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一十八章 局中局

四百一十八章 局中局

    四百一十八章 局中局

    ***:昨晚喝了点酒,又受了点风寒,难受的很,今天未能完成三更,求兄弟们原谅。

    碧色大门前,秋蝉和小雨见到了正守候在门边的红莺和妍妍。

    秋蝉微微皱眉,向着红莺施了一礼,“红莺姐。”

    红莺眉目流转,盯着秋蝉的豆包般的胸部看了又看。

    秋蝉从小在这女人的圈子里长大,她当然知道红莺的目光有何古怪,只是在她心里从来就没有在意过这些,她更愿意把红莺当成单纯的姐姐来看待,可惜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从秋蝉到小雨,红莺用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嘴角轻笑,心说早晚有一天要把这两个最单纯最美丽的小姑娘弄***,对她来说未经人事的雏有着致命诱惑,特别是漂亮单纯到这种程度的雏。

    “我们进去吧,母亲召唤我们呢。”秋蝉说道。

    红莺笑着点了点头,让手下推开门,和秋蝉一起走进房间,至于妍妍和小雨则被留在外面。

    黯淡红色灯光下房间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光怪陆离,粉红色薄纱看似随意的垂在四周,空气中飘着一种令人晕沉的香,能够加快肾上腺素分泌。

    秋蝉鼻子上皱起两道可爱的纹理,她并不喜欢这里的味道,这种香气太过浓烈,而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想比之下百合花淡淡的清香才是她所喜欢的。

    房间正中央有一张圆形大床,一名女子横卧床上,粉红色纱布蚊帐般将床榻笼罩,看不清这女子的容貌,但是隐约可以窥见到她凹凸有致的身段。

    “母亲。”

    “母亲。”

    红莺和秋蝉恭敬施礼,而后跪在床边,低下头。

    床上的妇人带着奇怪的面具,有点像猫头鹰,她轻轻摆了摆手,让红莺和秋蝉站在一旁。

    “我们到人类联盟这边来已经有几年了,如今也到了该回去的时间,红莺,秋蝉,在我打开空间之门的时候需要你们俩为我护法,回去准备一下吧。”妇人淡淡说道。

    秋蝉微微一愣,这次到人类联盟来她无意间了解到一种叫***情的东西,如今这么快就要回到封闭世界去,秋蝉打心眼里有些舍不得,倒不是因为放不下谁,而是无法搞清楚神秘的爱情,让她无法释怀。

    “母亲,说起来人类联盟和我们也算同源,如今联盟正在被异族入侵,我们若是就这样回去只怕…”秋蝉怯怯说道。

    妇人重重叹了一口气道:“蝉儿,你这柔弱多愁的性子今后会害了你的,在那个人吃人的世界里要不得这些,我们和人类联盟始终不是一个位面的存在,哪怕联盟被虫族毁灭也与我们无关,这次我们为了会里发展到联盟寻找优质子弟,已经是坏了先例,如果在动手帮助联盟一方势必又要引起争端,到时候圈子里大乱,我们可承担不起那个责任,这件事休要再提了,十二小时后动身离开。”

    妇人的话语中不乏关切但也对秋蝉的性格颇有微词,一旁的红莺幸灾乐祸看着秋蝉,口中道:“母亲,莺儿和蝉儿明白了,我们这就去准备,说实话离开家这么久我早就想回去了呢。”

    妇人点头道:“蝉儿,你以后要多学学红莺,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事。”

    秋蝉心里觉得很委屈,但是出于一贯的顺从只好点头答应。

    离了妇人的房间,红莺偷偷在秋蝉弹性十足的臀部捏了一把,嬉笑道:“妹妹,凡事顺着母亲一些有什么难的,再说这次出来你可比姐姐幸运多了,不仅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可爱,连男人都见过了,和他们走的那么近,真是想想也让人妒忌。”

    一旁的小雨急忙低下头,红莺口中的小可爱非是旁人,正是指自己。

    秋蝉没有说话,带着小雨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巨大的落地舷窗旁,目光呆呆的看着远处星云。

    “小姐,我们是要去你说的那个地方吗?”小雨脸上挂着泪痕问道,她从红莺的话里不难听出要返航的意思,于是一着急哭了起来。

    秋蝉用手抹去小雨脸上晶莹的液体,笑着说道:“其实我们来的那个地方也挺不错,只不过没有人类联盟那般繁华热闹罢了,你不要怕,有我在红莺姐不会把你怎么样。”

    哪知这番话更是让小雨泪如雨下,她不顾自己的身份一把抱住秋蝉,把头深深埋下,不断地抽泣着。

    秋蝉先是一愣,随即善解人意的用手轻轻拍着小雨的肩膀,两个都不大的小姑娘将来要相依为命了,这只怕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秋蝉小姐,小雨不想走,小雨的家被虫族攻占了,家人不知道是生是死,夏飞哥哥还在一个人战斗,这些全都叫小雨放心不下。”

    小雨哭得很伤心,秋蝉虽然不太明白亲情和爱情但从小雨的悲伤中不难理解这对她是多么重要,两个半大小姑娘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只好默默拥在一起。

    “其实我也想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呢…”秋蝉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说道。

    远在虫族领地的夏飞并不知道,自己心中的小可爱即将远行,去到一个不为人知的,陌生的地方。

    素未谋面的秋蝉姑娘也因为夏飞的关系心中被埋下一粒种子,这粒种子会在秋蝉生命中产生何等影响?是否会在将来的某一天终究波及到夏飞?更是谁都无法预料。

    不可预知的未来在远方等待着夏飞,夏飞以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却已经无意间将自己的影子深深印在两颗单纯的心灵之上。

    ……

    现实的压力让夏飞喘不过气来,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事情,每一天都在精确地计划中读过,每一个行动步骤都需要反复推敲,再推敲。

    一个人身处敌人的领土核心,没有谁能够给他帮助,能够帮助夏飞的只有他自己。

    羊枯岭,夏飞把十月飞雪收起,手里拎着一只脑袋,皱着眉说道:“我们被盯上了。”

    鬼影猛地一怔,放眼向四下望去,只见周围空荡荡的什么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会吧,这颗星球如此偏僻,目标又是你精心挑选的,怎么可能会暴露呢?”

    毛球懒洋洋的趴在夏飞肩上,似乎对夏飞的谨慎不以为意。

    夏飞没有说什么,地上有一根几近枯萎的树枝,夏飞将这名神圣战士的脑袋插在枯木枝上,然后点起一支烟,没有急着离开。

    “西南方向七点半位置,东北方一点一刻位置…”

    夏飞从容说道,鬼影按照夏飞所说的方位望过去,果然!几个小黑点正在以包围之势缓缓向夏飞靠拢!

    “离开这里!这是一个陷阱!”鬼影大声道。

    夏飞摇了摇头,“有精神异能者在我身上打了一个烙印,如果不能解决他走到哪里也没用。”

    鬼影急忙观察夏飞的身体,只见一种类似精神锁链的东西缠绕在他心脏位置,将他的心脏牢牢***住!

    这绝对是一种匪夷所思的能力!强大如鬼影也没有能够事先发觉危险临近!更别提夏飞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超强感知力!这些人究竟是怎么绕过夏飞的感知,偷偷接近的?

    毛球打了一个哈哈,若无其事的瞄了一眼正在靠近的敌人,似乎只有他才是最从容的那个。

    断彪,拉雷斯,亚丹,明镜,四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位接近夏飞,他们的速度并不快,似乎是在故意向夏飞施加心理压力。

    夏飞仿佛若无其事一样站在原地,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紧张。

    有精神异能者将锁链缠绕在自己身体内,夏飞很清楚这一点,他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首先他需要了解这种精神锁链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释放异能的人又是谁,有没有可能一击制胜从而摆脱束缚。

    人影越来越近,夏飞看清楚明镜的脸庞时愣了一下,这个有点呆的女孩子很明显是人类!居然在这里会碰见人类让夏飞很好奇,但是这种好奇很快就被淡淡的杀意所取代,在夏飞的眼里这些全都是自己的敌人,而敌人没有种族之分。

    明镜看待夏飞的表情明显要古怪得多,她歪着脑袋,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到自己的同类。

    打从有记忆开始明镜就一直生活在虫族,跟着大祭司雷云,人类对于她来说显得好奇而又陌生,眼前的夏飞让明镜产生一中很古怪的感觉,脸上微微有些发烧,夏飞无意中看了她一眼更是让她急忙低下了头,闪躲着夏飞的目光。

    亚丹两只手插在裤兜里,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他在距离夏飞还有两三百米就停住了,而其他人的则是一直走到距离夏飞几十米远的地方。

    试着运转一下呼吸,夏飞发现内脏部位的精神锁链始终在谨慎观察着自己,他不敢轻举妄动,至少在敌人还没有动手之前,夏飞还在试着寻找破局的方式。

    拉雷斯盯着手臂上的通讯器看了看,悄悄对断彪说道:“盟主,我们恐怕被盯上了。”

    距离很近,这句话自然被夏飞听到,他觉得很好笑,这些暗中锁定自己的家伙和更远处那人居然不是一伙的,这还真是一个古怪的局。

    “你再说一遍!?”断彪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本是猎人,哪成想猎人其实也是猎物。

    “没有信号,一个也没有。”拉雷斯沉声道。

    气氛异常诡异,拉雷斯偶然发现通讯器忽然信号全无,明显处于被屏蔽的状态,除了被人盯梢之外他无法得出合理的结论。

    夏飞耸了耸肩,目光向远处山那边望去,只见有一名身材消瘦的男子,正在向自己这边靠,步履坚毅。