前受到了痛苦的折磨,余华来的稍晚一步,并不知道夏飞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杀死对方。

    “听我一句,如今龙腾盛会还未结束,你要尽快返回白马座,离开余家,一旦有最新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情况不妙的话就跑吧,永远不要回来。”余华沉声说道:“你根本不明白,老太爷看似温存,其实手段狠辣,假设他知道是你杀了自己朋友,下场一定会很惨。”

    夏飞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谢谢!”夏飞重重点头,这已经不是余华第一次帮自己了,他对余华充满了感激。

    “别看了,走吧,这里我会替你遮掩的。”余户再次说道:“记住,明日一早就离开,悄悄地,低调地走,在白马座找个僻静的地方等消息,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几分钟之后,夏飞离开虎啸园南部这条山谷,余鹏也带着手下回到这里,朝着错误的方向追踪当然不可能有结果。

    收拾掉这具干尸,余鹏令手下人将其带走,明日一早再向家主余江禀报。

    “你确定要保夏飞?”余鹏低声问道,他并不是傻瓜,已经猜到了七分。

    余华不置可否,“我说过了,人不是我,也不是夏飞杀的。”

    余鹏面带微笑,指了指主城方向,“和我说没用,家主大人相信才成。我发现你和夏飞的关系真是很不错,但愿这个经常陷入麻烦中的小子值得你看中。”

    余华不动声色道:“你不会明白的,说了你也不懂。”

    ……

    白马座,龙腾武馆分馆。

    异常热烈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可惜却始终没有答案。

    除了总考官吕秋岩,驯兽大师聂英,第四考官赫迪拉以及其他场次的负责人,武馆甚至派来了龙腾四天王之一的布司。

    在龙腾武馆除了馆主丰苦禅就要数四天王权利最大,修为最高,这场初试居然引得布司亲自出马,足见武馆的重视程度。

    吕秋岩面色冷峻,素有铁娘子之称的她开口道:“布司大人,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既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考生夏飞,我们为何不直接把他开出考核呢?”

    布司是黑人,龙腾四天王中唯一的人类,他的面相很年轻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布司单是跟在馆主身边就已经有八十年之久,实际年龄只怕早已经接近两百。

    布司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动声色,坐在那就像是一尊石雕,一动不动,就连说话也只是嘴巴开合而已,仿佛机器人般没有表情。

    “没有证据。”布司的回答很简单。

    吕秋岩皱起了眉,“聂英大师的证词难道还不足够?是,夏飞的手法巧妙,我们没有第一手证据,但我不太明白,咱们龙腾武馆想要开出一名考生,还需要提供证据吗?”

    吕秋岩说的没错,堂堂龙腾,武道巅峰,开个考生出去根本不需要证据!

    “聂英自己都违规了,要不是他,事情还不至于如此麻烦。”布司冷冷道。

    瘦老头聂英急忙低下头,争论的焦点就在他身上,考场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他动用法则力量控制异兽,想给夏飞难堪,这才是龙腾武馆如今最大的问题,堂堂龙腾武馆,怎么能干扰考场纪律呢?

    争论还在继续,谁也无法拿出一个两全齐美的主意,既能惩戒夏飞,又能顾全武馆的脸面。

    鼻子里冷哼一声,布司面无表情站起身,转身离开会议室,把众位考官晾在原地。

    沿着走廊来到一个僻静的房间,布司推开门,里面一位白衣少年正把双腿翘在桌子上,吹着口哨,一见布司进来这人急忙站起身,口中道:“布司叔叔,您来了。”

    说话的少年许多亲身参与考核的人都不会忘记,因为他就是龙腾武馆馆主丰苦禅最小的儿子,丰子年。

    略一点头,布司找了个靠近门边的沙发坐下。

    石头人布司的额头居然皱了两道不明显的褶子,一向不动声色的他竟在为某些事情烦恼着。

    “你说那个叫夏飞的考生,可能是天翼一族的血脉?”布司沉声问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夏飞的出身问题余江知道,余华知道,如今连龙腾四天王之一的布司也知道了!

    难道龙腾武馆破例停下考核研究对策,石头人布司的惆怅,皆因为夏飞的血脉问题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