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七十九章 血烛皇宫

四百七十九章 血烛皇宫

    四百七十九章 血烛皇宫

    血烛皇城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景观,要说到吸引眼球还是无处不在的暴力和街道上数也数不清的乞丐。

    据说是皇城最好的饭馆更像是北京城林立的五星酒店,比之维纳尔星系具有联盟一流水平的豪华餐厅还差了很远。

    吃过一顿味道很不咋地的午餐,康斯坦丁陪着夏飞在窗口泡了一壶茶,观看街上随时发生的私斗取乐,顺便探讨一下把红泰合金运进绝地的细节。

    说是探讨其实更像是夏飞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康斯坦丁除了点头就是拿出小本子不停地将夏飞心中所想记录下来,例如运输的方式,以及粗略算计算出的兑换比例。

    在见识过太多战争和杀戮的场景之后,夏飞对这种街头斗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于是提出要去看看康斯坦丁的未婚妻,康斯坦丁一口答应,脸上也显得很兴奋。

    皇城的核心便是皇宫,两位王子各有自己的院落和门庭,悬浮车绕皇宫而行,经过一处皆备森严的朱红色大门,门口几十名士兵威武站立。

    “这就是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坎波斯的居所。”康斯坦丁随口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再往前约莫四五千米便到了康斯坦丁的王宫,他的宫殿可就没有坎波斯小王那般气派,门口两名年迈的老兵佝偻着腰,门上的朱漆也已经脱落,更像是皇城中普通大户人家所居,哪里有王子的气派和威严?

    “王,您回来了。”一名胖乎乎的老兵笑盈盈走上来,康斯坦丁略一点头,吩咐他把车挺好,领着夏飞穿门而入。

    一路所见净是些年迈的丫鬟婆子,仿佛进了老人院一般。

    “按照皇室的规矩,丫鬟佣人还有卫兵到了年纪大些便要驱逐出皇城,这些人为皇家服务了一辈子,佣金却少得可怜,一旦没了工作在到处私斗的血烛很难生存下去,所以我就把他们调到自己宫殿里,反正都是些轻松的活计,年龄大些有经验,工作起来比年轻人一点不差。”康斯坦丁解释道。

    夏飞笑道:“我在城里就没见到多少老人,加起来还没有你宫殿里得多。”

    康斯坦丁叹气道:“血烛人养幼不养老,上了年纪的老者要么选择成群结队到荒野中去讨生活,听天由命,要么家里就会给他准备一根绳,悬梁自尽,而后随便挖个坑一埋了事,恶习啊,血烛人的恶习。”

    夏飞没有说什么,在许多荒蛮地区都有着抛弃老人的传统,血烛的做法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倒是对康斯坦丁这人增加了几分好感,他的所作所为与文明社会更接近,显示出良好的受教育程度。

    “王,您回来了。”

    一名长着满脸雀斑的姑娘从客厅跑出来,一脸欣喜,看到康斯坦丁身边还站着夏飞,这姑娘微微一怔,随即很有礼貌的向夏飞施礼,显得有些紧张。

    “小门小户家的姑娘,没见过什么世面,你可千万别在意。”康斯坦丁不好意思的说道。

    夏飞笑着打量了一遍康斯坦丁未婚妻,这女子长相算不得漂亮,充其量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穿着尽显朴素,说话细声细气,有几分拘谨,显然还没有很好适应自己王子妃的身份。

    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送上,那是一箱上好的女子衣物,艾薇儿听说夏飞要来血烛后亲自挑选的,艾薇儿的眼光那可是联盟第一流水准,挑选的衣物自然是精致优雅,不乏大气,康斯坦丁这平民老婆几时见识过,连用手摸一下也是不忍,兴奋的脸都红了。

    康斯坦丁摆了摆手,示意让她退下,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夏飞两个人。

    “我早就说了,很平常一个女子,没什么可看的。”康斯坦丁说道。

    夏飞摇了摇头,“不寻常,你这位夫人应该是普通人吧,在崇尚武力的血烛你宁可娶一名普通人为妻,只怕要惹出不少非议。”

    康斯坦丁点头道:“没错,楚秀的确没什么异能,出身也很一般。”

    “楚秀?”夏飞自言自语道:“这名字倒是有趣,不像是血烛常见的名字。”

    “楚秀并不是血烛人,只是宁静星域一家偏僻餐馆里的侍应。”

    顿了一顿,康斯坦丁道:“说起来我决定把楚秀娶进门还是因为你呢。”

    夏飞眨了眨眼睛,疑惑道:“这里面有我什么事情?”

    “还记得你在维纳尔跟我讲的故事吗?那个关于绅士和美女的。”

    夏飞哈哈一笑,“记得,我这辈子给很多人讲过故事,那个故事是告诉我们不要为了爱情抹杀男人应有的尊严,可没叫你去勾搭楚秀姑娘。”

    康斯坦丁知道夏飞这是在开玩笑,也没在意,他正色道:“我偷跑去联盟为的就是要娶一个真正的女人,而不是五大三粗的血烛姑娘,你也知道,那个时候我只要看见心仪的姑娘便会不顾一切的追求,搞得像头饥不择食的饿狼。”

    “自从听了你的故事之后我便没有那样做过,用平常心去对待,回程的时候路过宁静星域一颗星球,飞船在那里补给,机场不远处有一家小餐馆,我闲来无事便去喝上几杯,于是便遇到了她。”

    “那天我喝醉了,她守在餐桌前陪了我一夜,几天下来两个人竟是相处的不错,她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只当我是和她一样的平民,后来我试探着问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她欣然应允,根本没在乎我的身份和地位,有没有钱。”

    “再后来我把她带回血烛,父王本来就因为我偷跑出去很生气,更不可能答应我和楚秀的婚事,还是王后出面父王才勉强应允我娶楚秀过门。”

    啪啪啪啪!

    夏飞拍起了巴掌,“好一出王子微服出访遇佳缘的戏码,这种平平常常的感情才最珍贵,海誓山盟惊天动地的背后往往是不得善终。”

    话锋一转,夏飞道:“不过皇后之所以肯帮你定下这婚事可不是为了你好,他的儿子和你正竞争皇储,你如果娶了平民老婆父王一定会对你更加看不顺眼,也就对她自己的儿子争夺王位有利,明着看她是在帮你,背后却是在害你。”

    “虽然还没见过这位王后,单从她的行事来看,这个女人也不简单。”

    康斯坦丁眉宇低垂,“其实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楚秀不在乎我的出身和地位跟了我,总要给她个名分不是,所以我一点也不后悔。”

    ……

    夜幕初上,皇宫里举行酒会招待绝地星域之主夏飞。

    道路两旁卫队齐列,这些带着残疾的汉子一个个人高马大,很多还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很有几分威严,眸子里闪烁着凶戾之色,瞪着眼注视夏飞这陌生人。

    夏飞的身材相貌都很一般,又习惯脸上笑眯眯的样子,和传说中独闯龙潭虎穴的大英雄并不相符,所以这些卫兵有些不服气,难以相信毁星球,屠杀神圣战士排行榜这等事情是他干出来的。

    夏飞自然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冲着周围频频点头,夸赞血烛帝国精兵强将。

    皇宫里一位瞎了右眼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宝座上咳嗽,这便是血烛之王,康斯坦丁的父亲雷斯特。

    其实雷斯特的年纪并不大,可惜沉迷于酒色的他早已经不复当年英勇,刚过四十便显得老态龙钟,加之血烛乃是苦寒之地,居民寿命普遍比较短,雷斯特距离寿终正寝只怕已经不远了。

    白天风和日丽,到了晚上便狂风骤起,皇宫寂静,风吹树摇发出的声音就像是远古猛兽在嘶吼。

    数百只火盆摆上,皇宫里温暖但有些干燥,两旁各级官吏依次排座,均是拿冷眼看待夏飞。

    “父王,这位就是绝地之主夏飞,我在联盟认识的一位朋友,前阵子独闯虫族领地,大杀四方,为击退虫族立下汗马功劳。”

    康斯坦丁自然要捡好听的说,但是周围却隐隐传来一些不屑的声音,似乎是夏飞有些瘦弱的身材不太具有说服力,以至于很多人都把他当做普通人来看。

    雷斯特微微点头,夏飞直着身子一抱拳,笑道:“血烛之王,幸会。”

    啪!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杯盏落地的声音,紧接着有个粗壮的声音高声怒喝道:“大胆!你见了我血烛之王为何不跪!?”

    “对!你要行跪拜大礼!”

    “太目中无人了!这里可是血烛帝国!”

    怒斥夏飞的是一名光头上将,这么冷的天他却光着上身,脖子上挂满了金属饰物,鼻子上还带着银环,还有好几个声音纷纷附和,均是认为夏飞对血烛之王不敬。

    康斯坦丁脸色变了又变,夏飞是他请来的客人,这些人当场发难也是不给他面子,雷斯特身旁那粗壮的中年王后面有喜色,右方王子坎波斯更是得意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像是准备看一场好戏。

    情况很尴尬,这群血烛帝国的野蛮人根本就没什么礼数,上来就给了夏飞一个下马威。

    嗖~

    光头上将指向夏飞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另一边夏飞已经闪身来到他身边,夏飞可是秒速破三万的速度异能者,没有人能察觉到他是怎么移动的,就像是传说中瞬移一般,身影一闪即至。

    咔嚓!咔嚓!

    那光头上将被夏飞像提着小鸡一样捏住脖子举在空中,四肢早已折断,就像是提着一个软绵绵的布袋。

    甚至不等这位将军感到恐惧,夏飞的手指一捏,咔嚓!

    硕大的脑袋歪在一旁,带着青紫色的舌头从嘴巴里吐了出来。

    震惊!

    极度震惊!

    谁也没有想到,一言不合夏飞竟在皇宫里直接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