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五百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

五百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

    五百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

    木青萍坐在客厅,对面站着一位年约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脸色很难看。

    “猿叔,你怎么会那么不小心,竟被余家人给发现了?”木青萍皱着眉头问道。

    木猿叹了一口气,“小姐刚到余家,那个叫夏飞的就出言不逊,挤兑浮萍小姐,我在房顶听着肺都快气炸了!几句话下来他竟然劝说浮萍小姐改容易貌,化装成普通人到不同的家族里去观察!”

    “老爷答应浮萍小姐在铸铁城开设独一阁,本就已是提心吊胆,咱们木家对头那么多,若是小姐再化了妆出去乱闯,那可怎么得了!?我当时心里一急便漏了马脚,才会被夏飞和余华发现。”

    木青萍一听这话气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好个夏飞!小姐那是何等的金贵,他竟敢教唆小姐微服出巡!真是气死我了!”

    木猿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小姐要是听了夏飞的话真的改容易貌四处去考察,那可不妙!全都怪夏飞教唆!”

    木青萍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件事倒不怨你,先下去吧。”

    夏飞和余华并不知道,原来那所谓的刺客其实是木家自己人,为了保护木浮萍才一路跟踪而至,搞得他们俩虚惊一场,还把木浮萍给得罪了,当然了,还有可悲的余七七。

    不多会的功夫,木浮萍便被夏飞和余华护送着回了独一阁。

    木青萍见姐姐回来,急忙堆起笑脸把她迎进客厅里。

    “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木浮萍很认真的看着妹妹,“你说实话,是不是派了人暗中跟踪我?”

    木青萍假装大惊失色道:“姐,你被人跟踪了!?会不会是咱们的仇家?”

    “真的不是你?”

    “我怎么会派人跟踪姐姐呢,瞧您这话说的。”

    木浮萍点了点头,信以为真。

    无论余华还是夏飞其实都不了解木浮萍底细,只知道她是朽木一族家的小姐,能掏出大把银子建起独一阁,浮萍小姐在族里的地位应该不会很差,余华甚至把她当做一个可以利用拉拢的对象,重视有加。

    对于木浮萍的性格,二人并不清楚,夏飞觉得她文弱,没什么处世经验,谦虚,从不嫌贫爱富,算是大户人家小姐中性格比较好的一位。

    只是夏飞并不知道,木浮萍血液里藏着朽木一族固有的基因,倔强而顽固。

    朽木一族本姓木,圈子里之所以把这家族称为朽木,不仅仅是因为姓氏,还包含着对他们古板性格的描述,朽木不可雕也,不撞南墙不回头,等等等等,木家人留给法则界的印象正是如此。

    木浮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夏飞和余华紧张兮兮的把自己送回来,并非是不待见自己,而是怕有什么意外,但是自己考察战士生活这一项并没有完成,心里总觉得有一个疙瘩。

    ……

    一夜修炼,白玉猿猴耗尽了一颗珍贵的四阶本源晶石,夏飞对能量提纯法则的修为也更进一步,距离破关仅仅是咫尺之遥。

    就在夏飞准备再接再厉一举破关的时候,余华不期而至。

    “赶紧放下你手头的事情,跟我走一趟。”余华一见到夏飞便说道。

    “什么事啊?我正忙着修炼呢。”

    余华叹了一口气,“那位木浮萍木大小姐又来了。”

    “又来!?”

    “还不是怨你,出了个改头换面微服私访的破主意,这次木浮萍是化妆到余家,此刻正在城里观察战士们训练呢。”

    夏飞一头黑线,没想到这木浮萍性格里居然有如此坚定的一面,哪怕是昨天自己很不讲理的把她送回去,也不能打消她了解法则战士生活的决心。

    “可我现在走不开啊。”夏飞为难道,眼见法则将成,他可不愿意这时候分心。

    余华白了他一眼,“事情都是你招惹的,要不是你木浮萍也不会屡次三番往这里跑,老规矩,你留在她身边,我在四周警戒。”

    “这件事非同小可,万一木浮萍在余家有个三长两短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为了防止万一也不能告诉其他人,你知我知就好。”

    夏飞叹了一口气,把毛球揣在怀里,随着余华前往战士们训练的土场。

    远远地就看见木浮萍站在圈外观察,今天她换了一身男装,青色休闲打扮,颇像是一名奶油小生,惹得许多女孩子对她眉来眼去。

    夏飞皱了皱眉走上前,站在木浮萍身边,俨然一副保镖的模样。

    “我想通了。”木浮萍轻声道:“你昨日之所以不由分说把我送回去,是因为怕我出意外,是好心。”

    夏飞还是不说话,他心里清楚,急着送走木浮萍绝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怕她真的死在余家,那样自己也要担责任的,木浮萍的心思太过单纯,令夏飞哭笑不得。

    “你很想知道战士们如何训练生活?”夏飞问道。

    木浮萍重重点头,夏飞一言不发,领着木浮萍来到一处人形标靶,从空间戒指里掏出短刃,十月飞雪。

    刺!

    再刺!

    整整一个上午,夏飞一刻不停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诡刺之术的精华就在这一刺之中,由于最近学习法则力量,夏飞已经很少复习诡刺,今天木大小姐既然想看,夏飞干脆让她看个够!

    木浮萍的眼神越来越惊讶,夏飞的动作很快,整整四个小时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这种堪称苛刻的训练令她感到不可思议,更不清楚夏飞究竟刺出了多少下。

    收起十月飞雪,夏飞抹了一把汗水来到木浮萍身边,轻声道:“去吃饭,休息三十分钟。”

    余家的伙食还算不错,但在木浮萍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看来这些伙食简直无法下咽,勉强吃了点水果,夏飞却是一连干掉二十四碗饭菜。

    整整一个下午夏飞都在练习诡术中的腿部动作,如同一阵风,连续的变向转身,再变向,再转身。

    当日头西落的时候,木浮萍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好奇只剩下惊讶。

    “这就是你一天的训练?”

    夏飞摇了摇头,“很久不练身法了,稍稍复习一下,到了晚上还要修炼法则力量和战技,凌晨三点睡觉,五点起床再修炼异能。”

    木浮萍身形微微一怔,如此残酷的训练,简直无法想象!

    “我明白了,战士们对自己如此苛刻,所以战甲更不能马虎,哪怕是一点微小的瑕疵也会造成很大麻烦,毕竟任何一个动作都要成千上万次的重复。”

    夏飞点了点头,“浮萍姑娘,你能明白就好,按照我的理解装饰不是不能有,但一切装饰都不能够影响到性能。”

    “天已经晚了,我送你回独一阁吧。”

    话音刚落,地平线上忽然升起七道靓丽的颜色,比那人造夕阳更靓丽!

    “七龙裂天!”夏飞震惊道:“不好,这是余华的绝技,他一定是和别人打起来了!说不定就是昨天跟踪你的人!”

    与此同时又有一张紫色巨网从天而降,把余华的七道空间撕裂捕获,双方纠缠在一起!

    “紫木雷阵!这是我们木家的绝技,和余华对战的可能是我们朽木一族的战士。”

    木浮萍觉得很奇怪,无缘无故木家人怎么到了余家,还和余华打了起来。

    远处的战斗很显眼,大批余家战士狂奔而去,夏飞一把抓住木浮萍,领着她快速向时空之门撤退。

    无论余华为何会和木家战士打在一处,重要的是保证木浮萍安全,夏飞很清楚知道这一点。

    “我们离开这里。”

    “不行,我要看看究竟是族里什么人到了木家,是不是在跟踪我。”木浮萍挣脱夏飞手臂倔强道。

    夏飞不由分说,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一把抱起木浮萍直奔时空之门,以余华的精明自然知道该怎样应对,用不着夏飞操心。

    敏锐的感知力带给夏飞强烈不安,他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但是异样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突然,在距离时空之门约莫五百米的地方夏飞停住脚步,时空之门乃是余家重要的所在,有重兵把守,但是此时此刻,前方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这很古怪!很不符合常理!

    “浮萍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想起,夏飞背后忽然出现一名又矮又瘦的老者,拦住夏飞和木浮萍退路。

    “七爷爷,原来是你!”木浮萍被夏飞抱在怀里,口中惊讶道。

    老者满面红光,要不是一头白发指定会被误以为是小孩子。

    夏飞从木浮萍的声音中感受到了惊恐,似乎这位木浮萍的本家来者不善!

    ……

    “住手!我乃是木家铁衣护卫,木猿!”

    余华猛地一怔,铁衣卫乃是木家精英部队,亲信部队,他已经从木猿的出招了解到这人用的是木家绝学,但出于谨慎考虑他并未放松警惕。

    余家的战士大批赶来,余华和木猿的战斗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我在追赶一个人,到近前一出招结果却是你!”木猿懊恼的说道。

    余华那是何等的精明,一听这话脸色当即大变!

    “我也是追着一个又瘦又小的老者到了山脚下!结果却碰到你!”

    两个人同时愣住,木猿道:“白头发,身高不过一米四?”

    “正是!”

    木猿脸色一阵惨白,“遭了!那是木求博,我们朽木一族的败类!他三个月前被小姐的父亲驱逐出木家,小姐!小姐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